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大介:安倍的穷极之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9 次 更新时间:2014-10-31 00:26:19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近藤大介  

    

   一

   就如同俗话所说的“人各有命”一样,一个国家的政权也有它的“命”。

   去年安倍政权可谓顺风顺水。安倍经济学华丽登场,日经平均股价随之猛涨80%。在国会上,面对沦为在野党的民主党议员的种种批评,首相安倍晋三直言回击:“如果你们(民主党众议员)也能想到这样的上策,为何没有在民主党执政期间(2009年至2012年期间)实施呢?”之后,他又用饱含自信的腔调说道:“执行才是政治的关键。”此言一出,整个国会议事堂里顿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无论是在去年6月英国举办的八国集团峰会(G8),9月俄罗斯举办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还是在联合国总会上,“安倍经济学”都是人气十足。去年9月,安倍在于阿根廷召开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总会上进行了宣传日本的终极演说,并让东京最终成功获得了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安倍经济学将会实现日本的复兴”——日本人民和世界人民似乎都有了这样的憧憬。

   然而,进入2014年后,安倍政权的“运气”开始急转直下。各企业于3月为期的决算结果清晰显示,得利于“安倍经济学”的只是一部分大型上市企业,相反,拥有占日本总从业人员人数约7成的中小型企业业绩陡然下滑。同时,在今年4月,日本的消费税税率由5%提升至8%,这又造成了日本全国消费的骤然低迷。按照年率换算,今年第二季度(4月至6月)经济增长率环比下降1.8%,换算成年率为下降7.1%。于是,“安倍经济学”被大家揶揄为“安倍不景气学”。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也跌破了50%。

   为了走出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双重窘境,安倍首相想到了一个穷极之策,那便是“充分利用女性”。

   “竞争对手国”中国每年的经济增长高达7%以上,为什么仅仅一海之隔的日本做不到呢?对此,安倍认为其中的原因莫过于中国自从毛泽东提倡“妇女能顶半边天”以来,女性全都在外工作,而日本女性大多为居家型专职主妇。所以,只要日本的女性也像中国女性那样外出工作,日本的GDP就一定会提升。而且,随着经济的好转,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也一定会随之稳步上升。

   另外,安倍还认为,内阁支持率低下的最主要原因是“女性对于政治不闻不问”。所以,如果能够吸引一大批女性粉丝的话,内阁支持率必然上升无疑。

   基于以上的理由,首相安倍于9月3日对内阁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组。此前,安倍内阁的18名大臣,在“无一人更换”的情况下连续工作了617天。如此漫长的“全体大臣满勤工作”也创下日本内阁历史的新纪录。但即便如此,安倍仍断然“换血”,提拔5名女性出任内阁大臣。对此,安倍自信满满地借用了一句中国的古语“先自隗始”——提倡日本女性进入社会,首先从我安倍做起。”

   二

   可是,就在内阁改组后不到50天,由安倍首相提拔上任的女性大臣们接连爆出丑闻,日本上下为之哗然。

   丑闻第一弹的主角——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兼绑架问题担当大臣山谷惠里子。

   9月25日,山谷大臣在位于东京有乐町的外国特派员协会举行呼吁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的记者招待会。

   然而,就在当天,《文春周刊》刊登了山谷大臣与“在日本的韩国朝鲜人不允许有特权市民会(在特会)”干部的亲密合影。由于该会成员经常在街头做出一些对在日韩国人、朝鲜人的歧视(仇视)行为,所以山谷大臣和这些人的合照成了记者们集中炮轰的焦点。

   2013年12月11日,日本警察厅发布白皮书,文中首次立项谈及“右翼派系市民团体动向”,而“右翼派系市民团体”代表就是“在特会”。白皮书中写道:“对由该团体引发的接连不断的纠纷和违法行为表示深切的忧虑”。所以,被警方定位为“敌对团体”的干部成员和统领日本全国25万名警察(公安)的国家公安委员长关系甚好,这可是个非常大的问题!然而,对于这个问题,山谷大臣辩解称:“政治家会和很多人合影,没有人会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和谁合过影”。

   在担任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委员长的同时,山谷大臣还兼任“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的担当大臣。然而她在朝鲜的评价却是出人意料的差。10月18日,山谷大臣和同为“女性大臣”的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少子化担当大臣有村治子参拜了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对此,朝鲜方面发表了强烈的反对:“这是一种把日本过去的殖民统治历史正当化的行为”。日朝邦交正常化的交涉立时阴云密布。

   继山谷惠里子之后,女性大臣丑闻第二弹“问世”。这起丑闻的主人公是法务大臣松岛绿。在10月7日举行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中,民主党议员莲舫抨击松岛称;“今年夏天,松岛大臣曾在自己的选区里散发团扇。”

