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岭:1977年的广西农村缩影,一个知青的社会调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8 次 更新时间:2022-05-05 15:09

进入专题: 知青   社会调查  

马岭 (进入专栏)  


笔者按:1977-1978年我在农村插队并进行了一些调查。由于当时的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知青,因此调查是以“聊天”形式进行的,没有当场做笔记,更没有录音,只是事先想好要问的问题,晚上到农民家“闲聊”,或在白天劳动时“不经意”地询问,回宿舍后再写在本子上,记不准的地方以后再找机会核实。

家庭调查以询问本人为主,询问他人为辅,也有以询问他人为主的(如当事人不愿多说),调查中有的人很愿意讲家里的事,有的人则不愿多讲,有的愿意多讲好的一面,有的愿意多讲不好的一面,因此各家的情况有详有略,侧重点也不完全相同。

当然以今天社会调查的要求来看,这些材料很可能是不规范、不严谨的;由于时隔40多年,对其中的一些情况难以再做查证,因此整理这些资料时尽量尊重原始记录;同时考虑到其中有些内容当时也属“街谈巷议”,我无力查证(如贪污),因此未予收录。


时间:1977年8—12月

地点:广西桂林郊区

大河公社Y家大队

调查人:马岭

(Y家大队第四生产队知青)

大队

(一)概况

大河公社有13个大队,113个生产队,2个独立生产队,1个茶厂,各大队有1个民兵营;全公社共17111人,其中知青700多人。Y家大队在13个公社中属于后进单位,年年吃国家救济,全大队已欠国家十几万斤粮。

Y家大队(即Y家村)除十几户姓龚外,其余大部分姓Y,故名Y家村。全大队有1000多人(文革前900多),200多户人家,其中8户地主、富农,被管制分子6人。

大队分为6个生产队,有电话机1部,水井2个。

(二)生产情况

以种水稻为主,共有水田950亩,旱地600多亩(包括花生地、红薯地、甘蔗地、豆子地等)。今年粮食共收64万斤,亩产600多斤。

大队往年有甘蔗地100多亩,能产糖10000多斤;今年(1977年)只有40多亩,产糖4000-5000斤。社员每年每人可分3斤甘蔗(2分钱/斤),5斤黄糖(0.25元/斤),如果还有剩余,便卖给公家(0.28元/斤)。

有花生地200多亩,每年需向国家交6000多斤花生油(每个小队1000斤),大队勉强能完成;每个社员每年分3斤花生油(每斤0.90元)。

有红薯地200多亩,每年收获50-60万斤,几乎每户都可分1000多斤,红薯不交公。

有豆子地(黄豆、蚕豆)200多亩,每年每家分7斤黄豆,社员用来做豆腐,蚕豆按口粮比例分,都不交公。

有猪200多头,手扶拖拉机5部,大拖拉机2部(1部已坏)。

(三)干部情况

大队脱产干部5人:支书(年轻人、复员军人)、副支书(壮年)、出纳(壮年)、会计(壮年)、民兵营长(青年),他们每人每天有10个工分(一般社员出早工2分,上午工4分,下午工4分,一些社员因家务等往往不能出早工,因此一天只有8分)。

信用社出纳1人,半年由大队记工分,半年由公社发工资(每月18块),还有代管出纳1人;妇女主任是不脱产的大队干部。

全大队党员13人,其中女性1人(妇女主任)。6个生产队长中4名壮年、2名青年。上级规定干部每年要出200个工日,无一名大队干部做到。

(四)工作组

工作组一般15-16人,由市委派出,一个公社一个工作组,时间为一年,哪个大队后进哪个大队的工作组就待得长。

今年工作组10人到Y家大队待了一年。工作组人员很少出工,集体住,在社员家吃,一个人住一户(具体住哪一户由大队定),每天给住户交0.3元钱、1.5斤粮票。工作组人员有的是工人,有的是干部,也有运动员,这次Y家还来了一个武装部的科长。

