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慧等:安倍政府缘何急于谋求改善中日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7 次 更新时间:2016-04-21 11:40:18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中日关系  

黄大慧   朱锋   刘军红   胡继平   林利民  

   安倍政府缘何急于改善中日关系?

   安倍再度担任日本首相后,对华摆出一副对抗的强硬姿态。安倍政府不仅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死磕”中国,还在国际上针对中国开展“舆论战”,渲染“中国威胁论”,试图在中国周边构筑所谓“包围网”。另一方面,安倍政府又隔空喊话,不时发出希望与中国开展外交对话的声音。最近几个月以来,特别是随着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的日益临近,日本方面更是表达出对实现中日首脑会谈的强烈意愿,甚至展开了“积极攻势”。安倍政府的对华态度由“强硬”转向“温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促使日本方面急于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和改善中日关系?

   众所周知,日本外交的重心在亚太地区,日本首当其冲应处理好作为日本外交“堡垒核心”的与美国、中国、韩国以及俄罗斯等国的关系。然而,安倍高调推行的“地球仪外交”,偏要俯瞰遥远的世界,而对身边的中国等近邻视而不见。安倍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牵制中国,另一方面更是为渐显颓势的日本造势,避免日本被国际社会所忽视。结果,安倍非但达不到牵制中国的目的,反倒引起国际社会对日本政治右倾化的担忧。在安倍无法实现与中韩首脑会谈的情况下,中韩首脑却频繁互访见面,两国关系日益亲密。这种反差招致日本舆论对安倍拙劣邻国外交的强烈批判,一些有识之士甚至产生了忧虑,担心如此下去韩国必将“靠向中国”,形成“中韩对抗日本”的局面。尤其是,鉴于朴槿惠领导的韩国同时与中美保持友好关系,日本颇为担心东北亚的“中美日合作”被“中美韩合作”所取代,从而使日本陷入边缘化和孤立的境地。

   如何打破日朝关系僵局尤其是解决“绑架日本人质”问题,也是横亘在日本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在期待解决绑架问题的国内舆论压力下,安倍政府部分解除了对朝鲜的制裁。安倍在日朝关系上寻求“突破”,显然也有牵制中韩的战略意图。然而,日本将解决绑架问题优于朝核问题的做法,引起了美韩的疑虑甚至给美韩日对朝体制投下阴影。结果,日本在解决绑架问题与美韩日合作问题上落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乌克兰危机发生后,俄罗斯加快了“东向战略”步伐。安倍政府认为日俄关系迎来了新的“转换期”,因而对俄采取了“温和路线”。安倍甚至期待推进日俄领土问题谈判进程,并最终签订两国间的和平条约。然而,在美国压力之下,日本不得不与美欧步调一致,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实施制裁。结果,日俄关系前景变得黯淡,安倍对日俄关系期待落空。与此形成鲜明对照,近期中俄关系却越走越近。目睹此情此景,安倍焦虑万分。

   与此同时,美国也对日本施加了种种“压力”以期其改善中日关系。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最重要盟友和战略据点,美国当然希望日本能够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和承担更多责任。但美国却不愿看到日本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过于激化同中韩等邻国的矛盾,造成东亚地区形势的不稳定,从而搅乱美国东亚战略部署。美国对安倍政府的右倾化动向也比较警惕,尤其是对安倍执意参拜靖国神社十分不满,甚至罕见地以“失望”这一强硬措辞予以回应。毫无疑问,安倍“拜鬼”给本来因 TPP谈判进展不顺而趋冷的日美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此后,尽管安倍一再表示要“复活日美同盟”,但始终得不到奥巴马的积极回应。随着日本与中韩关系的持续恶化,美国敦促日本改善邻国关系的“压力”与日俱增。美国希望日本利用北京APEC峰会之机,实现中日、日韩首脑会谈。

   与美国的“压力”相呼应,日本国内的“安保优先派”也对安倍提出批评。安倍政权的支持基础来自于从精英到草根舆论的保守势力,而其中又可分为“安保优先派”和“历史重视派”。前者重视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后者则强调对美“独立”。这两派间的较量直接影响到安倍的内外政策。安倍为了稳固政权基础大搞右倾化,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前者的愿望,却引起后者的不快。后者担心倘若日本与东亚邻国关系再恶化下去,必然损害日美同盟关系,因而力促安倍实现与中韩的首脑会谈。

