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刚:如何看待民国乱局?

——天则第499次双周评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2 次 更新时间:2014-11-13 11:33:09

进入专题: 民国  

袁刚 (进入专栏)  

  


   祝贺张鸣教授又给我们提供了一本精彩著作--《共和中的帝制》,遗憾的是这本书我还没有看到,本来是没有资格评论的。但我在共识网上看到了张教授写的关于张勋复辟一书的序言,也有一些感想。刚才张教授的述说和几位教授的精彩评论,对我也有启发。

   我很欣赏张鸣教授的叙事风格,他近年出了几本书,能把历史学术从象牙塔尖走到民间,大众化通俗化。特别是近年民国史研究得到广泛关注,不光学者关注,民间也很关注,是全社会关注。唐德刚的《袁氏当国》在大陆出版后,对辛亥革命后这一段史事,民间有一阵子热议。我看了张鸣教授写的《摇晃的中国》,而且我们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研究生会请张教授来讲演过一次,那是2011年,效果非常好。我对张鸣教授这种侃侃而谈娓娓道来的叙史风格,是欣赏的,也为民众所喜闻乐见,既增长知识,又能深刻反思,有益于当代。

   但是我也感到一个遗憾,刚才张教授说有电视剧编剧找他,希望他能就张勋复辟历史写成电视剧本,他却推辞了。我认为不应该推辞,依照张教授的手笔,是能够写成优秀电视剧的,张勋复辟故事性很强,本身是一个滑稽剧,情节曲折离奇,是能够写成票房价值很高的电视剧的。但如果仅仅是演绎戏说历史挣钱,那也意义不大,我想编剧找张教授写剧本,是要求高水平,是要反思历史,资鉴当今。若能写成,我想影响会更大。以前历史学家吴晗也写剧本《海瑞罢官》嘛!几年前有一个电视剧《走向共和》,虽有些缺点但大体不错,促人反思,后来不知为什么遭到禁播。我觉得探索历史,并把历史知识普及化、通俗化,在此基础上对这段历史进行反思、评议,吸取教训,展望未来,对当今中国的改革发展非常有益。

   关于张勋复辟,以前的“党化史学”,按意识形态划分进步与反动,把张勋复辟这样一个背景复杂意涵深刻的事件,定性为开历史倒车,复辟就是倒退,是一场历史闹剧,张勋是一个跳梁小丑。其实,历史并不那么简单,张勋复辟事件有着许多人们忽略或关注不够的深层次的历史内涵。辛亥革命建立民国后,中国向何处去?建立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建立什么样的政府?这个问题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没有真正解决,各方还在摸索探讨中。刚才秋风教授谈到《临时约法》,认为《临时约法》有问题。确实有问题,比如到底是采用美国式总统制,还是法国式的内阁制?规定模糊不清,在制定《临时约法》时就有不同意见,后来果然是引发了争斗。

   但是,我认为不能责怪《临时约法》,因为它是“临时”的,应该适时制定一部正式宪法呀!既是“约法”,也就是非正式,而且是临时的,也即过渡性的,是在举义革命时局中仓促制定,必然有缺点不成熟。但它获得各方承认,起到了特定的历史作用,是中国“宪政大开张”。此前按照《组织大纲》初定的法则,由临时国会选举产生了两任临时大总统,但还是“临时”的,孙中山和袁世凯都只是临时大总统。但国家最高领导人由“选举”产生,且都“依法”产生,这是划时代的,是现代民主与传统专制的根本区别。虽为“临时”,却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然既为临时,也就是不正规,也就是说民主规则本身还不健全,要尽快让它正规健全。宪法是根本规则,民国政府由南京迁到北京以后,国会参众两院很快就成立制宪委员会,将制定正式宪法以取代《临时约法》,作为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来做。制宪就是制定政治游戏规则,一个国家要有政治秩序,正常运转,必须要有好的游戏规则,这就是宪法,是民主制度的根本。但制宪必然牵涉到各方利益,各方政治博弈,需要宪法条款来平衡,所以,要将《临时约法》改订成正式宪法,不是件容易的事。《临时约法》固然有问题,现在学术界有人批评它,说它是“恶法”,民国搞糟了就怪《临时约法》没有制定好。但是,千万别忘了它是“临时”的啊,是“约法”啊,不是正式宪法啊,怎么能怪到它头上呢?当时制定的时候,说约法就管半年,结果后来管了那么多年,护法战争、护法运动都是“护”这个“临时的”东西,这是中国的悲哀!游戏规则有问题,就应该完善游戏规则,以期为一个临时的规则大打出手,不如大家坐下来平心静气把正式规则制定好,然后大家都按规则出牌。

