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凤荣 冯筱才 王绍光等:统计与政治(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43 次 更新时间:2014-02-15 17:59:59

进入专题: 统计   政治   大饥荒  

左凤荣 冯筱才 王绍光    

    

   左凤荣 冯筱才 王绍光 吕新雨 曹树基 刘诗古 刘民权 孙经先 老田 单世联 刘骥 林深靖 李若建 李公明

    

   编者按:第十一届开放时代论坛于2013年11月2日至3日在上海郊区的江南水乡金泽古镇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统计与政治”。

   本届论坛旨在聚焦中外现当代重大历史事件(如特定时期人口非正常死亡等),探讨统计与政治的关系,以及统计在政治中的具体应用——在某些颇具争议的统计数据的获得上,作为“政治算术”的“统计”究竟如何扮演了别样的政治工具的角色。

   也许历史罕有真相显现,“统计”亦难摆脱“政治”之纠缠。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从探讨“统计”与“政治”的关系入手,撬动被“政治”密闭发酵的封缸中的历史事件,以“去政治化”的“统计”,促进历史共识的凝聚。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录音整理而成,并经所有发言者校订与补充。评论及讨论部分的发言标题为编者所拟。因为篇幅所限,部分内容未能一并刊出。

  

   一、统计中的浮夸

   左凤荣:斯大林的数据政治

   今天我主要讲讲斯大林时期关于数据与政治的问题。斯大林时期是我一直都关注的,2001年我和我的导师姜长斌教授写过一本书,书名叫《读懂斯大林》,是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我觉得斯大林是比较会利用数据的,而且在社会主义历史上斯大林是位数据造假的专家。原来我们都读的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现在根据历史史实看,很多是不真实的。斯大林在1929年改变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后,搞了“大跃进”,进行高速工业化,搞农业全盘集体化,由于不讲科学,又层层加码,在反右的气氛下去搞这些,出现了很多极左的东西。当时不讲科学,造成了高指标完不成,完不成就要找完不成的原因,认为是敌人在破坏,所以不断搞大镇压和清洗,到30年代中期达到高潮。

   我准备了一个论文,主要讲了两个内容:一个是经济数字造假,还有一个是大镇压造成的人口损失。

   新经济政策效果还是比较好的,到1925年大部分经济指标都恢复到了一战前的水平,此时国家就面临着一个往哪里去的问题。俄国落后,需要搞工业化,但工业化开始后不断加码,到1928年由于城市发展过快,出现粮食收购危机。由于当时实行的是货币税,粮食价格低,农民不种或少种粮食,造成了工业和农业的矛盾。工业化需要城市化,需要大量的粮食,可是农民不愿种粮食,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斯大林采取了行政手段而不是经济手段。他把农民都赶到集体农庄里,这样就可以按计划进行生产。国家需要多少粮食,集体农庄就必须提供多少粮食。苏联从1929年开始搞五年计划,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去搞的。当时很多坚持新经济政策的人,被定为右倾。在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搞了两套方案,最后采用的是高指标的方案。在1929年第十六次代表会议上通过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本来这个方案指标已经够高了,规定总投资要达到646亿卢布。在此之前的五年,对工业的总投资只有52亿卢布。根据这个计划,对工业的投资要达到195亿卢布,指标是很高的。工业品要增加180%,生产资料要增加230%,农产品要增加55%,国民生产总值要增加103%。这样从1929年开始实施这个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还要不断加码,到了1929年8月,又宣布要把有色金属的生产指标提高一倍。斯大林在几个会议上都提出要提高指标,11月他提出要把大工业的增长率从21.5%提高到32.1%,重工业的增长率要增加到45.1%,年度的增长率提得很高。斯大林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这些任务都是可以完成的。到1929年12月,又提出五年计划四年完成,以后斯大林的口号一直都是“五年计划四年完成”。到1930年6月联共(布)十六大,他又提出要修改这个五年计划,在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钢产量不是计划的1000万吨,而是1700万吨,包括拖拉机、汽车等都增长不止一倍,原来计划是5.5万台,后来增长到17万台,汽车从原来的10万辆到20万辆,联合收割机原来没有,后来规定要生产4万台。到1933年1月,斯大林就宣布五年计划用了四年零三个月完成了。他当时宣布工业总产值完成了计划的94%,重工业完成了原计划的108%。根据后来学者的计算,这些指标根本就没有完成。当时的经济实际上很困难,1929~1930年由于投资过多就出现了通货膨胀,到1932年,实际上工业只增长了14.7%,而不是计划的32%。到1933年,生产又开始下降,降的幅度也很大,降了5%,实际上已经发生了经济危机。当时党内出现了柳亭集团,后被定为“工业党”案件。他们当时散发的《告全体党员书》,就提出来经济已经出现危机了,靠剥削工人、农民来发展经济,出现了灾难性的后果。而这些不满都被镇压下去了。最后根据统计,苏联的国民收入从1929年到1933年只增长了59%,而不是计划的103%。第二个五年计划也是一样,斯大林宣布用四年零三个月时间完成,根据后来的计算,大概其指标只完成了70%~77%。在这里,斯大林为了证明自己正确,就造了很多数据。2010年10月我们去俄罗斯访问的时候,去了和平基金会。和平基金会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学者,他说他的养父就是在斯大林时期搞统计工作,据他父亲说,斯大林把统计数据拿过去,他先看,看完之后会做适当的修改,然后再发布。经过修改的数字,并不是真实的。后来苏联的数据也不见得都是真实的,但要比斯大林时期好一些。像赫鲁晓夫,高指标没有完成,他并没有造假说完成了,没完成就是没完成。赫鲁晓夫后来被赶下台,他那些高指标也就成了笑话。

