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曙山:论语言在人类认知中的地位和作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 次 更新时间:2020-07-01 07:47:23

进入专题: 人类认知   语言  

蔡曙山  

   摘    要:在人类认知的五个层级中,语言认知处于人类认知的核心地位,是人类认知的基础。抽象的概念语言产生思维,语言和思维建构人类知识体系,知识积淀为文化。人类认知以语言为基础,以思维和文化为特征。人类的存在,不过就是语言的存在。首先,以认知科学的方法重新定义语言,接着,分别论述语言和思维的关系以及语言、思维和文化的关系,从而导出一个重要的命题:“我言,故我在。”最后讨论了汉语言文字与中华文化的关系,提出从语言的自信来加强文化自信等一些重大问题和观点,并进行了讨论。

   关键词:语言;思维;文化;认知

   作者简介: 蔡曙山,贵州民族大学民族文化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清华大学心理学与认知科学研究中心教授。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语言、思维、文化层级的高阶认知研究”(项目编号:15ZDB017)中期成果;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汉语非字面大脑加工的神经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4ZDB154)中期成果。

   法国哲学家笛卡尔(Rene Descartes,1596—1650)有一句举世皆知的名言:“我思,故我在。”这句话深刻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本质:因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人一旦停止思考,作为人的存在也就终止了。

   20世纪中期以来,随着认知科学的建立和发展,我们对语言的本质和人类认知和存在的本质有了更加深入、甚至完全不同的认识。人类认知是以语言为基础,以思维和文化为特征的。人类用语言来做事,包括表达思想,进行交际,以致用语言来建构整个人类社会。1语言决定思维,语言和思维形成知识,并积淀为文化。除了语言我们一无所知,除了语言我们一无所能——人类的存在,不过就是语言的存在。我言,故我在(I speak, therefore I am)。

   哲学、语言学、心理学、人类学、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是认知科学的六大来源学科。在认知科学的发展中,形成心智哲学、认知语言学、认知心理学、认知人类学、人工智能和认知神经科学,它们被称为认知科学的六大核心学科。但这些学科都不是认知科学的对象。认知科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的心智和认知。笔者提出,人类心智的进化从低级到高级可以分为五个层级:神经层级的心智;心理层级的心智;语言层级的心智;思维层级的心智以及文化层级的心智。相应地,人类的认知能力和方式也可以划分为五个层级,这就是:神经层级的认知;心理层级的认知;语言层级的认知;思维层级的认知以及文化层级的认知。简称为神经认知、心理认知、语言认知、思维认知和文化认知。语言认知处于人类认知的核心,是高阶认知的基础。人类认知是以语言为基础,以思维和文化为特征的。2

   本文根据人类认知五层级理论,论述语言在人类认知中的地位和作用,并论证人类存在的本质是语言的存在。

  

   一、 什么是语言

   由于学科或认知角度的不同,对语言有各种定义。我们采用符号学的方法来定义语言。因为人类语言是一种符号,而人类是一种符号动物。3 因此,符号学定义是最基本的一种定义。

   (一)语言与符号

   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任何一个语言系统皆由初始符号和形成规则两个部分构成。初始符号(initial symbol)也称为该语言的字母表(alphabet),它是该语言的基本符号,即是该语言的出发点。形成规则保证由初始符号构成有意义的符号串,它们被称为语词(words)或表达式(expressions)。

   我们从一开始就要注意区分语言和语言学。

   根据乔姆斯的说法,语言(language)是一种能力,4 语言是我们头脑里的认知加工方式、语言加工过程、认知加工装置和认知加工能力。语言学(linguistics)则是语言学家对我们头脑中语言加工方式和加工过程的模写。

   20世纪50年代以来,语言学家和认知科学家对人类头脑中语言加工过程和方式进行了研究,区分了句法加工(syntactic processing)、语义加工(semantic processing)和语用加工(pragmatic processing)三种不同的加工方式和过程。语形加工只对语言符号自身进行操作,语义加工要对语言符号及其指称的对象进行操作,语用加工则要对语言符号及其使用者即说者(speaker)和听者(hearer)以及语言使用的时间(time)、地点(place)和语境(context)进行操作。对这三个不同的加工过程和方式的研究分别产生了语形学(syntax)5、语义学(semantics)和语用学(pragmatics),它们是当代语言学的三大分支,也称为当代语言学的三分框架。6 简言之,语形学研究语言符号的空间排列关系;语义学研究语言符号的指称和意义;语用学研究语言符号及其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及其对语言意义的影响。语形加工、语义加工和语用加工是在我们头脑里发生的语言认知过程,属于科学的研究对象和范畴,是一个科学概念;语形学、语义学和语用学却是语言学家对语形加工、语义加工和语用加工过程的模写,属于语言学的范畴,是一个学科概念。

   (二)自然语言与形式语言

   迄今为止人类所使用的语言按其产生的方式可以被分为两大类:自然语言与人工语言。自然语言是在人类的自然进化过程中产生的语言,如汉语、英语、德语、俄语等等。人工语言是人类为了某种目的而发明或设计出来的语言,如世界语、一阶语言、高阶语言等等。自然语言与人工语言的主要区别是:第一,产生的方式不同,已于前述;第二,形成规则不同。人工语言的形成规则是前行的,即按规则形成有意义的符号串。行为主义语言学认为,自然语言并无先行的规则来产生有意义的符号串,而要靠后天的学习或词典检验来判定。但乔姆斯基的心理主义语言学认为,语句的生成和转换也要根据一种先天的语言机制来进行,这就是生成转换规则,或称为生成转换语法,这是一种先天的语言装置,也叫普遍语法(UG)。形式语言与形式系统的建立,是计算机诞生和发展的理论基础。随着计算机诞生而出现的人工智能是对人类智能的模仿,同时也对人类智能提出了挑战。人工智能最终是否能够胜过人类智能?最重要的是对这两种智能方式的认识,其中最根本的是对这两种不同智能的语言基础和思维方式的认识。7