有的工作组人员吃在社员家,很不勤快,天天吃饭要喊,加之不常出工,社员反映不好。

(五)民兵

全大队有6个民兵排,每个生产队一个,按理应组成一个民兵连,但由于上级规定每大队需有一个民兵营,所以没有连,排上面直接设营。

共有民兵195人,团员56人,女民兵100人左右;没有武装民兵,6名排长均为治安委员,全村青年基本都是民兵。

民兵很少活动。

(六)副业组

副业组共42人。其中果园组24人,大拖拉机手3人,在齿轮厂做零工的10人,烧窑的4人,木工1人。这些人均由各小队派出,每小队7人。

党员1人,团员7人。

共有200多亩地,种有桃树6000多株,每年收桃子10多万斤,挣钱约1万元;西瓜地100多亩,每年收瓜3万多斤;此外,还有橙子和梨(明年才有果实)。

明年不种西瓜了,全力以赴管理果树。由于不准在自由市场买卖,所以这几年都没赚多少钱,卖给国家水果店的桃子每斤0.08元,西瓜每斤0.055元,去年连果园组组员的钱也发不下去,今年有2000多元。

果园组自己生产粮食4000-5000斤,喂猪10头,养牛6-7头,还种了一部分红薯喂猪,猪长得很肥。饲养员1人,牛官1人。

果园组离村上较远,组员们早去晚归,一般不出早工,每天10分,出早工11分。果园组记分员2人,1女,团员;1男,壮年。

夏天自己带中饭去果园,冬天因饭冷,所以中午就不吃了。

有2名组员住在果园组看守。

(七)小学

全校学生150人左右,教师6人,其中女教师1人,无党员。

分为六个班,基本上一个年级一个班,最少的一个班才17人,满学龄者基本上都上学了。

老师除一人外,均是本村的。

每个教师每天9工分,每年国家还补助每人130块钱。

前两年有知青担任教师的,这两年没有了。

(八)小卖部

小卖部服务员2人,均是老人,男性,天天工作,没有星期天。每天工分9.5,归供销社管。

(九)幼儿园

1976年4月幼儿园开始创办,但同年10月又停办了。后于今年(1977年)7月又重办,至现在(年底)。

幼儿园阿姨6人,各生产队1人;其中1老年人、1中年人、3个农青、1个知青。拿固定工分,每天10分,每月300分。

一星期休息一天,休哪天由自己定;休假规定不太严,如果不自觉,多休两天也可以。

婴儿10个,3-4岁的幼儿10个。不管饭,早上送来,晚上领回去。中午能走的自己回家吃饭,婴儿一般是妈妈中午收工后直接到幼儿园喂奶,喂了便走,不抱回。

(十)卫生室

人员3个,其中1中年人、2青年人;1女性。

拿固定工分,每天9.5。

补一个疤要5分钱,社员嫌贵,一般不常来。

没有星期天,3人轮换着休息。

创办于60年代,当时只有一个赤脚医生(即现在的中年人),青年小伙是去年才来的,女的是接生员。

(十一)知青点

Y家村首批知青来下放是1968年底,当时知青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

1973年冬盖知青宿舍12间,1974年春知青开始搬入,自己开火做饭,一般两个人搭伙。

1975年准备按“三集中”(吃饭集中,睡觉集中,学习集中)“三到队”(劳动到队、组织到队、思想到队)的形式建点,但一直拖到1976年7月才开始办集体食堂(对外还是讲1975年建点)。1977年又盖宿舍5间、学习室1间、伙房1间。

共有知青44人,其中女知青17人;党员1人(复员军人),团员21人,女团员10人;劳改犯1人(男,长期倒流城市,偷东西,现在坐牢)。

知青领导小组5人(均为知青),其中组长1人、副组长1人、保管员1人、会计1人、出纳1人。

知青点设一团小组,团小组长1人,但很少过团组织生活。

今年招工走了8人,其中团员3人。

Y家村的知青来自文教系统、工厂、街道和军政干校。干校有带队干部1人,吃住在点上,半年一换。文教系统的知青遍布全公社,因此一个公社有1名带队干部,一年一换,各大队知青点他都经常跑,不过也有重点,有的大队待得久些。带队干部不参加队里劳动。

知青下放第一年由国家发给每人每月40斤粮票,10块钱,第二年靠自己挣工分。一般知青一年能挣2000多分,没有上3000的,个别经常不出工的一年才300-400工分。知青无法养活自己,都要靠家里接济(本人半年劳动挣了38元,是知青点最多的)。