   安倍急于改善中日关系的政治如意算盘是,一旦实现中日首脑会谈,缓和甚至冰融中日关系,不仅有助于改变日本地区“麻烦制造者”的形象,而且可以减缓美国促其改善邻国关系的“压力”。安倍很清楚,面对希望亚太形势稳定的美国,改善中日关系已然成为强化日美同盟的重要前提。同时,安倍欲借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和改善中日关系,使自己在处理日韩、日朝以及日俄关系等方面赢取主动,甚至争取达到分化或牵制中韩、中俄关系的目的。当然,改善中日关系也有助于日本扭转其在地区合作中的被动局面,进而增加其在与美国TPP谈判中的筹码。另一方面,安倍急于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和改善中日关系,也是为日本争取“入常”做准备。2014年是日本战败70周年。若能在此前改善与中韩等国的关系,日本将可能减缓在历史问题上来自国内外的批评与压力。而且安倍有意发表旨在突出与过去诀别的“安倍谈话”,借机对外宣扬“面向未来的关系”。2014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0周年,并被日本视为“入常”良机。安倍政府认为,倘若中日关系继续恶化,日本就难以得到中国支持,也就很难圆“入常梦”。再把视线放长一点,为了几年后的东京奥运会,日本也需要缓和与邻国的关系。当然,安倍急于实现中日首脑会谈,更有为今后再选连任做准备的政治考虑。如何应对中国,是日本外交面临的最大课题。倘若能妥善处理中日关系,安倍必将在外交上获得较高“打分”,从而获得对自己执政能力的有利评价及选民的支持。安倍虽野心勃勃,但为长期执政和实现“摆脱战后体制”的宏愿,也需要暂时收敛锋芒,缓和对外关系和国内政治上的紧张气氛。

   安倍之所以急于实现中日首脑会晤,也存在经济因素考虑。安倍政权最大的课题莫过于使“安倍经济学”获得成功。“安倍经济学”的成败不仅关乎日本经济,也将对日本政治乃至外交整体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会对自民党本身的存在意义、权力基础产生重大影响。“安倍经济学”获得成功,日本经济将恢复活力,安倍长期政权也有望美梦成真。反之,“安倍经济学”失败,不仅会严重打击日本经济,也会严重动摇安倍政权基础。迄今为止,安倍之所以能保持较高支持率,主要得益于“安倍经济学”。“安倍经济学”初见成效,提振了日本人的信心,使他们看到了一线希望,进而对安倍抱有更高的期待。但安倍心里清楚,要想重振日本经济,光靠“安倍经济学”还不够,还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必须借助外力尤其是中国经济的活力。在美欧和多数新兴国家经济增长乏力以及“安倍经济学”风险日益凸显的背景下,发展中日经济合作已成为日本政府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

   中日关系还可以改善吗?

   中日两国关系2012年9月以来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目前正在蜕变为亚太地区最危险和最不确定的双边关系。作为世界经济第二和第三大国,中日对抗的持续对于地区和全球经济都将产生重大消极影响。2014年上半年,日本对华投资下降47%,中日双边贸易额下降5%。2001-2006年,小泉首相顽固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给中日关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中日关系出现了“政冷经热”的复杂局面。2012年12月26日安倍政府上台后,由于不加掩饰地在外交上公然打压中国、在安全上刻意视中国为对手、在政治上蓄意挑战中国,蛮横地拒绝承认中日存在钓鱼岛领土主权争议,中日在钓鱼岛海域的公务船之间对峙和在防务领域相互升级备战态势,令今天的中日关系上升为“安全危机”。未来中日关系甚至可能出现“政冷经冷”的恶劣局面。防止中日对立的国内政治及情绪化反应引发事故性的军事冲突,已成为中日两国的当务之急。

   中日关系持续紧张的症结在于安倍政府意识形态化的右翼保守主义政治主张和政策立场,但降低中日关系紧张程度的希望和途径取决于中日两国政府、社会和个人的共同努力。一味地指责安倍政府、要求日本纠正错误行动和按照单方面的意愿实现对话条件等做法,反映了某种对日政策的道义高度,但事实上难以获得有效的、积极性的政策互动,因而也就难使两国关系走出僵局。

