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李炜光 所有专栏
李炜光
 
李炜光
 
李炜光,1954年生,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学术带头人、博士生导师,《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学院学报)杂志主编。兼任中国财政学会理事及多所大学兼职教授、客座教授。著有《市场经济中的财政政策》等作品多部,公开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


梁启超:中国公共财政的启蒙师与先行者
李炜光 刘宁:西方国家财政监督体系及其借鉴价值
古代皇权专制的赋税之弊
分税制的完善在于财权与事权的统一
现代税收的宪政之维
暴风骤雨般的土地改革运动与战时财政动员
21世纪初世界战略环境与中国财政支持国防现代化建设问题
“银边债券”:关于城市公债问题的理性思考
城市公共服务收费的比较研究
公共财政的宪政思维——公共财政精神诠释
国际经济政策协调理论、方案与当前制度安排
威权主义与“黄宗羲定律”
论公共财政的历史使命
从根本上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
延安的财政民主制实验
国防费:国防战略与宏观经济调控
中国的平等与社会公正问题

间接税是个局,直接税是个梦
李炜光 秦晖 于建嵘 李成才:财税改革与经济繁荣
公民更应当关注税收干什么用了
地方政府自主发债的前提
公共财政改革是突破口
用民主程序减少公共决策失误
宪政与税收的“权力边界”
纳税人意识开始觉醒
个税改革目标应为底层减负、全体享福
别国预算如何公开
3000元起征点不是最终答案
政府如何更好地提供公共服务?
财政信息公开最重要
中国税制改革的道德图景
推行以减税为目标的税制改革
减税:一个转型社会正在进步的标志
增值税改革释放三大信号
这一次,我们把目光转向政府收费
由“公园民主”到宪政民主
减税是构创新的税收组合的实际步骤
未雨绸缪胜过亡羊补牢
《预算法》修订的思想底蕴
中国的财产权与税收的宪政精神
减税势在必行
最关键是公开政府花钱的秘密
公民们,需要一个“看得见”的政府
不怨天只尤人
强化灾区财税扶持 提高善款透明度
预算民主: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
征收环境税是为了保护环境
谁来解开思想之索?
我们需要公平正义的税制
转了个圈儿又回到起点?
无可奈何的特首
税收超增长谁人受益?
怎么出了个“遗赠”税?
国家立法机构应当怎么授权?
资源保护从资源税调整开始
成也分税制,败也分税制
该轮到增值税改革“登场”了
税收“三性”再认识
我们的学生缺什么?
也来说说“宏观税负”
股票交易印花税的调整告诉我们什么?
利息税之争透射社会公正之诉求
不动产税正向我们走来
土地增值税“清算”了谁?
“两法合并”后我国税制改革的走向
财政有“功能”而无“职能”
大学“扩招”:失败的尝试
发展生物质能大有可为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写在《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办法》实施三个月之际
无声的中国纳税人
消费税调整应防止税收的“替代效应”
消费税调整:人民“同意”了吗?
平等就是目标
公共服务:政府存在的唯一理由
应从我国法律中剔除纳税义务人的概念
好的税收政策能优化企业资本结构
“两税合一”:中国企业与世界经济共舞
怎样认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中国的传统文化有没有“学”?
国人好为帝师
没有自由,一切都无从谈起
新闻自由该不该争?
中国:呼唤轻税政策
减税是个好政策
税收新政为企业自主创新大开绿灯
为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叫声好
从单平事件透视高校财务危机
读书,是为了获取知识吗?
桑德帮的人虎大战
没有好的税收哪儿来的充分就业?
直接税和宪政民主
来自于宪法的纳税人基本权
没有新闻自由,报纸无异于废纸
矿工之死(外三则)
重新打造个人所得税
寻找大学校长
不能遗忘的忘了
我国社会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取向
老同学的官架子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税制?
财产权与税收的宪政精神
城市公债呼之欲出?

“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真意
周厉王是一面镜子
改革尤须言路畅通
节俭也是一种高明的理财
战后市场与政府纠葛史
国王与税收:最早“渡过河而来的人”
勇敢的安提戈涅和古希腊的自然法精神
可以为我唱一首你知道的歌吗?
有家可归的人
“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
雪印心珠
踏上不祥之旅
乌台诗案始末
零思碎想录——写在财税的边缘处
“让我的人民走!”
出租车夜话
有上帝和没上帝的区别
晚看《鬼子来了》
人性“本善”还是“本恶”?
几乎没有胜算的较量
说马
幽默智慧的美国征兵广告
大屠杀与“服从机制”
“大炮”束星北
人民公敌小麻雀
纳粹的邻居
湿漉漉的小花猫
跨过鸭绿江
官员的幽默感
火光
收鸡蛋
普通法西斯
出访韩、日的观感
零思碎想录
我理解的现代民主政治
我们还懂得“敬畏”吗?
乌眼鸡和冷漠
到哪里去散步?
往后传!

税收的正义观
中国——长达一百五十年的缓慢转身
中国财税思想的生成与流变
近观中国税改
看好人民的钱袋子
税收与道德的脉动
近观中国税改
在环渤海发展论坛的发言

共容利益与赋税——《权力与繁荣》释读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没有逻辑?――三读《中国人为什么‘愚蠢’》
认识你自己
风中的芦苇——读《中国的眸子》
也评《中国赋税史》
勇敢的安提戈涅

悲歌一曲从天落——法国大革命的财政原因
李鸿章对“大清国”怀有二心吗?
共和精神与政府预算
走近胡适
老少爷们儿下油锅
皇权专制的赋税之弊
西奈山“立宪”传奇
别忘了胡适
逃往瓦朗纳斯

李炜光 韦森 贾康:财权制衡与中国下一步改革
乌家培 李炜光等:缅怀杨小凯
要把征税权关进笼子
税收无孔不入 中国走上税收行政化路线
以参与式预算改革作为公共财政突破点
现在该对财税体制动手术了
财政攻坚
征税权应归属人民代表大会
少一项福利,退一项税
国民税负重否,政府无权断言
物业税出台会降温楼市“虚火”吗?
受监督的财税政策是社会财富分享的关键
国民税负重否,政府无权断言
就个税自行申报办法的出台答记者问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