食堂集体开伙,下厨房每次2人,每人每天10工分,一星期一换。

每个知青第一个月向知青点交11块钱、40斤粮票,此后,每个月根据上个月的剩余粮票和钱,补够40斤和11块钱即可。此外每月交油半斤(什么油不限);交柴50斤,没有的交1块钱,基本上都是交钱,再由知青点统一向社员买柴(100斤2元左右)。

由于没有养猪和种菜,因此很少吃肉,偶尔吃一次需开后门(因为没有肉票),要不就得在自由市场买高价肉。吃菜基本靠买社员或国家的菜,大队拨给一亩左右的菜地一直没有种起来。猪圈盖好了,预备明年开始养猪。

此外还设有理论辅导员、科研小组、文化卫生小组、饲养小组,都是有名无实;规定知青点每周学习一次,小组(一个生产队一个小组)学习两次,均没做到。

知青点学习风气不浓,男女作风不正(这是当时记录的语言,为求真实性予以保留,其意是知青之间谈恋爱的较多,还有个别同居的)。

第四生产队

全队30户人家,152人,劳动力近40人。除去放水员、保管员、饲养员、拖拉机手、果园组组员、木工等,一般出工的只有十到二十几人。

1户地主,1户富农,2户下中农,4户贫农,22户中农。

队委:队长(青年),副队长(中年),保管员(中年),妇女队长(中年);原每小队有1个会计,现由大队1名会计总管。

记分员2人,都是老年,每记一晚上得工分1分。

党员3人,团员4人(不算知青);高中毕业生6人,知青3人。

全队115亩田,平均亩产600多斤。红薯地30多亩,甘蔗地7亩,豆子地20多亩,花生地36亩(共收花生4000多斤,平均每亩100多斤)。

乳牛4头,耕牛12头,猪4头。

有饲养员1人,每天10分;放牛的5人,每头牛每月70分,乳牛每月10分。

口粮1976年440斤/人,1977年620斤/人,工分值0.3元。

国家规定每年需上交1000斤花生油,队里每年都交不够,只能交大约700-800斤。

今年共收粮7万斤,欠债1万多斤。

24个家庭

(以四队社员为主)

01、Z嫂(中农)

女,34岁,高小文化程度,1965年嫁到阳家村,  每年能挣3000多工分。

全家六口。老公曾当过五年本队的会计,1966年到桂林钢铁厂(桂钢)工作,每天都骑自行车回来(晚上开会除外)。在工厂每月30斤口粮,工资原来每月37块,1977年底调整到43块。因公出差到过长沙、衡阳、北京、汉口、上海、东北等地。

四个女儿,老大14岁,在桂林一中读书,住校,每星期天回家,功课不好(长得很漂亮,像城里姑娘);老二10岁,读小学四年级;老三8岁,读二年级;老四5岁,未上学。希望两个女孩儿将来进城工作,两个留在身边。如果她们读得进书,会让她们读高中。

自己负责挑水(老大每周回家时也挑)、剁猪潲、整理自留地(5分)、砍毛柴;老二放学回家负责做饭,煮猪潲。

十多天吃一次肉。社员没有肉票,吃肉要到自由市场买高价(1.5元/斤)。

家中喂了1头猪,2条狗,1只猫,1只老母鸡,10多只小鸡,没有鸭。

每餐吃两斤米(不算老公和大女儿)。

全家三间房,和别人共一间堂屋。其中一间厨房,一间睡房,一间猪圈加仓库。睡房有两铺床,自己带老四睡一铺,如果老大回来也睡这一铺;另一铺老二、老三睡,老公从厂回来,也睡这铺。

全家一年可分粮1400多斤,欠粮1000斤,还债后只剩几百斤;分红薯1000多斤;超支500-600块。

02、R嫂(贫农)

女,39岁。

老公是桂钢工人,前几个月突然得病死了,开了刀,以前是从不得病的。

有3个儿子,老大12岁,读初二,负责挑水;老二10岁,小学五年级,和哥哥一起生火、做饭、喂猪;老三才2岁,经常由两个哥哥带着(长得极可爱)。

自己负责自留地(4分)、砍毛柴等,由于家务事多,人少,一年工分只有2000多。家有1头猪,3条狗,1只老母鸡,2只小鸡,4只鸭。1977年底杀了一头猪,现在还剩一小头。

