李理:日本“吞并琉球”计划出台始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2 次 更新时间:2021-06-27 10:55:27

进入专题: 琉球  

李理  

  

   内容提要:琉球在明朝时期就接受中国的册封,成为中国的藩属国,日本对此亦予以默认。1609年“庆长之役”使琉球又成为日本萨摩藩的“属地”。明治维新后,日本开始有计划地对外进行领土扩张。与萨摩藩有着藩属关系的琉球,自然成为第一个领土目标。1871年7月废藩置县实施后,琉球的归属问题成为必须着手解决的大问题。鹿儿岛县便借机向外务省提交了《鹿儿岛藩琉球国事调查报告处理意见书》,拉开了吞并琉球的大幕。日本在没有告之琉球政府的情况下,单方面将琉球的外交事务纳入外务省,将琉球的“对外独立权”剥夺;又通过对琉球王一等官的册封,使琉球王对内最高权也被日本政府所取代。又由于日本早已驻兵琉球,使构成主权三要素之一的自卫权早就丧失。故象征琉球主权独立国家的对内最高权、对外独立权及自卫权都基本丧失,琉球由一个独立的王国,变成了日本的属地。

   关键词:日本 吞并琉球 计划 出台

  

   日本明治维新后,采取多边交涉或武力入侵的手段,有计划地对外进行领土扩张。与萨摩藩有着藩属关系的琉球,自然成为第一个领土目标。但琉球早在明朝就接受中国的册封,视中国为正朔,日本对此亦予以默认。琉球的两属问题,一直困扰着维新后的明治政府。1871年7月“废藩置县”的实施,使琉球的归属问题,成为必须着手解决的大问题。鹿儿岛县便借机向外务省提交了《鹿儿岛藩琉球国事调查报告处理意见书》(1871年7月),①拉开了吞并琉球的大幕。要使琉球事实上完全归属日本,必须断绝其与中国的关系。于是日本利用当时发生的“山原号难船事件”,②策动了明确琉球归属及染指台湾的“一石二鸟”出兵征讨行动。日本在秘密准备出兵台湾之时,又在没有告知琉球国王的情况下,通过一系列的内部决定,单方面将琉球由一个独立的王国变成为日本的属地。本文仅就此过程进行具体研究分析。

   一、新井白石与琉球日本属论的源起及影响

   16世纪末,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于1592年与1597年先后发动两次入侵朝鲜的战争,企图先占领朝鲜,进而征服中国与印度,建立一个定都北京的大日本帝国。丰臣秀吉的霸业虽没有实现,但1603年德川家康在江户开设幕府政权后。依然企图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国际秩序”。1610年,幕府政治顾问林罗山(1583—1657)起草的致中国皇帝信中,称:“日本国主源家康业已统一日本,其德化所及,朝鲜入贡,琉球称臣,安南、交趾、占城、暹罗、吕宋、西洋、柬埔寨等蛮夷之君主酋长,莫不上表输贡。”③

   林罗山此语与1609年萨摩岛津氏出兵入侵琉球,掠走琉球王尚宁至鹿儿岛,迫使其出具“誓文”有无关系,目前没有史料证明。但从其内容来看,已经把琉球看作其附属子臣。但由于西力东渐,日本内部面临“域中改号”之威胁,故而实施“锁国政策”,但染指他国的野心并没有被封存起来。而新井白石则从地缘、人种、文化等方面,将琉球纳入到日本圈内。他还开创了琉球王为日本“朝始祖”之说。他的“异朝琉球—南倭琉球—南藩琉球”的认识,被后世文人所接受,并由前田夏荫将其发展成为琉球自古为日本“皇国藩屏”之理论。

   新井白石(1657—1725),名君美,号白石,日本江户时代政治家,曾为幕府将军德川家宣、德川家继的重要辅臣,著有《西洋纪闻》、《采览异言》等专著。另外,他通过对北海道、琉球等周边国家的历史进行考察,写成《虾夷志》、《南岛志》。新井白石为日本江户幕府时代负责外交事务的官员,现被认为是日本研究琉球问题的先驱者。他于1719年(日享保四年,清康熙五十八年)所著的《南岛志》,被认为是最早有关琉球研究的著作。这部专著以《隋书》、《日本书记》、《唐书》、《山海经》、《海外异记》、《后汉书》、《吴志》、《万国全图》、《元史》、《野史》、《皇明世法录》、《使琉球录》、《星槎胜览》、《崐山郑士若琉球国图》、《皇明实记》、《广舆图》、《闽书》、《续文献通考》、《岛夷志》、《大明会典》、《皇明三大征考试》、《大明一统志》、《续日本书纪》、《中山世谱》、《中山世系图》、《延喜式》、《保元纪事》、《东鉴》、《宋史》、《世缵图》、《南浦文集》、《琉球神道记》等作为参考文献资料,对琉球的历史文献渊源进行重新塑造。

