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复兴:重温性理精义

——夫妇是原天地是委,婚礼高于其他国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0 次 更新时间:2012-02-15 20:45

进入专题: 性理精义   婚姻  

任复兴  

提要:夫妇是原,天地是委。其间由人事形成的国家之类,是介于阴阳二器和天地之间的次生、次要事物。天赋人性,生命神圣。即使官方政治哲学著作——康熙《御纂性理精义》,也不敢颠倒修齐治平的顺序本末,将国家机器、皇权之类神圣化、绝对化。爱与敬是政之本。婚礼合二姓之好,是高于其他国礼的至隆至重大礼。推而广之,西方来的情人节是宇宙间最本原、最伟大的节日。

(一)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宙时空是无穷的。天地浑沦一气,其大无外,其小无内,难寻端倪。中国古代哲人找来找去,就将宇宙本原找到男女性器官上去了,画卦作易。儒家是以给人家办婚丧祭礼为生的群体。孔子韦编三绝,撰写《周易》十翼即易传,质言之是以男女交合为开端的生命赞歌,以人为本的政治规范。

孔子《易经·系辞下传》:“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孔子家语》(鲁哀)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孔子对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大昏为大;大昏至矣,大昏既至,冕而亲迎;亲迎者,敬之也。是故君子兴敬为亲,舍敬,则是遗亲也;弗亲弗敬,弗尊也。爱与敬,其政之本与。”公曰:“寡人愿有言也,然冕而亲迎,不已重乎?”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下宗庙社稷之主,君何谓已重乎?”

(二)

宋儒周敦颐《太极图说》阐述易传,论宇宙本体:“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

康熙认为:“周子《太极图说》、《通书》,张子《西铭》,乃有宋儒学之宗祖,诚为学庸语孟之后仅见之书。”他将周子《太极图说》列为《御纂性理精义》第一卷。他数十年严肃探讨性理,并认为这有益于政事:“朕以冲龄至今六十年来,未尝少辍经书。唐虞三代以来,授受相传,言性而已。宋儒始有性理之名,使人知尽性之学,不外循理也。故敦好典籍,於理道之言,尤所加意。临莅日久,玩味愈深。验之政事,确然知其不可易。”他在用人行政上增加了人性成分,并没有把皇权、国家礼制神圣化,而是说:“若《家礼》、《律吕》,乃朱子言礼乐之书也。其文颇繁,学者惮於讲究,亦摘其宏纲大节,可以括全书体要者,约文申义以发其端,庶有志礼乐之事者,由约入博,由此以稽其全也。”

(三)

康熙是尊朱抑陆的,尚且作如上解说。治陆王心学者的讲述,就更自由了。

嘉道年间,五台广轩徐润第,融陆王心学于易学,与其同年好友高鹗及乾嘉学派治学殊途,“生平于百家之学,靡不就窥,而潜心者惟易。退闲以后,益博极诸家易说,绘图粘壁,晓夜穷研。尝以先后天图象印证儒先歧说,久之,豁然贯通。谓象山之立大本,姚江之致良知,揆之图象,一一吻合。有进叩者,指画凿凿,多前人所未发。”(徐继畬:《广轩府君行述》)广轩阐发《中庸》本体论的《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一文,通天彻地:

一阴一阳之谓道。端之所以造自夫妇也,夫夫妇者,阴阳之器也,道即器而器即道(精义)。君子之道,安得不于此造端哉?今夫道之费而隐者,止惟是弥纶杳冥,就中更无措力之处。虽君子奈此道何矣。然而自来言道者归君子,则以君子之道,其造端者得焉耳。

何言之?自道以前,《易》有太极者也。朕兆莫窥,曾何端之可云。端也者,自道之既生始形者也。而端果安在哉,造端将奚自哉?端于物为本。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身家之合,非夫妇乎?物之本在身家,道之端安得不属之夫妇(眼前语未经人道)?端之造于事为先。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修身齐家之合,非夫夫妇妇乎?事之先在修齐,道之造端,又安得不属之夫妇?

世之人每思绝欲存理以为道,而卒苦于欲之不可绝。君子谓是为不知道也。夫妇一伦,所谓大欲所存者,第授之以节,而天则见焉(所谓衽席之上,天命流行也)。端造于此,欲之所在,正理之所在,从欲从理,不分两事。其于道也,有秩然者矣。

世之人又欲抑气伸理以为道,而恒苦于气之不可抑。君子亦谓是为不知道也。夫妇一伦,所谓二气相与者,乃观其所感而神应妙焉。端造于此,气之所流,即理之所流,行气行理,止此一机。其于道也,有沛然者矣。道患其息,不息于至易息之地,斯不息矣,若是者惟夫妇(精警)。道害于伪,治伪于不能伪之地,则无伪矣,若是者亦惟夫妇(尤警)。

是故考之《诗》、《书》,虞帝造端于《厘降》,周文造端乎《关睢》。征之法象,乾坤为夫妇之体,咸恒为夫妇之用。若是者何也?一阴一阳之谓道。夫夫,阳德也;夫妇,阴德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天地特夫妇之大者耳(通天彻地)。人苟有志于道,亦于夫妇一伦,加之意也哉。

广轩以自记形式揭示:“《中庸》确实地头有二:独与夫妇是也。故此夫妇二字须确实说。”