自家一个院,两面是房,一面是墙,一面是门。共有三间房,两张床,自己带小儿子睡一铺,老大老二睡一铺。

一天三餐4斤米;有时半个月、有时一个月吃一次肉。

全家分得粮食1400多斤,红薯1000多斤;欠粮2000斤,超支400多元。

鸡和蛋要在市场上买了再交公(国家规定社员每年要向国家交一定数量的鸡和蛋)。

03、T弟(下中农)

女,30岁,是四队最能干的女社员,一年能挣4000多工分。婚前为本大队六队社员。爱看小说,只读了小学八册(四年级),因上学时正是60年困难日子,没饭吃,就辍学了。

家有7口人,老公今年7月被选为队里的保管员(以前当过队长);拿固定工分,一天10分,每年3600分,党员。

母亲负责煮饭、喂猪、收拾家务,不出工,母亲口粮为315斤(老年均吃95%)。

两个孩子,老大5岁,儿子,老二是女儿,3岁。女儿口粮130斤,儿子稍多一点点。

老公家有五兄弟,丈夫为老大;老二在桂钢当工人;老三高中毕业后教了两年书,劳动了几个月,1975年被推荐到北京大学读哲学系,将于1978年夏天毕业,一年回来一次;老四在读高二,老五在读高一。

全家三间套房(包括厨房),草房和猪圈另为一间。

自己负责自留地(6-7分)、担水、喂猪。

家有2头猪,2条狗,1只鸡,3只鸭。1977年杀了一头猪,交(公家)了一头。

一天两餐,中午吃红薯,农忙时要7-8斤米,农闲时4-5斤。

吃肉有时几天一次,有时半个月、一个月一次。

超支300多块,欠粮近2000斤。

花钱在市场上买鸡和蛋再交公。

04、B妹(贫农)

女,21岁,小学没毕业,读不进去书,现在几乎是文盲。劳动不能干,由于大拇指坏了(残疾),前几年都是喂牛,加上人不灵活,在村里被人看不起,今年工分1700多。

全家六口人,父亲给队里看牛(3头耕牛,1头乳牛),看牛不分天晴天雨节假日,一年2600多公分。母亲料理家务,做饭、喂猪,管自留地,不出工。大哥初中没毕业,现在队里劳动,每年挣2000多工分;二哥初中毕业后1974年进了味精厂,住厂里,有钱也不往家里拿,去年瞒着家里借钱给自己买了一自行车。大哥上面还有个姐姐,嫁在外村,现在有三个孩子。

有2头猪,1只鸡(已死),2只鸭,1只猫。鸡死了后没有钱再买鸡仔,所以一直没有养鸡了。

一日三餐6斤米,过年过节才有肉吃。

全家两间房(不算草房),其中一间厨房,一间睡房。只有一张床,自己和妈妈睡,父亲睡木板,哥哥睡草房,被子都是破的。由于没有房子,大哥30岁了还讨不起老婆,全家人都很老实,有些木讷。

全家欠粮1000多斤,超支60多元,每年分红薯700-800斤。

只有厨房有一盏电灯。

05、C保(贫农)

男,一队社员,40多岁,小时念过两年书,但至今也不认得字。人有些窝囊,每年只能挣2000多工分,是全大队最穷的一户。年年靠国家救济,去年给他家一床被子,一床蚊帐,4件绒衣。

全家七口人,老婆35岁左右,眼睛一直不好,有残疾,前两年由病而瞎;本来是给队里看牛,瞎后什么事也不能做,前两个月又不知为何突然腿疼,只能天天坐在床上,下地只能站着,不能走,大小便均在床下,拉的屎都堆起老高,无人打扫,房内很臭,现放了一个粪桶,满了便倒到自留地去浇地。她颇能讲,说自己每天在床上就想,自己又做不得事了,家中吃饭也吃不起,这么穷,怎么办?

