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蕴茜:谒陵仪式与民国政治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7 次 更新时间:2011-01-09 21:42:26

进入专题: 孙中山   中山陵   谒陵仪式  

陈蕴茜  

  

  [内容提要]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遗体暂厝北京西山碧云寺,谒灵成为纪念孙中山的重要仪式。1929年,国民政府将孙中山灵梓奉安南京,敬谒中山陵成为最神圣的纪念仪式。为使全体国民崇拜孙中山,服务于政治统治,国民党开始制定严格的谒陵规范。每逢孙中山纪念日、重大节日、日常集会、文官考试、学生集训等,国民党及社会各界均举行谒陵仪式,中山陵遂成为民国时期最具有象征意义的政治空间,也成为具有凝聚力的民族主义象征符号。由于孙中山符号是重要的象征资本,民国政坛常常在孙中山灵前上演权力斗争的政治闹剧。国民党标榜遵从总理遗教、以三民主义为最高准则,但政治腐败,民生凋弊,谒陵遂成为人们表达对国民党不满的实践形式。总之,谒陵仪式是民国时期最为神圣、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仪式,是民国政治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中山逝世后,国民党逐步将孙中山神化,建构为象征符号,并首先从仪式入手展开孙中山符号的全面建构工程。通过1925年逝世后的葬礼、1929年的奉安大典,国民党将孙中山塑造为党国的缔造者,使全国民众对其产生崇拜心理。而后,又通过将孙中山崇拜仪式融入于纪念仪式、节日庆典、政治集会、总理纪念周{1}、日常集会、婚丧祭祀等政治、社会和文化活动,甚至人们的日常生活,多方营造孙中山崇拜仪式日常化的政治气氛,使身处仪式情景氛围中的参与者,时常感受孙中山符号霸权。在众多的仪式中,有一种仪式独具特色,且最为神圣,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在民国政治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这就是拜谒中山陵仪式。这一仪式因只发生于特定的空间——中山陵,因此,具有唯一性,同时这一仪式又是传统性与现代性的有机结合,对这一仪式进行深入解读,有助于理解孙中山符号及中山陵的历史地位与作用,深化民国政治文化史研究。 

  

  一、北平谒灵与孙中山符号之争夺  

  

  象征符号与仪式都是社会认同与社会动员的方式,具有整合和强固族群、团体或社区的认同功能。人们通过认可符号、举行仪式进行交流,形成共识,增强群体内部凝聚力。民族国家一般会通过民族英雄、名胜古迹等符号和纪念仪式来动员与整合社会,达到服务于国家的目的。除此之外,国家也会根据当时的需要而发掘某些传统,或创制某种符号,动员、教化或强制民众接受和认同,从而达到强化国家认同的目的。  

  符号一般可以通过各种仪式得到彰显,仪式是国家实现统治权力神圣化的重要形式。格尔兹指出,象征、庆典和国家的戏剧形式是政治现实化的一种途径,是实现权力意愿过程中的动员手段。{2}一般而论,象征符号往往体现于仪式之中,经过仪式及其它附属形式的宣传,并通过社会成员的记忆而得到传播。仪式的存在与运用,折射出象征符号、仪式行为与政治权力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孙中山符号及与此相关的仪式,正是国民党为获得民众认同、运用党化意识形态塑造与创制的。  

  孙中山逝世后灵柩暂厝北京西山碧云寺,待南京紫金山陵墓建好后再南迁,由此,碧云寺遂成为人们祭奠孙中山的重要场所,谒灵遂成为纪念孙中山的重要仪式。国民党内部不同派别利用谒灵仪式为各自的政治目的服务。1925年11月23日,邹鲁等国民党右派为反对蒋介石,特地到碧云寺谒灵。为了表明他们的政治主张是真正继承总理遗教,自己是孙中山的忠实信徒,会议特别安排在碧云寺孙中山灵前召开。与会的右派们自称遵守总理遗嘱,反对军阀及帝国主义,实际是借孙中山之名,反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破坏国共合作,这就是历史上的“西山会议”。会后,邹鲁等在上海另立中央,分裂国民党。{3}这次谒灵仪式与会议首开了国民党内各派利用谒灵仪式作为政争工具、发动权力斗争的恶例。 