   《临时约法》到底规定总统制还是内阁制,其实没有讲清楚。就算是内阁制用以制约架空袁世凯,但后来袁世凯死了呢?副总统黎元洪按照《临时约法》补为总统,黎元洪可是南方国民党人支持的,但按照《临时约法》,黎元洪也应该被架空没有权,权在内阁总理段祺瑞。此时《临时约法》对北洋军阀有利,对民党支持的总统黎元洪反而不利,让人哭笑不得!于是产生了府院之争,即总统府与国务院之争。堂堂民国大总统,甚至连人格尊严都没有了,段祺瑞手下的国务院秘书长徐树铮有政令让大总统签字盖章,颐指气使,对黎元洪说叫你盖章就盖章嘛,问那么多干什么?大总统变成了橡皮图章。但黎元洪也拗,就是不盖!对德宣战总统就是不盖章,国会国民党议员也支持他,府院争执不下,给张勋钻了空子,闹了个帝制复辟。黎元洪被迫解散国会,下台走人,这又给段琪瑞创造了机会,让他马厂誓师,“再造共和”,当了回大英雄。

   这场历史闹剧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民国初建政治秩序不稳,游戏规则不健全。不健全怎么办?不是退回皇权专制,而是应尽快健全民主规则,首先是要树立宪法的权威,使《临时约法》经公认的合法途径和程序,改订成正式宪法。这项工作的确是在做的,民初制宪委员会在天坛草拟宪草,这是非常伟大而有意义的工作,非做不可。健全民主游戏规则,民国嘛、共和嘛,政治行为方式与准则与王朝根本不同,我认为辛亥革命建立共和,并非“换汤不换药”,是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因为辛亥革命成立政府,是投票选出来的,以前哪有选举?孙中山当临时大总统,是由临时国会投票选出来的,袁世凯也是选出来的,并非孙中山退让,不是私相授受,这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标志。革命初始规则不健全也可理解,现在有人因其不完善有缺点,对这些东西进行全盘否定,我是不同意的。后来的制宪过程曲折艰难也可理解,因为有不同集团不同利益嘛,要进行政治博弈,讨价还价,天坛宪草就有“研究”和“商榷”两个派系在争吵,院外还有实力集团,还有个人野心家,如何整合平衡,的确也需要时间,会有冲突,会有反复。

   张勋复辟仅12天,闹了个灰头土脸,辫子军也被段琪瑞的“讨逆军”打得屁滚尿流,按胜者王侯败者寇的逻辑,复辟失败者不就是历史丒类吗?但张鸣教授不这么简单地看,他在序言中认为张勋复辟“是中国保守主义的一次探索”,是非常有见地的新见解。清朝推翻后共和并没有搞好,是不是可以恢复帝制呢?这实际上也就是恢复秩序。复辟帝制是不是恢复秦始皇式的专制呢?肯定不是!经过辛亥革命洗礼,即使帝制复辟也得变,袁世凯还称“洪宪帝制”呢,他还要宪法呢,洪宪是洪大宪政之意,是君主立宪。且清朝灭亡前已搞“预备立宪”,需要宪政这在当时已是共识,只不过宪政不健全,或以宪法当门面搞假宪政,但立宪已是谁也难以回避。所以说,“君宪救国论”也可以看作是当时人对中国政治走向的一次探索,是保守主义者的探索。

   当时中国已陷于分裂,有南北政府,许多省宣布独立,中国向何处去?如何恢复秩序?保守主义者也可以发声。《天坛宪草》不能通过立法程序成为正式宪法,也有一些人如章太炎、梁启超、康有为等,甚至有外国人,私拟宪法,为顶层设计提供意见。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民国初年就如何建立民主政治秩序,在大范围进行着探索,知识精英在探索,民间在探索,上上下下都在探索。这是一个探索的时代,当时没有党禁报禁,虽乱但思想很解放,对国体谁都可说三道四,难道就不允许保守主义者也探索中国出路吗?

