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顺:中国传统的“他者”意识——古代汉语人称代词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49 次 更新时间:2005-08-01 01:29:34

进入专题: 语言  

黄玉顺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正如在西方一样,在中国传统观念中也存在着一种强烈的“他者”意识。根据这种意识,他人乃是一种异己的、陌生的、危险的在者。这是“你—我”这种本真的、健康的存在状态的异化。这种他者意识首先是与关于自我所属族类的意识联系在一起的,因而个人的自我意识是与其族类意识密切相关的:异族的存在规定着本族的存在,进而族类的存在规定着自我的存在。于是,本真的自我也就不复存在了。这种他者意识渗透于汉语全套人称代词“他”、“你”、“我”中:如果说“他”是“缺席的他者”,“你”是“在场的他者”,他们对“我”来说都是“外在的他者”,那么“我”就只是一种“内在的他者”。

  关键词:他;你;我;他者意识

  

  The Consciousness of ‘Others’ in the Tradition of China:

  An Analysis to the Personal Pronouns in Ancient Chinese

  

  Abstract: There was a strong consciousness of ‘other people’ in traditional ideas of ancient Chinese just as in that of West. In according to this consciousness, others are some beings alien, strange, and dangerous. It is an alienation of the inherent and sound condition of beings. This kind of consciousness was firstly in close contact with the consciousness of the clan one belongs to, so for any one, the consciousness of himself wa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consciousness of his clan. The existence of this clan or race is determined with the existence of another alien clan or different race, and the existence of the self is determined with the existence of the clan. So the inherent and true self disappears. The consciousness embodies in the whole set of all three personal pronouns ‘he’, ‘you’ and ‘I’ in Chinese. If ‘he’ is ‘the other absent’ and ‘you’ is ‘the other present’, both are ‘the external others’, then ‘I’ is only ‘the internal other’.

  Key words: he, you, I, the consciousness of others

  

  孤独是你我的裂变 / 裂变是黑色的沦陷 / 捉不住你的眼波 / 眼波从肩头滑过 /

  你我似飘忽的星体 / 星体在悄然地红移 / 生命已散成碎片 / 碎片零落在荒原 /

  愿你像黑洞般神秘 / 释放出无声的引力 / 再不要抽身远去 / 来吧让你我遭遇 /

  Oh, forget He and forget She / I take to you, you take to me /

  

  这是我曾经写下的一首诗《我和你的商籁——读马丁·布伯哲学有感》[1],它是有感于存在主义神学家马丁·布伯[2]的思想而发的:在他看来,“他”或“她”是一种与“我”对立的、疏远的、陌生的、异己的在者;只有化“他”为“你”,在“你—我”对话的情景里,我们才能返回到本真存在的“我”。这与另一位存在主义者萨特的名言“他人即是地狱”的体悟一致,是对人类生存处境的一种深刻的揭示。但不幸的是,自从人类跨入文明时代的门槛以来,这种“我—他”异在的生存处境就一直是人自身的一种基本的存在论事实。这个事实在古今中外的思想意识中一再反映出来,西方世界最近的一个著名例证就是美国学者亨廷顿的喧嚣一时的“文明冲突”论。而其实在中国,近代以来直至今日,我们津津乐道的“中西文化优劣比较”,就其以“中—西”文化二元对峙作为其全部立论的基本预设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一种“我—他”异在的态度模式?西方人固然视我们为“他者”,而我们未尝不视他们为“他者”?所以,西方人固然需要反省他们的西方中心主义,而我们中国人又何尝不需要反省自己的某种“华夏中心主义”?然而很无奈,我这里仍然在区分“我们”和“他们”。可见我们自己的这种以异族为“他者”的意识可谓根深蒂固,并渗透于我们的日常语言当中。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之家。”本文的任务,就是通过对古代汉语人称代词“你”、“我”、“他”的语义分析,反省我们自己的这种“他者”意识。

  

  1.他:缺席的他者

  

  中国传统的他者意识,最明显地反映在第三人称“他”的用法上:我们用“他”来指称那个异己的、陌生的、危险的“在者”。谈到“他”时,我们心中常常是充满着疑惑、猜忌、甚至敌意的。跟对话中出场的“我”和“你”不同,“他”总是不在场的,我称之为“缺席的他者”。

  

  在汉字中,“他”是一个后起的俗体字,最初写作“它”。最古的字书《说文解字》尚且没有“他”字,只有“它”字,段玉裁注:“它,其字或叚(假)‘佗’为之,又俗作‘他’;经典多作‘它’,犹言‘彼’也。”徐灏笺注:“古无‘他’字,假‘它’为之;后增‘人’旁作‘佗’,而隶变为‘他’。”这里应注意的是:(1)“他”是“佗”的隶变俗体字,当出现于秦汉之际;(2)“佗”是“它”(作为代词)的假借字,也是后起的用法。[3](3)“它”是“蛇”的古体字,这是众所周知的。《说文》:“它,虫也。从虫而长,象冤曲(弯曲)垂尾形。”《玉篇》:“它,蛇也。”宋代罗泌《路史·疏仡纪·高阳》“四它卫之”,罗萍注作“四蛇卫之”。清代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浙江三·湖州府》说:“杼山上有避它城,……盖古昏垫时民避蛇于此。”以上都是没有疑问的,问题在于,段玉裁和徐灏及许多人都把作为人称代词的“它”视为假借字,这就值得商榷了。在我看来,“它”字的意义从指称蛇虫到指代人物的演变,这并不是假借,而是词义的引申。

  

