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刚:隐性体制性腐败更可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3 次 更新时间:2017-12-13 18:00:33

进入专题: 反腐败  

袁刚 (进入专栏)  

  

   吃空饷不仅本身与贪污性质无异,而且因其人数太多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像蝗虫一样吃光社会的积蓄

  

   干部官僚腐败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显性作奸犯科的贪官污吏,不仅法理难容,就是其自身也怕见阳光深自潜藏。然也有人钻制度法律的空子,依靠制度漏洞长期侵吞国家资产,吃体制饭,堂而皇之地腐败,人们看在眼里也不反感,反正是吃“皇粮”、吃国家的,腐败者自身并不感觉是腐败,吃冤枉也不脸红,政府对他们也百般呵护,此即为隐性腐败,亦可谓体制性腐败。

  

   隐性体制性腐败的危害,一点也不比显性腐败小,甚至更难清除。今年2月媒体揭露重庆市万州原区长的女儿李某在驻京办吃空饷,两年不上班工资照拿。经揭露后李某退还了工资3万余元,其数不多,人们也未往贪污上去想。但这一事件曝光后提醒了更多的人,人们发现像李某这样吃空响的人其实很多,自己周边就有,早已司空见惯。

  

   某学者曾列举了吃空饷的17种现象,除干部外,中小学教师中也很普遍,凡有“国编”者,都有可能钻空子吃到空饷,在全国各地上上下下各行各业都有。如有的单位官位有限摆不平,为照顾“退居二线”的老资格,就专门安排吃空饷,或挂副职不干事,或搞个人大、政协衔享受某级待遇。有人停薪留职,有人停职留薪,20多年下来,不但未作清理,而且形成惯例,其后更不断有新的保编者,凡能保有“国编”,不干事也可拿工资,造成冗官无数。

  

   吃空饷的形式还有很多,大大小小都与官僚特权有关系,造成冗官冗费。除此以外,还有数目巨大的庸吏,他们成天上班,看似吃正饷,但上班并无正事,有正事他们也干不了。相当多的机关干部作风懒、散,上班就是看报喝茶,有的干脆上网玩游戏、聊天,衙门虽大却效率低下。各单位都有庸吏,尤其是有些清水衙门,就是专门安置享有特权的庸人的。我亲眼所见的大学工会就是如此,他们十多个干部,除了从我们教工工资中每月扣收“工会费”,一年下来给我们发几桶食用油外,并未见他们为教职工作什么服务,我们也无须工会提供什么服务。

  

   冗官庸吏看似不是贪官污吏,所得工资不一定很高,清水衙门福利也不一定好,但他们不劳而食,且数目巨大。“事业单位”的干部编制到底有几千万人,一直是个未知数,财政上是无底洞。吃空饷不仅本身与贪污性质无异,而且因其人数太多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像蝗虫一样吃光社会的积蓄。腐败高官如前铁道部长等贪污受贿数额可达上亿元乃至更多,但还只是显性的腐败,而隐性的体制性腐败如养千百万庸吏,又要国家财政拿出多少钱来填补呢?

  

   为保有既得利益,冗官庸吏不仅拼命反对改革,而且因其群体性成为腐败的土壤,造成顽固的制度性腐败。三十年来有过十多次机构改革,却连保编、坐吃空饷这样明显的弊政也革除不了,养了一大群寄生虫却没有办法清除,以致于积重难返。

  

   用纳税人的钱豢养冗官庸吏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是一种恶劣的隐性的腐败。干部既由国家财政供养,就应公开透明,经纳税人同意,不劳而食或无事找事碌碌于位者,应统统清理。这本是行政改革的基本要义,是早就该做的事。所以,要进一步深入改革,加强编制管理,强化考勤考核,财务政务要进一步公开,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前提下,对各单位各类吃空饷的人来一次大的清理。当然,治本之道是深入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许多冠以“事业单位”或“群众组织”名义的单位,应剔除其“国编”,破除冗官庸吏吃冤枉的寄生单位,真正建立起廉价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所以温总理说当今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的确是说到了点子上。“国之命在人心”,腐败不除,国无宁日。既要反贪官污吏,也要反冗官庸吏,既治贪也治庸,既要反显性的腐败,也要反隐性的腐败。反腐败要从体制上突破,“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

  

   (《人民论坛》2011年第19期7月(上),领导科学, 2011(21) 转载)

  

进入 袁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腐败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