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社会变迁与美国保守主义的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 次 更新时间:2021-02-19 11:51:22

进入专题: 社会变迁   保守主义  

任剑涛 (进入专栏)  

  

   美国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和美国发展历程对于中国人的启示作用

   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各位朋友一起来讨论一下美国历史和文化。因为讨论美国选举太过复杂,而且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好像大局已定,但是也未可预期,所以实际上,选举是不好讲的问题。但我们是不是回避了现实美国——所谓官方说法叫灯塔暗淡,民间说法叫美国混乱,会导致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呢?现在的美国确实也跟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有密切关系的。但我们今天讲的更主要的是一个一般的话题,就是关于美国社会的变迁与保守主义所处的困境。

   美国当然是一个新兴国家;之所以美国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当然也受到我们中国人的瞩目——是因为这个国家发展太过迅速。在一百来年的时间之内,就登顶世界发展的巅峰,而成为世界领袖型国家。大多数国家都会把美国作为现代国家发展的典范,不管叫机械模仿还是创造性模仿,是把美国作为一个学习榜样。所以,美国每每发生什么事情,都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但是,美国别看历史短暂,实际上包含的历史内容可能不比一些千年古国更简单。在某种意义上,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是浓缩了整个人类的历史;如果仅仅把美国看作继承西方历史传统的一个国家的话,古罗马以来的传统,对于变成为新罗马帝国的美国来说,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如果把美国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发展的典范,就我们中国人现在琅琅上口所说的弯道超车而言,美国显然属于弯道超车——因为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美国完全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家,基本上可以作为一个农业国来对待;第二次工业革命迅速崛起以后,美国很快在GDP上成为世界第一,而且这个国家的发展战略从经济、社会到政治都可以说令人瞩目。为什么这样说呢?各位朋友要注意,美国在19世纪晚期GDP成为世界第一以后,几乎是还修炼了50年时间,待到194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美元取代英镑作为全球贸易结算主要货币,可以说英美霸权转移,美国才成为综合实力世界第一的国家。

   “二战”以后美国主导全球的发展,更是历历在目,以至于有朋友都知道邓小平1979年出国访问的时候,在飞机上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也是他的智囊李慎之有一个对话;邓小平指出,跟美国关系好的都发展起来了,而跟美国关系不好的,或者跟苏联走的国家,经济上都发展得不好。因此,要打破中美坚冰。1972年,毛泽东出于战略的需要打破中美坚冰;有些朋友现在总结中国的改革开放始自1972年,这是不对的——当时毛泽东并不是要向美国开放,而是考虑彼时跟苏联的紧张对峙,有可能在珍宝岛战役之后遭到苏联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因而在政治战略和国际战略上,毛泽东转而向美国示好。

   美国因素真正在中国发展当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确实是1978年以后,而且是由邓小平主导以后。美国开始成为中国经济社会现代发展以及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国际驱动力之一,这跟毛泽东1972年的选择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1972年和1978年,尤其1979年中美建交以后,美国的角色发生了重大变化。可以说,在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政以后,美国扮演了两个角色。那就是从敌人到后来的朋友,也是从国家发展的敌对扮演者,到国际战略的临时同盟者,以及国际经济发展、全球化发展的战略伙伴关系。

   所以,我们从美国相对于西方文化和美国相对于全球发展来讲,美国确实堪值重视,在中国无论是亲美也好还是仇美也好,双方可能都不否认,美国对中国发展所具有的参照作用乃至于杠杆作用。亲美、仇美,可以说中国人都是在美国那里寻找典范性作用的正面和反面,寻找积极和消极示范作用的一种定位而已。