   目前,稳定和改善中日关系有两种基本选择。一是逐步恢复中日两国之间政治性接触和交往,为恢复高层政治交往创造条件。利用相关的多边外交场合,直接实现两国高层政治对话,就目前双边关系中的棘手问题表达主张,重新寻求稳定两国关系的政治热情,积极、稳妥地为争议问题的降温寻找机遇,努力争取实现两国关系的止跌回暖。二是继续坚持在符合条件基础上的中日两国政治对话,在日方有实质性的举动之前不降低恢复日中高层政治接触的“门槛”,但逐步恢复两国相关机构之间功能性磋商,管控中日在东海空域和海域的对峙态势、避免出现事故性的军事冲突、避免双方军机和舰船擦枪走火。第一种选择重在显示两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气,在两国关系如今深受两国民族主义情绪挟持之时,能够通过双方首脑的会晤,引导两国社会更多地不是着眼于争议、着眼于过去,而是着眼于合作、和平与未来。

   破解今天中日僵局,事实上这两种选择需要同步进行。不管中日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争议和恩怨,也不管两国历史曾经制造了什么样的心结,中日两国作为亚洲邻国的客观存在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在已经进入全球化时代的21世纪,如果中日之间简单地让争议、竞争、仇恨和情绪来左右两国关系,并且一味地认为只有自己才占有道德与原则的高地、一切错误都在对方,远非理性与客观的选择。中日关系从1972年两国邦交正常化到1978年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再到1998年《中日联合声明》的发表,一路走来并非易事,凝聚了若干代领导人的心血,也反映了两国必须走出历史、走向未来的时代趋势。只是冷战结束之后,两国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两国国内政治也今非昔比,国内政治生态和社会情绪更是在塑造两国关系问题上发生了巨大变化。中日关系恶化的根子,说到底,在于两国不同的国内政治、舆论环境,也在于地区安全结构的显著变化所带来的政治心态变化。

   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中日关系既正常、又不正常。当两个邻国发生力量对比的历史性“权力转移”之后,“安全困境”因素的作祟和发酵是正常的。安倍政府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和“积极的和平主义”是日本作为一个大国对于中国力量崛起的必然反应。这种战略与政策调整以赤裸裸地“制衡中国”为目标,让坚持和平崛起理念的中国非常愤怒和生气。但日本这种调整的内在动力是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心、甚至是恐惧。与此同时,面对日本外交和防务战略的实质性变化,如果中国人依然习惯于一味指责日本的军国主义复活,每天晚上打开电视看的都是“抗日神剧”,让自己的主流观念依然沉醉在抗日战争时代的仇恨与抗争中,不愿意正视今天中日关系的变化、不愿意客观分析战后日本政治与社会心态变化的内在逻辑,更不愿意卸下情绪性的历史包袱,那并非认识和处理对日关系的明智做法。

进一步说,如果安倍政府继续不顾日本国内的和平主义思潮,随意改变日本在二战后的宪政主义道路,进一步通过修改日本宪法实现扩军备战,继续固执地将打压和挑战中国作为自身的政治与外交资产,这样的日本将是中国长期的、主要的战略对手,是中国未来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之一。要真正克服和战胜这样的对手,我们更不能一味地靠情绪、靠悲情。如果历史注定日本永远是中国崛起“绕不过的坎”,中国更需要在坚定的战略决心之外,推出与日本进行长期战略竞争的计划和行动。为此,在处理对日关系上,中国要有“硬”和“软”的两手策略。“硬”的一手,是我们需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国内经济、革新体制、实现“中国梦”基础上的“强国梦”和“强军梦”。另一方面,长期的对日斗争准备更需要柔和、理性、不乏原则但又能够产生国际影响力的对日外交战略。具体来说,该谈的时候要谈、该接触的时候要接触、该表现诚意的时候要表现诚意。在发展自己力量、坚持自己原则的同时开展的这种“柔性外交”,并非放弃原则、更不是轻易地作出无原则的让步,恰恰是让中国所坚持的原则和立场能够得到更好理解和传达的途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876.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京)2014年10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