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布衣汪革轶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6 次 更新时间:2019-03-15 08:46:03

陈良  

  

南宋布衣汪革轶事


  

        南宋乾道元年(1165)端午节,当今皇帝赵昚与太上皇赵构乘坐龙船游览西湖,湖中画舫悠然游荡,岸边民众驻足观望。去年冬天大宋与金国正式签订和约(史称“隆兴和议”),“南北讲好,与民休息”,天下太平。此番“二圣”出游,意在与民同乐,故未完全戒严,市民和游客蜂拥而来,只为一睹“二圣”天颜。不少市井小民趁机赶场做买卖,挣一个钱是一个钱。太上皇赵构兴致勃勃,无论在湖上还是路上,只要遇到臣民欢呼,他会笑容可掬地挥手致意,看上去和蔼可亲。如此升平景象,赵构倒是喜闻乐见,作为南宋开国皇帝,在艰难中支撑了三十多年,总算可以安度晚年。赵昚虽然面带微笑,但有些心不在焉,他感觉身上担子非常沉重,眼前的胜景不过是假象,半壁江山还胡虏手里,战争随时可能打响。

        就在“二圣”巡游西湖的同时,严州遂安农村一富户人家举办节日家宴,女眷和孩子们吃好喝好便纷纷退席,兄长汪孚与弟弟汪革还在推杯碰盏,侃侃而谈。随着吸入酒量增大,兄弟俩畅所欲言,无话不谈。当汪孚提到下年再打算纳第四个小妾时,汪革却表示反对并劝兄长有钱多做善事,汪孚顿时板着脸,不仅豪言男人有钱就得妻妾成群,而且讥讽弟弟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汪革颇受刺激,放下杯子起身离去,走出门口又回头对哥哥说,你别摆阔,我这就出去闯荡,不致千金,誓不还乡!兄弟龃龉,不欢而散。

  

空手创业


        乾道元年五月初六,汪革负气离家出走。除了携带一把雨伞,他身上没有任何财物,家里其实也有一些银两,只是他不愿动用,留与妻儿作给养。他独自行走在路上,对未来充满希望,听说淮庆一路矿产丰富,要是好生经营,就能换来黄金白银。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出走三日之后,汪革就吃完自备的干粮,在身无分文情况下,填饱肚子是大问题。向人家要饭,他落不下脸面。让肚子挨饿,确有一定极限。一天没吃东西,他就感觉饥肠辘辘,无精打采,如丧家之犬。最后,他还是饿中生智,找到了免于饥饿的办法。他从小学过拳术弄过枪棒,正好派上用场。来到人多热闹地方,他大声吆喝几句,打出几套拳路,拿雨伞当枪棒使几招,做出江湖艺人的模样,听任观众打赏。大多数观众只观不赏,偶有好心人扔下一二文。一二文钱虽少,但能积少成多,解决食宿问题。

   汪革一路北上,渡过扬子江,进入安庆地带,准确说是安庆府宿松县。汪革是乘坐一条渔船过江的,所经过的江段与湖泊连接成片,水面辽阔,烟波浩渺。他付给渔夫十文钱,在湖岸登陆,向西北方向行走。约行三十里,来到麻地坡。这是一片荒山野岭,鸟儿在林间飞翔鸣唱,还有野兔在地面出没,但不见人的踪影。汪革在树下小憩一会,穿梭于丛林之中,发现一座破旧的古庙。古庙无人居住,也没有香火,几樽佛像布满灰尘。汪革灵机一动,感觉古庙似乎专门留给自己的,于是决定在此停留下来,并打算在此创业发财。

   汪革决定在此创业发财,主要基于就地取材,茂盛的树林使他想到烧炭,由烧炭又联想到炼铁。许多事情,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既然豁出来了,何不撸起袖子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于是,他把古庙整理一番,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就此安顿下来。一开始,他纠集一些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游民,砍伐树木烧炭,卖炭获得一些积累,就着手炼铁。炼铁需要铁矿石,他走遍周边山山岭岭,在宿松高岭、黄梅马尾山找到高品位的矿石。原料、燃料和人力充足,产品不愁销路,使炼铁实业越办越红火,规范与产量稳步上升。当时朝廷在宿松设有钱监,铸造官钱。铜不够用,就以铁替代,铸钱用铁皆由汪革供应。

