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香红:南都理念与未来考验 ——与南都执行总编辑庄慎之关于汶川地震报道的对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7 次 更新时间:2016-01-07 15:08:32

进入专题: 汶川地震   灾难报道  

南香红 (进入专栏)  

   ● 我们的报道不仅仅是真实,它还带有我们的思索和情怀。

  

   ● 南都的目标是,办中国最好的报纸。碰上这么大的灾难,南都肯定会倾全力去做,这符合我们的逻辑。

  

   ● 我们不仅仅记录这个时代的进程,我们还是现代社会的培育者,公民意识的启蒙者。

  

   派人去前线几乎没有犹豫

  

   南香红(下称“南”):南方都市报如何看待这一次的地震新闻?如何做出自己的判断?

  

   庄慎之(南方都市报执行总编辑,下称“庄”):现在回过头来会觉得开头大家都是比较情绪化的,都是直感式的反应和判断。我记得那天下午因为对实际上的伤亡损失不明确,大家对地震的严重性并没有太真切的感受和预知,所以当时报社并没有马上作出明确的判断,比如是否要出号外就不是马上决定的。当魏海波(南都时事新闻中心广州新闻部主任)等报社四川籍的员工和家里联系不上的时候,可能他们会更深切地感受到严重性。实际上西南地区的地震一直都比较多,但汶川是不是在人口稠密区,老实讲,我们并不知道。至少我自己觉得有点像云南以前的地震,虽然也很严重,但不会有那么大的伤亡。

  

   南:决定出号外应该看成是报社的一个判断和行动,我们讨论号外的事大概到了什么时候?

  

   庄:大概12日晚上10点多的时候,魏海波打电话给我,他说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当时死亡人数已经达几千人。当时我就说那么多人,这个号外是要做的。后来就跟当天值班的副总任天阳讨论,我们觉得这个事情特别重大。那时候就定了要出号外。我就从家里回报社值班。大概是13日凌晨零点吧,我们的3辆车奔赴前线(另一辆从深圳出发的),这等于是我们的第一反应。

  

   南:当时就准备派记者过去了吗?

  

   庄:一开始我们想如果按照过去常发生的地震,正好在周边采访的记者去两个就行了。但是到后来发现是这么大的事情,那无论如何都要大规模派记者过去。

  

   确实整个下午信息都不是很明确,我们更多的关注点是放在为什么这次全国各地都会有震感,并不是一发生就马上当作头等大事。到晚间知道伤亡数字才意识到这个事态十分严重,所以我想报社在这些方面还是比较随机的。但是以南都的经验来讲,看到伤亡人数这么高的时候就能做出判断,派人也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对于“通知”,我们的理解是反正去了再说。

  

   还有就是这个号外出不出的问题,原先是考虑要不要等到第一批现场的稿子,所以号外出不出是有一定的反复讨论。

  

   后来的判断是我们先到的记者发回第一时间现场的东西,正报是等不到的。基于这是一个特大的事情,应该做号外。号外除了给予新信息之外,更重要的是显示这个事件的重大性,或者说报社对于这个事情的判断,所以最后决定要出。

  

   我回报社之前就让魏海波把一批包括龚慰(要闻部主任)等几个比较强的夜班编辑留下来准备,还有把陆晖(深度新闻部主任)都叫来,我记得是陆晖想到号外的大题目就叫做“震撼中国”。

  

   南:我们看到5月13日的《南方都市报》很特殊,在地震发生的第二天,用12个版面外加号外8个版报道地震,而且头版一改过去的样式,没有其他新闻,只是用黑框框起一块,大号黑体字的标题“地震重创四川 死亡逼近万人”,报告了最新的死亡人数,然后是发起号召:让我们为灾难中的人民祈祷,让我们为遇难者默哀,让我们向灾区伸出援手。三句话凝重而庄严。

  

   庄:那个是一版编辑刘晨的创意。从南都本身的运作来说,都是责任编辑负责的,我们一向并不指定我们的头版应该做成什么样子,但是这一点就体现出编辑的经验或者判断,也体现整个南都的媒体文化。我签的那个版,我们认为那个版很好,它讲到了紧要的东西,说到了三个层面的最迫切的事情。实际上当时新华社有一些图片过来,温家宝的还没有,所以很多其他报纸用的是踩在废墟上的中年男人那张照片作封面。回过头来看就会发现,南都这个更具代表性,更贴合当时的情绪。

  

   当天广告经营部门和保利地产商量了倡议赈灾募捐,后来以这个为发端,当天我们就跟省红十字会一起启动了赈灾活动,很快配套,和采访本身几乎同时出现。

  

   我们一直想等到更多的号外的稿子,直到早上7点多才签片。有一些更新的东西,我们当时做8个版,只有一个版是比较新的。现在想还是值得这样做的。

  

   南:号外上有一张本报记者拍摄的聚源中学的照片。

  

   庄:那表示一个判断,一个标志,我们的记者到达了现场并发回了报道。

  

   我们想用一个行动来对灾区表达爱心

  

   南:但是上面已经有“通知”了,我们派人去了,又出号外,有没有担心?

