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远:论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7 次 更新时间:2015-09-30 23:55:41

崔建远 (进入专栏)  

   根据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编纂民法典的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为《民法典》)的编纂工作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为《民法总则》),以取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为《民法通则》);待《民法总则》颁行后,再整理现行各部单行民事法律,编纂成《民法典》。本文将只论《民法总则》对待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的问题,为其制定提供参考,也接受大家的批评。

  

   一、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之区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为《合同法》)第45条规定的附条件,就其文义观察似乎仅指整个合同的效力附条件。中国民法通说也是如此阐释的。[1]其实,在实务中整个法律行为附条件固然存在,但大量情形却是整个法律行为已经生效,所附条件仅仅限制着法律行为项下的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换言之,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附加了条件,也可以说是法律行为的某个或某些条款附条件。例如,《A房地产项目转让合同》第1条约定,甲公司将其名下的房地产项目转让给乙公司。第2条约定:(1)受让方乙公司于本合同签署后7个工作日内向转让方甲公司支付履约保证金人民币500万元。(2)2009年4月30日之前,乙公司再向甲公司支付项目转让款人民币2000万元。(3)乙公司的第三笔付款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支付,甲公司承诺以涉案房地产项目为乙公司贷款融资提供担保。贷款经银行审批发放后,乙公司承诺将所贷款额的25%作为项目转让款支付给甲公司。乙公司承诺,该笔款项于2009年7月1日前办妥贷款手续。(4)乙公司所贷之款中剩余75%的款项,由甲公司乙公司双方设立共管账户予以监管,保证乙公司将该部分资金全部用于涉案项目的后续开发建设。(5)剩余部分的转让款由乙公司以价值相当的房产作为付款的抵押担保。乙公司承诺,在涉案项目达到销售条件后,每售出一处房产,所得收益的50%用于支付项目转让款。在涉案项目的产权过户之前,由甲公司乙公司共同销售房屋。上述转让款乙公司至迟应在本合同签署后2年内付清。(6)乙公司付款至剩余人民币500万元时暂停支付,该部分款项作为甲公司对涉案项目有关抵押、查封、第三方主张权益等权利瑕疵及转让前债务履行承担的担保。该部分款项在本合同签署之日起2年内,如涉案项目无权属争议或债务纠纷,则乙公司一次性付清给甲公司。

   区分法律行为附条件与法律行为的条款附条件这两种类型具有意义:(1)在法律行为附条件的场合,如果所附条件为停止条件且尚未成就,那么整个法律行为项下的义务均未届期,因而在债权人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时,债务人就法律行为项下的义务都能够对抗债权人的履行请求。与此不同,在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附条件,或曰法律行为的条款附条件的情况下,如果所附条件为停止条件且尚未成就,则是除附停止条件的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以外,法律行为项下的其他义务应当是已经届期,债权人可以就这些义务请求债务人清偿。(2)在法律行为附条件的场合,如果所附条件为停止条件且尚未成就,债务人违反法律行为(如合同),那么,按照通说是债权人基于期待权请求债务人承担侵权责任。该种责任的赔偿范围是信赖利益的损失。与此不同,在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附条件的情况下,如果所附条件为停止条件且尚未成就,债务人违反法律行为,那么,债权人有权请求债务人承担债务不履行的责任。该种责任的赔偿范围可以甚至应当是期待利益(预期利益/履行利益)的损失,也可以是信赖利益的损失。究竟何者,取决于是否存在着市场及其价格以及债权人的选择。(3)在法律行为附条件的场合,如果所附条件为解除条件且已经成就,则该法律行为失去效力,从而基于该法律行为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也归于消灭。与此有别,在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附条件的情况下,如果所附条件为解除条件且已经成就,只是这项或这些义务归于消灭,那么,法律行为继续有效,该行为项下的其他义务也继续存在,除非所附条件的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与未附条件的义务密不可分,同命运、共进退。(4)在法律行为附条件的场合,如果所附条件为纯粹随意条件,并且系于债务人一方意思的,那么,在它为停止条件时,法律行为整体无效。[2]与此不同,在某项义务或某几项义务的履行效力附纯粹随意条件的情况下,该附纯粹随意条件系于债务人一方意思的,若为停止条件,则只是相应的条款无效,其他条款的效力不受影响,除非各个条款都相互密切结合,不可分离。

   既然如此,《民法总则》应同时承认法律行为附条件与法律行为的条款附条件,以便对于后者做到有法可依,免去不得不类推适用的无奈。

   附带指出,《合同法》第45条使用“附生效条件”的术语,难以与《合同法》第44条第2款以及其他单行法规定的“特别生效条件”相区别,不如恢复传统民法理论所用“附停止条件”或多数说称谓“附延缓条件”的概念,笔者倾向于“附停止条件”的术语。

  

   二、附条件与法定条件之间的关联

   在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的情况下,其中所谓条件受到严格限定,绝非漫无边际,它特指具备如下事实情形:(1)应是将来发生的事实情形;(2)该事实情形应是发生与否不确定的;(3)应是合法的事实情形;(4)该事实情形应是由当事人约定的,系意思表示的一部分,系法律行为的附款,这也是学术界强调的重点,以期把附条件与法定条件区别开来。[3]此处所谓法定条件,在狭义上仅指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法律行为的特别生效条件;在广义上还包括法律、行政法规以及规章要求的合同履行过程中必需的审批、登记等要件。

