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保国:从美国霸权逻辑看中美台海争端的性质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731 次 更新时间:2023-06-14 21:58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郑保国  

 

一、引言

2023年2月初,中美“气球风波”使许多人期望的中美关系缓和的“窗口期”戛然而止,中美全面对抗随即加剧。美国媒体和朝野藉机大肆炒作“中国气球入侵”,刻意渲染“中国威胁”。中国强烈谴责美国不顾中国一再解释而公然击落误入其领空的中国民用气象气球的霸道黩武行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等高官指责中国侵犯美国领空并警告中国“下不为例”,还以此为由推迟访华并煞有介事地警告中国不要“改变台海现状”、不要给俄罗斯提供致命武器。针对美方的这些无端指责,中国理所当然地予以严正驳斥,导致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王布会”在王毅“若美方执意对抗,中国将奉陪到底”的警告声中不欢而散。在不久后召开的20国外长会议期间,中美外长罕见地没有会面。中美外交从“聋子对话”变成了“瞎子见面”。中国在阐明自己在俄乌冲突中坚持劝和促谈、在台海问题上坚决维护国家主权的原则立场的同时,对美国颠倒黑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继续严重侵犯中国主权、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的霸权霸凌霸道行径忍无可忍。2月下旬,新华社十分罕见地发布了《美国霸权霸道霸凌及其危害》的讨美檄文,从五个维度彻底剥开了美国霸权的画皮,代表世界正义力量发出了“天下苦美久矣”的声讨。美国则变本加厉地对华遏制,在继续对华企业制裁、科技打压和经济脱钩的同时,以空前力度狂打“台湾牌”,加紧与“台独”势力勾结、不断侵犯中国主权(如2月下旬美台在华盛顿公开举行“3+5”安全会议,五角大楼计划派一至二百现役军人到台湾培训台军并在台湾设立备战台海的美军弹药库,美国国务院批准超6亿美元的新一轮对台先进导弹军售案,美军侦察机穿越台海和战略轰炸机妄图穿越台海,等等),给业已高度紧张的台海局势火上浇油,中美台海争端随即趋于白热化。美国一些军政高官纷纷提出大陆即将“武力攻台”的警告,要求美军做好“今夜就战的战备”。美国政府和国会甚至不惜公然抛弃其“一中政策”的遮羞布,露出对华摊牌、彻底破坏台海和平的獠牙。

据台湾政治名嘴蔡正元2月21日在脸书上透露,美国新广播节目主持人加兰·尼克松在2月16日推文中引述白宫内线消息称,拜登曾“无意”泄露了美国“毁灭台湾的计划”(台湾有人解释为在战时炸毁台湾四座核电站,以焦土政策阻止、破坏两岸统一)。布林肯于2月23日公然宣称“台海问题不是中国内政”。3月1日,美国众议院金融委员会和外事委员会通过了“台海冲突遏阻法”“不歧视台湾法”“保卫台湾法”“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法”等11个反华涉台法案,公然宣称把台湾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叫嚣以武力阻止两岸统一并在战时没收中国所有在美资产。针对美国接连不断的极端反华涉台言行,中国外长秦刚3月7日在第14届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上特意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台湾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条文,反驳布林肯“台海不是中国内政”的谬论,重申“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中的基础、是中美关系中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的严正立场,对美国发出“台湾问题处理不好,中美关系将地动山摇”的严厉警告。他还十分罕见地说,“豺狼来了,恶狼当道,中国必须‘与狼共舞’,保家卫国。”他还三问美国:“为什么美方在乌克兰问题上大谈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却在台湾问题上不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什么一边要求中国不得向俄罗斯提供武器,一边却长期违反《八一七公报》向台湾售武?为什么一边口口声声说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一边却暗地里制定了所谓‘摧毁台湾’的计划?”

秦刚外长义正词严的对美质问一定会引起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主义的世界人民的共鸣,也引出了本文的问题,即美国对华对己如此霸道地搞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且言行不一,其根源何在?更重要的问题是,美国霸权逻辑下中美台海争端的性质为何?其前景如何?本文以“美利坚例外主义”蕴涵的霸权逻辑为视角对此进行剖析。