大女儿16岁,喂牛,每天6个工分,一年1000多工分(与父亲合起来全家一年近4000工分)。只缝补自己的衣服,弟妹的衣服都由父亲缝补,母亲对她有意见,她敢和母亲顶嘴,和父亲不敢,但也不听父亲的话。

二女儿13岁,三女儿10岁,四女儿7岁,老五是男孩,3岁。几个孩子都是文盲,衣不遮体,在村里很受歧视,在知青点经常被当作叫花子呵斥。

本有两兄弟,都很穷,哥哥一直娶不起老婆,六几年得病,哮喘,无钱医治而死。

两间房,和别人共一间堂屋。其中一间厨房,一间睡房。一张床是妻子带大女儿和小儿子睡,床上的被子没有被面和被里,只是一床破烂不堪的棉絮,自己和三个女儿睡在一个架起的木板上,盖的是破棉衣,没有被子。屋内乱七八糟,非常暗。

大女儿负责做饭、挑水、砍毛柴(砍柴时由两个妹妹看牛),自己负责自留地(5分)。

每天5斤米,中午吃红薯,两三个月还不一定吃得上一次肉,经常借粮。

全家唯一的一头猪,前两年也卖了换粮,现在家里鸡、鸭、狗都没有,红薯分了也拿去换粮(5斤红薯换1斤粮)。

欠1000多斤粮,超支1000多元,每年扣除交公的还有1000多斤谷子,1000多斤红薯。

队里干部很少去他家,笔者是第一个去的知青。

06、C嫂(贫农)

女,60出头,解放初期嫁到村里;一年工分2800左右,负责煮饭、砍毛柴,缝缝补补等。

全家四口人,老头子(老公)是成都人,民国27年被国民党征兵(当时二十七八岁),来桂林两三年后退出部队;家中三兄弟都已婚,自己有个儿子,后打听家人都已不在了,于是在桂林又成亲,生了一个女儿,不久老婆病死。解放初期和本人结婚,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现在两个女儿均已出嫁。老头子以前靠做衣服过活,但只会做父母装,近两年得了哮喘,丧失了劳动力。当兵时跑过不少地方,湖南、江西、山东、湖北等等,他嘴很能说。

大儿子22岁,在生产队喂猪,拿固定工分,每天10分,每年3600多分,在家负责挑水和自留地;小儿子在上初中。

全家分粮1500-1600斤,还去欠债的1000多斤左右,还剩几百斤,分红薯1000多斤。

家中有1头猪,1只老母鸡,一群小鸡;原有一条狗,被别人套死了。

07、X英(贫农)

女,18岁,一年能挣3000工分左右,在家负责挑水、砍毛柴。

全家七口,父亲是大队副业组组长,党员,一年3000多工分;母亲前两年在大瑶山砍柴时摔伤脑袋,借钱住了15天医院,此后就不能出工了,一变天还觉得头昏,现在只负责家中事。哥哥在大队副业组,每年3000多工分,大妹、弟弟和小妹均在上学。

全家分粮2600斤,红薯2400多斤,欠债1500多斤,全年实际上分得1100多斤谷子;超支200多元。

养了2头猪,5只鸡,3只鸭,2条狗。

有自留地7分,家里几个人都管。

全家2间房,和六队长共一间堂屋。共三铺床,爸妈一铺,3个女孩一铺,两个男孩一铺。另有3间新房快修好了。

父母亲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哥哥虽不聪明,但由于是男的,要送他读书,读不进也要读,结果初中毕业还傻傻的;自己爱读书,功课很好,但由于是女孩子,父母认为读了也是人家的人,只让上过一年学——从三年级到四年级,一二年级没上过,现在经常抱怨母亲小时候没让自己读书(邻居尤其是知青也都为她惋惜)。

08、C秀(贫农)

女,23岁,1977年的工分是3816分。

全家七口,父亲因病不出工,母亲料理家务。二姐30岁,工分3272分,二姐夫30多岁,在队里当拖拉机手,拿固定工分,每天10分,一年有3599分。还有一个大姐已经出嫁。二姐和姐夫有三个孩子,二男一女,分别为8岁、4岁,2岁。

和二姐均是小学未毕业,读不进书。母亲由于三个孩子都是女儿,想要个儿子,因此例外地“招男”,二姐夫是灵川人,因家里缺房,讨老婆没地方住,成为上门女婿。

家中由姐夫管账,并负责碾米和挑水。自己有时也挑水,两姐妹负责割毛柴。

一个月左右吃一次肉。

全家四间睡房,一间厨房,一间堂屋,猪圈和草房是一间。共四张床,父亲一铺,自己和母亲及姐姐的大孩子一铺,姐带一个孩子睡一铺,姐夫带一个孩子睡另一铺。

自留地8分;有2头猪,1只鸡,3只鸭,无狗无猫。

一天三餐8斤米。

欠粮900斤,超支300多元,分红薯1000多斤。

09、W秀(下中农)