   上述狭义的法定条件在我国现行法上存有数例,其中具有概括性和代表性的是《合同法》第44条第2款。其中所谓法律、行政法规要求的批准、登记,即为有关合同的特别生效要件,学说称之为法定条件。以此类行政主管机关批准作为特别生效要件的合同,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以下简称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第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20条第1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以下简称为《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第5条、第10条、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以下简称为《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第7条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陆上石油资源条例》(以下简称为《对外合作开采陆上石油资源条例》)第8条第1款、《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10条、《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46条第2款。这种法定的特别生效条件的确不同于法律行为或其条款的附条件。

   与此类法定特别生效要件不同的是,法律、行政法规以及规章要求的合同履行过程中所必需的审批、登记。这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为《物权法》)第9条、第11条等的规定最为典型。据此,商品房买卖合同项下的商品房所有权的移转以不动产登记部门办理完毕过户登记为生效要件。其中的过户登记系商品房所有权移转的法定条件。此类法定的审批、登记要件,在不承认物权行为的我国现行法上不是法律行为的生效要件,只是物权变动的生效要件。既然如此,它就更不同于法律行为或其条款的附条件,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有必要指出的是,所谓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不同于法定条件,这种断语及其阐释只有在特定的情境中才是正确的,法律人万不可认为“附条件”与“法定条件”二者永不搭界、水火不容。其实,法律行为或其条款所附条件与法定条件有时会发生联系、甚至有所影响且类型多样,举其要者如下:

   1.所附条件完全重复了法定条件,萨维尼称其为“纯粹属于对原本已经生效内容的不必要的重复”。[4]对此,应当适用法律关于法定条件的规定,而不应适用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条件的制度。

   2.附条件与法定条件并存于同一个法律行为之中,二者虽然各自保持其质的规定性,互不混淆,也不质变及形变,但它们共同作用,左右着法律行为的生效。明确这点具有现实意义,因为实务中有相当数量的合同既属于附条件的合同,又同时受法定条件的制约,适用法律时不可偏废:既不得排除法定条件的适用,又不得认定所附条件无效;既不单向度地以法定条件具备为由便认定法律行为已经生效,漠视所附条件尚未成就这个阻碍法律行为生效的重要环节,也不得置法定条件尚未具备这个要素于不顾,仅仅基于所附条件已经成就这一点就草率地认定法律行为业已生效。

   3.构成附条件要素之一的事实情形,系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条件。这使得附条件与法定条件密切结合。此时,虽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条件并未因此密切结合而发生质变及形变,但所附条件却糅进法定条件这个因素,并因此影响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分配及风险负担。于此场合,所附条件成就与否,受制于法定条件是否已经具备。例如,受让方甲拟受让股权人乙在C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的股权,但考虑到C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责任财产几乎就是D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于是为充分利用法律手段获取最大经济利益并使自己处于较为安全的状态,特意在《C股权转让合同》中约定,本合同自将涉案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在目标公司名下时生效。据此约定,在涉案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尚未过户登记在C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时,甲便可拒付股权转让款。

   澄清这一点具有现实意义,因为可能有人主张上述情形的法律行为所附之条件应当归于无效,该法律行为则属于尚未生效。在笔者看来,这种观点缺乏法律及法理依据,不动产登记部门是否将涉案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在目标公司名下,确属不确定的客观事实,又不违法,它符合附条件的规格要求,故而谈不上所附条件无效。退一步说,它即便不符合附条件的规格要求,也具备附始期的构成要件,该法律行为可以按照附始期的法律行为处理,即其因不动产登记部门业已办理完毕过户登记而发生法律效力。总之,无论按照哪种情形处理,法律行为都不会因附加了这样的条件/始期而成为未生效的法律行为。

   4.法律行为或其条款附停止条件,但该行为或其条款的终止则受制于法定条件。例如,甲公司欠缺房地产开发的资质,而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则有,双方签订《E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约定甲公司出资金,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并且约定本合同自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某国土资源管理局签订《E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时生效。其后,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丧失开发房地产的资质。在该案中,所谓“签订《E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系《E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的停止条件。所谓“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丧失开发房地产的资质”,便是《E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终止的法定条件。如此断言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5条的规定。这表明法律制度的交错衔接,每种制度都有其作用的空间,只要各自的界限清楚,就都是允许的,法律也应予承认。

   5.在具体情形中,某些基于法律规定而影响法律行为效力的事实情形可能会上升为法律行为所附条件的标的,并因此使法律行为效力发生根本性变更。例如,按照法律规定,某一法律行为需经同意始生效力,当事人可以就该同意在法律行为中选择法律所未规定的特定形式作为须经同意法律行为的生效条件。[5]

当然,附条件与法律规定的条件之间在法律效果上也有区别:法律规定的条件,如《合同法》第44条第2款规定的合同特别生效要件不存在无效、视为未附条件的情形;而附条件则有无效、视为法律行为或其条款未附条件的情形。此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崔建远 的专栏

本文责编:zhaokeca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650.html
文章来源:《法商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