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武则天的自我剖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70 次 更新时间:2013-12-13 08:05:05

进入专题: 武则天  

陈良  

  

   [按语]据天通社消息,玉皇大帝与诸大天神商定,于猴年马月狗日召开历代杰出帝王座谈会,武则天作为唯一女性应邀出席。所有与会者事先必须提交一份自我剖析材料,经玉帝审核通过,方可会上交流。武则天起初让上官婉儿代笔拟稿,只是大摆功绩,对缺点与问题轻描淡写,玉帝看了极不满意,以为没有触及灵魂,责令武则天重写。武则天考虑到玉帝掌握自身命运,若不做出深刻剖析,必将永远待在天界当小角色,无法投胎到人间做大人物,只好亲自撰写剖析材料。

        我的生平简历,史书都有记载,故不复述。从永徽六年(655年)被立为皇后,到神龙元年(705年)被迫退位,我位居帝国权力核心长达半个世纪,无论是垂帘听政或二圣临朝,还是作为大周皇帝,我都殚精竭虑、尽心尽力,功绩究竟如何,任凭后人评说。其实,我让陵墓前树立一块无字碑,也就是这个意思。这次天廷决定召开历代杰出帝王座谈会,侧重于找问题、查原因,以便吸取教训,我认为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为此,我愿把自己摆进去,冷静地反思,深刻地剖析。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其一,追求权力而不择手段。我所生活的年代,无疑是男尊女卑的年代。那时候,一般女性大都远离权力,更不能染指权力。但是,命运让我14岁进宫当才人,不由自主进入权力中心。权力这东西,的确具有强大的气场,任何人走近它,都会为之心驰神往。然而,通往权力的道路布满荆棘与陷阱,没有宽容妥协,只有残酷斗争;赢则通吃,输则一败涂地。因此,人们为了追求权力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春秋时期,易牙为了讨好并获得权力,不惜杀死亲生幼子,用来做汤孝敬齐桓公;竖刁我则主动“自宫”,不惜毁坏男性的命根,以获得齐桓公的信任。当人们进入权力角逐的状态,更是充满刀光剑影,除了你死我活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我的首任夫君太宗,若不发动玄武门政变反击,肯定会被兄弟置于死地。尽管牺牲了同胞兄弟,但因此换来“贞观之治”,我觉得是值得的。

   说实话,我是发自内心敬爱太宗的,他是那么神勇,他是那么英明。起初我以才艺获利他的垂青,被赐名为“媚娘”,后来我展现强悍的一面,尤其是关于驯服烈马的一次对话,使他对我产生反感,以至于渐渐疏远。太宗去世后,我与青灯古佛相伴一段时光,承蒙高宗厚爱,有幸重返皇宫。第二次进宫,我就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后宫主人。为此,我一面“狐媚惑主”,稳固高宗对自己的宠爱,一面“包藏祸心”,竭力扫除身边的障碍。因为善于“掩袖工谗”,我很快将王皇后拉下马,但也付出沉痛的代价,我含泪掐死襁褓中的女儿,借以嫁祸于她。扳倒王皇后,并不意味着我可以轻易取而代之,因为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元老坚决反对,高宗陷入犹豫不决境地。当然,对于那些反对立我为后的大臣,我会毫不留情予以打击,哪怕他是高宗的亲舅舅,也要将他驱逐。好在朝中还有李绩(徐世绩)之类智者,他提出立后“乃陛下家事”之说,终于让高宗吃下定心丸,使我得以立我为皇后。也许他只是为了明哲保身,客观上却于我有恩;所以,后来他孙子徐敬业带头起兵造反,我对徐家还是网开一面。

   权力似乎像毒品,一旦尝到它的滋味,不仅会上瘾,而且永无止境。成为皇位后,我并不满足,接着又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指点江山,主宰朝政。恰好,高宗体弱多病,为我提供了机会,使我得以过问国事,施展才能。因为处事得当,高宗对我非常信任,甚至产生依赖症。但是,在男权社会,女人听政势必招致不满与嫉恨。上官仪(婉儿祖父)窜掇高宗,试图废除我的皇后身份,我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向高宗软硬兼施,使他不得不收回成命;不久,我进行秋后算账,上官仪一家终究难逃厄运。

   高宗去世后,我的两个儿子相继登上皇位,都被我轻易拿下。载初元年(690年),我终于取代旦儿登基,自称“圣神皇帝”,改国号为周。两个儿子软弱无能,着实令我不放心,看起来这是我称帝的主要原因。归根到底,还是我骨子里贪恋权力,为了达到独揽大权的目的,不惜与儿子明争暗斗(可怜的贤儿,他早已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其实,两个儿子之所以懦弱缺乏个性,也是因为做母亲的过于冷酷与强硬,时常让他们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假如我不贪图权位,完全可以将其中一个“扶上马送一程”,使之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国君。