   不过,汪革并不满足于产销生铁,毕竟生铁只是半成品,利润并不高,而且钱监采购生铁,往往故意挑刺,其目的无非是索贿。尽管对钱监官吏的贪婪很不感冒,汪革还是勉强应付,同时调整产品结构,实行两条腿走路,一边继续炼铁,一边制造铁器。汪革深知,实业要发展,必须打通与外界的联系。为此,他组建一支船队,以湖泊、长江为纽带,将麻地坡与市场连接起来,在安庆、九江乃至临安设置销售点。

   数年之间,汪革从一无所有到腰缠万贯,成为宿松境内首富。这时候,他想到远在家乡的妻儿,自己抽不开身,就派人去遂安把妻儿接过来。想当初,儿子世雄还是一个青葱少年,如今已长成瘦高的大小伙子。为了弥补对妻儿的亏欠,汪革让他们享用锦衣玉食,居住华丽房子,并配备佣人供他们使唤。

   凭借靠山吃山,汪革得以在麻地坡发迹,但他并不满足于“山”,进而涉足于“水”。在宿松与望江有方圆七十余里的湖泊叫雷池,鱼虾菱藕丰厚。汪革出资把雷池水面承佃下来,由他一人向官府支付渔税,湖区数百渔户则向他交租。这样,官府渔税有保障,汪革也有收益,而渔民的负担却相对减少,他们只需承担相当于法定渔税的租金即可。之前,他们不仅缴纳法定渔税,还要应付地痞敲诈和鱼吏索贿。汪革在麻地坡和湖畔建造房屋千余间,安置民工、渔民及其家属,还鼓励乡民垦荒造田,种植稻菽桑麻。渐渐地,麻地坡形成集镇,各种店铺、茶馆、酒肆林立,汪革也办了一家酒楼,一来对外营业,一来方便招待来客。

   汪革仗义疏财,乐善好施。远近而来的贫民,他不是接济衣食,就是安排在作坊打工;他给寒门学子提供资助,让他们实现科举梦想;他为弱者打抱不平,使他们免遭强者欺压凌辱。他的种种义举,使他在江湖上赢得大侠的声誉,三教九流人士都喜欢与他来往。郡县官吏也乐于与他交结,一来可以蹭吃蹭喝,二来可以相互利用。不过,汪革并不是听任官吏使唤的哈巴狗,不管你多么有权势,只要你存心与他作对,他会抖出你的过错或污点,让你身败名裂,斯文扫地。所以,在麻地坡一带,他有极大权威,任何大小事情,他能说了算。甚至邻里之间闹纠纷,也会请他出面决断。

  

退伍就业


   乾道八年(1172年)初秋,淮西某地下了一场及时雨,闷热的天气转而凉爽起来。七月十四日上午,江淮忠义军将士听到号令,迅速从各自营房赶往训练场。集合完毕,众人把视线投向站台上指挥官,期待他发布作战命令。出乎意料的是,指挥官并没有慷慨激昂地进行战前动员,只是请枢密院官员传达朝廷指示——解散江淮忠义军。

   命令一宣布,顿时出现死寂般的沉静。过一会儿,训练场上一片哗然,吵闹声、责骂声不绝于耳,有的甚至冲上站台,质问朝廷使者:忠义军屯兵淮西,有事可以出征杀敌,无事可以耕田训练,并不增加朝廷负担,凭啥说解散就解散?指挥官呵斥这些士兵:你们如此放肆,难道要造反不成?朝廷正是担心你们造反,所以才决定解散。质问的士兵被侍卫赶了下来。没办法,胳膊扭不过大腿,既然朝廷已经做出决定,不服从也得服从。解散方案是这样的,忠义军军官大部分解甲归田,少数充实到其他部队;士兵领取一些银两,就各自返回故乡。那些来自北方沦陷区的士兵就地安置,分配给田地耕种,三年内不纳赋税。