   在谈这些巨大的成就时,我们发现,斯大林从来不讲为了这些成就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他搞集体化,也饿死了人,当时说是天灾,后来看大部分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由于把农民赶到集体农庄,他们没有积极性,大量地屠宰家禽牲畜,出工不出力。国家为了换取工业化发展的资金,不管农庄能生产多少粮食,国家需要多少就跟农庄征集多少,所以有的把种子都交了,农民失去了自救能力,在乌克兰有些地区,整个村庄都没有人了。在发生这些饥荒后,斯大林是绝不伸出援手去救的。在苏联时期发生了三次大的饥荒,一次是1921年,三年国内战争加上天灾,列宁积极组织救助,而且动员国际力量,包括高尔基、美国救济署等都积极参与。在斯大林时期发生两次饥荒都没有援助。一次是1932~1933年,现在公认的数字是死了500多万人,乌克兰方面的统计则不止这些,认为仅在乌克兰就死了1000万人。到1947年、1948年时,苏联再次发生饥荒,死了200万人,甚至出现人相食的现象。这种饥荒现象是与其体制联系在一起的。在斯大林体制下,人是不重要的,人只是生产工具而已。斯大林的目的是强国,是要跟资本主义国家争夺地盘,人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在整个斯大林时期,人民的生活水平是下降的,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也是很难统计清楚的。1937年苏联曾搞了一次人口统计,当时预计人口应该有1.8亿人,实际上只有1.62亿人。这次人口统计的缺口很大,最后数据就不公布了。我觉得斯大林造假的目的,就是想以辉煌的成就证明苏共执政是有巨大成就的,以此来证明苏共的伟大和斯大林的英明。另外,由于苏联搞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国家完全垄断信息,这样也使造假成为可能。