   其二,利用酷吏以树立权威。虽然成为大周皇帝,但李唐皇族和众多大臣心里并不“服周”,他们暗中蠢蠢欲动,随时可能进行反击,置我于死地。为了避免类似徐敬业叛乱事件的发生,我需要树立绝对权威,即便不能使人心悦诚服,起码让人望而生畏,不敢轻举妄动。说来惭愧,我起初获得权威并非来自个人魅力,而是基于恐怖活动,也就是任用酷吏,无情打击“政敌”。

   众所周知,我所重用的著名酷吏有索元礼、周兴、来俊臣。这三人是难得的看家狗,教他们咬哪个就咬哪个,教他们咬几口就咬几口。不过,他们后来都演变成疯狗,咬人成性,一天不咬人,心里就难受;最终发展到狗咬狗地步,来俊臣请周兴“入瓮”,算是莫大的讽刺。在咬人方面,来俊臣最有成就,他与人合著的《罗织经》堪称一绝,不愧为罗织罪名的宝典,穷尽了一切坑人的可能性。就连周兴临死前看了它,不禁自叹弗如,甘愿受死;一代贤相狄仁杰入狱时读到它,忍不住冒冷汗,宁肯认“罪”,也不敢喊冤。

   三大酷吏的坑人业绩,史书已经晒过,现在看来依然触目惊心:“(周)兴、索元礼、来俊臣竞为暴刻,兴、元礼各杀数千人,俊臣所破千余家。”“胡人索元礼,知太后意,因告密召见,擢为游击将军,令案制狱。元礼性残忍,推一人必令引数十百人,太后数召见赏赐以张其权。于是尚书都事长安周兴、万年人来俊臣之徒效之,纷纷继起。兴累迁至秋官侍郎,俊臣累迁至御史中丞,相与私畜无赖数百人,专以告密为事;欲陷一人,辄令数处俱告,事状如一。俊臣与司刑评事洛阳万国俊共撰罗织经数千言,教其徒网罗无辜,织成反状,构造布置,皆有支节。太后得告密者,辄令元礼等推之,竞为讯囚酷法,有‘定百脉’、‘突地吼’、‘死猪愁’、‘求破家’、‘反是实’等名号。或以椽关手足而转之,谓之‘凤皇晒翅’;或以物绊其腰,引枷向前,谓之‘驴驹拔撅’;或使跪捧枷,累甓其上,谓之‘仙人献果’;或使立高木,引枷尾向后,谓之‘玉女登梯’;或倒悬石缒其首,或以醋灌鼻,或以铁圈其首而加楔,至有脑裂髓出者。每得囚,辄先陈其械具以示之,皆战栗流汗,望风自诬。”“太后自垂拱以来,任用酷吏,先诛唐宗室贵戚数百人,次及大臣数百家,其刺史、郎将以下,不可胜数。每除一户,户婢窃相谓曰:‘鬼朴又来矣。’不旬月,辄遭掩捕、族诛。”

   酷吏恣意妄为,百官畏之侧足。一时间,朝野上下充满恐怖气息,王公大臣人人自危,随时可能招致告密,随时可能人头落地。文武百官每天早朝之前,总要与家人含泪话别,交待一些后事,因为他们感觉每次话别都可能成为最后的诀别,究竟何时遭到酷吏暗算难以预料,随时会蒙受不白之冤,随时会面临杀身之祸。恐怖呀,恐怖!之所以形成这种局面,都是我为立威而用酷吏的结果。这既是我最为人诟病之处,也是犯下的严重错误,不,是严重的罪过!

   其三,任恶喜佞而败坏世风。这问题是上一个问题的延伸,任用奸佞邪恶之徒,虽然有利于提高我的威信,但也伤害不少无辜好人,同时更败坏世道人心。我很欣赏卡夫卡的一句名言:“一个大魔鬼附上某个人,无数小魔鬼就纷纷涌来为大魔鬼效劳。”那些日子,我既是帝王,也是魔王。当我表现为魔王的时候,就会有索元礼、周兴、来俊臣、万国俊等大魔鬼为我效劳,为我清除异己或假想敌。与此同时,还有无数小魔鬼为这些大魔鬼效劳,或充当耳目告密诬陷,或充当打手刑讯逼供。大小魔鬼从事坑人勾当,因此获得好处或奖赏,进而产生负面激励或影响,使得很多人纷纷效尤,加入魔鬼行列;当社会被恐怖所笼罩的时候,张扬真善美的正气被压抑而不流畅,而告密与陷害的邪气却甚嚣尘上。