   对此,松岛大臣表示,政治家分发印有自己头像和政治信仰的传单,但这些传单会被选民扔进垃圾箱。在炎热的夏天,用团扇代替传单,选民们就可以拿回家长期使用。于是,松岛大臣向选民发放了21980个团扇,总费用达178万日元。

   但是,松岛大臣的这种行为属于“散发有价物品”的送礼行为,这种行为是被日本公职选举法名文禁止的。换句话说,身为位居司法界之巅的法务大臣,松岛大臣却做出了违反法律的事情。

   虽然松岛大臣坚称:“发放的只是讨论资料”,民主党还是于10月17日将松岛法务大臣告到东京地方检察院。如果该案得以受理,那么,东京地方检察院将会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对“上司”法务大臣进行的调查。

   女性大臣丑闻第三弹——10月16日发售的《新潮周刊》刊登了关于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乱用政治资金的报道。

   按照规定,日本的政治家必须把所有政治活动经费计入《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中。同时,如果成为内阁大臣,还须将本人及所有家属成员的全部财产公布于众。

   但是,在小渊议员身上却出了一桩“近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60万元)的政治资金用途不明”的事件。即使小渊议员真的每年带领群马县选区2000名选民前往东京日本桥的剧场“明治座”,她从选民手中收取的参加费用要远远少于支付给“明治座”的费用。另一方面,带选民去“消费”就等同于用钱收买选民,这种行为本身也触犯了公职选举法。

   除此之外,在小渊议员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中还出现了多张奇怪的发票。比如,2009年6月15日,她在三越百货商店购买三件婴儿服装,共14159日元。这笔消费的发票竟然被列在了“办公室费用”之中。同年12月22日,她在松屋银座百货商店购买儿童玩具后索要的面额6 2790日元的发票被计入“组织活动、交际应酬费用”之中。

   以上两张发票的开具日期和小渊议员的生育时间非常吻合,我们很难不发生联想,她给自己的孩子买衣服和玩具,然后用从纳税人手中收取的政治资金来“报销”。更何况,这种引人怀疑的儿童用品和女性服装的发票数量多达25张。

   三

   就在日本被这几起丑闻事件闹得鸡犬不宁的时候,安倍却在意大利参加亚欧合作峰会(ASEM)。安倍出访过49个国家,位居日本历届首相出访国家数量之首。此前,他总是在日本政府专用飞机降落在羽田机场后,带着充满自信的笑容,挥舞着右手从舷梯走下来。可是10月18日这天回国的时候,他头一次绷着脸下了飞机,然后径直回到了首相官邸——虽然是周末,他却还要处理堆积如山的女性大臣们的各种问题。

   最终,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和法务大臣松岛绿于10月20日辞职,在任时间仅为47天。其中,作为前首相小渊惠三之女的小渊优子虽然凭借其40岁的年龄成为最年轻的内阁大臣,但她却在距离“日本首位女首相”一步之遥的地方遭遇了重挫。

   目前,在日本政界里,对于首相安倍任用5名女性担任内阁大臣的这种“只要是女人就行”的做法的批判之声愈发高涨。其实,不仅是在政界,活跃在日本各界的女性也纷纷指责安倍:“为了增加自己的人气而利用女性,这本身就是一种愚弄女性的行为。”

   在各种声讨之声中,一位政界人士向我曝出了一则关于首相安倍和女人之间的逸闻趣事。10月11日那天,安倍的男秘书在东京皇家王子大饭店花园塔里举行婚礼,安倍和昭惠夫人当了回媒人。在婚礼仪式上,首相安倍发表了如下贺词:“我尊敬的英国已故首相丘吉尔在晚年留下了这样的遗言——如果再给我一次生命,无论在世界的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再次找到我的妻子克莱门蒂娜,并和她结婚。希望今天的新郎在他暮年之际也要对他的妻子说这样的话。祝愿你们永远幸福!”

   可是,和新郎新娘一同坐在观礼台上的昭惠夫人听到丈夫的演讲后竟然张大嘴巴,显出一副哑然的表情。

   据那位政界人士透露,安倍和昭惠夫人早已是“面具夫妻”、“家庭内部离婚”的关系了。所以,从昭惠夫人的角度看,她大概会心里嘀咕“你在说啥呢?”。事实上,昭惠夫人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在东京神田经营酒馆,并且购买了酒馆所在的整栋大楼。目前,由于可以乘坐政府专机出游,所以对安倍首相“暂时忍耐”罢了。可见,昭惠夫人正有条不紊地做着准备,等安倍首相卸任之后,她也可能会离婚自立门户。

   总而言之,积极倡导“女性活跃”、“女性进入社会”的安倍由于自己起用的女性大臣们的问题,首次置身于政权倒台的危机之中。万一政权真的倒台,他自己娶到的女人也可能会离他而去。现在,安倍俨然成为了一个“女祸首相”。在此,我想送给

   他一句话——女能载男,亦能

   覆男。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440.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