男,21岁,家中排行老三,是第四生产队队长。1973届高中毕业生,回乡知青,母校为桂林中学(在桂林属于很好的中学),在学校担任过班长、团支部的宣传委员。下乡后想上大学没去成,现在想进厂,嘴很能讲,滔滔不绝。

全家八口人,父亲在大河机械厂上班,中饭在厂里吃,早去晚回,在家住。母亲有时在家,但大部分时间是给在仪表厂的大哥带小孩;二哥在房地局,早晚回家住。大妹18岁,在队里出工,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现在人不太灵活;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上初一,一个妹上小学。

五间睡房,一间父亲睡,一间二哥睡,一间自己睡,妈和小妹、弟弟睡一间,大妹和自己的对象(20多岁,本地社员)睡一间。此外,还有一间堂屋,一间伙房,一间猪圈,一间用来堆东西。

有1头猪,2条狗,1只老母鸡,一群小鸡,无鸭无猫。

做饭做菜喂猪,如果母亲在家,就是母亲做,她不在时就是最小的弟弟做饭,父亲喂猪,挑水一般是大妹和小妹,割毛柴也是大妹。自己有时候早上也挑水。

一年分粮2700多斤,除去所欠的2000斤,还剩几百斤,1977年元旦大哥结婚摆酒席,所以欠粮比较多。

10、L妹

女,文盲,是三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娘家在朝阳公社丫吉大队,成分地主。

现在五口人,父亲(干爸)不出工。

老公高小毕业,原是临川县人,家中兄弟多,他为五兄弟中老大,不想待在县里,想到桂林市郊区,于是1975年上门到丫吉村和L妹结婚。丫吉大队干部说他虽是贫农出身,但既然到了这家,成分就算是地主,他不干,于是闹起来,听说为此两口子还挨了斗,在朝阳公社待不下去,就假离婚。之后男的一人来到Y家大队,和一个成分为中农的老人(现在的干爸)拜成父子,在Y家村住下后,于1976年复婚,然后一家人也迁到这里。

老公能说会道,刚来时与干爸很说的来。干爸原一家三口,老伴前几年死了,一个女儿已出嫁。老人很爱喝酒,如果没酒喝就骂人,家里的许多东西都拿去卖了买酒喝,老伴在世时也是天天吵不清。收过许多干儿子,但都待不长,本一地主的儿子也给他做过三年干儿,没酒喝了就骂人家滚。这次收干儿子,大队干部一再劝阻,无效,结果到现在又分开吃饭了,老人又让他们滚,他们也未必待他很好。

两个孩子,大的2岁,小的才几个月,孩子送大队幼儿园。

家中有1头猪,1只鸡,无狗无猫。

L妹负责砍毛柴,其他如做饭喂猪挑水,整理自留地(2分),均是夫妻俩谁收工早、谁有空就谁做。

两口子出工都不积极,男的一年1300多工分,女的1000多工分。

由于去年才到本村,所欠的粮和超的支,多系以前干爸欠下的,共欠粮1000多斤,超支100多元,分红薯1000多斤。

吃不完的红薯拉到自由市场,4分钱一斤,卖的钱用来买油、买盐或其他。

一共两个套间,四间房子,一间是妻子带老二睡,一间是丈夫带老大睡,一间是老人睡,厨房和堂屋合为一间。

11、T秀(下中农)

全家六口人,老公以前是大队支书,当支书当得蛮好,1965年调到茶厂负责,1969年招工到味精厂,工资每月37元,1977年底加到42元。

有四个孩子,大儿子19岁,高中毕业,现在队里当记分员,每年3000多工分;二儿子16岁,将于1978年夏天高中毕业;三儿子12岁,老四是女儿,10岁,老三老四均在读书。