   那些大魔鬼不仅善于坑害,而且善于索贿。他们利用伤害权寻租,或者说借伤害他人的权力敲诈勒索。无论是高官富豪,还是皇亲国戚,只要被他们盯上,若不破财,就得遭灾。很多人为了保住身家性命,不得不向他们屈服,赠送金银财宝,以便破财消灾,花钱买平安。此外,他们若看中士民漂亮的妻妾,也会想方设法抢占。来俊臣更是胆大包天,竟敢诬告我武家诸王、太平公主和庐陵王。武家兄弟与太平公主只好反击,揭发其罪行,让有司处以极刑。我本想留他一条性命,毕竟他是一条于我有功的走狗;听了一些大臣的劝告,我只好同意法办。处决来俊臣,真是大快人心。对他恨之入骨的仇家绝不放过他的尸体,争相“抉眼剥面,披腹出心,腾蹋成泥”。多行不义必自毙,作恶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怎么会有好下场?!说实话,来俊臣之流只是爪牙,始作甬者与真正元凶应是孤家寡人,幸好当时没有人敢于追究我的责任。

   在重用酷吏的同时,我还喜欢提拔阿谀奉承之徒,谁善于溜须拍马,我就给谁加官晋爵。有一个叫朱前疑的家伙,说他梦见我寿满八百,就被任命为拾遗;后来他说梦见我白发变黑、齿落再生,又被提升为驾部郎中;再后来他说听见嵩山呼万岁,又得到很多赏赐。溜须拍马获益颇丰,于是溜须拍马在朝野上下蔚然成风。为了溜须拍马,有人丝毫不顾个人尊严,居然请求品尝上司的大便。更有甚者,竟然妄图揣摩我的意头,串联数百人上表,请求立武承嗣为皇太子。这诡异的阿谀奉承让我颇为困惑,若非李昭德、狄仁杰等人提醒,我恐怕会废除亲生儿子而立武家侄子。由此看来,当人们致力于溜须拍马的时候,往往会心智迷乱,做出违背人伦的选择,拍出不同凡响的马屁。

   毫无疑问,酷吏与告密者横行,势必张扬人性中的邪恶与残忍;而阿谀奉承者得志,无疑有助于滋生奸佞与厚颜无耻。长此以往,就会滑向逆淘汰的深渊,最终良知泯灭,人性沦丧,人种劣化。如果整个社会充斥邪恶与无耻之徒,孤家寡人的威望即便与日俱增,终究是民族的败类与罪人。其实,在重用酷吏与奸佞的同时,我内心欣赏的却是正人君子,陈子昂的仗义执言,狄仁杰的公正廉明,姚崇的通达周密,都非常难能可贵。我知道,一个国家想要长治久安,最终需要任用德才兼备的精英。所以,我后期摒弃酷吏,疏远奸佞,不拘一格延揽人才,诸如狄仁杰、娄师德、张柬之、姚崇、宋璟、张说等贤能都被充实到重要领导岗位,尤其是后三位为日后的“开元盛世”做出巨大贡献。

   其四,贪图享乐而豢养男宠。追求享乐这是人的天性,过度贪图享乐则是历代帝王的通病,这方面我也表现得不尽人意,或者说存在很大问题。所谓享乐,乃是欲望的满足。人的欲望很多,最基本的无疑是食与色。食欲,对于帝王来说,其实很好满足,无非是山珍海味而已。但是,色欲就很难说,沉湎色欲而不能自拔的帝王大有人在,即便后宫佳丽如云,也无难以填满他们的欲壑。

   与历代帝王相比,我其实算不上荒淫,即便后期拥有男宠,也是屈指可数。当然,我不能与男性帝王攀比,豢养男宠毕竟有悖于中华女性的传统美德。实不相瞒,冯小宝(薛怀义)是第一个男宠,这小子身材魁梧,侍寝有术;不过,他的最大贡献在于炮制我是弥勒佛化身的传说,为我日后登基创造了良好的舆论。沈南璆算是第二个男宠,他是一名宫廷御医,医术精湛,房中术也不错,一度很讨我喜欢。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是我晚年宠爱的宝贝,他俩相貌英俊,多才多艺。可惜,他们因为我而染指权力,以至于专横跋扈,最终为崔玄、张柬之等大臣所清理。

尽管豢养男宠招致非议,可我并不感到后悔。毕竟我当时身体很好,有这方面的需要;再说治理当世第一大国,经常日理万机,也会身心疲惫,与男宠共享鱼水之欢,有助于消除疲劳、延缓衰老。实际上,那些男宠只是玩偶,被我居高临下地使唤。真正让我爱慕的唯有两人,也就是太宗、高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武则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41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