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大介:中日韩的梦想与现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5 次 更新时间:2012-05-29 09:02:26

进入专题: 中日韩  

近藤大介  

  

  导语:国内政治、国际外交,再加上一位大洋彼岸的“影子玩家——三方最终达成了“年内启动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的委婉共识,但是漫漫前路令人担忧。

  

  去年9月,为了加强国际合作,中国、日本、韩国三国在地处中日之间的韩国首都首尔组建了“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并推选原韩国驻华大使馆经济公使申凤吉出任第一任秘书长。申是韩国外交通商部首屈一指的中国通和日本通,并且能够熟练地使用中文和日语。作为三国合作的代表性人物,在今年5月13日于北京召开的第五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申享受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日本首相野田佳彦、韩国总统李明博相同的待遇。

  中国和日本有一句共同的谚语叫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和韩国也有句谚语叫做“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东亚共同体”必将在亚洲地区开出绚烂的花朵。但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日韩三国之间的合作是经历了怎样的波折才能走到今天。

  The CJKFTA negotiations would be launched within this year(中日韩三国计划于年内启动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为了在这区区一行英文下签字,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和韩国总统李明博于5月12日出访中国,并于5月13日与中国总理温家宝联合召开第五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屈指算来,三国为了达成这一行英文字的共识,已经花去了整整四年的时间。

  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发起人是原日本首相麻生太郎。2008年的秋天,当源自美国的世界金融危机波及到东亚的时候,“东亚三国团结一致应对危机”的理念成为了会议召开的契机。同年年末,第一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麻生首相的家乡福冈县召开。

  当时,麻生首相将模仿和服美人制成的特大号“博多人偶”作为礼物赠送给了温家宝总理和李明博总统。对于这份礼物,特别是李总统显得十分喜欢。从那以后,三国之间就形成了会议的主办国赠送礼物的习惯,在这次的会议上,中国向日韩两国各赠送了两只朱鹮。

  此次在北京召开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三国达成的重要决议就是上述的“中日韩三国计划于年内启动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这里的“计划于年内启动”包含着“三个国家的政权必须负起责任,共同缔结自由贸易协定”的隐含意义。换句话说,这就是三个国家现任政权所达成的苦涩共识。

  现在,中日韩三国的关系仍然十分复杂。比如在日韩关系方面,在去年年末于京都召开的日韩首脑会晤中,李明博总统就“日军强征韩国人当作随军慰安妇”问题与野田佳彦首相展开了激烈的争执。此后,野田首相便一直对李明博总统心存芥蒂。这次在北京的日韩首脑会晤也是如此。会晤前,两国外交官在会晤场地选在日本代表团驻地长富宫饭店,还是韩国代表团驻地丽晶酒店这一问题上发生了纠纷。最后,李明博总统虽然做出了让步,前往了日本代表团驻地,但是这次会晤仅仅持续了15分钟,创造了自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以来,日韩首脑会晤的最短时间。而且,这15分钟中的一大半时间,都是李明博总统对于“日军强征韩国人作为随军慰安妇”问题的长篇大论,所以这次的会晤俨然成了去年日韩首脑会晤的翻版。

  在同期举行的日韩经贸部长会晤中,日方在会晤场地选择方面做出了礼节性的让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枝野幸男拜访了韩国代表团驻地丽晶酒店。但是,当枝野大臣一行的专车抵达酒店时,日方却被告知韩国方面“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车队只好屈辱地在酒店周围绕了一圈又一圈。

  在中日关系方面,虽说今年是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40周年,但是两国之间的关系发展还称不上一帆风顺。在5月13日召开的中日领导人会晤中,温家宝总理与野田佳彦首相围绕“钓鱼岛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按照日方的报道,受到14日在东京举行的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影响,14日预定的胡锦涛主席和野田首相的首脑会谈,15日预定的杨洁篪外交部长和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米仓正昌的会谈都没实现。

  在中韩关系方面,虽然恰逢两国邦交正常化20周年,但是针对“中国渔船”问题等的冲突仍在持续,所以在此次召开的中韩领导人会晤中,温家宝总理与李明博总统的表情一直十分严肃。