全家两间房,其中一间厨房,一间睡房;两张床,大儿子在草房睡。

养了1头猪,无鸡无鸭无狗。

吃肉靠老公工厂每月发的肉票,不用到自由市场买高价肉。

自留地有5分,一切家务事都由自己干。

欠粮1000多斤,超支900多元,是小队里超支最多的。

全家人身体都不好(大儿子除外),自己曾经贫血,现在有心脏病,心脏病严重时花了许多钱买药;老公六几年得病住过院,现在家里大大小小的药瓶很多。

12、S嫂(贫农)

女,53岁,往年在队里可挣3000多分,1977年因给城里的女儿带孩子,所以只挣了2000多工分。1978年到大队幼儿园带小孩,每年3000多工分。

七口人,老公过去一直是本生产队队长,现在大家还叫他“老队长”,如今是大队木工,木工每天13分,一年工分3000多。

大女儿嫁在本队第五生产队,大女婿是工人;二女儿1969年进了修配厂,二女婿是复员军人,现在消防队开车;三女儿在大队果园组,每年3000多工分;老四(儿子)1977年高中毕业回乡,半年挣了1300多工分;老五(儿子)在读高一,在校住宿,一星期回一次。

家有1猪婆,1小猪,2-3只鸡,6只鸭。

喂猪和自留地(5分)一般是老公负责,大家都挑水,三女儿每天从果园组回来时顺路割些毛柴,不够时自己也去割。

欠粮1000多斤,1976年超支140元,1977年还了一部分,现超支70元。

吃肉靠城里的孩子带回来。

13、X嫂(贫农)

女,41岁,一年可挣3000多工分。

老公在桂林机械厂当工人,是厂里的先进分子,1958年进厂,1964年到潘家农场当炊事员,1970年回厂。

老大是女儿,1976届高中毕业生,是本队的第一个女高中生,每年挣3000多工分;老二是儿子,高中毕业后想上大学,没去成,回乡生产;三儿子刚上高中。还有一个奶奶,80多岁了,不能干什么事了,户口在城里,每月有26斤粮票。

超支800元,欠粮近1000斤。

有2头猪,2只鸭,没有鸡。

4分自留地,家务事谁有空谁做。

吃肉靠老公从城里带回来。

14、P妹

女,六队社员,高中毕业,一年3000多工分。成分不确定(有人说是中农,有人说是富农)。

六口人,父亲一年只挣几百工分;母亲可挣3000多工分;大哥在齿轮厂当工人;二姐26岁,能挣3000多分;三哥在果园组,一年也有3000多工分。全家一年14000工分左右。

自家一个大院,一面是围墙,一面是门,一面是正房,一面是厨房。大门外有一长方形的晒台,院内种有5颗小桔树,1棵大柚子树,还有几小块菜地。

家中养了1条大狗,2条小狗,1头大猪,4-5只小猪。

砍毛柴、扯猪潲、挑水是自己和姐姐负责,父亲负责自留地(5分)、做饭、喂猪。

1977年全家收入150元。

15、D孙(贫农)

男,25岁,小时候因家里穷,没怎么读书,当过两年民兵营长。

父亲原来在染布厂当工人。母亲62岁,往年有工分2000多到3000多,1978年开始不怎么出工了(重活不去,轻活才去),负责自留地(3分)、割毛柴、做饭。

弟弟带旺去年在果园组,能挣3000多分,今年回队里有4000多分,在家还负责挑水,勤劳能干,明显比哥哥强。

一个姐早出嫁了,姐夫在小队开拖拉机。

无鸡无鸭,有1条母狗,1头猪(今年交了一头)。

欠粮900斤,不超支。

16、B弟(贫农)

初中毕业生,22岁。

父亲解放前是小学老师,1976年左右死于肝病;母亲现在队里出工。大哥在柳州当医生,二姐出嫁了,三哥在建筑公司。自己是老四。老五是弟弟,高中毕业,在果园组;老六是个妹妹,在上高中,成绩不好。

家有1头猪,1只母鸡,10只小鸡,1只鸭,4分自留地。

是老超支户,现在超支400多元,1977年还了80元。

本人工分1977年是3661分,五弟是2559分。

3兄妹都挑水,割毛柴是母亲。

17、D嫂(贫农)