  这要从上古的成语“无它”和“有它”谈起。《说文》:“上古草居患它,故相问:‘无它乎?’”当时蛇多,所以人们见面时常相问:没有蛇吧?这相当于后世见面问候的套语:别来无恙?段玉裁注:“相问‘无它’,犹后人之‘不恙’‘无恙’也。”既然成为了一般见面问安的套语,则“它”的含义也就泛化了:不仅指蛇患,而且指一般的忧患,或如高亨先生所说的“意外之患”(详下)。进一步联系到当时部族之间战争频繁的事实,“它”在问候中更多地是指称的作为敌对势力的外族。例如《国语·周语下》谈到单子“能类”,并引《诗经·大雅·既醉》“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认为“必兹君之子孙实续之,不出于它矣。”韦昭注:“类,族也”;“它,它族也。”“不出于它”即不出自外族。所以,“无它乎”的通常意思是问:没有外族来犯吧?相反,如遇外族侵犯,便是“有它”。对此,我们可以《周易》古经的“有它”为证。《周易》共有三处谈到“有它”,大抵均指作为敌对势力的外族:

  

  一是《比卦》初六爻辞:“有孚盈缶,终来有它,吉。”高亨先生《周易古经今注》指出:“(《说文》“它”)‘重文作“蛇”’。是古人称意外之患曰‘它’。此爻云‘终来有它吉’,大过九四‘有它吝’,中孚初九‘有它不燕’,义并同。殷墟卜辞亦有‘有它’‘亡它’[4] 之文,义亦同。筮遇此爻,终有意外之患,而不足为患,故曰‘终来有它吉’。”这里指出“意外之患”是对的,但还不够,未能说明何以“不足为患”而“吉”,这是因为高亨先生讲错了“来”字,以为虚词而无实义,于是“终来有它”就成了终于有它,可是这就应该导致“凶”,怎么能说明“吉”呢?实际上:其一,此“意外之患”乃指异族外患;其二,此“来”意思是“徕”,是使动用法“使之来”;“终来有它”是说终于招徕了异族,亦即通过诚信(孚)亲辅(比)的手段安抚了异族,故“吉”。

  

  另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爻的“终来有它”也就是卦辞的“不宁方来”,即亲徕了不安分的异邦(应提起注意的是,当时的一“邦”一“国”其实就是一个部族)。高先生自己解释“不宁方来”就谈得很好:

  

  “不宁方来后夫凶”殆古代故事也。王夫之曰:“‘不宁方’谓不宁之方,犹《诗》言‘榦不庭方’。”其说甚韪。宁,安也。方,犹邦也。《诗·荡》“覃及鬼方”,《抑》“用逷蛮方”,《常武》“徐方绎骚”,诸“方”字皆犹“邦”也。古金文亦或用“方”为“邦”义。“不宁方”谓不安静之邦,即好乱之邦也。……“不宁方来”谓不宁之邦来朝也。

  

  显然,这里的“不宁方”即是“它”,“不宁方来”就是“终来有它”。“有它”(存在异己的外族)则凶,“终来有它”(亲徕了异族)则吉。所以《象传》解释《比卦》说:“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这就是卦名“比”的意思,也是“终来有它”的意思。

  

  二是《大过》九四爻辞:“栋隆,吉;有它,吝。”高亨先生解释:“栋高者室巨,室巨者家大,自是吉象;然高明之家,鬼瞰其室,有意外之患,则不易克服,如寇盗不来则已,来必徒众力伟,而难抵御也。”如上所说,所谓“寇盗”当指来犯的外族。当时部族之间经常互相侵袭,这在《周易》古经多有记载。这句爻辞的原意应该是说:筮得此爻,得吉;但是如遇外族来犯,则吝。此卦与《比卦》都是讲的通过“亲比”的手段安抚招徕异族的道理,不过具体途径不同:《比卦》似乎是用当时流行的盟会的方式,高亨先生解释《比卦》时便谈到了盟会的事实:

  

  诸侯朝王,后至者诛,故曰“不宁方来后夫凶”。《国语·鲁语》:“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竹书纪年》:“帝禹八年春,会诸侯于会稽,杀防风氏。”“不宁方来后夫凶”疑即记禹杀防风氏之故事也。

  

  而《大过》则是用的婚姻的方式,故爻辞说:“老夫得其女妻”,“老妇得其士夫”。

  

  三是《中孚》初九爻辞:“有它,不燕。”字面的意思就是:有蛇,不安。高亨先生解释:“燕,亦安也。……然则‘有它不燕’者,有意外之患则不安也。”这一卦实际所记载的,就是一次外族来犯,所以,下面九二爻是一首饮酒誓师的歌谣:“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接下来的六三爻,便是一首抗击外族侵犯的战斗歌谣:“得敌,或鼓,或罢(同“鼙”),或泣,或歌。”笔者曾经指出:“‘中孚’,发自内心的诚信”;“从诗意看,‘鸣鹤在阴’一节乃是战前誓师,取信于众,以求同仇敌忾,当为‘中孚’之意的来源。”[5] 值得一提的是,“有它不燕”帛书《周易》作“有它不宁”。宁即是安,联系到上文讨论的“不宁方”,这可以作另一种解释:此处的“有它不宁”显然就是“不宁方”的意思。这就是说,作“不燕”是指“我”不安,作“不宁”则指“它”不宁。但无论作何种解释,此卦都是记载的一次外族来犯的事实。

  

  以上《周易》“有它”诸例表明,“它”总是指的异己的外族,亦即危险的他者。与“有它”相对的即“无它”,自然是指的没有意外之患,具体来说,就是没有外族的侵犯。此外,《周易·同人》也是记载的一次部族之间的战争,《象传》说:“君子以类族辨物。”

  

  与此相关的,还有“非他”这种说法,指的是很亲近、对自己无二心的人。例如《仪礼·觐礼》,天子招见司空时说:“非他。伯父实来,予一人嘉之;伯父其入,予一人将受之。”郑弦注:“言‘非他’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黄玉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语言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7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