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论历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9 次 更新时间:2018-01-01 18:45:27

进入专题: 历史   现实   语言   意义  

雷戈 (进入专栏)  

  

   【摘要】历史不是历史事实的总和,而是现实生活的总和。史料作为一种话语形式,构成了历史研究的基本语法规则。历史意义的客观性即在于现实境遇的生成性,历史研究意义的客观性即在于现实批判的深刻性。

   【关键词】历史,现实,语言,意义。

  

  

   一、历史与历史事实

   ──历史不是历史事实的总和

  

   1、历史不是历史事实的总和,而是现实生活的总和。即,历史不是事实,而是现实。历史不是由事实组成的,而是由现实构成的。

   所谓现实,即是非事实的。因而,历史便是非事实的。现实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而不是一种事实序列和事实结构。

   2、历史是一种纯粹的现实生活。现实生活是一个有机的生命总体。

   作为现实性的生命总体,历史永远不可能被分割或还原为最基本的历史事实。历史事实使人们远离现实生活,并把人们引向历史研究领域。

   3、现实本身永远充满矛盾。而历史事实则不包含有矛盾性(但却有歧义性),历史事实本身并没有任何不合逻辑的矛盾之处。因为合乎逻辑的就不可能产生矛盾,所以历史事实永远都不矛盾。

   4、现实生活是不可规定的。

   任何一种理论体系对现实生活的规定都是无意义的。无意义的基本形式就是历史事实。因此,历史事实对于现实生活是无意义的。

   5、不管人们怎么安排历史事实,人们总是生活在历史中。

   6、历史不是认识对象,所以既谈不到可知,也谈不到不可知。

   因为可知与否均与历史本身无关,它压根不是历史领域的问题。所以,历史是否可知,绝对不能够通过认识论的方式来予以解答。[①]历史的可知性仅仅在于它的现实性。

   7、历史虽不可知,但可以理解。[②]

   展开说,历史本身是可以理解的,历史实际是不可知的,历史事实是可以解释的。

   因为(1)历史本身是现实,而现实永远存在。它赋予人创造概念、范畴、形式、方法、思想、体系的先天能力。(2)历史实际消失于过去,已不存在。它不再具有可以认知的基本性质。无论真相,还是全貌,抑或本质,都是如此。(3)历史事实是史料,是话语,是陈述。它授予人解释、言说、评论历史的自由权利。

   8、历史是本体论范畴,历史事实是认识论范畴。

   问历史本身是否可知是无意义的,问历史事实是否可知是多余的。因为,历史本身根本不受可知与否的限制,而历史事实则自然包含了可知。

   9、历史不是物自体,但它的确非常象物自体。历史没有物自体的形式,却有物自体的功能。

   10、历史比历史事实更接近于我们。如果说历史之于我们是近在眼前的话,那么历史事实之于我们则是远在天边。

   11、历史事实与历史的关系是矛盾的,而这种矛盾关系却只能以历史方式来把握,而不能以历史事实的形式来规定。

   12、人不相信历史事实是有道理的,因为历史事实说明不了历史。历史从来不是可说的东西。一说历史就变成了历史事实。

      13、历史事实不必与历史本身相符合,因为历史事实根本不可能与历史相符合。

   14、人经历历史,但并不经历历史事实。

   表面上,历史事实比历史本身对人更为直接,但实际不然。人唯一能够直接感觉到的就只是历史,而不是历史事实。

   历史事实不是可感觉的东西。在任何时候,人都不可能感觉到历史事实的存在。历史事实的存在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于历史之存在的存在。

   15、对于历史来说,历史事实是不存在的。

   在某种可理解的意义上,历史事实不可能证实或显示为历史,而历史也不显现为历史事实。历史事实既不能肯定历史的存在,也不能否定历史的存在。因为历史超越于历史事实。

   在历史事实的界限内,历史显然是另外一种东西。至少,历史没有事实性,而只有现实性。

   16、历史事实可以言说,历史却不可言说。

   历史虽不可说,却与可说之历史事实相关。因为历史使历史事实成为可能。即历史使历史事实成为可陈述的。[③]所以,在历史意义上,历史事实就是一套话语体系和表述模式。

   17、对历史只要有所言说即有所陈述,就必然是历史事实。对历史的任何陈述形式都只能表现为历史事实。

   历史只能够通过历史事实的方式合乎逻辑地陈述出来。历史事实并非是历史的逻辑形式,而是历史的陈述方式。

   18、历史即界限。

   历史界限当然不是构成物自体的界限,而是将历史自身与历史事实严格区别开来的内在界限。区别的结果就是使历史本身成为直接实践的对象,而非认识的对象。

   19、历史与历史事实并不是两个互不搭界的异已世界,但二者之间确实存在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内在界限。

   每件历史事实都包含着一种内在的历史界限,但同时,每件历史事实又都具有一种共同的逻辑结构。本质上,历史事实就是逻辑结构的直接产物。相对于逻辑结构,历史本身倒是与历史事实之间距离更远一些。历史事实首先呈现出来的是一种普遍的逻辑形式,而不是一种具体的历史本质。

