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福林:论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的国家认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5 次 更新时间:2022-10-12 20:34:53

进入专题: 天下一家   国家认同   中华民族  

晁福林  

  


   摘 要:中华民族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它从起源到初步形成的时期,融汇了许多氏族、部落和部落联盟,形成了以黄帝族为中心的部落集团,在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又历经夏商周三代王朝的凝聚,到秦汉时期方初步形成。“天下一家”局面的出现,也正是天下邦国、部落“国家认同”的结果。在上古中国的历史发展中,自“中心权力”出现以降,直到周代臻至完善的“服”制,是中华民族形成的制度保证。“服”制展现了中心权力和中央王朝强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国家认同”包括了对于中心权力和对于夏商周三代王朝的认可与服从,这是诸氏族、部落列为中华民族成员的必要条件。

   关键词:天下一家;“服”制;国家认同;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从起源到初步形成的时期,融合了许多氏族、部落和部落联盟,形成了以黄帝族为中心的部落集团,在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又历经夏商周三代王朝的凝聚,到秦汉时期方初步形成。这期间既有部落之间的相互认同,又有对于中心权力和中央王朝的认同。所谓“中心权力”,本文所指的是以黄帝族为中心的部落联盟集团的影响和权力;所谓“中央王朝”,指在当时社会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夏、商、周三代王朝。“中心权力”已经具备了早期国家的一些因素,即古代中国早期国家的前身。天下诸部落对它的认同,从广义上说也是国家认同的一个部分。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的“国家认同”,是天下诸族融为一体的必要条件,值得我们深入认识。

   一、“天下一家”观念与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的“国家认同”

   远古时期,广袤的中华大地上繁衍生息着众多的氏族、部落。战国时人记得“当禹之时,天下万国,至于汤而三千余国”;汉朝时人则说黄帝、尧帝时天下就有“万国”。文献所载古人对于远古时代的记忆,与考古学家的推断是契合的。苏秉琦考察了中国新石器时代的六大区系丰富的资料,指出文化遗址的分布呈现着“满天星斗”的状态。费孝通指出:“早在公元前六千年前,中华大地上已经存在了分别聚居在不同地区的许多集团。新石器时期各地不同的文化区可以作为我们认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起点。”应当说我国的新石器时代的“满天星斗”式的广泛分布,以及后来所形成的“许多集团”,正是文献所载五帝时代在考古学上的表现。

   我们考索的眼光不妨再放远一些。从“满天星斗”的天下万国到秦汉时代天下一统的大帝国的形成,这中间经历了数千年之久。正是在这个时段里,大大小小的数以万计的氏族、部落正历经着融汇的历史进程,从“万家”到“一家”,这是上古社会的巨大进步,也是诸多氏族、部落融汇为中华民族的壮阔的历史进程。这个时期可以称为中华民族的形成时期。关于从“万国”逐渐形成“天下一家”的情形,秦始皇二十八年泰山刻石文辞里有一个典型表达,他说:

   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

   在秦始皇的眼里,天下即他一人的天下,亦即他一家的天下,天下之人皆为一家。可以说,秦始皇是我国历史上真正实现“天下一家”的第一人。秦王朝短祚,这种天下一家的政治局面,直到汉王朝时期才得以牢牢地巩固。汉高祖刘邦则对其父说道:“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刘邦露骨地将天下视为自己一家的产业。他的这个观念与后来的“天下一家”并不完全一致。刘邦晚年封刘濞为吴王时即告诫说:“天下一家,慎勿反也!”这里所说的“天下一家”已经是天下政治一统的意思。东汉桓帝永兴二年曾经以“天下一家”为理由下诏,命令“其不被害郡县当为饥馁者储”,意即没有受灾的郡县要为受灾的郡县储备粮食救急。可见当时是将“天下一家”作为政治一统的观念来理解的。

