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民国是“谈出来”的——关于妥协的历史记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9 次 更新时间:2015-03-03 17:31:57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妥协  

马勇 (进入专栏)  

   最近一再有学者强调中国没有相互妥协的政治传统,因而中国无法走上民主政治。这个观察可能是基于最近几十年的政治现实,但从历史的观点看,绝对的不妥协可能并不是中国的传统,妥协、见好就收、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能才是中国最久远的传统。君不见,历史上的所谓“禅让”频繁上演,这里面或许存在不得已、做作的成分,但从思想史的意义上说,这恰恰是中国正统思想乐于提倡的价值观,而不是鼓励人们拼死相争,鱼死网破。为苍生社稷计,该出手时则出手,该收手时则收手。谨以民国创建为例。

   清廷为什么妥协

   中华民国的起点,为1911年武昌起义。由武昌起义继续演化,至1912年2月清帝退位,中华民国建立。这是当时各方政治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没有妥协,清帝不会退位;没有妥协,革命的烈火不会自动熄灭。清廷的妥协、退让,拯救了爱新觉罗家族,大清帝国的君主没有像路易十六、沙皇尼古拉二世那样被送上断头台,其家人、满洲贵族,也没有像法国大革命、俄国十月革命中的皇室、贵族那样悲惨,被处死,被整肃,被清算。妥协,为中国赢得了未来,也为爱新觉罗家族、为大清王朝赢得了尊严。中国人的智慧、理性让原本血腥的革命以妥协结束,理论上的共赢在中国的政治实践中变成了现实。这是中国文明的胜利,值得中国人骄傲,是中国版的“光荣革命”。

   当然,清廷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妥协、退让,就没有原则。作为一个拥有两百六十八年历史的大帝国,清廷有自己的原则、底线,知道天命攸归,人心所向,知道适可而止,适时而退,仅此而已。清廷的适时而退让人敬佩,这个举动让中国避免了一场改朝换代的兵燹,避免了生灵涂炭、遍地烽烟。但是另一方面,通过对武昌起义后南北谈判进程的重新检讨,依然可以从中获取某些难得的教训。

   所谓武昌起义,就是湖北新军将士不满清廷的倒行逆施,起而抗争,也就是历朝历代最常见的军人哗变。只是过去的哗变,多有具体的诉求,或物质,或加饷,而这一次,新军哗变只为政治,为清廷违背宪政承诺,任命了一个“皇族内阁”,而这个“皇族内阁”又推出了一个严重侵害民族资本利益的“铁路干线国有化”政策。这个政策引起湖南、湖北、广东、四川等地抗议,但清廷对“皇族内阁”、“铁路干线国有化”政策均无废止或调整的意愿,我行我素,不愿妥协,听任各地抗争此伏彼起,直至四川总督府门前流血,数十人死亡,清廷依然不愿退让,这是湖北新军发难的根本原因。

   短短一夜,义军就占领了武昌。义军首领随即邀请省咨议局议长汤化龙出面,与新军首领黎元洪一起成立湖北军政府,拉开与清廷决一死战的架势。

   面对武昌突变,清廷并没有迅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主政者的本能反应,就是启动危机程序强行镇压。然而,清廷违背宪政承诺的倒行逆施得罪的不仅是湖北新军。10月22日,湖南新军、陕西新军遥相呼应,相继宣布光复长沙、占领西安。23日,江西新军宣布光复九江。

   数省新军起义,并没有改变清廷既定方针,因为各省新军不过是“地方部队”,并非国防军,力量有限,而大清王朝的支柱在北洋。只要北洋六镇不动,各省新军无论怎样折腾,都很难撼动清政府的统治基础。面对这些压力,清廷10月26日宣布将盛宣怀“革职永不叙用”,将其充作“铁路干线国有化”政策的替罪羊。27日,启用开缺回籍养病的袁世凯为湖广总督,负责湖北“剿抚事宜”,依然不愿与新军进行谈判,期待武力镇压。

   各省新军起义原本只是“体制内抗争”,清廷的不妥协,渐渐引来了体制外反对者,黄兴、宋教仁等流亡海外的革命党人相继归来,前往武昌襄助黎元洪军政府,清廷所面临的形势更趋复杂。

   清廷不愿妥协的底气在于北洋六镇不动。反过来说,只要北洋六镇有变,清廷的既定方针也就必然会变。大清王朝的柱石确实具有非凡的魔力,只是清廷在过去十几年的军事变革中,太过于忽略了“军队国家化”的变革,实力雄厚的北洋六镇,既可以为大清王朝的宪政改革保驾护航,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颠覆大清王朝的重要力量。

