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舒明:西方主流舆论对安倍政府历史修正主义的认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6 次 更新时间:2014-07-13 19:14:44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历史修正主义  

汪舒明  

    

   [内容摘要]西方主流舆论对安倍政府历史修正主义的批判存在独特的规范取向和安全考量。与中、韩等国对日本右翼修正主义的反侵略、反殖民的主导性认知范式不同,西方主流舆论更多诉诸西方盛行的人权和“历史正义”范式。东西方舆论对安倍政府的历史修正主义的认知都夹杂着安全顾虑。中、韩等东亚国家从历史修正主义感受到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的可能危险。而西方舆论主要担心历史修正主义导致中日之间的紧张局势失控,担心日、韩这两个美国最重要的东亚盟国之间裂痕加大给中国可乘之机。此种立场主要体现了美国在东亚推行战略再平衡的安全考量。因为安倍的历史修正主义,日本的和平主义形象已经被颠覆,西方舆论对日本右翼民族主义的担忧明显上升。与此同时,出于意识形态和安全利益的考量,西方舆论也表现出其偏狭和偏见。

   [关键词]西方主流舆论 安倍政府 历史修正主义

    

   自2012年底安倍晋三就任首相以来,历史修正主义在日本政界成为一股强大的逆流,不断挑战东亚邻国民众的历史情感。日本右翼历史修正主义的一贯立场就是否认或淡化战争罪责,拒绝战争反省和谢罪赔偿、甚至美化侵略战争,并借此重新树立日本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精神,摆脱“战后体制”。在安倍本人的纵容下,安倍内阁成员和亲信一再参拜靖国神社、推动修改历史教科书、否认强征慰安妇、主张“纳粹式”修宪、否认南京大屠杀、称东京审判是为掩盖美国战争罪行、推动神风特攻队申遗、宣称要修正“村山讲话”和“河野讲话”等。安倍本人则宣扬“侵略”无定义,派助理向靖国神社交“祭祀费”,战败日致辞不提道歉,故意登上带有醒目“731”字样的教练机拍照,观看并颂扬以神风特攻队为主题的电影《永远的零》等。2013年12月26日安倍本人悍然参拜靖国神社,标志着安倍政府历史修正主义的言行达到了高潮。2014年3月,为争取美日韩三国实现首脑会晤,安倍政府突然在慰安妇问题上改口称不修改“河野谈话”,历史修正言行暂时降调。

   与历史修正主义立场相伴随行的,是安倍政府在外交安全问题上的一系列对中国充满敌意的举措:在国际舞台四处公然高调宣扬“中国威胁论”,将中国类比为一战前的德国;推行所谓的“价值观外交”,试图在国际舞台上包围和孤立中国;高调介入南海岛争,挑动部分东盟国家与中国的冲突;在西南方向大力提升针对中国的军力部署;积极推动“修宪”进程,为参与所谓“集体安全”行动和海外用兵松绑;强化政府对媒体和舆论的控制;设立国家安全保障局,制定《特定秘密保护法》,使首相在安全事务中的权力进一步集中;努力强化日美安全同盟,自觉积极充当美国在东亚防范中国的马前卒;在普天间军事基地搬迁问题上投美国所好等。

   日本右翼的历史修正主义言行难免受到中韩等国的强烈反对,由此引发日本与中韩等东亚国家国民之间新一轮严重的“情感危机”、舆论和外交对抗,并加剧了东亚的安全危机。值得注意的是,欧美等西方国家的主流舆论也加入了这场东亚历史问题的纷争,凸显出西方在历史问题上与日本右翼存在的价值观裂痕和安全焦虑。西方主流媒体关注着与日本历史修正言论相关的那些具有重要影响的言论和事件。笔者以“Abe,Yasukuni”对2012年11月15日至2014年4月30日间部分西方重要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进行关键词检索。结果显示,英国路透社的相关文章共有110篇,《华盛顿邮报》的相关文章共23篇,《华尔街日报》则有66篇,主题主要有:日本右翼在历史问题上挑衅性行动、中韩的回应和反制、中日之间围绕钓鱼岛的紧张关系、安倍政府在经济和安全方面的政策等。本文以转载于《参考消息》的西方主流媒体或西方精英在日本重要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和评论为主要样本,来分析西方主流舆论对日本历史修正主义的认知。

    

