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03 次 更新时间:2009-04-03 17:41:38

进入专题: 聂绀弩   告密者  

寓真  

   轶诗幸存档案中

  

  关于写武汉大桥的诗

  

  一九六四年夏,聂绀弩南行去了武汉,写了一组关于武汉大桥的诗。据他致舒芜信中称:“武汉大桥卅余首,曾抄以示人,其人了不惜意,谓仅一联可取。旋被搜去,亦未念之。今思是亦有可忆存之处,忆之三日,仅得十余首。”

  现在我看到的档案材料中,抄录了《望桥》、《桥夜》、《桥上望江》等为题的诗共一二首,前面并有题记云:“作武汉大桥卅余首,描桥者均不佳,有关杂诗反较可。录十二首。”这个题记与给舒芜的信亦相吻合。这些诗中,有三首是《聂绀弩旧体诗全编》书中尚未收录的:

  

  (一)望桥

  蛇龟一桥舁天轻,更利长驱百万兵。

  去马来船相上下,长波大浪与纵横。

  阑干楚魏三千客,瓮洞齐燕七二城。

  既出隆中莫高卧,匡时济世赖先生。

  

  (二)桥夜

  昨梦江华廿四桥,桥桥倒影浴清宵。

  搅教明月经天怯,抖得群星落水娇。

  江是人民天下水,桥如十五女儿腰。

  每桥星月临江际,多少嫦娥把镜瞧。

  

  (三)结桥

  一桥飞架万红中,七亿人民毛泽东。

  天地以来欣大济,汉江云上仰高风。

  新华水阔山梁回,故国春深海宇同。

  正把村歌歌向党,敲歌韵落水晶宫。

  

  聂绀弩游览长江大桥的时候,正是他两次罹难之间那几年,既是“右派”帽子摘了,“四清”和“文革”也尚未临近,而且,他被允许自由往外地做调查研究,所以,心情较为舒坦,甚至偶尔还会回复到“匡时济世”的理想主义状态中。从这三首诗看来,诗人情绪是较为惬意、昂扬、积极的。第一首状写大桥气势,引出了历史典故。第二首写江桥夜景,作了美丽的描绘。第三首诗是对国家繁荣赞美。诗中出现了对毛泽东的歌颂,这当然是那个时代的印记,同时也反映了当时诗人的心境,还是顺应于时代的。

  然而,好景不长,风云骤作,满腔赤诚的诗人竟被他歌颂的时代所抛弃,他的诗没有进入他理想的“水晶宫”中,却是再一次被打进了阴森森的牢囚里。这不是诗人的错误,不要责怪诗人对时代的歌颂。这是时代本身的自我讽刺。读了这三首诗,联想到诗人经历的坎坷曲变,我们不能不为他深深地悲哀,也为那个荒诞不经的时代深深地悲哀。

  

  “次等罪证”诗八首

  

  有这么几首诗,专政机关也作为聂绀弩写的“反动诗”搜集了,也抄录呈送给上级领导了,但是,要正式判刑的时候,却没有移送给法院,法院在审判中也没有提起。究其原因,或者是这几首诗的“反动”和“恶毒”程度不如别的诗,或者是认为有几首主要的“反动诗”作为证据就足够了,不需要罗列那么多东西。因而,就把这八首诗,姑且称之为“次等罪证”吧。

  

  (一)荒庭酬苗子寒斋即事

  荒庭落木又纷纷,岁暮耽书远妇醇。

  偷作批庄评杜客,怕嗤厚古薄今人。

  首尾冠裳曾戴脱,池塘风水偶平皴。

  毛肚开堂寒更好,几时破例一杯巡。

  

  荒庭,即荒凉的庭院。杜甫《禹庙》诗云:“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聂写这首诗以“荒庭”作题,显然是在为自身的住所生事而发出感慨。聂绀弩从北大荒回京后,蛰居僻室,只耽好读书,而远离酒色。暗中研究《庄子》和杜诗,还怕有“厚古薄今”的非议。诗中虽言“怕嗤”,其实问题还不是怕人讥笑,倒不如说是怕受到批判更为现实。诗的五、六两句说得很清楚:“右派”的帽子和尾巴(首尾冠裳)虽然算是脱掉了,但仍面对着风谲云诡的形势(池塘风水)。诗人内心的郁闷不满,几句诗中已经吐露无遗。全诗却妙在结尾两句,蓦地转到要相约朋友去吃牛肚火锅,共饮一巡,这么轻轻地一收,似乎就把诗中的愤慨掩饰了。既能以诗呼怨号愤,又显得心志平和,这大概是自古以来大诗家所惯用的伎俩。