   在晚清十几年的政治改革进程中,实事求是地说,清军一直是政治变革的推动者,他们具有忠君爱国的情怀,期待大清通过改革与东西洋各国一样强大,受世界尊重。他们是政治变革的推动者,因而他们眼里就容不得沙子,对清廷反改革的倒行逆施必然寻找机会予以反对。这是晚清政治变革中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悖论。

   清廷对北洋六镇的自信终于被事实所粉碎。10月29日,驻扎在滦州的北洋六镇将领张绍曾、蓝天蔚等发动兵谏,电请朝廷立即实行立宪,并奏政纲十二条,其大要为:一、于本年内召集国会;二、改定宪法,由国会起草议决,由皇上宣布;三、国事犯一律特赦擢用;四、重组责任内阁,总理大臣由国会公举,皇族永远不得充任内阁总理及国务大臣;六、重组军队,由皇帝统率海陆军,但对内用兵,必经国会议决。①滦州兵谏是清廷政策转捩点,执政者终于醒悟。同一天(10月29日),资政院奏请罢黜“亲贵内阁”,不再以亲贵充国务大臣,重组“完全责任”政府以维持危局,团结将散之人心,“以符合宪政而立国本”②;将宪法提交他们“协赞”。第二天(10月30日),清廷以小皇帝的名义下诏罪己,承认即位三载,用人无方,施政寡术,政地多用亲贵,则显戾宪章;路事蒙于敛衽,则动违舆论。清廷发誓,认真悔过,从头开始,咸与维新,实行宪政;开放党禁,赦免一切政治犯;改组资政院,解散内阁,公举内阁总理,重建责任政府。

   清廷的政治让步空前巨大,修订后的宪法条文立即提交资政院审议。11月3日,清廷颁布《宪法十九信条》作为完全立宪前的临时宪法,以最大诚意回应立宪党人、新军将领的呼吁。“十九信条”确认大清为君主立宪体制,皇统万世不易,皇帝神圣不可侵犯,但皇帝之权以宪法规定者为限;内阁总理大臣由国会公举,皇帝任命;其他国务大臣由总理推举,皇帝任命;“十九信条”明确规定皇族不得为总理大臣及其他国务大臣并各省行政长官。很显然,这一条款是对皇族内阁引发政治危机最直接、最明白,也是最善意的回应。

   根据“十九信条”,清廷任命深孚众望(“非袁莫属”)的袁世凯接替庆亲王奕劻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并授权袁世凯全权筹组新的责任内阁。11月13日,袁世凯抵京。16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责任内阁宣布成立,梁敦彦、赵秉钧、严修、唐景崇、王士珍、萨镇冰、沈家本、张謇、杨士琦、达寿分任外务、民政、度支等各部大臣。这些人差不多都是袁世凯多年的朋友,志同道合,共事有年,属于现代政治的组阁体制。这些人选,也是当时中国皇族、满洲贵族系统之外最具专业色彩的人才,他们在各自领域耕耘已久,极富声望,因而又属于现代政治中的专家政治。

   袁世凯内阁名单的发布大致化解了半年以来的政治危机,给国内外以新的希望。对袁世凯怀有十分友好感情与敬意的英国政府对新内阁极为期待,希望看到“一个足够强有力的政府出现,这个政府应该不偏不倚地同各国政府打交道,并且能够维持国内秩序和作为革命成果之一而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对贸易发展有利的环境”。③

   清廷的让步使中国重回宪政改革的正确轨道有了可能,袁世凯内阁的成立使真正意义的宪政改革实现了第一步。宪政改革的第二步,也是最后一步,就是召集国会。然而各方面无法在此问题上取得共识,遂使君主立宪改革在中国功亏一篑。

   11月15日,袁世凯当面与英国公使朱尔典对此做了说明。《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致英国外交大臣葛雷电》这样表述:“黎元洪坚持要除掉清王朝,并拒绝了他(袁世凯)所有的提议。建立共和国的方案在上海和南方其他革命中心获得了支持;但在北方,民情则倾向于君主立宪政体,而且正是他(袁世凯)打算领导的党派主张这后一种政制。由于国家的民意已经不再由资政院所代表,他(袁世凯)计划将他的方案提请能代表各省的国民会议认可,而召集这样一个会议是他(袁世凯)的意图,地点将定在上海或天津。袁认为,如果他能够整合北方各省认同他的政策方针,就有可能形成一个政府的中心,依靠这个中心,南方终将或者被争取过来,或者被用武力所克复。”④