  

   庄:这个倒没有。当时知道死了过5000人,我们自己也会判断,一开头就达到这么多人,那后来肯定会更多。号外上那张我们自己的记者孙涛拍的聚源中学的照片,当时就觉得面对这个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这种东西不可能去回避,一家媒体不可能没有行动。

  

   我现在想不起来是讨论号外的时候,还是第二天,我们就已经开始筹划特刊《七日祭》了,我们想在一个节点上用一天来表示一家报纸的个体行动。当时我们就想以南都来做一个个体的行动和表达,所以我们当时就用七天这个纪念逝者的传统日子做一个特刊《七日祭》。

  

   我当时就有了一个想法,南方都市报在自己心里头为死难者降半旗,因为我们自己是没有资格说降什么,但是我就说我们在自己心里致哀。记得是副总编辑夏逸陶也跟我提出说13日当天的报纸还有吃喝玩乐等消费新闻与整个气氛很不协调,我在编委的内部QQ上提出,大家都一致同意,把报纸上关于娱乐、消费这一块停掉,报头改黑色的,然后我又找李文凯(南方都市报编委兼评论部主任),让他写一篇《告读者书》。我们当时讲只是在那一天做这一次,后来还是恢复到正常的报纸。我们做了这个之后,很多报纸就开始跟着做了,也搞黑报头了。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用一天的行动来表达,然后还是进入到相对正常的报社运作中。

  

   南:报社在整体上有没有一个设想,就像是打一场战役一样,有一个统筹安排和节奏的把握?

  

   庄:一开始是直感式的突然爆发式的反应,但之后很快要纳入一个持续的状态。确实一开头有点打乱仗,撒出去的人由于通讯条件等限制到晚间收稿时相对会比较混乱,而且我们的前线记者估计这辈子很难见到这么大的场面,他们采访的场景对他们自己来说很重要很重大。我们一开始也是用新华社的稿子、央视的稿子,我们自己的记者的稿子,都是散点式的报道。魏海波和王景春(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心图片部主任)去了之后,前线有了统筹,后方我们也有了统筹,后方龚慰、陆晖等开始进入有序、有目的的工作。因为作为一家地方的都市报来说,不可能能够真正以我们自己的力量完成这么大的灾难的全局关照,后来我们的版面开始有了明确的布局,前线记者的稿子也会陆续回来。一开头比较多用新华社的,逮着什么做什么,大概是第三天,我们记者采访到的个体的命运故事就多起来。

  

   南:派出魏海波和王景春到前面去,当时是不是有意识在前方搞一个指挥部?

  

   庄:就是前方的统筹,其实这就是一种考验。因为实际上魏海波只是广州新闻部的主任,王景春是视觉中心的主任,而当时整个报社的记者都很踊跃。按照惯例来说,大型的报道我们的主力首先肯定是深度新闻的记者,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跑全国新闻的;第二就是我们的广州新闻突发团队,突发团队主要是跑广州突发新闻的。部门与部门之间缺乏一个协调,魏海波和王景春自己提出来说要去。惯常我们后方指挥部比较容易想得到,龚慰、陆晖、徐诗等在编辑部很快形成一个统筹,但是发散出去落实在前方的记者采访中就会困难。但这个情况在第三天就很快得到了改善,前后方的沟通就顺畅多了。虽然没有随时准备着,但一家有活力的媒体很快就能形成相对合理的协调和统筹机制。但是基本准备方面我们准备不足,海事卫星等都没有,一开始我们记者发稿十分困难。

  

   魏海波采访经验十分丰富,他很快判断前方没有我们自己车辆的话会很麻烦,第一批记者出发时他派了4辆车、8个司机。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很关键很重要的,说明南都本身还是具备了一定的实力,或者是他已经积累了相关经验,所以这样的大事本身还能促发运作机制完善和联通起来。

  

   南都知道在什么事情上要倾力去做

  

   南:南方都市报平时非常重视对突发新闻的报道?

  

   庄:是的。各城市特别是广州新闻这一块,本身配备有车,有专门跑突发新闻的小组。汶川地震是我们平时的突发新闻的放大。但此次地震确实太重大,也暴露出我们原有机制的不足,比如一批保障记者生存的设备配备的不足,按常规,比如广州的塌楼事件,我们可能不需要那么多装备。以往更多是小团队,甚至单兵作战就可以了,但这次有相当大的不同。这次去时只带了些基本的药物,我们事后又送去了一些头盔,这在当地已经买不到了,还有口罩等。但东西到的时候记者已经到前线了。

  

   南:南都作为一家区域性都市报为何要这样大规模地报道这次地震?这和我们的办报理念有关吗?

  

   答:南都的口号是:办中国最好的报纸。以我的理解,全国最好的报纸必须是一份全国性(或者至少说有全国影响力)的报纸,它才能够叫中国最好的报纸,否则只能叫广东最好的报纸,或者中国最好的地方报纸。这些年南都一步一步向这个目标发展,包括我们对海外高端题材、全国性题材的报道。现在的南都A1叠已经是全局性的了。现在我们的A1很全局,但A2叠的广州新闻又很细,甚至要细到做街区新闻。我们有很多社区记者,珠三角每一个城市的神经末梢我们都要能够体现。

  

我们在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碰上这样的一个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题材,南都倾全力去做,符合南都的逻辑,这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南香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汶川地震   灾难报道  

本文责编:muj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0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