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国与天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1 次 更新时间:2021-03-07 10:07:45

进入专题: 国家   天下  

钱穆 (进入专栏)  

  

   中国人生当分“身、家、国、天下”四阶层,而修、齐、治、平,其道一贯。故“自天子至于庶人,一是以修身为本”。此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提纲挈领最要一说法。虽语、孟之书,早已有此主张,而明白简要综合阐说以昭示于国人,则首在小戴礼记中之大学一篇。宋朱子定此篇为四书之一,并冠四书之首,成为此下七、八百年来中国人初识字一部人人必读书。此实为朱子对中国传统文化一大贡献。

   西方人主张“个人主义”,家与国皆受限制。而可谓并不知有天下。希腊人知有城邦,不知有国。罗马国人,则可分“征服者”与“被征服者”,而双方对国之观念自不同。罗马人亦有家,然其家与中国人之“家”大不同。亦可谓罗马人知有天下,然与中国人知有之“天下”则更不同。直至于今,亦可谓西方人仍不只有中国观念中之家、国与天下。姑以最近英国与阿根廷之争夺南大西洋福克兰群岛之一事言,即可为西方人知有国不知有天下之明证。实则当前世界,由科学进步,已到达一国之上共有天下一境界。天下不宁,国又何得安?故今日之世界,实为中国传统观念、传统文化,“平天下”一观念,当大放异彩之时代。姑就中国史略加阐释。

   中国古史辽远,甚难详定。而后代史则多有国人未加注意,亟待阐发者。如近代国人定有巢氏、燧人氏、庖犧氏为“三皇”,此颇有合于原始人类文化演进之程序。然有巢、燧人、庖犧三氏,究在何年何地存在,则难详定。此下经神农、黄帝、尧、舜,以迄于大禹氏之万国,则中国早已有“身、家、国、天下”同时并存之文化大传统,和平合一、太平大同之大社会。纵谓其仅是曙光初露,但决不得谓其无此光芒,无此局面,无此理想。此下凭以演进,于是乃有殷、周相继,中国后人称之为三代先王之世,即中华此下文化传统深本大源之所在。而秦以下之中国,乃得确实建成一民族国家。

   今人必谓秦以下之中国,乃一“帝王专制”之中国,不知皇古以来,犧、农、皇帝三代相传,已演成为中国人与中国。而中国人与中国以外,则尚有非中国人与非中国之天下。秦以下之中国人,岂并此而不知?今姑举最浅显者言之,秦始皇帝筑为万里长城,即知长城之外尚有天下。秦始皇帝只求中国自安,其专制亦仅在国内,并未求专制于天下。当时人尽知朝鲜乃由中国箕子迁入,与中国同一血统,同一人文。而万里长城仅到大同江,过此以南即放任不加管理。此下中国国防仅止于鸭绿江,而朝鲜三韩,则终不在中国人求加统治之下。

   安南早列秦郡,两汉以下,分离独立。直迄晚清之末,韩、越常为中国之隶属国,与中国为同文。中国亦教韩、越科举考试,选贤与能,成一文治政府,或贤人政府;却从不教以帝王专制。此有两国文字书籍历史为证。韩国文献犹存,越过沦为法国之殖民地。对日抗战时,余曾路过河内,尚见其种种典册,碑碣古物,可资考证者不少。今则未闻人述及于此。要之,越南非中国之殖民地,两千年来,与中国为友不为敌,即就中国史考之可知。

   汉以前之中国人以匈奴为夏禹之后,则同样不视为敌人。此下直迄唐代之突厥,宋代之蒙古,两千年以迄于今,其与中国之关系,中国人如何应付此一区域,二十五史记录已详,具可考证。要之,中国人自秦以下,并非仅知有国,不知有天下,不烦详论。

   今所欲论者,中国人此种观念,绝不与西方相似。西方人视国外尽是敌,抑不许敌我之相安而并存。中国人之“天下”,则敌我为一体,同此天,同在天之下,同为人,不同一政府,此谓小别而大同。余幼时备闻国人谴责国人,谓其闭关自守,不知有天下,而妄谓国之外有天下。但如中国之万里长城,固可谓其闭关自守,然终不得谓中国古人不知长城外之有异民族同居此天下。惟能于天下内闭关自守,则乃中国文化之长处,而非中国文化之短处,岂西方之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所能比?若谓中国古人不知有西欧,则此乃耳目之知,非心胸之知。当时之羞人,又岂知有中国?

