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道明:中国古代“亲亲相隐”制度再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 次 更新时间:2020-10-23 10:26:35

进入专题: 容隐   亲亲相隐   权利   义务   干名犯义  

魏道明  

   法律意义上的“容隐”是指一切包庇隐瞒犯罪的行为, “亲亲相隐”专指一定范围内亲属之间和主奴之间互相容隐的法律, 不能以“容隐”简称“亲亲相隐”制度。“亲亲相隐”既包括沉默、隐瞒的权利和义务, 也包括庇护等权利和免除责任等权益。中国古代“亲亲相隐”的制度至晚始于秦律, 至汉宣帝时发生重大变化, 至唐代成熟、定型, 元代时将违背“亲亲相隐”的行为归为“干名犯义”。

   关键词:容隐; 亲亲相隐; 权利; 义务; 干名犯义;

   作者简介: 魏道明, 1963年生, 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青藏高原民族宗教与社会历史研究中心教授;

  

   “容隐”、“亲亲相隐”是中国古代重要的法律概念。长期以来, 在学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 关于“亲亲相隐”制度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1) 但对“容隐”与“亲亲相隐”的概念与关系问题, 还存在着一些误解或不妥当的看法。本文拟就此略述管见, 期盼能对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有所裨益。

  

   一“容隐”与“亲亲相隐”

  

   一些学者认为古代的“容隐”就是“亲亲相隐”, 两者是二而一的概念, 前文注所引标题为“容隐制度”者便属此类。其实, 这种看法和提法并不准确。法律概念的“容隐”是指一切包庇隐瞒犯罪的行为, “亲亲相隐”虽属“容隐”的范畴, 但显然不能涵盖其全部内涵。“容隐”不仅包括亲属之间, 也包括其他无血缘关系者之间的包庇隐瞒犯罪行为。下面试举几例。

   《魏书·高宗纪》载太安元年 (455) 六月诏:

   今遣尚书穆伏真等三十人巡行州郡, 观察风俗。入其境, 农不垦殖, 田亩多荒, 则徭役不时, 废于力也。耆老饭蔬食, 少壮无衣褐, 则聚敛烦数, 匮于财也。闾里空虚, 民多流散, 则绥导无方, 疏于恩也。盗贼公行, 劫夺不息, 则威禁不设, 失于刑也。众谤并兴, 大小嗟怨, 善人隐伏, 佞邪当途, 则为法混淆, 昏于政也。诸如此比, 黜而戮之。善于政者, 褒而赏之。其有阿枉不能自申, 听诣使告状, 使者检治。若信清能, 众所称美, 诬告以求直, 反其罪。使者受财, 断察不平, 听诣公车上诉。其不孝父母, 不顺尊长, 为吏奸暴, 及为盗贼, 各具以名上。其容隐者, 以所匿之罪罪之。①

   这是笔者所见历史上较早在法律概念上使用“容隐”的例子。②这条材料中的“容隐”显然不是单指亲属间的“容隐”, 而是指那些包庇隐瞒“不孝父母, 不顺尊长, 为吏奸暴, 及为盗贼”者的行为。

   再如《隋书·律历志中》载:

   会通事舍人颜慜楚上书云:“汉落下闳改《颛顼历》作《太初历》, 云后八百岁, 此历差一日。”语在《胄玄传》。高祖欲神其事, 遂下诏曰:“……旅骑尉张胄玄, 理思沉敏, 术艺宏深, 怀道白首, 来上历法。令与太史旧历, 并加勘审。仰观玄象, 参验璿玑, 胄玄历数与七曜符合, 太史所行, 乃多疏舛, 群官博议, 咸以胄玄为密。太史令刘晖, 司历郭翟、刘宜, 骁骑尉任悦, 往经修造, 致此乖谬。通直散骑常侍、领太史令庾季才, 太史丞邢儁, 司历郭远, 历博士苏粲, 历助教傅儁、成珍等, 既是职司, 须审疎密。遂虚行此历, 无所发明。论晖等情状, 已合科罪, 方共饰非护短, 不从正法。季才等附下罔上, 义实难容。”于是晖等四人, 元造诈者, 并除名;季才等六人, 容隐奸慝, 俱解见任。胄玄所造历法, 付有司施行。③