  由于到碧云寺谒灵成为最具象征力量的仪式,国民党各派都想利用它,而军阀则嫉恨它,于是想毁灭孙中山的灵柩。1927年9月初,张宗昌到北京张作霖大帅府开会,会上大放厥词,指称碧云寺是风水宝地,北伐军屡打胜仗都是因为沾了孙中山灵柩之光,因此,应该焚烧孙中山遗体,以绝后患。张作霖表示同意。期间,有数股奉军到碧云寺寻衅,硬逼守灵人打开灵门,个别士兵竟用步枪瞄准孙的遗体作射击姿式。后经张作霖的亲信杨宇霆的规劝作罢,张学良即电告南京国民政府,速将孙中山遗体运回南京。{4}不久,北京报纸传言土匪将要烧毁孙中山遗体,守灵卫士们为免遭意外,于1927年11月25日深夜,将孙中山遗体移入水泉山洞。{5}尽管军阀是惧风水之说而试图毁灭孙中山遗体,但显而可见的是,孙中山作为政治象征符号对于军阀具有强大的威慑力。  政治上极为敏锐的蒋介石对孙中山符号所蕴含的政治象征资本应该有深刻的认识。孙中山逝世后,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就对哀悼仪式极其重视,立即“由前敌返校,躬与其会”,“与祭时,蒋校长痛哭流涕,全体均为之泪下。礼毕,蒋校长发挥极沉痛的演讲。”{6}以后,蒋介石多次表示自己是孙中山的忠实信徒。但是,1926年蒋介石就发动“中山舰事件”。对此,国民党元老谭延闿指责蒋氏:“总理逝世才一周年,骨头还没有冷,你干什么呢?国共合作是总理生前的主张,遗嘱也说要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你现在的行动,总理的在天之灵能允许吗?”{7}孙中山在天之灵成为党内政客相互诘辩的重要武器,蒋介石被迫以孙中山之名缓和事态。3月22日,蒋介石表示要“继续总理革命的精神”,做“总理真正的一个信徒”。4月3日又说:“中正誓为总理之信徒,不偏不倚,唯革命是从,凡与帝国主义有关系之败类,有破坏本党与政府之行动或障碍革命之进行者,必视其力之所及,扫除而廓清之。”{8}蒋介石深谙孙中山符号的工具价值并加以充分利用,逐步夺得国民党军政大权。 

  1928年北伐成功,但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人的矛盾激化,大有兵戎相见之势。为此,蒋介石邀约冯、阎、李等人到北平谒灵,举行四总司令祭灵盛典,以“祭告总理,收拾北平军事,解决奉天问题”。{9}为表示自己是真正的总理信徒,蒋介石于7月3日晨到达北平后当即前往碧云寺谒灵,祭告孙中山北伐成功。在当天的日记中,他这样写道:“礼谒总理之灵,含泪言曰:中正不忍骤见吾师遗体,故暂不开棺,容正式祭告时瞻仰:惟愿我师之灵之安也!中正此刻万感交集,不知所怀,惟有忍泪默祷而已。”{10}蒋介石的谒灵获得了应有的政治效应与政治资本。  

  由于孙中山符号关系民族主义和党国命运,国民党各派政治势力对此深具共识,各个政要未敢怠慢,先后来到北平,于7月6日来到西山孙中山灵前,举行祭灵典礼。仪式由蒋介石主祭,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襄祭,与祭者有商震、白崇禧、邵力子等300余人。主祭、襄祭者均着中山装,祭祀仪式庄严而隆重: 

  (一)奏哀乐;(二)主祭者就位;(三)襄祭者就位;(四)与祭者就位;(五)主祭者献花(初献,亚献,终献);(六)主祭者向总理遗像行三鞠躬,全体随同行礼;(七)读祭文;(八)主祭者及襄祭者诣总理灵柩前恭谒遗容,与祭者静默追念;(九)主祭者复位;(十)襄祭者复位;(十一)为革命先烈静默三分钟,志哀;(十二)奏乐;(十三)主祭者退;(十四)襄祭者退;(十五)与祭者退;(十六)礼成。{11}  

  蒋介石作为国民党中常会祭告总理代表宣读长达3000字的祭文,重申国民党奉行总理遗教,谋求国家统一、自由独立。{12}祭仪结束后,蒋介石等诣灵梓前恭谒遗容。蒋放声大哭,各派系首领也失声涕泣。这些桀骜不驯的文武政要都毕恭毕敬地参加祭告仪式,而后与蒋介石讨论国家统一后的军政大计,暂时化解了内战危机。由此,祭灵仪式成了蒋介石等借以缓和党内派系冲突和整合各派势力的一项权术。

  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灵寝是党国的重要政治象征,1928年11月蒋介石初步实现国家统一,立即派代表赴北平参加孙中山诞辰纪念。会后,阎锡山、白崇禧等发起举行100多名政要参加的参谒孙灵大会。由蒋介石代表吴忠信主祭,行礼后参谒遗容。同时,河北省政府亦于同日谒灵。谒灵仪式由省主席商震主持,率全体人员在总理灵前肃立,依照秩序行礼,向党、国旗及总理灵行三鞠躬礼,恭读总理遗嘱,静默三分钟,献花,读祭文,读毕,奏乐,再行三鞠躬礼,呼口号。{13}孙中山纪念日谒灵逐渐固定为重要的纪念仪式。  