   直至12月22日,袁世凯依然坚持君主立宪体制不可动摇,他深信共和只会导致国家的分裂和毁灭,期望保持国家的完整,他认为“一个有限的君主制是唯一能够确保国家完整的政体”。⑤

   袁世凯的看法是对的,后来的历史发展也证明满洲人领导的大清王朝并不仅仅是朱明王朝疆域,要让清王朝的全部疆域还能完整无损地保存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保留“一个有限的君主制”。可惜的是,南方革命党人迅速在南京成立了一个临时政府,这个新政府与新军将领均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而北方的立宪党人、满洲贵族或许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满洲贵族在未来的政治架构上并不愿意过多让步。

   长时期的僵持让中国的经济不堪重负,各国政府基于在华利益也有无法默许无政府情形无限期延续。1912年1月19日,清政府驻俄公使陆徵祥联合驻外各使电请清帝退位。26日,大清国会办剿抚事宜第一军总统官段祺瑞率清军将领姜桂题、张勋、何宗莲、段芝贵、倪嗣冲、王占元、曹锟等四十六人联名致电清廷,痛陈利害,恳请立定共和政体,以巩皇位而奠大局,明降谕旨,宣誓中外。⑥

   民国是“谈出来”的

   军队是靠不住的,军队只是国家机器中的一个螺丝钉,是工具。统治者如果想让工具介入国内政治,那么军队就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听统治者的话,所向无敌,风卷残云;一旦反水,阵前倒戈,那么统治者就只好自己认输认罚。

   在段祺瑞呼吁书上签名的,囊括了清军几乎所有将领,这就将清廷逼到了一个死角,打吧,那些八旗弟子早被长期执政的优越环境给腐化掉了,早已没有努尔哈赤时代的英气和智慧,王公贵族除了吃喝玩乐没有几个懂政治懂军事,更没有几个能够上马提枪为皇上卖命。一个存在了两百多年的大清王朝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两百多年的统治怎么就养了这些无用的人呢,怎么突然发现稍微能干的大臣,都是汉人呢?可惜这一切觉醒都来得太晚了。大清国的终结只剩下一个程序了。

   大约在次年1月26日,与袁世凯关系密切的杨度在北京发起成立“共和促进会”,这对一直主张君宪主义的杨度来说是一个重大转变,标志着他已从君宪主义向民主共和转变,这当然也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袁世凯在转变,整个中国恐怕都在发生巨大的转变。杨度强调不能以党见之私召至瓜分之祸,先前大家主张君主立宪是以救国为前提,而不是以保存君主地位为唯一目的,是以保存君主地位为手段推动政治改革,而绝不愿以杀人流血去保留君主的地位。现在的中国已错过君主立宪的良机,南方革命党武装起义,就意味着君主立宪走到了绝境,南北分裂,国将不国,要想拯救中国,保全中国,保全皇室,唯一出路就是接受南方的条件,走向共和。舍此,南北并败,满汉俱亡。⑦杨度等文人发言只是在讲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或许还不足打动清廷特别是那些顽固派、保守派,他们或许内心深处还存在着某种侥幸。然而,段祺瑞的北洋系再次向朝廷示威,告诉朝廷不要再存在什么意外的幻想。段祺瑞的全权代表吴光新、徐树铮等人与湖北军政府代表孙武等人密切磋商,双方达成妥协,如果朝廷不能在旧历年之前即2月17日之前转向共和,那么段祺瑞的北洋军将挥师北上,直捣龙庭,而湖北军政府和南京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将作为后援予以支持。孙中山、黎元洪等南方领导人都同意这个方案,承诺支持段祺瑞和北洋新军走向光明投诚反正,决不会在段祺瑞军队挥戈北上时袭击后方。于是,清廷终结的时间表从这时开始倒计时,辛亥年的事情一定要在辛亥年结束,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南方的武力威胁当然也不是说到就到,鉴于当时的特殊困难,清廷当然也知道南方民军力量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大,再加上时值冬季,南方人真的打到北方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朝廷在获悉段祺瑞与黎元洪、孙中山等人合作的消息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马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妥协  

本文责编:yangxingl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602.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4年12月下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