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武:《三国演义》与《平家物语》艺术特色之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6 次 更新时间:2016-03-13 10:48:14

进入专题: 三国演义   平家物语  

李英武  

   【内容提要】 《三国演义》与《平家物语》是中日文学史上有重要影响的历史小说,它们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拥有最广泛的爱好者,可比性极强。本文从艺术特色的角度对两部作品进行了分析与比较。文章认为,两部作品都艺术地运用了史料,组织了宏大的艺术结构,塑造了鲜明的艺术形象,成功地描绘了壮观的战争场面;虽然采用的具体艺术手法同中有异,但两部作品都取得了卓越的艺术成就,得以流芳千古。

  

   《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章回体长篇小说。它问世于14世纪的元末明初,以120回的宏篇巨笔描写了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魏、蜀、 吴争夺天下的近一个世纪的军事、政治斗争故事。《三国演义》成书600 年来,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不仅家喻户晓、尽人皆知,而且经久不衰。它的成功,标志着中国小说的成熟,为中国小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比《三国演义》约早100 多年的《平家物语》被誉为“描绘时代本质的伟大民族画卷”(西乡信纲著《日本文学史》)。成书于13世纪的日本镰仓时代,它以13卷192节的浩瀚篇章, 记述了日本平安朝末“摄关政治”腐败,源氏和平氏两大武士集团争夺权力的兴衰始末。700 多年来,它脍炙人口,广为流传,是日本文学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巨著。日本文学家、学者对该书的评价之高,不亚于中国学者对《三国演义》的评价。

   《三国演义》与《平家物语》相比较而言,既有许多相似之处,也有许多不同之点。首先,它们都经历过一段较长时期的民间口传的形成过程,经过不为后世人所知的、但与当时民众有着血肉联系的复数作者之手,加以不断丰富润饰,逐步取得艺术上的完美。因此,作品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拥有最广泛的爱好者,并成为后世各种文艺——小说、戏曲、曲艺等取之不竭的材料源泉,从而使艺术生命力常新。至于它们所塑造的英雄人物的形象,更为民众所津津乐道。其次,两书写的是各自民族历史上最富于风云变幻时期的历史,都致力于描绘有声有色的战斗场面,都成功地塑造了历史上著名的英雄人物。两书都采取了既遵循史实而又不拘泥于史实的写作态度。再次,两书的原始本与现在的通行本,都在面目上有很大的改观,都有个由粗略到精雕细琢的过程。这是两书的相似处。它们的不同点,主要体现在作品所反映的历史时代的差别上。《三国演义》所写的内容,是在中国汉末大起义背景下的王朝兴衰交替,是中国封建社会不断重复出现的分裂与统一的过程;而《平家物语》则描写的是日本中古史上巨大转折期的阶级交替——古代贵族阶级的衰落与武士阶段的兴起。

   《三国演义》与《平家物语》大约是主观上没有任何直接联系的两部不同国度之作,本文试从艺术特色的角度,对这两部作品进行一番比较。

     一、艺术地运用了史料

   《三国演义》和《平家物语》都是历史小说。历史小说往往受到真人真事的限制,很难写好。或是完全忠于历史,不敢越雷池一步,结果只是历史的翻版,缺乏艺术感染力。或是只借一点历史因由,把历史事实大加改造,虚构许多远离史实的东西,有历史小说之名而无其实。《三国演义》和《平家物语》的作者既根据史实,又不拘泥于历史,在史实基础上,按表现主题、刻划人物的需要,生发开去,使之丰富、鲜明、扩大,给读者以艺术享受。但两部作品在这方面也还是同中有异。

   《三国演义》采用的几种方法:

   1.扩充、深化。如曹操杀吕伯奢全家一事,史实只是误杀,虽表现了曹操多疑、狠毒的性格,却情有可原。作品中,则写曹操已知误杀,又杀路遇买酒返回的吕伯奢。“宫曰:‘知而故杀,大不义也!’操曰:‘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样略加改造,达到了深化主题的需要,并使曹操那恶毒的典型语言,说出的场合更合理。

   2.增添。如关羽辞曹归刘,《三国志》只写他“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而奔先主于袁军。”作品为塑造关羽,却增添了许多情节。为表现他不畏艰险,一心奔向刘备,增添了过五关斩六将的情节。为表现他对敌狠,对自己人委曲求全,敌我憎爱分明,增添了“古城会”的情节。为表现他知礼守义,不近女色,增添了“秉烛待旦”的情节。