女,35岁。

老公39岁,是本小队的副队长(他不想干这个副队长)。母亲给在桂钢当工人的弟弟带小孩。

家有一个老人(叔叔),双目失明,不能干事。

有四个孩子,老大是男孩,16岁,在上高中;老二男孩,14岁,老三女孩,12岁,老四女孩,9岁。

8分自留地,2头猪崽,鸡鸭都死了。

老三负责挑水,自己负责割毛柴,并和老公一起负责自留地、煮饭,喂猪是孩子们的事。老大读书期间不怎么做事,学习抓得比较紧。

两口子一年公分7000多,超支900多元,欠粮1000多斤。

吃肉有时十几天,有时个把月才一次。

18、Q弟(中农)

女,一年2000多分。

四口人,老公在大队建房,固定工分3000多。

一个婆婆,现在什么事都干不了。

一个儿子,14岁,是要来的,他亲生父母很穷,孩子又多,他是老七,下面还有一个老八,抱来时才几个月,一丝不挂。

有两间房。

欠粮600斤,超支260元。

养了一头猪,其他什么也没养。

自己做饭,并负责自留地、喂猪、割毛柴、扯猪潲等,老公挑水。

19、Q德(中农)

19岁,团小组长,是四队青年中比较能干的,一年能挣3000多分。

父亲是队里的记分员,有文化,能打算盘,每年3000多工;母亲每年2000多工分(1977年是1865分);妹妹12岁,姐姐1976年嫁到孟镇大队。

妹妹负责煮饭、喂猪,自己和母亲都割毛柴,自留地(4分)除妹妹外,大家都干。

欠粮1000多斤,有1头猪,没有鸡鸭。

20、CH嫂(贫农)

女,63岁,1977年工分是3272分。

老公已经不在了。有五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在桂林无线电厂工作,今年42岁,女婿是五金厂保管员,老二是男孩,本队R嫂的老公,贵钢工人,前不久病逝;三女儿嫁到六队,是团支书的嫂子;老四也是女儿,解放前养不起,送给别人了,现在桂林市;老五是男孩,在队里出工,有4000多分,是民兵小队长。现母子两人相依为命。

从未超过支,1976年挣了0.10元,1977年挣了180多元,欠粮200-300斤。

儿子挑水,其他家务基本上都是自己做。

21、Y姑娘

女,工分一年3000多。解放后一直当妇女队长,这两年年纪大了才不当了。

老公十一年前患重病,上吊自杀了。现在有四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已经出嫁,但两个小孩放在这里;老二是儿子,工人,天天回来住,未婚;老三在队里出工,一年工分挣4000多;老四是女儿,14岁,在读高中,住校,一星期回来一次。

自留地6分。

老二、老三挑水,其余割毛柴、搞自留地、喂猪、煮饭都是自己干。

家里有1头猪,3只鸡,没有鸭,去年交了2头猪。

超支70多元,欠粮几百斤。

22、C凤(贫农)

女,有肾炎,不能下水田,自得病这两年来,工分每年都只有1000多,1977年是1469分。

老公有胃溃疡,工分2000多。

有四个孩子,老大是女儿,16岁,今年高中毕业后回队劳动,读书时住校;还有三个,分别是14岁,12岁,8岁,最小的是男孩,其余都是女孩。

煮饭、挑水、喂猪都是老二,老三负责,自己负责割毛柴和自留地(6分)。

猪2头,鸡2个,无鸭。

超支600-700元,欠粮600斤。

鸡和蛋每年交公时家里都有,不用再买自由市场的。

23、Q玉(中农)

老婆1974年死于风湿性心脏病,病前两年没有出工。

现在家里有两个老人,三个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7岁,都在上学。

有1头猪,一群小鸡,四、五个大鸡。

老人负责煮饭、砍毛柴、喂猪喂鸡,自己负责自留地(6分),挑水。

鸡和蛋不用在自由市场买了再卖。

超支200多元,欠粮700斤。

24、F妹(中农)

女,近两年来当妇女队长,一年3000多分。

老公在小队开拖拉机,一年有3000多分。

五个孩子,老大男孩,在桂钢当工人,22岁;老二男孩,在队里劳动,一年能挣4000多分;下面三个是女孩,最小的五、六岁,没上学,其余两个在读书。

超支400多元。

老三和老四负责做饭,自己负责砍毛柴等。

家中有1台缝纫机。

2022、4、27


进入 马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青   社会调查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社会学 > 人类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319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