   从新井白石在《南岛志》中所运用的史料来看,基本上都是中国的古籍。但新井却利用这些中国古籍,将琉球与日本文化联系起来。《南岛志》共分为地理、世系、官职、宫室、官服、礼刑、文艺、风俗、食货、物产等十项内容对琉球进行论述。“总序”引用了《隋书》、《唐书》、《山海经》、《海外异记》、《后汉书》、《吴志》等中国古籍及日本史料《日本书记》,明确地将琉球归属到日本文化圈内。

   新井白石在《南岛志》“世系”项中,利用《保元纪事》、《东鉴》、《南浦文集》、《琉球神道记》等日本资料,将琉球民族解释为日本先民,后裔即在日本镰仓时期的武将源为朝,在保元之乱时逃到琉球,与那里的大里按司之妹结婚,并生育儿女的传说作为历史史实,提出琉球国民与日本民族的关系,强调琉球国第一代国王舜天王——浦添按司,就是日本武将源为朝之子,来说明琉球国王与日本有着血缘关系。这也就是说,按照新井白石的说法,琉球国王与日本的足利家族、细川家族、鼻山家族一样,同属于源氏一系。

   新井白石除了从地缘及血缘上对日本与琉球的关系进行论述外,还从琉球书院建造、官员住宅、民众房屋等建筑风格,到琉球国乐唱曲、百器制衡、酱醋酒类的酿造、茶室茶具的样式、茶的泡制方法、语言文字等,与日本相类比,认为在文化渊源上“琉球”与日本也有共同性。

   根据何慈毅的研究,新井白石不仅开创了琉球与日本文化渊源上的共同性理论,还因为其身居负责对外关系之官职,将其提倡“南倭”——“琉球王朝为朝始祖”的论说演变成为“南藩”。这样日本江户幕府对琉球的认识,经过宝永年和正德年,逐步由江户初期的明朝中国的册封体系中“小国”琉球,变为以日本为中心的“南倭”琉球,并进一步向“南藩”琉球转变。④

   新井白石的研究虽将琉球纳入到日本文化体系中,但他也认为琉球为一个国家。新井白石在《南岛志》的“地理第一”中,讲到琉球国的范围,仍将舆论岛、永良部岛、德岛、大岛及鬼界岛称为“北山之地”,介绍大岛“在德岛东北十八里琉球北界也”,而鬼界岛为“琉球国东北极界也”。但在《南岛志》“官职第三”中,他却将萨摩藩主在入侵之后,将琉球的土地鬼界岛、德岛、大岛、永良部岛、舆论岛,纳入到了萨摩之领土,并明确地将琉球的大岛和鬼界岛,作为琉球与日本的分界线。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是否说明新井白石对五岛被萨摩藩占据不知情或不认可?

   另外,从《南岛志》卷上琉球国“地理第一”全文中可发现,在琉球地理境界以内,绝然找不到钓鱼屿、橄榄山(俗名南小岛、北小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原本属于中国之岛屿。而在《南岛志》以前,中国图籍文献之中,钓鱼屿、橄榄山、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之名早已俯仰皆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钓鱼岛在历史上的中国所属。

   新井白石将琉球纳入日本文化圈的观点,不仅反映江户幕府对琉球的认识,而且后来对日本人的琉球认识也有很大的影响。其后的森岛中良、伴信友、龙泽马琴、前田夏荫及山崎美成等,都继承了他的琉球王朝为朝始祖之说。而他的关于琉球王朝为朝始祖说的资料,在日后成为“日琉同祖论”者的主要根据。