   从保守主义切入看美国社会变迁

   既然美国这么重要,而我们又受美国启示200多年,美国已经是复制了一个西方从罗马到现代的复杂历史,又同时开创了一个以工业化带动全球化进程的世界历史新阶段,那么美国在什么面向上可以得到认识呢?我们今天可以说只是选择了其中一个面向,因为要全面去叙述美国,两个小时的演讲加讨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们选择哪一个面向呢?按照拉塞尔·柯克(Russell Kirk)说的,我们要从美国建国的根基上去看美国社会世界的演变和美国精神世界的演变、它们是如何微妙互动的。所以我们的话题,各位朋友知道,是:社会变迁与美国保守主义的困境。

   对这个话题,也许各位朋友会感到有点奇怪——社会变迁一定是跟美国保守主义思想世界的变化相关联?而不能跟美国自由主义或者美国激进主义相关联?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个话题很简单,有三个理由。

   第一,我们想从美国的根基上去谈美国,所以一定要看美国之为美国的宪法根据——在立国之初它奠定在什么根基上;保守主义跟它的渊源是最深刻的。美国的激进主义或者社会主义思潮,跟它的距离相对较远。而如果把古典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合二为一来看待,美国今天的自由主义在某种意义上应该是新自由主义;这个新自由主义实际上作为进步主义的一个产物,跟古典自由主义的距离已经相对较远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尤其自由派,大多数跟秉持进步主义的民主党相联系,然而这种社会思潮并不是在美国建国之初就产生的。

   因此我们说,第二个理由也就出来了:之所以要去思考保守主义,就在于激进主义和自由主义尤其新自由主义思潮是美国建国以后逐渐生长出来的。

   第三个理由就是,由美国今天急剧的社会变化所推波助澜,重回前台的政治思潮主要的是保守主义。最明显就是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中下阶层或者美国农业州、“红脖子”人士,以及铁锈地带(位于五大湖附近)失落了早期工业发展的,或者夕阳工业地区的那一部分地区和人士。

   因此,就这个角度来讲,保守主义在当下也特别引起美国关注、世界关注。而且,在我们中国,最近几年随着特朗普的执政,特朗普究竟秉持着保守主义还是民粹主义,桑德斯推进社会主义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佩林反对建制派的保守主义,而崇尚近乎于特朗普的非建制的保守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或者保守的民粹主义,这些问题都引起极大的思想波澜和社会反馈。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选择观察美国社会世界变迁的精神世界维度,我们选择了保守主义这个精神世界。围绕这个主题,我想分享我三个部分的想法,留一段时间跟各位朋友互动;请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指教或者驳正,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没有人能够一锤定音。

   第一个想分享的问题,就是如何去描述美国的社会变迁。第二个想分享的问题,是保守主义因何在美国艰难地寻找定位。第三个问题,是想看看美国社会的变迁中,是不是秉持某种现代意识形态意愿的人群可以按他们的愿望来重构美国社会。换言之,美国社会是不是像我们国内很多主流理论家们所说的,已经陷入不可挽回的衰落,以至于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崛起携手而出?我们想分析这三个问题。

   美国社会的四次结构性变迁

   首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如何理解美国的社会变迁。

   (一)第一次变迁

   对于美国社会来讲,我们要理解它的变迁,当然我们要看美国的原初社会——美利坚合众国以前的美国是个什么社会?美国这样的社会可以说包含着两个重要因素。一个是原住民,也是我们今天知道的印第安人,数千年前开拓北美世界,而带来属于土著的北美社会。另一个是,16世纪、17世纪殖民者开始进入北美,尤其在17世纪进入高潮。殖民者与殖民当局最初他们是携手的,来应对印第安人的土著社会,来建立自己的殖民地。

   到17世纪二三十年代大致落定了13个殖民地,这13个殖民地直接隶属于英王,是相对独立的。这个时候美国的原初社会,可以说是殖民当局也就是英国当局派驻于北美的管理者形成了一个三层结果——英王、殖民当局和殖民者,他们联手开疆拓土,对付谁呢?对付土著的印第安人。这中间的历史悲剧当然值得我们汲取,北美殖民者、殖民当局联手起来,加上土著人未有免疫的欧洲来的病菌的助力,征服印第安土著居民。