   与《三国演义》相类似,《平家物语》虽取材于史实,但它的取舍只着眼于平氏一族由盛转衰、直至灭亡的悲惨命运。这样写,和作者在本书开宗明义中提示的“祇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 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的思想相吻合。但《平家物语》采用的艺术手法与《三国演义》同中有异。

   1.夸张、渲染。作品描写平清盛夺得了太政大臣(丞相)的高位,“八道相国不单是本人备极荣华,他的一门也全都发迹起来。嫡子重盛做了内人臣兼左大将,次男宗盛任中纳言兼右大将,三男知盛任三位中将,嫡孙维盛则是四位少将,总计平民一门有公卿十六人,殿上人三十余人,还有各国的国守,以及在卫府和各省司担任官职的,一共有六十余人,似乎政界里再没有别的人了”。六波罗的府第“绮罗满堂,如花似锦;轩骑云集,门前若市;扬州的黄金,荆州的真珠,吴郡的绫,蜀江的绵,七珍万宝,无一或缺。‘歌堂舞阁之基,鱼龙爵马之玩,恐帝阙仙洞亦不过如此吧。’”作品以夸张的笔触描绘了平氏一门极尽荣华的情况。另外,作者出于对旧贵族的同情,在书中将这些旧贵族的下场,写得十分凄惨,情调渲染得十分哀伤。如描写新大纳言藤原成亲的流放及其终于被杀等。作者对这些旧贵族之死,极尽渲染之能事,写他们恋生,呼天抢地,哀痛欲绝的状态,情真意切,充满了悲哀怆恻的气氛,表达了作者为旧贵族唱挽歌的思想立场。

   2.增添。作品以史实为主线,广采博收,吸取了许多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的成分,增添至作品中,融会贯通,浑然成为一体。有见于评书话本的佛家的灵验奇迹、寺社缘起、民间故事、风流趣谈,以及中国的历史掌故;有见于比它早出的战记文学中与源平之争有关的片断;有见于先代有关史实的记录、记事等。所有这些生动的故事,经过选择加工、艺术润色,一一穿插揉合进平家的兴衰史内,使作者回味当时的风土人情时,有衬托参酌,可以加深体会,增加兴趣。尤其对于建礼门院等几位女性的刻画,每个人悲剧的一生,都写得凄楚动人。

     二、宏伟的艺术结构

   《三国演义》所写的内容,时间从184年到280年,将近百年,人物有400多,事件多而复杂,千头万绪。写起来, 既要照顾到历史事实和时间顺序,又不能象流水帐,难度极大。作者抓住纲领,采取线式结构,以刘备、诸葛亮及蜀国一线为主线,以曹操及魏国,孙氏父子兄弟及其吴国为副线,三条线或单独进行,或相互交叉,结成若干个中心,矛盾围绕着这些中心而展开,情节围绕着这些中心而进行。这些中心可分为15个:黄巾起义、董卓专权、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孙氏占据江东、曹操统一中原、刘备退守荆州、赤壁大战、刘备经营荆州、刘备经营巴蜀、刘曹争夺陇汉、三家争夺荆州、诸葛亮南征北伐、姜维九伐中原与司马炎父子篡夺魏国政权相穿插、蜀国灭亡、司马炎统一中国。

   由于事件繁多,虽有中心,但有些事是同时发生的,在线式结构中,不能同时并述。于是作者采用了一些辅助手法。

   1.虚实相间。如曹丕三路伐吴,只实写一路,余二路虚写。“诸葛亮安居平五路”,只遣使入吴实写,余四路皆虚写。赵云袭取南郡,关张袭取荆州、襄阳,只是从周瑜眼中看到,耳里听来。张飞夺古城,是从关羽处听来。都未作具体描写。

   2.埋伏照应。为使事件头绪清楚,有来龙去脉,作者在或远或近处,都先作了埋伏,使事情的发生不致突然。赵云归刘备,是在古城聚义时,但在“磐河战公孙”时,刘备和赵云就相识了,刘备对赵云十分赏识,为后来收赵云打下了埋伏。庞统之名,刘备早在司马徽庄上就听到了,但赤壁之战诸葛亮气死周瑜之后,他才来投奔,前面为后来的事件作了埋伏照应。