   隋文帝推崇张胄玄所造新历, 故将太史令刘晖等四位主历法官治罪, 除去他们的宦籍, 又将领太史令庾季才等六人, 以“容隐奸慝”的罪名, 革去官职, 但保留了官籍。因此, 这里的“容隐”是指同僚或下属包庇隐瞒犯罪的行为。

   再如, 《旧唐书·食货上》载:

   (元和) 四年 (809) 闰三月, 京城时用钱每贯头除二十文、陌内欠钱及有铅锡钱等, 准贞元九年 (793) 三月二十六日敕:“陌内欠钱, 法当禁断, 虑因捉搦, 或亦生奸, 使人易从, 切于不扰。自今已后, 有因交关用欠陌钱者, 宜但令本行头及居停主人牙人等检察送官。如有容隐, 兼许卖物领钱人纠告, 其行头主人牙人, 重加科罪。”①

   此处的“容隐”显然也不是指“亲亲相隐”, 而是指行头、主人、牙人包庇隐瞒陌内欠钱的行为。

   因此, 将泛指一切包庇隐瞒罪的法律概念“容隐”等同于“亲亲相隐”显然是不妥的, 大大缩小了其法律适用的范畴。也正因为如此, 多数学者在探讨亲属之间容隐行为时都加上了“家族”或“亲亲”、“亲属”等限定词, 如前引瞿同祖、李哲、范忠信等先生, 这一做法无疑是科学、严谨的。

   造成一些学者将“容隐”与“亲亲相隐”混同的原因, 可能是汉魏以来特别是唐以来的法律中, 允许人们进行容隐的范畴主要是亲属之间。例如, 《唐律疏议·名例律》明确规定:

   诸同居, 若大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外孙, 若孙之妇、夫之兄弟及兄弟妻, 有罪相为隐;部曲、奴婢为主隐:皆勿论, 即漏露其事及擿语消息亦不坐。其小功以下相隐, 减凡人三等。若犯谋叛以上者, 不用此律。问曰:“小功以下相隐, 减凡人三等。”若有漏露其事及擿语消息, 亦得减罪以否?答曰:漏露其事及擿语消息, 上文大功以上共相容隐义同, 其于小功以下理亦不别。律恐烦文, 故举相隐为例, 亦减凡人三等。②

   由此可知, 法律允许容隐者主要是指“诸同居, 若大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外孙, 若孙之妇、夫之兄弟及兄弟妻”即一定范围的亲属之间的容隐, 以及部曲、奴婢为主人容隐。根据此条的“疏议”:

   【疏】议曰:谓谋反、谋大逆、谋叛, 此等三事, 并不得相隐, 故不用相隐之律, 各从本条科断。③

   这条法律又称作“相隐之律”。值得注意的是, 律条中“相为隐”、“为主隐”、“相隐”、“相容隐”的用法。“相”意为一方对另一方有所施为。如《史记·邹阳列传》:“臣闻明月之珠, 夜光之璧, 以闇投人于道路, 人无不按剑相眄者。”④又古乐府《木兰诗》:“爷娘闻女来, 出门相扶将。”①“容隐”仅仅用于广义的包庇隐瞒罪, 没有特定的施为和被施为对象。而“相隐之律”则不同, 它专指亲属之间和主奴之间互相容隐的法律②, 因此, “亲亲相容隐”或“亲亲相隐”不宜简化为“容隐”。

  

   二“亲亲相隐”的内涵及源流

  

   关于“亲亲相隐”的内涵, 近来有学者提出, 它仅仅是指不告诉、不揭发等不作为的沉默行为, 不包括藏匿罪犯、湮灭证据、帮助逃亡、通报消息等各种庇护行为。③那么, “亲亲相隐”的内涵到底包括什么呢?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 必须与“亲亲相隐”的起源结合起来进行考察。

   秦律中将亲属之间的检举、诉讼分为“非公室告”与“公室告”两大类。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

   “公室告”【何】殹 (也) ?“非公室告”可 (何) 殹 (也) ?贼杀伤、盗它人为“公室”;子盗父母, 父母擅杀、刑、髡子及奴妾, 不为“公室告”。④

   “子告父母, 臣妾告主, 非公室告, 勿听。”可 (何) 谓“非公室告”?主擅杀、刑、髡其子、臣妾, 是谓“非公室告”, 勿听。而行告, 告者罪。告【者】罪已行, 它人有 (又) 袭其告之, 亦不当听。⑤

