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平:钓鱼岛问题的“战后处理论”话语建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8 次 更新时间:2016-01-18 10:35:46

进入专题: 钓鱼岛问题   战后处理论  

刘建平  

   【内容提要】 “钓鱼岛问题”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40年间反复发作,形成“固有领土论”、“国际秩序论”等立场对抗僵局。但事实上其作为“问题”应追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后处理,即只有在“战后处理史”的过程研究中才能洞察“钓鱼岛问题”生成及其危机化原理。基于这种问题意识展开实证研究,发现日本在战后初期曾经暗示承认中国钓鱼岛主权的可能性,但在美日片面议和体制下却虚构了作为外交策略的“固有领土论”,并且能够辩驳其对中日“搁置争议共识”的否认,揭示其所谓“已经实效支配论”的欺骗性。以“战后处理论”的知识体系建构“钓鱼岛问题”话语,重整中日关系的历史逻辑,包括日本国民在内的国际社会才容易有逻辑地作出尊重中国的理解,促进问题的合理解决。

   【关 键 词】钓鱼岛问题/中日关系/战后处理论/美日关系/搁置争议共识

  

  

中日关系史上有过两次大规模的“钓鱼岛争端”:一是在邦交正常化前夕的20世纪70年代初,问题表面化;二是在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之际,日本以“国有化”名义的政府行为正式推翻作为中日邦交成立前提之一的“搁置争议”政治共识,为其单方面组织国家行为的登岛和改变现状行动预设“合法”前提与“合理”逻辑。第一次斗争时期,中国话语立论于“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之主权主张,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这种“固有领土论”对抗所暗示的反侵略立场,在邦交尚未恢复——日本因有求于中国以取得“战后处理”形式而处于国际政治道义劣势——之际有其威严,日本即便布置了控制钓鱼岛海域的警力,也不能不在邦交正常化谈判中主动确认领土问题存在并与中方达成搁置争议、留待处理的政治共识。但及至第二次斗争,日本在40年间利用发达国家地位优势,经过小规模“钓鱼岛危机”折冲和修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等“历史认识问题”反复摩擦而积累了对华外交经验,通过否认“搁置争议共识”存在来强化其“固有领土论”。所以,重复过去的“自古以来论”就徒然陷于立场、姿态对抗的僵局,并恰符合日本回避外交谈判而作实力对决之国民动员、法制整备的需要。

   第二次斗争中的中国话语也有新义,即警告日本“挑战二战结果和战后国际秩序”。岂料日本强调《旧金山和约》是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指中国为挑战者。①必须看到,由于美国主导的战后东亚秩序以排斥、遏制新中国为目标,立意制裁日本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在冷战政治博弈中被空文化;“旧金山体制”虽不为中国所承认,但事实上主导了战后东亚秩序。因此,以“战后国际秩序”概念讨论“钓鱼岛问题”似有高屋建瓴之势,但如果止于复述战时宣告的理想原则而不能实证“战后”历史展开的真相,就形成逻辑缺陷。

   有利于澄清“钓鱼岛问题”真相的中国话语建构和国际传播命题是“战后处理论”。即在战后处理的过程研究中,讨论钓鱼岛问题。它符合国际关系史事实,出自日本侵略战争受害国、反法西斯战胜国的道义立场和政治地位。尤其是可以了解日本为应对战后处理而虚构“固有领土论”的外交史过程,有根据地回应和辩驳其对“搁置争议共识”的否认。只有这样以“战后处理论”的知识体系建构中国的“钓鱼岛问题”话语,包括日本国民在内的国际社会才容易有逻辑地作出尊重中国的理解,促进问题的合理解决。

   一 战后美国的“琉球处置”和日本的“固有领土论”虚构

   “钓鱼岛问题”在古代东亚朝贡体制和近代帝国主义殖民统治时期都不存在。中国明清时代就把钓鱼岛群岛(以下简称钓鱼岛)列入海防,朝贡国琉球和日本也有文献可证钓鱼岛为中国领土。到了近代,日本武力吞并从14世纪就藩属于中国的“琉球”王国而编为“冲绳县”,把明知属于中国的无人岛乘甲午战争获胜而要求割让台湾之机暗中“编入”冲绳县,以台湾的殖民地化遮蔽这种“编入”的非法性——既然琉球、台湾都已被日本占据,追究位于琉球与台湾之间的钓鱼岛“归属”似乎就失去了意义。②随着日本帝国主义败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等受其侵略和殖民统治的传统国家需要经过战争责任清算取得作为民族国家之主权、领土边界确认的世界政治尊严和历史地理条件,这种东亚秩序现代化转型包括一系列领土处置问题,无论是“明夺”的台湾抑或是“窃取”的钓鱼岛都要归还中国,才发生了“战后处理”性质的“钓鱼岛问题”。

