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治:汪元龟包:一座自留山的现状与宗族纠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3 次 更新时间:2013-03-24 22:31

进入专题: 自留山   宗族  

黄文治  

汪元龟包,一座面积不大且名不见经传山包的奇怪名字,名字的由来可能与其形状酷似龟状有关。其坐落方位大体位于江南小镇---唐田镇四门村(属皖南贵池区)的中心,沿江铁路线边。山上多杉木与竹叶林,周围集中居住的都是村民。集体经济时代,汪元龟包触动着一个村庄独特历史与现状勾连。

自1981年3月30日始,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了国家农业委员会《关于积极发展农村多种经营的报告》,这个报告指出农林业改革目标是应因地制宜,合理利用资源,发展多种经营,使农民由穷变富。因此规定适当扩大农牧民自留地、饲料地、开荒地的数量,同时还规定有柴山和荒坡的地方,可划拨适当数量的自留山,以鼓励农民植树造林。自留地、自留山均属于集体所有,其成员只有使用权,不得买卖、出租和转让,也不得擅自用于葬坟、建房、开矿等非农业生产用途。自留地、自留山生产的产品归农民自己支配,国家不征农业税。自留地、自留山的经营权受国家保护,不得随意侵占。

这是有关自留地、自留山较早且权威的规定。在这个规定的法理支持下,全国即掀起自留地、自留山的划定工作。四门村的汪元龟包也被划定为自留山,使用权属于位于山脚村民黄新潮一家,县人民政府颁发自留山使用证(编号为040224)的时间为1981年12月10日。

我们都知道自留山是指农林业集体化后分给农民使用和经营的小块山林。一旦划定后即长期稳定,不随人口增减而变动。山权归集体所有,林木和林产品归农民个人所有,任何单位与个人不得侵犯。为了鼓励农民植树造林,在不影响集体林业发展的前提下,把一部分荒山划给农民作为自留山,是发展林业生产的一项重要措施。

正因为此改革背景下,汪元龟包的使用权与所有权发生分离。从1981年12月10日开始,村民黄新潮一家管理与使用汪元龟包自留山,至今已经有三十余年历史,山上所有杉木与竹叶林基本都是黄新潮一家从别处移植来并培育成功的。但是2009年7月11日,国家林业局与区人民政府联合颁发新的林权证以取代老版的自留山使用证。就黄新潮家林权证(编号为3400411790)而言,新老版证内容比较,有两点蹊跷变化:其一,老版证上包括"汪元龟包",新版证上已被拿掉;其二,老版证上包括汪元龟包、小荒山、杉排、樟树洼、莲花形、樟树洼大排六块自留山,面积为5.4亩,新版证上去掉汪元龟包,其它未变,面积反而增加为18.8亩。关于后一点疑惑,四门村多家村民林权证都有体现。不过黄新潮一家就此疑惑曾咨询过唐田镇政府的一位主管林业的钱姓镇长,镇长给出的答复是老版证上关于自留山面积的登记不准确,新证因采取了现代卫星测量技术,面积登记比较可靠与准确。实言之,就这位钱姓镇长答复来看,与黄新潮一家的经验常识判断相悖不少。

关于第一点蹊跷变化,主持新林权证录入者从未与黄新潮一家商量过,这其间是否疏忽所致或者有意造成,已不得而知。但事实造成的结果确实参杂着乡村宗族、风水、私怨及现实微利纠葛,问题就显得更为复杂。

应该说,这种蹊跷变化直到2011年,黄新潮一家都还不知情。直到代管三队(也包括黄新潮一家所在队)的江姓队长来通知说封山,黄新潮一家才意识到问题的存在。随之黄新潮一家即反对封山,并说要封山先封屋,因为黄新潮一家1953年修建居住的老屋即坐落于山南脚。

之后,江姓队长多次带领村干部及些许串联来的江姓村民进行强制封山,造成口角不断。这样,一方仗着人多力量大,一方依托老版自留山证与历史传统论理,至今仍僵持不下。2011年8月始,黄新潮一家就汪元龟包问题,以纠错名义也多次带着新老版自留山证到镇政府去上访,也未获得解决。这时四门村村干部都是新选定的,他们解决不了,或者无意解决,就直接把问题上报给唐田镇镇政府,而唐田镇镇政府又把问题移交给四门村村干部,至今仍然悬而未决。这其中的复杂面向大体有四个方面:

其一,宗族方面:四门村是以江姓为大姓,比如黄姓等其它杂姓都为小姓,现在的村干部也多为江姓。多年以来,四门村的江姓与黄姓的宗族矛盾与积怨就一直存在,这些年虽然有所淡化,但宗族矛盾与积怨的历史惯性不容忽视。

其二,风水方面:四门村一些江姓村民认为汪元龟包是村里风水山,山包上也葬有江姓较早的祖先(虽然年节时也极少有人上坟),因此一直想据为己有。

其三,私怨方面:四门村建国初,村干部多为黄姓。黄新潮也曾以村干部的名义参与过农林业集体化的改造运动。刚性政治压力下,当时四门村一些富有家庭就因为此而失去了自己的农林地,而有些不甘失去农林地的村民就通过做手脚的方式偷盗林木,为此曾被黄新潮批评过。这些人现在就借用汪元龟包问题串联起来试图报复过去的私怨。其实,诸如此类的历史私怨在乡村是常有的事,还比如早年争水私怨等,但都在汪元龟包问题的解决难度上起着发酵作用。

其四,现实微利方面:四门村汪元龟包周边一些江性村民试图就近占有山地及山上生长的杉木与竹林。

如此,众多矛盾私怨综合缠绕,致使汪元龟包问题依然处于悬而未决状态。

村民黄新潮今年已近88岁高龄,其一家人因为某些身体缺陷都是低保户,生活来源主要为农林业。他作为老干部老党员(58年党龄)一生见证了四门村近百年的社会变迁,自己深受的磨难不少也是不明不白的,但人生末年他唯一企盼的就是汪元龟包问题能够得到舒心解决。2013-3-13

    进入专题: 自留山   宗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242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