   忠义军是一支英勇善战的抗金武装力量,由原江淮宣抚使皇甫倜于绍兴年间召集四方豪杰而创建,在皇甫倜率领下多次对敌作战,立过独自收复光州的功绩,配合过张浚北伐。张浚北伐失败后,议和派首领汤思退出任宰相,汤思退打压皇甫倜,剥夺其江淮宣抚使职务和忠义军指挥权,安排自己的亲信统领忠义军。换了新指挥官,忠义军就一直屯兵淮西,再没有开赴前线。但是,忠义军将士征战心切,只要朝廷一声令下,立马冲锋陷阵。尤其是从沦陷区过来的将士,热切期待早日收复故土,早日还乡重建家园。如今队伍被解散,希望化成泡影,怎不让他们心灰意冷,欲哭无泪。

   在解散人员中,有荆州人氏程彪、程虎二兄弟,按理说应返还原籍。他俩平日喜欢吃请,没有任何积蓄,这次遣散费只够盘缠而已,就这样回去,感觉无颜面对家乡父老。因此,他俩不准备还乡,打算在外面另谋生路。两人长期在军营驻守,在外面毫无人脉,想要重新就业,谈何容易。不过,想来想去,他们还是想到一位师友,也就是忠义军原教头洪恭。洪恭为人仗义,一身好武艺,在忠义军当过教头,程氏兄弟的武功就是跟他学得的。洪恭原来很受皇甫倜赏识,而后来指挥官对他不待见,动辄给小鞋穿。洪恭不堪忍受,主动请辞离去,回到老家太湖县,开个茶坊维持生计。

   吃了散伙饭,程彪、程虎就背着行囊出发,风尘仆仆赶往太湖县。进入县城,二人就打听洪恭的消息。洪恭也算当地知名人士,在南门仓口巷开了一个茶坊。二人没费多少口舌,就顺利找到洪恭。见了程氏兄弟,洪恭十分欣喜,得知忠义军被解散,不觉伤感,喟然叹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尽管家境清贫,洪恭还是把唯一报晓的公鸡杀了,置办一些酒菜,热情款待程氏兄弟。由于住房较小,不便客人留宿,洪恭就送二人去附近寺院过夜。第二天,洪恭又请二人到家里吃饭。程彪、程虎看洪恭并不阔绰,不想给他添麻烦,就请他指引一条生路。洪恭沉吟片刻,忽而眉开眼笑,告诉程氏兄弟说,他替他们想到一个好去处,宿松麻地坡富豪汪革与他是好友,他们若是投奔汪革门下,或许能博取小小富贵,至少衣食无忧。紧接着,洪恭拿出纸笔,向汪革写了一封推荐信。

   程彪、程虎来到麻地坡,与汪革相见,递上洪恭手札。汪革打开一开,只见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

   信之(汪革的表字)台鉴:自别台颜,时切想念。兹有程彪、程虎兄弟,武艺超群,向隶籍忠义军。今忠义军遣散,特荐之与贵府,乞留为馆宾,令郎必得其资益。洪恭手泐,再拜。

   看完书信,汪革大喜,当即吩咐手下张罗酒宴,为程氏兄弟接风洗尘。毫无疑问,汪革盛情款待,主要基于与洪恭的交情。一次茶坊小饮,使他们一见如故,彼此欣赏。从此二人义结金兰,称兄道弟,相互走动。汪革曾力邀洪恭入住麻地坡,给自己当顾问,兼教儿子学武艺,被他婉言谢绝。汪革也曾劝洪恭开武馆,广收门徒,利人利己;洪恭却置之一笑,说他开个茶坊很自在,能养家糊口即可。尽管洪恭不求上进,汪革仍敬重他为人。程氏兄弟为洪恭所荐,汪革倒是乐意接纳,况且自己早有聘请武师打算。

   不过,汪革是生意人,做事讲究预先约定,也就是先小人后君子。汪革告诉程氏兄弟,拟聘请二位为武师,教儿子世雄和其他子弟习武,除了管吃管住,每月薪酬十两银子(十贯钱),二位如若同意,明日就下聘书与聘礼。程彪、程虎几乎不假思索,就异口同声答应。每月十两银子,在他俩看来绝对属于高薪,过去在忠义军服役每月仅有一两,如今能拿十倍薪酬,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汪家举行隆重拜师仪式。汪世雄和几个少年子弟向程彪、程虎跪拜,称呼二人为师傅,行弟子之礼。汪革给程氏兄弟各发一份聘书,汪世雄代表众徒弟向二位师傅赠各送一份聘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28.html
文章来源:《荆州文学》

2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