   (一)战后初期美国对日本领土处置的立场

   根据1943年12月中美英三国《开罗宣言》,盟国作战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使其“所窃取的一切清国人领土如满洲、台湾及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日本亦将被驱逐于其他“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一切土地”。1945年7月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确认实施《开罗宣言》,且把日本的主权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和盟国“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③因此,盟军最高司令部在1946年1月29日关于从日本分离若干外廓地区的备忘录中指明:日本的范围在于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和北纬30度以北,而“北纬30度以南的琉球(西南)列岛”为“从日本范围除外区域”,“满洲、台湾、澎湖列岛”和竹岛、千岛群岛、齿舞群岛、色丹岛等也均除外于日本。④1947年6月19日,《远东委员会对投降后日本之基本政策的决议》载明解除武装、限定主权地理范围等规定。⑤可以想见,倘若在盟国一致的国际政治条件下进行战后处理,日本不可能有机会再控制作为台湾及澎湖列岛一部分的钓鱼岛,甚至会失去其所主张管辖钓鱼岛的冲绳,因为它们都可能被追究为日本的“窃取”或“攫取”。

   但历史并未如此展开。在后来美苏争夺势力范围的冷战政治、日美安保与中苏结盟的阵营对抗逻辑演变过程中,美国操纵了排除中国、排斥苏联的片面对日议和,《旧金山和约》不仅宽大处理日本的赔偿责任,领土处置也从盟军最高司令部备忘录规定后退,变成日本“同意”把西南诸岛置于联合国托管并“以美国为唯一管理当局”,在托管之前美国行使一切权力;日本“放弃”台湾、澎湖列岛和千岛群岛等。在日苏之间设置暧昧的领土争端,形式上更无视中国参与战后处理的权利,使日本与中苏的敌对关系因领土问题而结构化,在日本安全保障依赖美国的战略逻辑上“合理”地延续了美国对琉球的军事统治。领土处置的暧昧化,诱导日本与邻国发生争执,这是东亚冷战政治可持续发展的原理,美国因此得以在安全保障名义下利用日本的领土欲望,主导东亚秩序。

   (二)日本暗示承认中国钓鱼岛主权的可能性

   “钓鱼岛问题”就产生于“对日领土处置”的过程中。日本投降初期,“西南诸岛”被分离于日本范围之外。日本外务省曾经向盟军最高司令部提出“西南诸岛”构成说明,其中以“尖头诸岛”(并非“尖阁列岛”)总称列出“赤尾屿、黄尾屿、北岛、南岛、鱼钓岛”。⑥据此,美军建立琉球统治,旧金山对日议和之后公布经纬度表示的琉球政府“管辖区域”就包括了上述无人岛。⑦中日发生钓鱼岛争端以后,日本高调宣扬这一经纬度表示是其领有权的战后国际法依据,却故意忽略岛屿具名细节:日本外务省使用的是源于中国命名的“赤尾屿”、“黄尾屿”而非明治政府“编入”冲绳管辖或昭和初期土地登记时就已经明确的“久米赤岛”(或“大正岛”)、“久场岛”。如此呈报,既反映战前日本曾经“管辖”的事实,又暗示“战后日本”理解那种殖民主义“管辖”的非法性,乃不失诚实的微妙立场。以一般的国际法知识水准和国际政治觉悟来判断,这些岛屿被盟军占领,将来可能要交还于中国。所以,主动回避“尖阁列岛”体系称呼而还本来之中国命名,在将来或可免受更多声讨。

   然而,盟国分裂、冷战政治的发展,使日本的谨慎显得多虑了。美国进行片面对日议和、建立持续占领琉球的“施政权”统治这种姑且的“战后处理”,给中国(和苏联)留下了继续战后处理性质的单独对日议和难题,日本在美国的庇护下从待处置的战败国一跃而成为与邻国谈判、争执“领土问题”的一方。但可以确认,日本外务省的岛屿构成文件反映着日本承认中国钓鱼岛主权的可能性和后来主张“固有领土论”的虚构性。