二、美国的霸权逻辑

美国的霸权逻辑根源于“美利坚例外主义”。“美利坚例外主义”包含“美利坚榜样、灯塔、救世”、“美利坚独特、圣洁、优越”、“美利坚无私、正义、伟大”等三大美利坚意识和信念。①其中,“美利坚榜样、灯塔、救世”是“美利坚例外主义”的核心内涵,“美利坚独特、圣洁、优越”是其逻辑前提和精神动因,而“美利坚无私、正义、伟大”既是其思想原因,也是其辩护词。因此,“美利坚例外主义”包含的三组美利坚民族意识和文化信念彼此关联、互为论证,构成一套独特的美式霸权逻辑——“独特、圣洁、优越”的美利坚在充满邪恶的世界上代表“善”,是全人类的“榜样、灯塔”并肩负着神圣的“救世使命”,是“无私、正义、伟大”的“例外”力量,是唯一有资格有责任向全世界传播上帝福音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带领人类摆脱无神论和专制邪恶的天生“领袖”。按照“美利坚例外主义”的霸权逻辑,其核心内涵含两个层次:当美国相对弱小时,它的“例外”(即上帝对美国的特殊关照及由此决定的其独特而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它能摆脱一般弱小国家被列强侵占或消灭的命运,得以充当人类的“榜样、灯塔”,履行在美洲传播“文明”的“使命”;而当它足够强大时,它的“例外”(即贯彻上帝“救世”意志的特殊责任)要求它肩负起以输出文化价值观和社会制度拯救人类的神圣“使命”,而不是像历史上的霸权国那样对别国巧取豪夺乃至奴役弱小民族。概括地说,“美利坚例外主义”意味着美国在弱小时以上帝的“应许之地”(Promised Land)充当人类“灯塔”,在强大后要当“十字军国家”(Crusader State)以“救世”。②由于弱小与强大无绝对区别,美利坚在美洲传播“文明”既是“灯塔”作用的延伸,也是“救世”使命的肇始。总之,“美利坚例外主义”坚信:在充满善恶对立的世界上,作为上帝唯一“选民”的美利坚出污泥而不染,既“独特、圣洁、优越”,又“无私、正义、伟大”,是“善”的代表与道德的化身,既能在远离邪恶的独特环境中洁身自好、发展壮大,充当全世界的“榜样、灯塔”,又肩负着按上帝意志传播“普世价值观”的“救世”使命。

“美利坚例外主义”的霸权逻辑最早表现在其美欧关系观上,尽管当时美国很弱小。美欧历史同根、文化同源,其差别在外界看来并非很大,但“美利坚例外主义”认为欧美绝然不同:旧大陆的欧洲充斥腐败与衰落、邪恶与堕落、专制与压迫、阴谋诡计与尔虞我诈、肮脏权力政治与秘密外交;而新大陆的美国洋溢着生气与活力、善良与纯洁、自由与民主、平等与正义,是“独特、圣洁、优越”且“无私、正义、伟大”的“例外”力量。其眼中的“例外”还有:美国人来自欧洲不同民族和宗教派别,作为其始祖的英国清教徒清廉、节俭、勤劳、善良,怀抱着追求自由、平等和幸福的强烈愿望来到北美,建立了充满机会的“希望之乡”。其新国家既是理想的基督教王国,也是自由的世俗民主之国;既是其他民族或国家的“灯塔”,也有不同于欧洲的利益。美利坚人肩负着上帝赋予的特殊使命,即把美国建成自由民主的典范并把其价值观和制度推广到全世界,以拯救全人类;远离欧洲战乱的美洲有广袤肥沃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人人都有机会通过虔诚信仰上帝和自我奋斗实现梦想;美国清白无辜,乐善好施,替天行道,是上帝意志的当然代表。正因为美欧如此不同,当年清教徒移居北美的艰辛历程就是早期“追梦史”(即“摆脱欧洲宗教迫害、政治不公、经济窘境,到北美去寻求自由、平等和个性发展”③)。

“美利坚例外主义”用自封的一系列天生特质和使命感,以循环证明的方式证明其自命清高、自以为是、替天行道的霸权外交逻辑:美国之所以是人类的“榜样、灯塔”且有强烈的“救世”使命感,是因为它作为“上帝选民”是“独特、圣洁、优越”的“例外”力量,而它之所以如此“例外”,是因为它作为“上帝选民”具有巨大的“榜样”力量、“灯塔”作用和强烈的“救世”使命感。