   张勋绝非单枪匹马,其身后有一个保守主义群体,他是当时“孔教会”名誉会长,康有为是会长。清亡后有一大帮遗老聚集于青岛,康生小时候曾受教于他们,所以毛笔字写得非常漂亮。康有为、劳乃瑄等士人也忧国忧民,希望化解中国乱局。张勋复辟时,康有为是主角,他们也不屑于袁世凯称帝。但溥仪是满族不为汉人接受,于是有人提出让孔子后裔当皇帝,这可谓是复辟帝制的另一方案,难道就不是政体的探索吗?

   以前“党化史学”论定复辟就是倒退,复辟就一定倒退吗?1640年英国革命杀了查理一世也废除了帝制,但后来复辟了,英国现在还有女王呢,难道是倒退?尼德兰(荷兰)商业共和国比英国还早,后也请来国王复辟。其实,革命后的国王和革命前的国王并不一样,已放弃了专制权力,不能说凡国王就一定反动。张勋请12岁溥仪复辟,溥仪能专制当秦始皇吗?当然,张勋复辟并非光明正大,搞的是阴谋且整个政治规划没有铺开,但我相信他们肯定是搞君主立宪,因为时代已经变了,要倒退为专制秦皇汉武,绝对不可能。所以,不能简单地说复辟就是倒退,时代也推着国王变,要复辟也只能像英国女王那样“虚君共和”,且康有为早在前清戊戌变法时就主张“君民共主”,我们又何必丑化复辟?所以,我非常赞同张鸣教授说张勋复辟是中国保守主义的一次探索--一次失败的探索。

   保守主义在探索,自由主义也有探索,也失败了。段琪瑞“再造共和”后,政治并未见好转,不几年被直系吴佩孚武力推翻。1922年5月胡适联合16个知名教授(包括李大钊、蔡元培),在《努力周刊》上发表“我们的政治主张”,批评坏人当道,希望“好人”当政,倡导“好政府主义”。结果吴佩孚就让自由知识分子“好人”们组织了一届政府,由耶鲁大学法学博士王宠惠组阁当总理,好几个洋博士出任部长,但当政仅72天,就因部长罗文干贪腐而倒台。这是中国自由主义者的一次组阁,应该说也是一次失败的政治实践。

   中国向何处去?还有其它主义在探索,各路人马都在提救国方案。既然坏政府、好政府都不行,干脆就不要政府,时无政府主义相当风行。而有无政府,就有强政府主张国家主义的人,“醒狮派”建立青年党,左舜生找到新桂系的李宗仁,邀其入党,竟想在广西建立“党军”,遭李拒绝。中央烂掉了不行,建立不起稳定秩序,那就地方上探索,南方各省搞起了“联省自治”运动。中央立不起宪法,就先地方各省搞,湖南率先立“省宪”,此事连青年毛泽东也参与,并唱赞歌,浙江、四川等省跟进,联省结成联邦政府。另外,还有各种社会主义的探索,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也是一种方案。

   民国初年有较长时间的政治混乱,民主秩序没有很好建立起来,还处在探索过程中。摇晃的中国,为建立民主秩序,各方都在探索,中央在探索,地方也在自主探索,政治是多元的,思想是解放的,我认为这是好现象。建立民主秩序不容易,美国独立战争后也经过十几年博弈,正式宪法才出来,其他国家也都有反复。张勋复辟是保守主义的一次探索,是试错,应该允许试错探索。多元探索大概进行了16年,到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表面统一中国,探索也就中止了,中国由第一共和进入第二共和,1949进入第三共和。以后的政治体制都是“以俄为师”的结果,多元变为一元,党为中心,孙中山概括为“党在国上”。宪法不重要了,党纲比宪法重要,按照苏联那套东西建立一党专制,建立“党国”体制,这就是现代中国的政治走向。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民国初年的探索难道就没有意义吗?我认为第一共和16年的探索是有益的,包括恢复帝制的试错探索,让孔子的后裔当皇帝也是一种探索,建立君主立宪制,多元探索的中断相当可惜。我认为各方多元探索如果给予时日,再长一点时间,中国是能够自主解决自身政体问题的。16年中国冲突不断,战争不断,但战争规模不大,死人不多,博弈过程中民主法治富强统一的因素在日渐增强,各方都要求建构统一秩序,不一定如孙中山所说是一盘散沙。以日为师,以美为师,学法国建立内阁制,以俄为师,各国政体我们都在学习、引进,按照中国国情吸取西政优点,中西合璧,择善而从,若稍稍借以时日,中国人完全可以自主地建立现代民主国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袁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国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0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