   在森岛中良所著的《琉球谈》绪论中说:“琉球在萨之南鄙海中,盖一小岛也,庆长中,臣附萨。然在其上世,源镇西宏垂国统,即其为属于我也,亦已尚矣。”⑤前田夏荫在《琉球论》中竭力鼓吹琉球国王的始祖为日本皇室之后裔,连琉球的地域划分都是按照日本上古制度:“其始祖为皇国神裔,其国人自上古贡奉天朝”,“其古为皇国之藩屏,仕奉如臣国也。证迹灼然”。“其国所谓头中头鸠尻即是按吾上古天皇分天下国界之制所建立之县邑”。“其国自初就恭畏皇朝,甘愿称藩臣服”。⑥而山崎美成则将琉球看成自古就是日本的一个岛屿:“琉球国为我邦南海一岛国也。其国自古即有所闻,是隶属筑上级筑紫之岛也。”⑦另外,龙泽马琴的小说《镇西八郎为朝外传椿说弓张月》,将新井白石的“琉球王朝为朝始祖说”,以小说的形式进行了生动的描述:“镰仓时期的武将源为朝,在日本保元之乱时逃到大岛,又因为遇到台风而漂流到琉球,与那里的女王结婚,生下一名男儿,取名‘舜天丸’,‘舜天丸’长大后平定了琉球国的内乱自立为王,成为第一代国王。”⑧这部小说关于琉球王与日本有血缘关系的描述,给江户时代的日本民众很深的影响。

   1785年仙台藩士林子平(1738—1793)在《三国通览图说》中,详载朝鲜、琉球和虾夷的地理。这说明琉球的北方五岛虽被萨摩藩占领,但琉球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此时日本已经对琉球有所窥视,林子平著作的目的在于说明“日本勇士率领雄兵入此三国之时”,有所“谙察”及“应变”。⑨

   而日本明治维新的先驱者吉田松阴更是直接地明言:“今也,德川氏已同两虎(俄、美)和亲,不能由我绝之,我若绝之,乃是自失信义。为今日计,莫如慎守疆域,严行条约,以羁縻两虏,乘间开垦虾夷,收琉球,取朝鲜,拉满洲,压支那,君临印度,以张进取之势,以固退守之基,使神功未遂者得遂,丰国未果者得果。”⑩

   从以上内容分析,新井白石不仅将琉球纳入到日本圈,他的“异朝琉球—南倭琉球—南藩琉球”的认识,也被后世文人所接受。日本谋取琉球,进而染指大陆的思想一直都没有间断。后由前田夏荫将其发展成为琉球自古为日本“皇国藩屏”之理论,而此理论最后成为明治政府“废琉球王国立琉球藩”的理论根据。

   二、萨摩藩阀与“吞并琉球”计划的出台

   1868年8月27日,以萨摩藩与长州藩同盟军为首的倒幕派,拥立日本天皇还政登位,定都江户,并改江户为东京,年号由“庆应”改为“明治”,这标志着日本明治新时代的到来。明治登基及新政府成立的消息,是何时、以何种形式传入到琉球,目前没有人有过具体的研究。根据何慈毅在《明清时期琉球日本关系史》中的记载,认为“同年的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治天皇的改元诏书连同明治政府太政官令一起,也传达到了琉球”。(11)即在明治天皇登基的三个月后,琉球方面才知道日本改元的消息。

   明治天皇改元诏书内容如下:“诏:体太乙登位,膺景命以改元,洵圣代之典型,而万世之标准也。朕虽否德,幸赖祖宗之灵祗承鸿绪,躬亲万机之政,乃改元,欲与海内亿兆更始一新,其改庆应四年为明治元年。自今以后,革易旧制,一世一元,以为永式。主者施行(明治元年九月八日)。”(12)从此份诏书的内容分析来看,主要是日本天皇对日本全境,通告其亲政及年号变迁为“明治”之事宜。

   笔者以为,明治新政府的诏书并不是由政府直接送达给琉球,而是由萨摩藩转交过来。萨摩藩向琉球王府送达诏书之意义,表面上没有其他的内容,只是通知日本天皇亲政及年号更改之事宜,但其行文格式却发现了重大变化,已经不再使用国与国之间的外交行文格式,而是采用了上对下之行文方式,这就有了另外的一层意涵,表明萨摩藩已经开始对琉球有所图谋,但这并没有引起琉球方面特别重视。

   明治新政府在1869年“版籍奉还”后,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人又秘密筹划明治政府的组织及废藩事宜,欲将日本推向近代“文明”象征的“郡县制”。1871年7月14日,天皇敕示废藩置县诏书,废止了原有的261个藩,设置了3府302个县,县知事由政府来任命。(13)废藩置县推动了“版籍奉还”,并在制度上消灭了封建的形态,使日本具有了近代文明国家的基本架构。

1871年7月29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18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