   在苏联时期还有一个数字比较敏感,就是大清洗的数字,到底损失了多少人,学术界是有争论的。有一些学者认为死的人不是很多,基本上采用的是赫鲁晓夫的数据,1937~1938年被枪决了68万多人。但是俄国的很多历史学家,包括平反委员会主席雅科夫斯基认为这个数据是不准确的,这个不准确可能是由于当时没有接触到那么多资料,也许不是有意的;也有人认为是有意隐瞒了真相。不管怎样,实际数据应该是不止这个数的。大清洗到底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算?一般的是从1934年基洛夫被害开始。实际上斯大林的大镇压从1928年沙赫特事件就开始了,先是针对沙俄时期的知识分子,由于设备不更新或者劳动强度大、工人的素质低等原因,生产事故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这本来是正常的,但是都被归结为是有意破坏,从1928年就开始镇压,主要是镇压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甚至有些70多岁的专家都被抓起来了。档案揭示,巴浦洛夫、科学院院长等都给斯大林写信,为这些人求情,认为抓这些人是没有根据的,要求以软禁代替监禁,这样更人道一些。大规模清洗,一般认为从1934年12月开始。这种清洗确实是触目惊心的,有一些数字很能证明这一点。1934年召开的联共(布)十七大被称为“胜利者的大会”,当时的代表有1961人,后来被逮捕和被枪决的有1108人,十七大的139名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里,98人被捕和被枪毙。军队的损失更严重,在卫国战争开始之前,苏联的红军实际上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指挥官了。朱可夫曾说,我们清洗掉的不仅是旧军队过来的那些军官,还有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军官,当时剩的大部分干部是团级的,师级以上的绝大多数都被镇压掉了。我个人认为数字很重要,但关键不在于数字,而在于数字背后的东西。当时不是根据事实做了什么而判罪,而是预防性地认为将来你这个人可能会反对我,我得把你杀掉。以前那些与斯大林观点不同的人几乎全部被清除掉了。更可怕的是,他们给各地下指标,有的地方下达了4000人指标,可能最后有8000人被抓,因为每个领导都要表现自己多么正确。在判罪时,基本上都是由内务部系统组成的三人小组来定罪。利用肉刑,屈打成招,然后这个人再咬别人,就这样一连串地搞下来,人数越来越多,基本上是以言定罪。看档案,有些案例挺荒唐,这种以言定罪后来一直延续到赫鲁晓夫时期。有的人耍酒疯,喝了酒以后骂自己的领导,甚至骂斯大林、赫鲁晓夫,就可能被抓起来关到集中营里。斯大林时期抓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解决劳动力问题。斯大林时期搞了很多大工程,建了很多工厂,修铁路,造运河,每一个大项目都配有劳改营,如建白海—波罗的海运河,10万名劳改犯在劳动。在莫斯科,你说地铁修得多么好,那么老百姓会告诉你这是犯人造的。其实很多人并不是犯了多么严重的罪。如卫国战争时期就规定不准请假、不准迟到、没有休息日,人总有得病的时候,迟到、旷工就被送到劳改营去劳改,所以这个制度确实是很成问题的。

在戈尔巴乔夫当政以后,重新搞平反,1988年2月为布哈林等人平反。根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统计资料, 1930~1953年,有3778200多人被抓、被判刑,其中有786000多人是被处决的。但是,雅科夫列夫这个平反委员会主席对此并不认同。2013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他的书,叫《暮霭》。在该书里,他认为这些数字是不准确的,苏联时期确实很难统计清楚到底有多少人。他说在苏维埃时期因为政治原因被杀害死于监狱和劳改营的人数,有2000万到2500万人,仅俄罗斯联邦从1923~1953年被判刑的就有4100余万人。他说的是人次,被放出来后又被抓进去,这种事情也是比较多的。但不管怎么样,在斯大林统治时期,苏联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太多了,这对后来苏联的解体确实是有影响的。有人说苏联的解体是因为搞了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了斯大林,我觉得历史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可能把它抹掉。戈尔巴乔夫时期更多是在恢复历史的真相,但是由于以前太残酷,这种真相是人们心里难以承受的,甚至高官自己心里都难以承受。后来党内很多人放弃了斯大林的社会主义,要走另外的道路。我觉得这跟斯大林时期统治太残酷有关系,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苏联解体是历史的报复规律在起作用。我的文章里也有很多数字,因为统计的范围不一样,数字也不一样。集体化时期被流放的那些富农算不算?斯大林跟丘吉尔承认,集体化时期有1000万人受冲击。斯大林在卫国战争前后把许多少数民族从世代居住地赶走,这个算不算?到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民族问题与此直接相关。不管怎么样,至少涉及2000万人左右。从数字上看,确实触目惊心。苏联卫国战争统计下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统计   政治   大饥荒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302.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4年第1期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