   《平家物语》反映的是日本由平安时期向镰仓时期过渡的这一风云变幻时期的社会面貌。披甲执戈的武士阶级上升到国家政权的统治地位,取代了世袭贵族独揽朝政的局面。这个由将军掌权的幕府政治的开创,标志着中世纪封建主义革命的胜利。平氏一族虽出身于武士集团,但执政之后,一味追求本家族的荣华富贵,与贵族阶级一同腐化堕落,终至背叛了本阶级的利益,因此源平两家的中原逐鹿有着社会变革的历史意义。在这社会政治经济发生急剧变革的动荡时期,上自天皇、贵族、朝臣、武将,下至国司、郡守、地方豪强、下级武士,都卷入这一场波澜壮阔的激烈斗争之中。

   《平家物语》的整体结构,可分为两部分:前六卷写平氏一族荣华绝顶及隐伏的危机,后七卷写平氏子孙一步步走上没落的深渊,终至灭亡。在前六卷中,故事情节围绕平清盛的不断得势而展开。他升为太政大臣,一门子弟也无不高官厚禄;日本全境66国,由平家管理的有30余国,真可谓荣华绝顶,炙手可热。这引起旧贵族与天皇家的妒嫉与仇恨,前六卷中,随处可见平氏与旧贵族的明争暗斗。后七卷中,集中描述了源氏起兵后形势的激变。坂东源氏奉太上天皇密旨,传檄各国源氏起兵,讨伐平家,平清盛郁愤而死,平氏一族在保持武士阶段本色、强大的东国武士面前,无力抗拒,演出了一幕凄惨的逃亡灭族的悲剧。

   与《三国演义》相仿,《平家物语》在叙述中心内容的同时,采用了一些辅助手法,以使结构更加合理,增强了可读性。

   1.细节描写。作品着意描绘了平维盛、平忠度、平经正等人逃离京城的许多细节,写他们在生死离别之际,犹不忘贵族式的“风流韵事”。平忠度离京逃窜一节,在《平家物语》中最为脍炙人口。平忠度是平清盛之弟,虽出身武门,却沾染上浓厚的贵族习气。在逃离京城时,竟然不顾戎马匆遽,特地去拜访以和歌著名于时的藤原俊成,恳求俊成在今后编选“救撰和歌集”时,能收录几首。这个故事,在后世被认为是“艺苑佳话”,但却足以说明平氏一族已失去“武家栋梁”的质朴刚健的本质。作品在写平维盛逃亡时,着力渲染了维盛与妻子难舍难分的情景。又如描叙平经正逃窜之际,特地到他平时受到恩顾的、在仁和寺出家为僧的守觉亲王处告别,进行了和歌赠答,并将亲王赐他的宝物“青山琵琶”,还给亲王。所有这些细节描写,都说明作者对平氏一族的悲剧,怀有无限的哀惜与同情,这是作者对整个贵族日薄西山的命运,发自内心的叹息。

   2.虚实相间。作品描写了众多的战争,然而对于清盛得以步步高升的“保元之乱”、“平治之乱”却虚写,以重笔描绘平氏发家后的故事。作品对于源义经从一个三军统帅突然沦落为一个逃亡者的个人命运,只用寥寥几笔带过,也不写他的最后结局。这种写法,避免了作品结构上的枝蔓,符合作品的主题要求。

   3.埋伏照应。《平家物语》自始至终贯穿着佛家的诸行无常的思想和宿命论的人生观。开篇以祇园精舍钟声的偈语, 表现了诸行无常、盛者必衰的观点。平氏由极盛至灭亡的过程,是这一观点的生动体现。终卷《灌顶卷》,通过当事人回顾往事,慨叹世事无常,把一切都归于世道轮回、因果报应。前后呼应,首尾相衬。

   《平家物语》中穿插了大量中国古代故事,如开篇的第一卷第一章“祇园精舍”,以中国秦朝赵高、汉朝王莽、梁朝朱异、 唐朝安禄山等为引,引出日本历代同类人物,为全书伏下了“诸行无常”、“盛者必衰”的主线。作品中还有专以中国古代故事为章节的,如卷五的“苏武”、卷五的“咸阳宫”等,作者大量旁征博引,以此种手法来暗喻发生在日本历史上的事件。这种写法,虽然增加了几分艺术色彩,却使作品结构显得有些松散,不如《三国演义》来得紧凑。

     三、鲜明的人物形象

   《三国演义》塑造了众多英雄形象,至今还家喻户晓。其中最突出的是诸葛亮、曹操。

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是以一个德才兼备的完人的形象出现的。“定三分隆中决策”使人们惊叹于诸葛亮的博识和谋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三国演义   平家物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比较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57.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长春)1996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