三、中美台海争端的性质

从新中国成立至朝鲜战争爆发,“美利坚例外主义”滋生的中美五大结构性矛盾④酿成了中美关系中的死结——台湾问题。尽管台湾问题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40余年里随中美关系总体上升而大体处于“蛰伏”的缓和状态,但是在此之前它是中美全面敌对中的核心问题,多次使中美处于战争边缘。台湾问题作为新中国成立前国共内争的遗留问题,本属中国特殊内政问题,其本质是大陆和台湾关于谁是全中国的合法代表之争,即国内政权对立问题。但是,随着二战后东西方冷战的展开,美国在霸权扩张和护持过程中,从武力封锁台湾海峡起,在地缘政治、意识形态等领域实施“以台制华”战略,把台湾变成侵华和遏华的特殊“棋子”,以致纯属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被深度“中美关系化”,成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重要最危险的问题。而台湾问题关涉中国领土完整、主权独立、国家安全,攸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能否最终实现。因此,中美关系中的台湾问题是美国霸权强奸中国主权所产生的“怪胎”,其本质是美国霸权侵犯中国主权的严重国际违法行为。换言之,中美台海争端的实质是中国维护领土主权、实现国家政治统一和全面崛起与美国维护霸权、遏制中国崛起之间史无前例的大较量和全面对决,是双方难以调和的结构性矛盾全面激化的必然产物和集中体现。

从地缘政治及军事安全角度看,台湾既是中国的东南门户和进入太平洋的踏脚石,也是美国“制华”的东亚前哨和“第一岛链”的中间环节。倘若失去台湾,中国不仅无军事安全,而且会“国将不国”;如果两岸统一,美国的东亚-西太平洋霸权即使犹存也摇摇欲坠。因此,对台湾这个地缘战略要地,中美都志在必得,至少不能完全失掉,即中国不容许台湾“法理独立”,美国不容许两岸政治统一。中国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对台湾的主权。而美国把台湾当作地缘政治盟友,极力维持两岸对立以维护其东亚霸权。美国把台湾问题这一中国特殊内政问题“地缘政治化”,导致中美在台海展开反霸与护霸的地缘政治较量,激化中美结构性地缘政治矛盾。换言之,中美不断激化的东亚地缘政治矛盾集中体现在日益严重的台湾问题上。这既反映为中国的“区域拒止”战略(AD/A2)与美国的“太平洋威慑计划(PDI)间主要针对台海的相互威慑上,更反映为佩罗西访台后中美两军在台海地区日益激烈的紧张对峙上。

从意识形态及政治制度角度看,中国主张淡化国家间意识形态分歧和超越两岸意识形态对立,极力维持中美间超意识形态的和平外交关系,努力以“一国两制”实现两岸和平统一,但是视共产主义为洪水猛兽的美国认为,已从独裁专制政治成功转型为自由民主政治的台湾属于“民主阵营”,海峡两岸政治敌对是“两制”国际斗争的缩影,因而把台湾当作对抗“大陆威权主义”的自由民主样板和桥头堡。拜登政府认为“作为领先民主和科技重镇的台湾是美国的关键伙伴”⑤。美国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分别把大陆和台湾当作异类和同类,在加剧中美意识形态敌对的同时加剧两岸政治意识形态对抗。美国邀请台湾参加2021年12月9日举行的全球“民主峰会”,而中国大陆在大力宣扬其“全过程民主”的同时,抨击美式“选举式民主”。以支持台湾民主为由的佩罗西访台也是中美意识形态对抗的体现。

从经济发展模式及现代化道路角度看,台湾为凸显与大陆不同,于冷战末期选择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和西式现代化道路。在中美国际经济影响力此长彼消的趋势下,企图实现“台独”的台湾自然被美国当作制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特殊力量。美国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以台制华”考虑,把大陆和台湾分别定性为非市场经济体和市场经济体,对两岸经济模式党同伐异,加剧美台在经济发展模式上与中国大陆对抗。这正是美国力图把台湾拉入“印太经济框架”和“四方芯片联盟”以打压中国经济的根本原因。