  

  (二)毛肚开堂和苗公

  毛肚开堂等发薪,管他酒烈与烟醇。

  忆初同试川江味,似有参观外国人。

  沾口活牙能辣脱,偎炉冻脸可烘皴。

  定然狂醉归休晚,怕李金吾正夜巡。

  

  与上一首同韵,都是与黄苗子唱酬的诗,但这一首写得很轻松,完全是友人之间的调笑之作。辣味火锅沾嘴能把牙辣得活脱下来,热烘烘的炉火能把冻脸烤皱了,定然喝得狂醉才回家,怕是恰好碰上巡逻的警备人员哩!老聂这笔调真是活灵活现,风趣极了。

  

  (三)谢祖光烤肉之饯

  欲往梁山寻我句,遽来宣内把君觞。

  潭深千尺歌尤好,酒满三巡肉更香。

  明日甲辰寒食节,主人武进吴祖光。

  江南赶与春同住,回味今宵意定长。

  

  一九六四年聂绀弩离京南行前,吴祖光为他饯行,因而写这首诗,却完全避开了平常的客套,前面三联似同玩笑,尾联用了“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这句宋词的诗意,转而引出“回味今宵”,顿然由诙谐而至隽永,似很平淡的字句间醇味尽出。聂写给吴的另一首诗中,曾有这样的对句:“读书爱读《红旗谱》,听戏专听新凤霞”,以“红旗谱”对“新凤霞”,这首诗中又以“寒食节”对“吴祖光”,都很巧妙。善于选择对仗词语,诚为聂绀弩拿手工夫。

  

  (四)贾宝玉

  道是多情却不情,不情情始是情僧。

  游逢乳燕寒暄久,听赋落花涕泪倾。

  几个真才非怪物,一生知己但颦卿。

  补天庸了浑闲事,去婢探牢感更惊。

  

  聂绀弩是研究《水浒》的专家,也是“红学”专家,虽然由于政治的原因,他没有能够在古典文学学术领域充分展现才华,但从他留下的诗篇中,也足以显示其睿智的眼光和学术造诣。聂诗中有多篇内容涉及《红楼梦》,其中不乏妙言警句。如《宝玉与黛玉》一诗的颈联:“潇湘梦歇珠魂杳,木石盟虚衲影秋”,文字洗练,对仗工巧,对宝黛结局作了深刻概括,简直胜过了许多长篇阔论。《贾宝玉》这首诗中又一佳联:“几个真才非怪物,一生知己但颦卿”,极其淋漓透彻地道破了宝玉其人的“怪物”、“情僧”的本质。“游逢乳燕”、“听赋落花”,“补天”、“去婢”,本事都在《红楼梦》原著中,能够信手入诗,亦足见其研究的精到和娴熟。

  

  (五)无题

  垒块须眉两奈何,仙人岛上借吟哦。

  孙行者脱火云洞,猪八戒过子母河。

  嗟我怀人十年往,涉江哀郢九章歌。

  胸中自有相思树,不假名园郭橐驼。

  

  这是聂绀弩为怀念胡风所写的一首七律。颔联借《西游记》中的故事,隐喻遭遇艰难的种种经历。颈联引用《诗经》中的“嗟我怀人”与《楚辞》的《九章》,抒发思念与忧愤之情。初发现这首诗,是抄写在线装书《蕙愔阁诗集》书页的边缝处。写作时间应在一九六五年,正是与“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发生相距一O年,所以诗中有“嗟我怀人十年往”句。随后发现的聂绀弩在“文革”初“乱画”的手稿,上面穿插录了两首怀念胡风的诗,即是《血压三首》中的“尔身虽在尔头亡”和这首无题诗。这两首诗是聂绀弩凝聚了心血的作品。

  