   要之,“天下一家”的观念在中国古代大致有两个思路:一是将天下作为皇帝一家(或一人)的私产;二是将其理解为天下一统的政治局面。后世称颂皇帝的臣工常从前一思路说话,而未昏庸的皇帝本人则多取后一思路。历来的有识之士强调“天下一家”是谓天下一统,晋儒说:“汉文帝据已成之业,六合同风,天下一家,而贾谊上疏陈当时之势,犹以为譬如抱火厝于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然,因谓之安。此言诚存不忘亡、安不忘乱者也。”唐儒杜佑说:“秦汉以降,天下一家,即岭南献能言鸟及驯象,西域献汗血马,皆载之史传以为奇物,复广异闻,声教远覃。”宋儒欧阳修谓:“王者无外,天下一家,故不问东西南北之人,尽聚诸路贡士,混合为一,而惟材是择。”欧阳修和段灼、杜佑的说法一致认为“天下一家”,指的是天下一统的政治局面,惟有在此局面下,物品得以交流、士人可以平等参加科举考试。

   天下诸邦国、部落对于中心权力和中央王朝的认同,亦即我们所说的国家认同,是天下一家局面出现的前提;反过来说,天下一家局面的出现,也正是天下邦国、部落“国家认同”的结果。中华民族从起源到形成历经了诸氏族、部落之间漫长时段的相互融汇。在融汇的过程中,氏族、部落间的相互包容、理解、学习的进路是历史与社会发展的大势,此一历史发展大势,可以用“认同”进行概括。诸氏族、部落间的“认同”,以及对于中心权力和中央王朝的认同。上古时代的中国,社会权力逐渐集中和趋于统一,影响到各氏族、部落人们对于国家的认同,亦即对于中心权力的认可和服从。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还有其他的“认同”,如对于观念的认同、先祖的认同、心理的认同、风俗的认同等也很重要,但却不是必要的。而国家认同,则不仅重要,而且必要。

   二、从区域性的集中到中心权力的出现

   在进入文明时代以前,诸氏族、部落融汇的时期,“国家”尚未形成,所以,严格说来,谈不上“国家认同”。不过,在进入文明时代之前,社会上仍有核心部落联盟集团存在。他们在社会上有巨大影响力。正是由于这一巨大的影响力,推动诸族逐渐融汇,所以远古时代渐渐出现了许多由部落联合而成的“集团”。对于这个集团的认同,可以说是后来“国家认同”的前奏。

   核心集团的形成经历了由局部到整体的过程。这些集团先是地域性的。前辈专家的相关研究成果斐然,最主要的有如下述。

   蒙文通说:“太古民族显有三系之分,其分布之地域不同,其生活与文化亦异。”他以地域为主要思路提出的三系是“江汉民族”、“河洛民族”、“海岱民族”。其所言的“三系”,即“三个集团”。蒙先生的“三系”说提出于20世纪20年代,大约十年之后,傅斯年在地理因素之外,引入经济和政治因素,将上古时代的诸部落大势,分为东、西两系,提出“夷夏东西说”。他指出:“因地形的差别,不同的经济生活,不同的政治组织,古代中国之有东西二元,……夷东而夏西。”从《夷夏东西说》发表,再过十年,到了20世纪40年代,徐旭生提出我国古史的传说时代诸族分为三个集团,即主要由黄帝族、炎帝族组成的“华夏集团”,主要由太昊族、少昊族、蚩尤族组成的“东夷集团”,主要由三苗、讙兜、祝融等组成的“苗蛮集团”。他指出华夏、东夷、苗蛮三集团,“这三个集团相遇以后,开始互相斗争,此后又和平相处,终结完全同化,才渐渐形成将来的汉族。”到了20世纪80年代,费孝通将这些集团称之为“地区性的多元统一”,指出这种统一为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奠定了基础。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无论是“三系”说,抑或是“东西二元”说、“三集团”说、“地区性的多元统一”说,皆以锐利的眼光站在历史的高处,高屋建瓴般地将复杂纷乱的古史材料,科学地缕析出氏族、部落融合的主干线索。就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考古材料和学者们的研究成果看,上古时代诸部落融合的走向,大致是五帝集团占据了主体的,或者说是主流的位置。