从东亚乃至全球国际秩序的角度看,中国“基于国际法”的国际秩序主张,不同于美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立场。⑥就东亚而言,美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观实际上是出于其霸权优势的“基于权力”和对两岸敌友分明的“基于关系”的国际秩序观。中国坚决反对美国“以台制华”这一干涉中国内政、损害“基于国际法”的东亚国际秩序的霸权行径;而美国反对中国“反独促统”的合法之举,视之为试图颠覆“基于规则”的东亚国际秩序的“外交胁迫”和“军事扩张”。美国虽宣称坚持“一中政策”,却不接受符合当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当代国际法的“一中原则”,因而百般阻扰两岸统一,视之为“改变台海现状”而加以反对,反而把维持两岸“不统不独”现状视为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重要体现,以维护其包含两岸敌对的东亚霸权秩序。因此,美国必然把两岸统一尤其是“武统”视为对其东亚霸权秩序的严重威胁并竭力加以阻止。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扬言“要确保中国武统台湾永远不会发生”⑦。美国参联会主席米利宣称“要让中国知道‘武统’做不到”⑧。布林肯多次称“美国坚决确保台湾有自卫能力,抵御中国的潜在‘侵略’”⑨。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在2023年3月1日参加美国商会活动时叫嚣:美国将以武力阻止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攻击。假若中国屈从于美国东亚乃至全球霸权秩序,尤其是承诺不“武统”台湾,而是维持两岸不统一的“现状”,中美就不会在台海对抗。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在2023年3月3日美国广播公司的视频讲话中以狂言展示了美国的图谋:美国不是要与中国对抗,而是要维护自己在亚太乃至全球的领导地位;台海不是中国内政,中国必须接受美国的领导。

四、中美台海争端的前景

中美台海争端的性质根本上决定着其无法令人乐观的前景。两岸统一是中国领土主权完整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因此中国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主权和实现统一。然而,美国认为两岸(无论以何方式)统一严重威胁其霸权,因此尽力阻止两岸统一。鉴于中美各自巨大的综合实力以及中国持续上升的国际地位与美国霸权的相对衰落,中美在台海的争端越来越接近摊牌,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攸关中美两国国运、亚太安全稳定和世界和平发展。

随着全面崛起的中国“和武并举”推进两岸统一进程,护霸心切的美国越来越觉得其台海“战略模糊”难以阻止两岸统一。于是,拜登政府开始公然践踏作为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一中原则”,正在从“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从“不统不独”的双向遏制⑩转向“纵独反统”的单向遏制,从不明确是否武力阻止“武统”到宣称并加紧准备武力“保卫台湾”。2022年5月5日,美国国务院网站在介绍美台关系时公然删除了“不支持‘台独’”的表述,强调其“一中政策”基于《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11]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在回应中国警告时称,美国坚持的是“一中政策”而非“一中原则”。更有甚者,拜登竟在2022年5月23日的东京新闻发布会上第三次称“将武力保台”[12](他曾于2021年8月、10月两次公开说过),尽管他在三次“习拜会”时都称不支持“台独”。可见,尽管美国尚未公开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但其“一中政策”主要基于违反“一中原则”的《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由于对华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意识形态战基本失败,美国打“台湾牌”的频度越来越高,力度越来越强,以此增大两岸内耗、迟滞中国崛起,甚至图谋在其军事优势消失前的未来几年内冒险以战争阻挡中国崛起。换言之,以护霸为根本目标的美国把两岸敌对这一中华民族的不幸当作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而大加利用,强行推行“以台制华”战略,甘冒台海战争及其外溢的巨大风险,以阻止两岸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台海是战是和,虽主要取决于美台是否彻底跨越“红线”,但中国大陆在为维护领土主权不惜一战的决心与继续为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和平环境的战略耐心之间保持艰难平衡的政治智慧也是重要因素。一方面,中国大陆要继续对“台独”保持高压态势,显示敢于为此不惜一战的决心;另一方面,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交织叠加的背景下,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外交追求、社会团结、经济稳定与美国分裂世界的冷战零和思维、政党恶斗、社会撕裂中的抗疫失败和经济滞涨形成鲜明对比,中美国力国运国势呈现反向发展趋势。在中美台海争端中,法理、道义和时间都在中国这边,中国大陆会以最大善意、最大耐心、最大努力继续追求两岸和平统一。

但是,两岸和平统一能否实现,根本上取决于台海三方互动而非大陆单方面的善意和耐心。由于极力护霸的美国和妄图“独立”的台湾皆把维护领土主权的中国大陆当作头号威胁而结成同盟,双双不断恶化的中美关系与两岸关系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新冠疫情下中美力量消长、美国对华遏制强化和世界格局新两极化(同命相连的中俄不是盟友胜似盟友,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更是背靠背抵御美国为首的反华反俄联盟的围堵,如抵御北约“全球化”)使中美关系继续恶化。只要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继续恶化,台海战争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