   当然,战后初期中国未曾提出钓鱼岛交涉,但也没有承认美国指划琉球范围的国际法价值。之所以对美国控制钓鱼岛未持异议,台湾当局发言人在1971年4月抗议美日琉球交涉时说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该列屿系由美国实行军事占领,当时我政府认为系基于共同维护区域安全需要之措施。嗣中美双方并曾就巡逻范围之划定取得协议,历年来我渔民在该地区继续作业。惟最近美政府拟于未来将琉球‘归还’日本时,将钓鱼台列屿包括在内,我政府对此举强烈反对。”⑧也就是说,美国代表对日战胜盟国在地区安全意义上控制钓鱼岛,且无碍于台湾的传统民生利用,所以尚不至于发生需要特别主张领土的问题,但交给日本则不能接受。在大陆方面,虽然没有机会对美日议和及其领土处置作出准确、细致的回应,但整个斥为“非法”、“无效”,就保留着交涉领土问题的立场——现在,日本方面把1953年1月8日《人民日报》所辑“资料”《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中提及“尖阁诸岛”作为中国承认其属于冲绳的根据来宣传,缺乏应有的严肃性。因为那时日本与苏联、中国尚未议和,领土处置有待于细致研究和正式交涉,而《人民日报》国际资料组从日文编译政治宣传文章,声援和同情“琉球人民”反对“美国奴役统治”,与中国的战后处理外交议程无关。⑨更重要的事实是,当时日本政府准确了解台湾和大陆对美日之间处置冲绳的立场。外务省亚洲局二课1953年11月30日的秘密调查报告称:对于冲绳归属,台湾“不反对联合国的委托统治,但反对向日本移交”。其立法机构的专业委员会在11月21日通过了关于反对向日本归还奄美大岛和冲绳的决议,主张:(1)这些岛屿的归属应根据《波茨坦公告》由美英中三国共同决定,而非美国单方面决定;(2)奄美大岛是冲绳的一部分,冲绳是中国的领土,虽被日本武力占有,但中国从未给予承认;(3)即使从作为远东反共基地的观点而论,也应该在维持美国军事统治的同时,择期举行现住民自由投票来决定冲绳的归属。该决议也在其立法机构全体会议上通过。“另一方面,虽然没有发现中共正式主张冲绳、奄美诸岛的归属,但中共政权下发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地图上附有这些岛屿应该返还给中国的解说。”⑩

而此时的日本虽然期待“归还冲绳”,但并无复辟帝国主义时代“尖阁列岛领有权”的国家意识,其公开发行的《旧金山和约》解说澄清:“历史上所谓北纬29度以南的西南诸岛,大致是旧琉球王朝势力所及的范围。”所附地图中,“尖头诸岛”更明显在“西南诸岛”标识之外。(11)这种表述,符合钓鱼岛不在琉球王国范围的历史事实,也是对帝国主义时代暗中把钓鱼岛编入“冲绳县”的否定。甚至在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期之前的日本国家话语中,“尖阁列岛论”几无踪迹,具体案件则更确证日本无意与中国争执主权。1955年3月2日,在钓鱼岛领海内作业的琉球籍渔船“第三清德丸”遭到台湾小型军舰枪击,数名船员死亡、失踪。琉球、日本政府希望通过美国方面调查,但台湾当局称“因为侵入钓鱼台海域而遭枪击是为当然”,事件不了了之。在7月26日日本众议院外务委员会上,有议员提出,对于“琉球列岛鱼钓岛”之“琉球领海内”发生的“侵害”事件“不可放任”,必须确保“我国领海内航行安全”。但外务省亚洲局局长中川融的答辩并不作“领海”主张,表述为“琉球最南方面靠近台湾的小岛”、“好像是非常小的岛”、“在那个岛的领海内”,强调要求美国“调查善处”。(12)与新中国的关系同样自肃,日本的日中渔业协议会在1955年4月同中国渔业协会签订渔业协定时,明文承认中国把“北纬29度以南”海域设定为禁止日本渔船入内的“军事作战区”。(13)所谓“北纬29度以南”(1965年改为“北纬27度以南”)是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台湾区域指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钓鱼岛问题   战后处理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411.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京)2015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