   一、西方主流舆论在历史问题上与日本右翼的价值观分歧

   安倍参拜后,中国倾向于将参拜之举的实质解读为美化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历史。韩国政府发言人刘震龙声明的核心要旨也基本相似。对于中、韩等东亚国家人民来说,日本右翼的种种历史修正主义言行让人回忆起日本军国主义发动殖民侵略带来的无尽劫难和羞辱,并令人感到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噩梦。外来势力殖民侵略带来的恐惧和屈辱在东亚地区仍然根深蒂固,构成了这些国家记忆文化的主旋律。军国主义殖民侵略正是东亚国家解读日本历史修正主义的主要视角,慰安妇则是殖民侵略带来伤害和屈辱的具体承受者。

   在帝国主义时代,对弱小民族采取炮舰外交和殖民侵略曾被西方视为民族国家崛起的普遍、合理的路径。但在二战以来,此种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已经被包括西方在内的国际社会普遍摒弃而丧失了合法性。在日本右翼历史修正主义问题上,西方主流舆论同样接受中、韩等国反对军国主义殖民侵略的意义框定方式。2013年4月23日,安倍在谈及1995年的“村山谈话”时宣称,各国对“侵略”有着不同定义。《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编辑部很快对此发表评论文章。一贯亲日的《华盛顿邮报》认为日本的侵略事实不容置疑,中日两国官员的愤怒可以理解。而《华尔街日报》则称,日本侵略“跟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毋庸置疑”,并称安倍的可耻言论会让日本失去更多朋友。但与东亚国家相比,这一解读视角在西方的重要性要低得多。针对2013年底安倍参拜行为,中、韩主要以反对军国主义、反对殖民侵略视角谴责安倍参拜,而西方主流舆论更多关注安倍参拜对西方“历史正义”规范的背离。显然,西方主流舆论以契合其自身价值观和利益的方式对日本右翼历史修正言论进行意义框定,与东亚国家存在明显(但非绝对)的差异。

   日本右翼历史修正言行中,最易遭受西方舆论广泛批评的是慰安妇问题。在西方,严重侵犯妇女的尊严和身心不仅违背人类“良知”,更是严重侵犯其人权价值观的行为。日军对慰安妇的身心伤害就属于此类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任何历史修正主义者对慰安妇伤口撒盐的言行几乎毫无例外地会遭受西方主流舆论的“围剿”,并一再严重损害日本的国家形象。中韩就慰安妇问题开展对日斗争也最易在西方社会获得响应。2013年5月13日,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大阪市长桥下彻公然宣称,慰安妇对于维护军纪是“必要的”,“驻日美军应利用色情场所”。这触怒了西方社会并引起了来自西方的强烈谴责。在桥下发表狂妄言论后,美国国务院、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都先后对之进行了谴责。众议院外委会主席称,二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有组织而残酷地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性奴隶的行为“违背有关人类尊严的一切国际标准”,并强烈谴责桥下的谬论是“往幸存者和其家属的伤口撒盐”。包括日裔众议院迈克尔·本田在内的一批美国议员还在6月上旬参拜了位于新泽西州的一座小型慰安妇纪念碑。此外,桥下的言论还受到了联合国和多国人权组织的谴责。2014年1月下旬日本广播协会官员(井胜人再发关于慰安妇问题的狂言,再次引起欧美媒体的关注和强烈反感。慰安妇问题也成为4月奥巴马在访问韩国期间非常关切的一个重要议题。

   日本右翼的历史修正言行,挑战中、韩等国反对军国主义和殖民侵略的记忆文化。但对西方而言,它所挑战的主要是西方的“历史正义”规范。这一规范主张冲突的施害群体依据真相承认历史罪责,对受害者进行道义修补,在此基础上求得受害群体的宽恕,由此寻求双方走向和解。自20世纪末期以来,以“历史正义”规范为要旨的创伤记忆文化在西方形成,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并向全球其他地区扩展。①此种记忆文化以西方基督教社会就纳粹大屠杀历史罪责对犹太人进行认罪、道歉和修补为主要参照,德国尤其成为体现此种文化和“历史正义”规范的模范,为国际社会所推崇。在此种文化下,西方国家政府为一些群体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而道歉和修补,一些非西方国家也加以仿效②,使国际社会出现了“谢罪政治”和“道歉潮”。