广轩认为天赋人性,人性独立,心和莫与为对的天地同其大。以剳记形式阐述孔子叩两端、执两用中,以及《中庸》夫妇和独这两个确实地头。

“物有本末,两端之注脚也。事有终始,竭两端之注脚也。天下之数统备於三,物之数不过本中末,天下之事不过始中终。中也者,物事之现在者也。本始者,物事之从生者也。末终者,物事之终极者也。叩两端者,探其所从生之一端,推其所终极之一端也。物来事至时,大抵是已生未极,中间现在一段。既叩两头,头正尾正,中间一段不怕其不正,故遂用之於民也。”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夫妇,一端也;天地,一端也;中间万物万事,如鸢之飞,如鱼之跃,其飞跃所由之处,谓之道。时时不同,处处有变,岂有可纪之数,可执之象?然其源不发於夫妇,其委不放乎天地者,皆道之差焉者也。故必执两然后可以用中。盖中无定用,而物必自本至末,事必自始至终。一线贯彻,毫无走作者,无定中之定也,易之所谓一致同归,孟子之所谓源泉四海,皆执两用中义也。”

“独者,道心之本体也,惟精惟一,毫无染杂,故独;合天地万物为一体,更无一物足以对待,故独。”

孔孟陆王以至释道、广轩,都张扬人性。孔子倡“大人”,孟子倡“扩充”,陆子倡“立大”、“十字张开”,阳明倡“致良知”。释道也阐明心性。清代道家《唱道真言》认为,天赋人性,生命神圣,戕害性命者是魔鬼:“要知性是我自己的性,命是我自己的命,都自天赋的。天赋之而魔夺之,有是理乎?”广轩在《遗书》开篇提出艮背即独立、自由、光明讲学宗旨:“大体之被累於小体也,以其陷於形器,如水为岸束,曲湾转折,不能自由。艮之为象,一阳止於二阴之上,以尊临卑,则向之拘束大体者,莫不俯而听令焉。……人事无穷,而此为先。”“一阳独立於群阴之上”,“艮一阳止於二阴之上,其静如山,不但能明,且能常明而不迁,是为明明德。故艮之彖传曰,其道光明。”

(四)

松龛继承广轩心学,反对程朱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存理灭欲的戕害生命教条,撰写《书王印川广文诗注后》,提出“忠孝至性与男女大欲同出一源”论题,以孔子之妻、伯鱼之妻、子思之妻三世都改嫁的孔氏家法,批驳程朱:

忠孝至性,与男女大欲,同出一源。欲其真,不欲其伪;欲其节,不欲其流。流而无节,岂特男女之淫秽。伯奇握蜂而死,申生不辨胙毒而死,权鬻兵谏而自刖,原轸唾地而归元,后之人悲其志,未尝不悯其愚。故忠孝之流而无节,其失为愚;男女之流而无节,其失为淫秽。清浊虽异,消息自同。然不得戒愚而废忠孝,又岂能惩淫秽而废男女?圣贤豪杰,大抵不远人情。孟子谓太王好色爱厥妃,岂以戏语污太王乎?梁伯鸾得孟光,孔明得阿承女,不嫌其丑。设两妇淑而且妍,两贤未必弃而不取也。风诗之义,发乎情,止乎礼义。窒其情而不使发,圣贤亦不能,但贵乎能止耳。今有人曰,我性不好色,是伪也。窃妻而逃,或出于目不邪视之人,又可信乎?关壮缪取秦宜禄妻,事极寻常,与秉烛待旦,有何加损?娶寡妇为己失节,伊川程子之言也,宋以前尚无此说。孔子为人伦之至,而伯鱼之母、子思之母、子上之母,三世皆改适。使己妇失节,又陷娶者以失节,圣人忠恕,不宜有此。夫礼制因时而变,风议因时而发。宋承五季之后,世风靡靡,夫妇一伦,轻亵已甚。故伊川立此严峻之防,使士大夫有所矜式,非为愚夫愚妇言也。周制,同姓者百世不同昏姻;夏商以前,五世即通。将执周道而议夏商之渎伦,可乎?故执孔氏之家法而訾伊川,妄人也;执伊川之论而疑孔氏,其妄不更甚乎?柏舟之节,桢干人纪,夫妇一伦,赖兹不坠。伊川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者,匹妇能毅然行之,诚令典之所重,志乘之所必详。苟有其人,宜竭力表章焉。不能守而改醮,亦常情耳。彼故为贤,此亦中人,未为不肖也。慕其名而强效之,客气一衰,大僇随之矣。

(五)

徐继畬在鸦片战争后主持开放厦门福州两口,基于心学,追寻西方理想人格和政治制度,发现“英吉利之俗,男女婚配,皆自择定,然后告父母。”婚姻自由自主。美国有个奇妙的选票“匦”,比正大光明殿后的盒子高明得多。华盛顿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天下为公。认为这是必然通行世界的法则。从而实现了中国本土人性独立自由光明的思想,与西方民主政治思想的兼容榫接。他1848年在福州同时出版父亲《敦艮斋遗书》,和自己辑著的世界地理著作《瀛环志略》。这两部书珠联璧合,成为中国“自由魂,民主梦”的开山之作。松龛的思想事功,不入中国大人先生之眼,克林顿总统却一语中的:“它直探我们作为人的内心愿望:拥有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有不受国家干预的言论、异议、结社和信仰等自由。这些就是我们美国220年前赖以立国的核心理念。”1864年在总理衙门王大臣支持下,出版丁韪良译著《万国公法》,此书构筑了与世界可通译的人民权利、权利、民主、主权、大法(宪法)等话语体系,介绍了美国三权分立制度。二徐和丁的三部书,是体现19世纪中国思想水平的重要人文读本。

2012-2-14情人节

    进入专题: 性理精义   婚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010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