  政治人物也往往通过谒灵仪式表示对孙中山的崇敬,甚至借此表达政治诉求。白崇禧的老师李任仁对孙中山极为景仰,曾建议白崇禧在孙中山曾经到过的桂林王城内修建了中山公园和中山纪念塔。1929年春,李任仁已任国民党中执委,与刘斐等3人赴碧云寺谒灵,4人在灵前百感交集,涕泪纵横,在灵前摄影的合照上,他们沉痛题词:“孰为真革命,孰为假革命,总理在天之灵可鉴焉!”{14}哭灵成为政治人物表达不同政见、宣泄对蒋介石不满的特殊方式。颇多人士通过谒灵抨击蒋介石违背孙中山三大政策的愤慨,并寄托对孙中山的哀思,表示继续坚持孙中山遗志的决心。所以,无论是党内主流派,还是非主流派,都会通过谒灵、哭灵攻击敌手背叛孙中山事业,诉说自己的忠诚。  

  南京中山陵建成、孙中山灵梓奉安南京后,考虑到“西山碧云寺为总理停灵四年之地,不可无一重大纪念之留遗,以为民众瞻仰”,国民党遂将孙中山“所易衣履安置原厝木棺内为衣冠冢”,{15}免费对公众开放,到京参谒衣冠冢者络绎不绝。碧云寺衣冠冢与中山陵一样是崇拜孙中山的神圣场所,参谒衣冠冢成了新的纪念仪式。为此,管理处制定《总理衣冠冢参谒规则》,严格规范参谒者的衣着、行为及参谒仪式。{16} 

   国民党中执会秘书长叶楚伧肯定开放衣冠冢的做法说:“总理衣冠冢为纪念总理而设,意义至为重大,来平游览中外人士莫不趋前瞻谒。”{17}国民党要员经常敬谒孙中山衣冠冢,蒋介石到北平一般都会参谒孙中山衣冠冢,如1933年3月,蒋介石秘密抵达北平,召集居仁堂军事会议,会后即拜谒孙中山衣冠冢。1948年10月,蒋介石在北平会见傅作义等,又去敬谒衣冠冢。{18}党政及社会各界也每逢孙中山纪念日召开会议组织参谒仪式。抗战时期,国人参谒衣冠冢,借此表达继承孙中山民族主义精神、投身抗日的决心。

  

  二、中山陵谒陵仪式的建构  

  

  中国历代帝王之墓虽贵称为“陵”,但它却是一个僵死的空间,专设重兵守卫,禁卫森严,根本不向社会开放。除皇帝定期举行祭祀之外,与现实政治及大众并无密切关系。而中山陵则完全不同,在最初建造时,中山陵就被国民党定位为万民景仰孙中山、宣传总理遗教的场所,因而,中山陵不是一个封闭、僵化的建筑空间,而是一个任由国民敬谒、共同参与建构的开放空间。同时,国民党将中山陵精心打造成为一个权力操演的政治空间,建立和运作这个政治空间,需要通过党国、学校、团体及个人的谒陵仪式展现和强化孙中山符号,常态性地反复宣传孙中山崇拜,以服务于国民党的政治需要。  

  还在中山陵建成前的1928年3月12日,国民政府在南京举行纪念孙中山逝世三周年及首届植树仪式,党国要员与各界代表数万人齐至尚未竣工的中山陵谒陵。恭读总理遗嘱后,由主席报告,各代表致词。{19}以后,谒陵成为各类会议开幕或闭幕的象征仪式,同年5月全国教育会议、7月全国财政会议、8月交通会议、10月农政会议莫不如此。{20}1929年3月,国民党三全大会召开,全体代表举行谒陵仪式,并在陵前合影。{21} 

  1929年孙中山灵梓由北平移奉南京,国民党举行了隆重的奉安大典,由此,中山陵就成为纪念孙中山最神圣的空间,谒陵也成为最具神圣性、象征性、政治性的仪式,贯穿于民国政治生活。  

  最早谒陵的是蒋介石夫妇、胡汉民、戴季陶及中央执委。6月2日清晨8时,蒋介石等至陵墓谒陵,在祭堂行礼后,至陵四周察看,正午返城,中山陵随即“开放三日任人瞻仰”。{22}1929年9月,总理陵园管理处颁布《谒陵规则》,规定中山陵祭堂每天都对游人开放,3月至10月每天开放9小时,11月至2月每天开放7小时,每逢孙中山纪念日(诞辰、忌辰、奉安)、元旦、国庆、革命政府成立纪念日(即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纪念日5月5日),开放墓门,谒陵者可入墓室瞻仰。为保持谒陵仪式的神圣性,《谒陵规则》还对谒陵者的行为进行严格规范,“入祭堂须脱帽致敬,入墓门须静默致敬”,“不得携带手杖、雨伞及照相机等件入内”,“不得喧哗,不得随意涕吐”。对于国内外团体代表谒陵者,要求“预先通知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以便谕知警卫引导参谒”。{23} 

  一般的谒陵仪式包括全体肃立、奏乐、唱党歌、主持人向孙中山坐像敬献花篮、全体向孙中山坐像行三鞠躬礼、恭读总理遗嘱、俯首默念三分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孙中山   中山陵   谒陵仪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28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 2008.6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