   (三)脑与语言的双重进化

   美国人类学家迪肯(T. W. Deacon)在《符号物种:语言与脑的双重进化》一书中,以“符号物种”(Symbolic Species)来称呼人类,他将人类进化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结合起来,研究人类认知的进化。迪肯在本书中提出了一些重要思想和精辟的结论:语言反映了人类新的思维模式,这就是符号思维;在两百多万年的人类进化过程中,符号思维触发了语言与脑双重进化的进程;代代相传的思想最终引起身体的种种变化,从而形成人类独一无二的身体和大脑;第一次符号交际是作为一种我们的人类祖先不得不使用的唯一的方法进化出来的;理解符号交际使我们对意识的某些方面重新做出解释,包括理性意向、意义、信念和自我意识等等,而这些意识形式作为现实世界的紧要性质,是由符号所创造的;这也说明建造机器的方法不仅仅是使用符号,而且还要理解符号;符号能力造就了这样一个新的物种,这就使得在生命史上第一次有可能获得进入他人思想和感情的通道。8语言的进化和分支如图1所示。9

  

   图1 语言进化和分支图

   乔姆斯基语言学的革命最终导致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的革命。这是因为,乔姆斯基的语言理论导致对人类心智的革命性的理解。1968年,乔姆斯基在《语言与心智》一书中,已经将语言与心智的研究联系起来。10在此后的70—90年代,该书被多次再版。在其他著作中,乔姆斯基也每每强调语言和心智、认知的关系。他说:“语言是心灵之镜。”11他又说:“心理的真实性就是一种可靠理论的真实性。”12按照乔姆斯基的理论,我们所具有的语法是在我们头脑中固有的。这样才能够解释,我们为何能够生成和理解无限多的语句;也才能够解释,语言为何能够与我们心中的其他如记忆、视觉和道德判断相互作用;也能够解释头脑受伤的人为何常常也会失去他们的全部或部分语言;还能够解释当我们在实验条件下做一个语言工作测试时,PET扫描为何能够显示在我们的大脑的特定区域会有增加的血流量等。

   乔姆斯基的语言理论导向认知。首先,乔姆斯基从句法结构的分析深入到对心理和心智的分析,其“先天语言能力”的天才假说更引发对语言和心智关系的探索和研究。其次,从人类认知五层级看,语言认知和神经认知、心理认知、思维认知、文化认知相互协同,相互影响,使人类具有与非人类动物不同的非凡的认知能力,即以语言能力为基础的高阶认知能力,使人成为人。

   ——语言的奥秘被隐藏在黑暗之中,上帝说,让乔姆斯基来吧,于是这个领域便被照亮了!

  

   二、 语言与思维

   限于篇幅,本文不讨论语言的神经基础以及语言的心理基础问题,而只在高阶认知层级上讨论语言与思维的关系,以及语言、思维与文化的关系,从而说明人类的存在是语言的存在。下面先来看语言与思维的关系。

   高阶认知即人类认知由语言认知、思维认知和文化认知三个部分组成,其中,语言认知是高阶认知的基础。我们先来看语言认知与思维认知的关系。两者的关系可以概括为:语言决定思维,思维影响语言。

   (一)“我的语言的限度就是我的世界的限度。”

   20世纪西方哲学可以分为三大主流,这就是从世纪初兴起到30年代走向鼎盛的分析哲学,40年代作为过渡阶段的日常语言哲学,50年代以后逐渐走向繁荣的语言哲学,7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的心智哲学,它们是当代西方哲学特别是英美哲学的主流。20世纪西方哲学的这两次重要转向,体现在一位哲学家的两本著作上,这位哲学家就是维特根斯坦,这两本书就是《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

   维特根斯坦在他的分析哲学代表作《逻辑哲学论》中说:“我的语言的限度就是我的世界的限度。”13 维特根斯坦还说,未来哲学的任务就是分析:澄清那些在哲学上有疑问的命题,阐明这些命题的逻辑形式,按照逻辑语法的规则来说明这些命题从公认的形而上学命题的形式上看为何错误,以及在什么地方有错误。未来哲学将不再是一种理论,也不再提出学说或获取知识,它将只是一种逻辑分析活动。因此,应该设想,哲学就是一种语言批判。14

   维特根斯坦后期的代表作《哲学研究》,展开了对他自己前期思想和分析哲学的全面批判,它标志着分析哲学的终结和语言哲学的建立。为何说分析哲学至此终结?因为在后期维特根斯坦和以后的大多数哲学家看来,分析哲学的根本原则已经破产了——将哲学问题归结为语言分析,分析哲学的这一根本原则和方法最终窒息了分析哲学。亨迪卡说“当分析哲学死在它自己手上时,维特根斯坦就是那只手。”15

语言哲学和分析哲学的差异,可以从前后期维特根斯坦之间的差异来把握。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这种差别:第一,在语言基础上,语言哲学彻底抛弃理想语言的企图,而回归于自然语言。第二,在使用的方法上,维特根斯坦指出,对日常语言的分析,不是数学逻辑能够解决的;哲学的任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类认知   语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902.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