   近代英国殖民地遍天下,而如美国,如加拿大,如澳洲,同文同种,先后相争独立。惟血统、文化相异之其他民族,大之如印度,小之如香港,则必加以严密之统治,岂许其轻易脱离而去?此见西方帝国主义,必有其深一套与中国人相异之观念。孟子以大国事小国为“乐天”,小国事大国为“畏天”。西方人“天”非可畏,亦非可乐,宜其无知如中国人之天下观。耶稣信上帝,非信天,科学则以战胜自然为任务。“天”属自然,亦在被战胜之列。人与人、国与国相争,而天之与其他自然界万物,则尚无与人平等相争之资格。故中国传统观念下之天人关系,在西方则断无其相似之存在。

   今再专就中国内部人文言,辛亥革命后,国人常号称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清代满洲人入主,而关外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已与关内诸省同一统治,无大分别。蒙古虽未改为省区,而蒙古人与中国人之关系,则实远深于满洲人、满洲皇族亦特亲蒙古人,更超汉人之上。蒙古在清代乃成一特殊区域。而在其入主中国以前,早已奴役欧西之俄罗斯而为之帝王,历有两百年之久。故西方人先不知有中国,而早知有蒙古。故后起人类学家,其论人种,东亚则举蒙古人为代表,中国人亦隶属其下。近代国人一切学术皆尊西方,故论东亚人种,亦同样称“蒙古种”。实则以地域言,称蒙古不如称突厥,更不如称匈奴,尤可称玁狁。谓中国属“玁狁种”,殊较近情。而周口店之“北京人”,宜亦可称之为玁狁种。惜乎近代之中国人,乃无雅量,无胆识,不敢创此新名称,不知“北京”一名,更属晚起,何得以“北京人”称之?至言“汉蒙共和”,依西方人观念,则当言“蒙汉共和”,蒙在先,汉在后,乃庶有当,而惜乎非史实之所许!

   回族则更疏远。唐代以来,回教即传入中国。回、佛组织不同,回教势力胜于佛教,亦更在耶教之上。惟其来入中国,中国人独能以和平相安处之。元室入主,而回教势力之在中国则更大。下迄明代,乃有“土司”制,普遍设立于广西、贵州、云南诸省。土司不仅为回族,并有自古相传之苗族。土司一制,仍不失为中国传统政治自杜佑通典、郑樵通志、马端临文献通考三通之后,一至有深意之新创制度。试问土司岂由帝王专制?在帝王专制之传统政治下,亦岂得有土司制度之出现?而近人则于明代以下之土司制度,沉默不赞一词,究不知其作何评价矣!至于西域三十六国,直自两汉张謇、班超以下,其在中国国际政治史上,迭经几多变化,直至清代中叶,乃始有新疆省之建立,此亦值甚深阐述。

   西藏自唐代以来,亦与中国有甚深甚密之交往,清中叶后,乃始隶属于中国版图。而中国亦仅为一宗主国,西藏仍不啻为一隶属国。讨论中国文化,讨论中国人国与天下观念,讨论中国传统所谓治平之道,西藏一区域,亦自主,亦和合,其在中国政治传统下,中国与地方之关系亦有其深值阐发者。则所谓汉、满、蒙、回、藏之“五族共和”,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实有其深妙独特之成绩。而此下之政治制度,又当作何安排,作何改进,实大有待于此下国人之继续努力。此在西方,则无可模仿。而对自己传统文化之认识,其大本大源之精义渊旨之所在,又岂可搁置不加理会?而岂“民主、自由、法治”之西化新口号所能胜任而愉快?然则中国此下果一意慕效西化,先求分党竞选,以中国疆土之广大,亦能如当前之西欧,分达数十国,日以相争图存,已属甚难期望之莫大幸事。而所谓汉、满、蒙、回、藏之五族共和,终将由何道以达成,此岂不值国人之熟思而深虑?

   然则中国又何以经五千年历史之演进,延绵扩大,以有今日。扼要言之,不外两端:一则在个人至上有一家,一则在一国之上有一天下。身、家、国、天下递演递进,纵其有一极深厚之个人观,而终不害于身之上有一家,家之上有一国,国之上有一天下。层累而上,而终不害其以个人为中心。否则家何以齐,国何以安,而天下又何以平,而使每一人得安乐生存于其下?此处乃有一极深厚、极精妙之心理修养,故大学八条目于“修、齐、治、平”之上,必先有“诚意”、“正心”两关,而于诚意、正心之上,又必有“格物”、“致知”两关,此中皆有甚深妙义。西方人于此皆所不论。而近日吾国人亦置之不加理会,则又何以续加因应而演进?

   然则近日吾国人果将何道之从?世界局势不安不定,纷乱日增,已所共睹。英、法已成过去,美、苏亦难望将来,国人慕效西化,言变言新。变在当前,必有一新局面之出现。则国人之所期望,岂不昭然如在目前?孔子曰: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己?

   能寄望于可畏之来者,此亦中国传统文化一深意,岂必尽求之于自我之当前?凡我国人,又何焦躁不安之有!

   原载《晚学盲言》,联经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98年版。

  

进入 钱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   天下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6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