   “非公室告”主要指期亲尊长、主人对家庭内部成员实施的犯罪, 如“父母擅杀、刑、髡子及奴妾”, 此外也包括“子盗父母”等罪。这类犯罪也称作“家罪”。对于此类犯罪, 子孙、奴婢等卑幼不得向官府提出告诉, 只能由家庭以外人告诉, 否则国家不仅不予受理, 还要反过来追究告诉者之罪。⑥“公室告”, 则是针对家庭以外成员的犯罪行为, 如“贼杀伤、盗它人”。对于这类犯罪, 家庭成员之间则必须实行告诉即检举揭发, 否则将要受到法律制裁。⑦如秦律规定:

   夫盗千钱, 妻所匿三百, 可 (何) 以论妻?妻智 (知) 夫盗而匿之, 当以三百论为盗;不智 (知) , 为收。

   夫盗三百钱, 告妻, 妻与共饮食之, 可 (何) 以论妻?非前谋殹 (也) , 当为收;其前谋, 同罪。夫盗二百钱, 妻所匿百一十, 何以论妻?妻智 (知) 夫盗, 以百一十为盗;弗智 (知) , 为守臧 (赃) 。

   削 (宵) 盗, 臧 (赃) 直 (值) 百一十, 其妻、子智 (知) , 与食肉, 当同罪。

   削 (宵) 盗, 臧 (赃) 值百五十, 告甲, 甲与其妻、子智 (知) , 共食肉, 甲妻、子与甲同罪。

   当(迁) , 其妻先自告, 当包。

   女子甲去夫亡, 男子乙亦阑亡, 相夫妻, 甲弗告请 (情) , 居二岁, 生子, 乃告请 (情) , 乙即弗弃, 而得, 论可 (何) 殹 (也) ?当黥城旦舂。

   “夫有罪, 妻先告, 不收。”妻 (媵) 臣妾、衣器当收不当?不当收。①

   汉初基本沿用秦律。如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的《告律》、《收律》有如下律条:

   子告父母, 妇告威公, 奴婢告主、主父母妻子, 勿听而弃告者市。②

   夫有罪, 妻告之, 除于收及论。③

   前条继承了秦律“非公室告”的法律, 后条继承了“公室告”的内容。

   秦汉律中“非公室告”的内容不仅为后代所沿用④, 并且日臻完善, 唐以后律明确规定五服之内的尊长, 卑幼皆不得告。⑤但是, “公室告”的法律原则却发生了重大变化, 即也允许“亲亲相隐”。

   关于“亲亲相隐”作为制度出现的时间, 学界有不同的看法。有学者认为起源于秦律⑥, 有人认为起源于汉初⑦, 但多数学者认为始于汉宣帝时期⑧。从前文的讨论来看, 秦律中“非公室告”已属于后世“亲亲相隐”的一部分 (即针对亲属的犯罪) , 因此应当视为“亲亲相隐”制度的滥觞和起源。汉代时原属于“公室告”的内容也开始允许“亲亲相隐”。据东晋成帝咸和五年 (330) 散骑常侍贺峤妻于氏上“养兄弟子为后后自产子议”所引汉代故事, 汉武帝曾根据董仲舒的建议, 特免藏匿犯罪儿子的父亲无罪:

   时有疑狱曰:“甲无子, 拾道旁弃儿乙养之, 以为子。及乙长, 有罪杀人, 以状语甲, 甲藏匿乙, 甲当何论?” (董) 仲舒断曰:“甲无子, 振活养乙, 虽非所生, 谁与易之?《诗》云:‘螟蛉有子, 蜾蠃负之。’《春秋》之义, ‘父为子隐。’甲宜匿乙。”诏不当坐。①

但是, 这应当只是司法中的特例, 尚无法确立其已成为制度。从现存文献来看, 将“亲亲相隐”扩大到针对亲属的犯罪以外, 并成为制度应当就是在汉宣帝时期。地节四年 (前66) , 宣帝下诏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容隐   亲亲相隐   权利   义务   干名犯义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5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12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