   但是,另一方面,就像马克思的研究指出来的一样,现代资本走向世界的进程就是铁和血的进程,因而它绝对不是温情脉脉的过程。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站在道德高位的批评是必要的,但是站在历史理性的视角加以肯定的是什么呢?这个历史变局——殖民过程变局、世界化的资本运行过程的悲喜交集的人类现代进程——在历史语境上是值得肯定的,因而我们观察历史,不能凭太简单和太单纯的道德眼光来看待;当然,反过来,我们也不能肯定军事和政治征服就是绝对合理。道德和政治应该是相互校正的事业。这是北美社会的第一波变化。

   印第安人

   (二)第二次变迁

   可以说,北美社会的第二波变化是在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和前进。原来由英王、北美殖民当局和殖民者联手来对付印第安土著居民的这个过程,变化为殖民者与殖民当局、英王的矛盾,这个时候一种对土著印第安人最不利的局面也形成了。本来经历一波被征服和外来大疫之后,印第安人遭到重创,但是后来殖民者在起来反抗殖民当局和英王的时候——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来自于波士顿倾茶事件,莱克星顿第一声枪声打响了北美殖民地独立战争——这个时候反而是印第安人跟英王、殖民当局联手,来反对殖民者,而这些殖民者的领袖人物或者代表人物就是那一批美国国父们。去年开始的美国“黑人的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或者右派把它翻译成“黑命贵”运动,基本上都把美国的开国者视为屠杀印第安人的犯罪分子;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著名社会学教授迈克尔·曼,在写《民主的阴暗面》的时候也说,从某种角度讲,美国开国四位总统都应当作为战争罪犯来看待。

   为什么殖民者在跟殖民当局、英王发生冲突的时候,印第安人不是跟殖民者携手,而是跟殖民当局,也就是殖民地的管理者、英王的权力派出者和执行者他们联手呢?这就是美国社会,可以说开始变化的一个原罪。这个原罪实际上就涉及,只是殖民者才直接面对掠夺印第安人的土地、侵占印第安人的财富这样的直接责任,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土著印第安人对于英殖民者或者欧洲殖民者,是愤慨、具有现实反感和仇恨的。而相反,殖民当局作为协调者,可以在政治经济利益之外,有时候占据道德的位置上;而英王是万里之外发布指示、征收税收而已,跟印第安土著居民没有发生过直接的厉害冲突。印第安人可以跟殖民当局、英王联手来对付殖民者,因此,殖民者在独立战争期间,可以说是以反击形式而第二波规模性地击杀了土著印第安人。

   1775-1781年左右,北美殖民者与英军长期作战,是僵持作战、互有胜负;而最终只是1781年的重要战争才开始扭转局面,而且基本奠定了北美殖民者争取十三州独立的底牌。

   随着北美殖民地的独立,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合众国最初实际上,应当说是一种邦联性质的,所以一直到今天,美国尽管叫做联邦,federal,但实际上它在某种情况下邦联性质非常强——直到最近得州、佛州有人试图倡导独立,而得州自己的宪法相对于其他各州的而言独立程度更强;大家隐约地从中可以看到,今日的美利坚合众国依然带有建国之初的某种邦联色彩,因为各州也有自己的宪法,州权非常重要。

中国人在一般性地指责2020年特朗普总统在治理疫情上面错误的时候,其实就不了解,疫情的治理主要是州权,当然特朗普也有他的责任,想极力降低疫情对美国社会的影响;我们也看到,疫情之前大家基本上认为美国共和党是躺赢,但是疫情一来,基本上把特朗普的政绩归零了。所以,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反观,美国这样一个特殊建制,对美国来讲,从建国起,一直会伴随着美利坚合众国的运转;它要处理好两大政治结构性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任剑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变迁   保守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7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