   在对待历史罪责的问题上,西方舆论常常将日本与德国这个“谢罪”模范进行对比,并要求日本将德国作为学习榜样,承认历史错误,向东亚国家公开道歉。对于2013年8月15日安倍在战败日致辞中不道歉并派特别助理向靖国神社送交祭祀费的行为,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安倍向世界发出了错误信号,正在激怒世界其他地方的朋友。安倍于2013年12月26日悍然参拜靖国神社之举,在西方主流舆论尤其引发了广泛的严厉批评。美国驻日使馆就此罕见地表示“失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深表遗憾”。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称:“总的来说,所有国家都必须诚实面对自己在20世纪发生的这些恐怖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有在诚实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同昔日的敌人建设未来。这是德国所坚持的信念,在我看来,它适用于所有国家”。《华盛顿邮报》刊文称参拜意味着安倍放弃了和解理念,转而利用紧张来推动一系列右翼举措。该报编辑部也专门发表社论,严厉抨击安倍参拜之举是“挑衅性行动”。

   靖国神社本身的性质也受到西方舆论极端负面的解读。西方主流媒体在其报道和评论中,往往都提供关于靖国神社与日本历史上军国主义的关联,包括其中供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而且,也不时指明其在中、韩等国社会情感中的特殊敏感性。纪录片《南京》的导演认为在靖国神社陈列的否认日本战争罪责的展览中,“点缀着军国主义的宣扬”。③日本右翼将靖国神社视为纪念日本战殆者的合适场所;但这个体现日本神道教精神、煽动民族主义的神社,其对侵略暴行的美化让英国前驻日本大使休·科塔齐“不寒而栗”。他反对在那里供奉甲级战犯,并认为千岛渊才是纪念日本战争阵亡者的合适场所。④2013年10月3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和国务卿克里向东京千岛渊战殆者公墓献花,以行动表示不能认同安倍的历史观。美国人对日本右翼将靖国神社与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相提并论尤其感到愤怒,将之视为对美国的污辱。明迪·科特勒2014年1月16日刊发于《国家利益》的文章很有代表性。在他看来,靖国神社建立的目的就是将神道教的至高无上性、天皇的神圣性和皇室的中心性深植于国家政体中;这一神社颂扬太平洋战争,为日本帝国而设,是对日本战后和平宪法和东京审判的无言否认,是一个“挑衅之地”。这与阿灵顿世俗、中立、非政治化地纪念美国在历次战争中的阵亡战士在历史和精神上全然不同。与西方所提倡的通过记忆来促进和解的主张也背道而驰。

直接挑战西方纳粹大屠杀记忆的言行,在西方有着特殊的敏感性,极易引起西方主流舆论的反感。2013年7月29日,安倍内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谈及修宪问题上,主张学习二战前的德国纳粹在不知不觉中修改《魏玛宪法》的“技术”。这一发言实际上挑战了西方社会的“纳粹禁忌”,马上引起了西方舆论的猛烈抨击。著名犹太人权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在次日就发表声明要求麻生对他的讲话进行澄清,质问:“纳粹政权的哪种技术值得学习———怎样偷偷地推翻民主吗?”该声明还称:“世界从纳粹第三帝国汲取的唯一教训就是当权者知道不应该怎样做”。美国政府私下要求日本政府“撤回发言”。一些德国主流媒体也批评了麻生向纳粹学习修宪的言论。在国际舆论压力下。麻生被迫于31日收回发言。日本右翼分子在一些图书馆恶意损毁《安妮日记》的行为,引起了更多犹太组织的批评,西方许多重要媒体也将之视为日本“右倾化”的迹象。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在其声明中表示“震惊”和“深感担忧”,要求日本政府查处这一“憎恨行为”。反诽谤联盟也表示此种行为令人“震惊”和“可耻”。而以色列驻日大使馆和日本犹太社团也很快宣布向日本东京的多家图书馆捐赠300本《安妮日记》,以实际行动回应损毁恶行。基于民族主义恶性竞争导致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祸,推崇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西方对日本民族主义的上升高度警惕。在2013年英国路透社刊发的众多相关文章中,保守民族主义形象是关于安倍政府及其本人重复出现的话题。安倍上台未久,持自由主义倾向的《纽约时报》就发表社论指责“安倍重新试图否定历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安倍政府   历史修正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22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