虽然“可能”不是“必定”,但从目前台海局势看,“可能”正向“必定”演变。拜登上台以来,大肆鼓吹“武力保台”“台海有事即日本有事和美日同盟有事”的美日加紧与台勾结(如美议员团接连访台、美接连对台新军售、美军舰频繁穿越台海、日台举行执政党“2+2”会谈,等等),制订“台海联合作战计划”,频繁举行针对大陆的大规模军演。美国还计划在日本部署中程导弹甚至核武器。日本实际上已放弃“专守防卫”的战后和平战略,计划大量购买美国的战斧巡航导弹,以获得“对敌国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由于美国把中国当作最大竞争敌手,因此它担心中国在美俄冲突中坐收渔利且慑于俄罗斯可能的核打击而极力避免直接军事介入乌克兰战争,却极力拉拢日韩等盟国,准备以武力阻止大陆对台“武统”。与此同时,“台独”势力不断挑衅大陆。蔡英文在2021年和2022年的“双十”讲话中都称“两岸互不隶属”。执意“台独”并充当美日反华马前卒的民进党当局在2021年12月18日的四项公投中全胜后更加猖狂,如藉乌克兰战争抹黑大陆、加紧购武谋“独”和军演备战。2022年3月24日,台陆委会主委邱太三重拾“两国论”,公然说“两岸应互相承认主权”。在同年4月18日以视频召开的所谓“海内外台湾国是会议”上,蔡英文和赖清德都叫嚣“联合国际盟友、捍卫台湾主权”。在内无强力制衡、外有美日纵容支持的民进党当局“台独”气焰日益嚣张的形势下,中国大陆被迫采取断然措施的可能性大增。尽管乌克兰战争令欧洲濒临大战,但此前已被称为“世上最危险地方”[13]的台海正酝酿着最危险的战争。早在2022年年初,时任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就罕见地警告美国:台湾是中美间最大火药桶,美国支持“台独”或致中美军事冲突。[14]同年5月18日,杨洁篪在与沙利文通话时正告美方,若美方继续打“台湾牌”,中方必将坚决应对。同年6月10日,中国防长魏凤和在新加坡当面对美国防长奥斯汀说,若有人胆敢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军队不惜一战,将不惜代价战斗到底。然而,美国无视中国一再警告和反制而不断加大“以台制华”力度的事实(如佩洛西访台、解放军围台军演后美国议员和州长接连访台及美舰继续频繁穿过台湾海峡)表明,中国“反独促统”的主权维护战略与美国“以台制华”的护霸战略已形成针尖对麦芒式的螺旋升级的死循环。因此,基辛格和李显龙等国际有识之士接连警告:不断激化的中美台海争端可能引发世界性大灾难。

在美日同盟“以台制华”、“护独反统”与台湾“倚美谋独”“联日抗中”的严峻形势下,在未来4年左右的高危期,台湾问题犹如一颗随时可爆的“不定时炸弹”[15]。2024年美国大选和台湾选举对台海和平的冲击更值得高度警惕。在视中国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的政治共识下,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大肆渲染“中国威胁”、攻击中国大陆、怂恿台湾对抗大陆。民进党为确保继续执政,可能变本加厉地踩踏“红线”,从而掀起台海“惊涛骇浪”,也使中美关系“地动山摇”,值得高度警惕。

 

注释:

①郑保国:《“美利坚例外主义”与中美结构性矛盾》,《中国评论》,2023年2月号,第19~21页。

②Walter A. McDougall, The Promised Land, Crusader State: The American Encounter with the World Since 1776,

③董小川:《美国文化概论》,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第12页。

④郑保国:《“美利坚例外主义”与中美结构性矛盾》,《中国评论》,2023年2月号,第21~26页。

https://www.state.gov/u-s-relations-with-taiwan/

⑥徐崇利:《国际秩序的基础之争:规则还是国际法》,《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22年第1期。

⑦环球社评:《沙利文,牛皮吹大了,你会拖累美国》,环球网,2021年12月9日09:32:40。

⑧中华网,2022年4月8日22:05:59。

⑨台海网,2022年4月28日09:13。

⑩郑保国:《中美台海“双遏制”战略:针锋相对还是殊途同归?》,《学习与实践》,2007年第11期,第103页。

11https://www.state.gov/u-s-relations-with-taiwan/

12Joe Biden: U.S. Would Use Military Force to Defend Taiwan, Daily News Brief by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May 23,2022.

13Cover Article: “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 The Economist,May 1ST-7TH 2021.

14环球时报,2022年1月29日21:15。

15郑保国:《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与台湾问题——纪念中美建交二十周年》,《中南财经大学学报》,1999年第2期,第55页。

 

郑保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74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评论》2023年5月号,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