   20、历史提供了全部的历史事实,也就意味着提供了关于历史的可认识性领域,但与此同时,历史却使自己本身成为现实领域。另一方面,就历史提供的认识领域来看,历史事实具有最大的涵盖面。

   21、历史的因果性、必然性、偶然性、本质、动力、规律、目的、价值、意义……等虽然可以用历史事实来说明,但这种说明却与历史本身无关。因此,我们很难说,历史事实所说的这些一定就是历史本身所包含的东西。

   22、历史是一个现实生活的世界。

   在历史这种现实世界,历史事实既是真的,也是假的;历史事实命题既是有意义的,又是无意义的;历史知识既是有用的,又是无用的;历史学既是科学,又是艺术。[④]

   23、只能用历史感来把握历史。所以,历史感不是一种理论体系,而是一种现实意向。

   历史感并不直接解释历史事实,历史学根本不需要历史感就能够合乎逻辑地研究历史事实。没有历史感,这是最普遍的历史事实。但对于这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历史学本身却无法意识到它,也根本不可能对之进行任何反思。

   24、在历史事实所构成的认识领域中,理性能够认识一切。

   历史事实对于理性而言是可知的,理性对于历史事实而言则是能知的。

   25、历史学可以对历史事实说上千言万语,但对历史本身却始终不知从何说起。所以,要谈论历史就只能谈论历史事实。

  

  

   二、历史事实与语言

   ──历史事实就是可陈述的话语体系

  

   1、历史事实即是语言(事实即语言)。同时,语言即为历史事实(语言即事实)。

   事实本身构成一个结构整体,这个结构整体也可以称之为事实总体。这是因为语言本身是一个统一的体系。

   2、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用来陈述历史事实。所以语言的意义在于它与历史事实相关。

   3、历史事实具有一种形式性。

   凭借此形式,历史事实永远是可说的。但历史事实却并不说明什么。因为历史事实本身根本不可能说明任何历史问题。历史事实从不说明历史本身是什么。

   4、历史事实本身有永远值得可说的东西。

   因为历史事实本身就是言说。言说历史事实就是陈述历史事实。

   5、自然事实是可命名的,历史事实是可陈述的。

   自然事实和历史事实都是历史的一部分。所以,自然决不能“大于”历史。因为自然本身也是历史。

   6、历史事实是历史陈述的基本单位。历史事实由各种各样的历史陈述构成。无法陈述的历史事实就不是历史事实。

   一旦说出某种历史,就直接构成了某种历史事实。但至于这种陈述出来的历史事实究竟是真还是假,则是另外一回事。假事实不但存在,而且同真事实一样客观地、真实地存在。

   7、对历史学来说,历史如何存在并不重要,关键是对历史的存在如何陈述。

   陈述使历史由存在变成了事实。对历史如何陈述就本质地构成了历史事实是怎样的。

   8、历史(世界)上没有客观存在的事实,但却有客观陈述的事实。

   事实不可能客观存在,但无疑可以客观陈述。客观陈述的事实不等于客观事实。也就是说,事实有可能客观地陈述出来,但却不可能由于客观的陈述而致使事实本身成为客观事实。所以,历史事实是客观的,但历史事实却不等于客观事实。历史事实作为陈述出来的东西,内在地包含有一种既定的观念内涵。[⑤]

   9、事实只与陈述有关。

   陈述既可以是客观的,也可以是主观的。主观与客观,这完全取决于陈述的态度如何。对事实的陈述态度决定了陈述的事实究竟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

   从存在论的角度看,事实和客观事实都是不存在的。对事实的客观陈述虽然不能使事实成为客观事实,但可以使事实成为客观陈述的事实。

   既然事实根本就不存在,那么不存在的事实也就无所谓是否客观和真实。存在本身构成不了事实。事实是由对存在的陈述所构成。因而,事实本质上是一种陈述关系。

   10、事实就是陈述。事实的真假就是陈述的客观与否。

   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着的”事实,而只有“说出来的”事实。事实都是说出来的。只有“说出来”才能成为事实。

   所以,事实只有在陈述的意义上才能成立。这正如事实的客观性也只有在陈述的意义上才能成立一样。离开陈述,就没有事实,就没有事实的存在,就没有事实的客观与真实。

   11、历史事实只能分析,不能综合。

   因为分析只是就历史事实说历史事实,而综合则必须涉指历史本身。而这是历史事实所做不到的。

   12、历史事实只能被发现,而不可能被观察到。

   换言之,我们只能去发现历史事实,而不能去观察历史事实。我们只能去陈述(说)历史事实,而不能去制造(做)历史事实。

   13、当我们对历史作出事实性的语言陈述时,是无法同时将历史本身的那种生活性的现实内涵完整地展示出来的。

14、任何一个历史事实都可以成为历史陈述的主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戈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历史   现实   语言   意义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5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