  然而,也正是因为中日韩三个国家两两之间的关系不是十分和谐,所以三个国家组成共同体才显得尤为重要。事实上,三个国家之间已经达成了包括18个部长级协议在内的,多达50个以上的框架性协议。同时,中日韩三国在经济方面的合作也日趋深化。对于日韩两国来说,中国已经成为其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另外,三个国家的人口总数占全世界人口数的22%,GDP占全世界GDP总量的20%,贸易额也占到了世界贸易总额20%。简单点说,日韩两国的对华依存度各占两成和三成,两国已经逐渐步入了“中国经济圈”。

  围绕自由贸易协定,有关中日韩三国所处的立场,一位参与了此次访华的日本外交人员如是说:“是优先考虑以美国为核心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还是优先考虑以中国为核心的中日韩FTA(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优柔寡断的野田首相陷入了像哈姆雷特的窘境。而且负责处理TPP和FTA两大组织事务的同为位于经济产业省大楼15层的‘经济协力科’,对此,他们也表示压力相当巨大。但是在以谋求经济复苏为目标的日本经济界,尽早缔结《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心声,毕竟‘中日韩+ASEAN(东盟)’的组合将会造就世界最大的巨型经济贸易市场。但是从‘由美国等10国组成的TPP的主导权由日本的盟国美国所掌握’这一点考虑,日本同样无法无视后者的重要性。”

  韩国方面,参与此次访华的青瓦台(韩国总统府)方面的韩国记者对韩国的立场做出了以下说明:“李明博总统更加倾向于‘中韩两国先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其后中日韩三国再签署三方自由贸易协定’的方式。目前,韩国国内对‘日韩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持最大反对意见的当属韩国现代集团。这是因为一旦签署协定,作为现代集团核心的汽车产业将蒙受巨大冲击。而现代集团出身的李明博总统无法对此置若罔闻。”

  最后我访问了一位中国外交方面的专家学者,这位中国学者对于中国的立场做出了这样的解释:“这次,中国非常高兴能够与日本和韩国同时缔结自由贸易协定。2010年,中国与东盟建立了自由贸易区。同年,中国大陆又与中国台湾地区签订了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在与周边各国的区域内贸易急速增长的今天,中国真心地希望能与日韩两国缔结协定。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千百年来的周边外交智慧——通过保持紧密的经济联系避免战争。”

  在与日韩两国的交涉过程中,如果能够首先签署《中韩自由贸易协定》或者《中日自由贸易协定》的话,那么三国成功缔结《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将会非常高。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1994年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订过程加以证明。当时,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的意向非常明确,而墨西哥却一直犹豫。但是当美国和加拿大准备签署两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墨西哥最终选择了加入。原因很简单,如果墨西哥放弃加入,那么加拿大将独揽巨大的美国市场。同样,考虑到我们中国的巨大市场,一旦中国和日韩任意一国达成协议,那么剩下的一国必定会选择加入。”

  不过,中日韩三国也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计划在年内启动的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绝对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对此,上面提到的那位日本外交相关人员这样说道:“我们把它称之为‘外交麻将’。也就是说我们三个国家要不停地对超过90种行业领域中的工作进行取舍和交换。比如日本在纤维领域做出让步,那么对方也要在农业或者其他领域做出相应的妥协。但是每个国家的每个行业领域背后都有各自的业界团体或者政治家作为支撑,所以这种‘外交麻将’应该打得不会太顺利。”

  “外交麻将”这个比喻十分有趣,不过众所周知,麻将通常是四个人的游戏。如今只有三个玩家,那么这个比喻是不是不太贴切呢?对于我的反问,这位外交官一边叹气一边解释说:“不,这是一个非常贴切的比喻。因为这场‘外交麻将’中还有一位‘影子玩家’。它坐镇在太平洋的彼岸,是世界上最强大‘日韩两国的老板’。这一次,‘宣布参与关于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是野田首相自去年9月登顶日本政坛之后第一次违背‘老板’的旨意。回国之后,他要如何向‘老板’做出解释,这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国内政治、国际外交,再加上一位大洋彼岸的“影子玩家”——在签订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一事上,三方最终达成了“年内启动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的委婉共识,但是漫漫前路令人担忧。来源: 经济观察网

    进入专题: 中日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84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