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光:走近胡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5 次 更新时间:2006-11-02 00:15:31

进入专题: 胡适  

李炜光 (进入专栏)  

  

  在北大演讲时,李敖透露,他将捐款35万元人民币,在北大校园里为胡适树立一个铜像。李敖说:“胡适曾经在我贫困时给了我1000块,我现在350倍来还他。”

  胡适与李敖有着特殊的关系。胡适是李敖父亲在北大读书时的老师。李敖在台大的老师姚从吾也做过胡适的学生。李敖则把胡适看作台湾民主的播种者,曾说:“我在台大时,所佩服的在台湾的前辈人物,只是胡适、殷海光而已。”他撰写过《胡适评传》,对胡适及其思想学术有相当深的研究。胡适生前曾对李敖说:“你简直比我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胡适在北大执教20余年,今天的北大显然了解李敖与胡适的这段历史,特地把图书馆中珍藏的胡适文稿拿出来给李敖看,包括胡适手抄的徐志摩的日记,胡适校对《水经注》的文稿等。

  把中国现代思想大师胡适推到北大学子和大陆所有追求自由主义的学者面前,我想,这应该是李敖先生此次北大演讲的主要目的之一。李敖的这个目的(如果他确是有这样的目的的话)显然没有达到,虽然社会上对李敖本人的活动评论如潮,但人们却几乎完全忽略了李敖极力推崇的胡适。

  而胡适是不可忽视的。

  胡适一生追求自由、民主,主张独立思考,是中国人中少有的具有独立思想的人。他深刻地体会到,他的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的品格和独立的思想。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中,他要求青年铸造“自由独立的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他告诫人们:“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们就是要“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他常说:“不思想的心理习惯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可是,中国社会包括它的思想界,不会思考、拒绝思考,甚至想不起来还要思考的人何其多也!胡适亦对此感到悲哀和无可奈何。在《从思想上看中国问题》中,他叹息:“今日的思想,从极左到极右,都看不见一点自己想过的思想,也看不见一点根据现实状况的思想。”

  在中国人群中,孤独的、思想的胡适几乎是绝无仅有的“特例”。两千年了,何曾见过这样的中国人?

  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世界在社会制度层面和意识形态层面截然对立,激烈冲撞,胡适认识到,中国必须进行现代意义的科学和民主的启蒙思想运动,只有对传统意识形态、皇权专制制度和落后的生产方式进行彻底的批判和否定,才能构筑新的社会发展模式,赶上世界潮流。胡适从激荡的社会变革中获得了“精神动力的动力”,他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适应了中国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对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现代新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胡适思想充分体现着民主、科学、革新、进取的精神,做个不大准确的概括,他的思想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以“批判的态度”对中国传统的旧文化、旧思想、旧制度进行科学整理和现代评估,使之融合进20世纪现代世界的新文明的大潮流中去,即尼采所说的:“重新估定一切价值”。在此基础上,胡适提出了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

  ——抨击中国传统价值观、伦理道德和社会观念形态,倡导以人格自由独立、个性价值尊严为精神内核的“健全的个人主义”人生哲学,并向青年发出“个性解放、独立人格、精神自由”的号召。这一思想几乎贯穿在胡适一生的言论中。

  ——主张以西方现代科学的理性内涵作为基本精神和基本方法,将其注入中国民族的观念形态和文化心理中去,从而培育起一种新的信仰,达到使中国人走进“现代”的目的。

  —— 反对“中体西用”式的“中国本位”论,主张“一心一意的现代化”和“充分世界化”的文化立场。也就是在这个问题上,胡适不为同时代的以至今天的中国人所理解最为严重。

  ——提出融合中西方文化精华的新的学术范式,致力于建造充满科学精神和理性态度、自由开放的中国现代哲学思想体系。

  这些思想的内核是科学理性,它的旗帜是“自由主义”。

  “充分世界化”的思想长期以来被当作“全盘西化”的异端邪说受到中国人自己极其严厉的批判。在大陆,上世纪50年代曾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胡适思想批判”运动,千军万马,口诛笔伐,要“批倒批臭”他的思想,“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在台湾,一直到他去世前夕,还爆发了一场称得上“惨烈”的“中西文化论战”,批判、围剿他的文章成批出笼,甚至引发了一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思想官司”。年轻气盛的李敖先生就是在那次论战中暂露头角的。

  幼稚的我们对胡适先生究竟知道多少呢?现在,身处21世纪的我们回过头看一看就明白,“充分世界化”其实是一种完全合情合理的、合乎事物发展规律的认识,是一种完全符合历史发展方向的正确选择。中国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国家,必须对束缚自己的传统文化来一个彻底的清算,必须进行全民族的民主、法治、自由、宪政的思想启蒙,必须对自己落后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进行全面彻底的改革。中国在近30年里取得的进步和遭遇的问题,无一不证明着胡适“充分世界化”思想的正确。如果时至今日还否定、批判胡适的思想,将是中国思想界最大的悲哀,也将给中国未来的发展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胡适思考一生,著述一生,宣道一生,却一生都受到不公正的、近乎野蛮的攻讦与批判,之所以不断地受到不公正地批判和否定,并不是由于他的思想太超前,而是他所热爱的这个国家的“历史负担”太重,是他的同胞们思想禁锢、不思进取,心甘情愿地拜倒在专制集权之下。在胡适面前,批判、否定他的人应该感到羞愧,或者改行做点别的事情,这样才合理。

  胡适逝世已经40多年了,但他的“品牌”的自由主义思想却尚未找到传人,如梁实秋所说“但恨不见替人”。不是没有信仰自由主义的人,而是作为“传人”——思想境界的高度、知识力的厚度、品行操守的精纯度,还有胸襟学养的博雅宽广度,都还不够格。“胡适思想”,需要后来者的传承。

  胡适是了不起的,我以为,说他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第一人并不过分。

  别忘了胡适。

进入 李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适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6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