   在这个历史进程中,天下诸族、诸部落对于中心权力的认同,经历了前后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诸部落先联合形成地区性的、局部的部落集团;第二阶段是经过再度融汇,形成了以五帝族为核心的整体性质的部落集团。

   我们可以把这一问题进一步延伸。

   区域性的国家认同,可以说是从很早的古代起,一直到春秋战国时期都在不断进行的历史进程。在中华民族形成的过程中,先有区域性的国家认同,然后才有全国性的国家认同。春秋战国时期几乎所有国家的人,在一般场合总是自称或他称为某国之人。这体现了国家所包括的诸族的人对于国家的认同。春秋战国时期,以国名人,是个普遍现象。一个诸侯国可能包括了许多族的人,但无论是在国内或国外,多以某国为称,如“鲁人”、“晋人”等等,并且某国之人,常以“国”为重,不再以人之“族”为重。例如: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

   鲁国以立法的形式保证鲁国之人的权益地位,使之不沦为奴隶,并且鲁国真有人为赎回鲁人而肯付出,可见“鲁人”之观念已经超出某族的影响。还可以举出关于孔子的一个例子。孔子虽然坚称自己是“殷人”,说道“丘也,殷人也”,然而那只是讲到丧葬礼制时才说的话。在一般情况下,他还是承认自己是鲁人。孔子被任命为鲁司寇时,命辞谓“宋公之子弗甫有孙鲁孔丘,命尔为司寇”,孔子对此并无疑义,而是欣然接受自己为鲁人的说法。孔子弟子子路问路于人的时候,人称“鲁孔丘”,子路认可此称。孔子弟子子贡也说:“赐之师也,所谓鲁孔丘也。”到战国时期,人们遂径以“鲁人孔丘”称乎孔子。这些都说明,孔子虽然是商族公室后裔,但入鲁后,就不标榜自己是“殷人”,而以“鲁人”为称。春秋战国时期鲁国已包括多个其他族姓的小国,如子姓的奄、风姓的须句和颛臾、姜姓的向、祁姓的祝、姒姓的鄫、妘姓的鄅、姬姓的项和单等,这些族姓之人一以“鲁人”为称,是以国家的力量渐渐消弭诸族的差异,使得诸族之人不约而同地找到一致认可的共同点。区域性的国家为诸族的发展提供了相对安全稳固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面,区域性的民族共同体也趋于形成。

   三、五帝时代:中华民族形成的准备期

   战国时期儒家整合古史系统,梳理出自黄帝以来的五帝:

   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

   《大戴礼记》所载《五帝德》和《帝系》两篇就是他们的总成绩。后来司马迁根据此两篇,辅之以其所闻见的材料,撰写出《五帝本纪》作为《史记》的首篇。五帝时代是我国古史中非常重要的时段。若以考古学的时代来分析,五帝时代相当于我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数百年的时段。

   五帝时代,从作为华夏集团核心领袖的黄帝开始,直至帝舜,已经逐渐以不同的方式影响天下。相传黄帝、颛顼的时候,主要以敬事天神,使天下服从。他们的做法是:

   (黄帝)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

   (颛顼)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和对“五帝”中其他帝的记载相比,对帝喾的记载内容较少,但其中提到的如下内容颇应得到重视。这个内容就是:

   (帝喾)溉(既)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

其所说帝喾“溉执中”的“溉”当读若既。晋儒徐广说:“古‘既’字作水旁。”“溉(既)执中”,意即帝喾已经“执中”。前人指出,这里的“执中”与伪《古文尚书·大禹谟》篇的“允执厥中”的语义一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天下一家   国家认同   中华民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15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