  (六)七夕

  死以青蝇为吊客,生逢白虎入丧门。

  吁嗟脑海花岗石,缩纳灵山玉女盆。

  纵有神通如鬼谷,争教人巧乞天孙。

  翻疑微月繁星际,只有吾心万马屯。

  

  题虽为《七夕》,前四句却只写心中块垒。到五、六句才切题:“纵有神通如鬼谷,争教人巧乞天孙”,此意近乎宋人杨朴的“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几多。 ”但用鬼谷子作比,“乞巧”的意义已引申到了纵横捭阖的权术方面。聂绀弩由自己的身世遭逢,想到人世的“巧”愈来愈多,而这“巧”却不是“五色纫针补衮衣 ”的那种女巧,而是人际间的尔虞我诈、权谋倾轧,倜傥孤直之士在这种氛围中无可奈何,花岗岩脑袋硬塞到玉女盆中去也洗之不化,生已如入丧门,只待死后青蝇祭吊了。纵观全诗,诗人借七夕发出的这些慨叹,并非是悲观低落的情调。结尾一句“只有吾心万马屯”,境界顿然提升,表现出诗人在挫折面前,仍然守持着宽广的胸怀和豪情壮志。

  

  (七)答雪峰

  滔滔江水东非东,浊酒盈樽中不中。

  九仞为山止吾止,显微镜揽虫哉虫。

  先生自似庄齐物,明日倘逢党整风。

  事有是非兼曲直,时仍春夏复秋冬。

  

  这首诗前四句连用了“东非东”、“中不中”、“止吾止”、“虫哉虫”这种复叠式的修辞,放在一首律诗中似有一点板滞,但也表现了作者任意腾挪摆布的文字功底。诗的大意是说,世事正处在错综混淆的时候,东不是东,中不是中,“为山九仞”的事业半途而废,还要时时防备显微镜式的监视搜查。虽然先生具有庄子《齐物论》的修养,倘若遇上党整风也无济于事。然而事情毕竟会有是非曲直之分,四时万物变化也都有着一定的客观规律。

  聂绀弩为冯雪峰写过多首赠答思怀的诗,这首是其中之一。冯在一九五七年成为文艺界最大的“右派”,一些同人唯恐避之不及,聂与冯却始终友情交处,表现了特立独行的气节。

  

  (八)遇狼

  南亩馌羹一横杠,道逢狞犬色苍黄。

  毛丰体硕腰身细,鼻白嘴尖尾曳长。

  尔向空山行猎好,谁教大野守田忙。

  跃奔回头如相恋,忽听人呼赶打狼。

  

  这是写在北大荒劳动时,送饭途中遇狼一事。失落在诉讼档案中的这首诗的手稿,大约写于从北大荒回京之后不久。收在《北荒草》中还有一首《遇狼》,应是后作,即是聂从山西临汾监狱释出、“文革”结束以后重新写的。大约是诗人重温旧作时已经回忆不清,只能另写。前作描述,遇狼当时并不以为是狼,只认为是一只猎狗,所以与它开玩笑说:“你应当去山里猎取野类才好,谁用你在这儿忙着守大田呢?”接下来写“跃奔回头如相恋”,神态还很可爱,直到忽然听见有人呼叫打狼,才知道那“狗”原来是狼。这肯定是诗人以前从未见过真实的狼,不能辨认也在情理之中,诗中描摹逼真可信,颇具风趣。后作则不然,开始着笔就做真的遇狼写,“狞牙巨口向人张”,狼跑走时也没有了回头的表示,反而变成“见余挥杖仓皇遁”,诗味已寡。所以,两首《遇狼》诗中,我还是比较喜欢这首前作。

  

  轶句拾零

  

  有些从档案中看到的诗稿,与后来正式出版的聂绀弩诗集相对比,有不少字句不同之处。有一些诗句是完全改换过的,这就多出了一些散句。还有的原诗已不存,只有断句散见于其他材料中。现将一些主要的轶句,列举如下:

  

  草创文章费琢磨。(《搓草绳》原创第一句)

  天涯此刻怜枯草,堪与罗裙一系么?(《搓草绳》原创第七、八句)

  碧草如茵虽广漠,老牛何时不馋饥?(《放牛》原创第一、二句)

  我觉江山多草就,江山笑我一牛骑。(《放牛》原创第五、六句)

  诛茅拓土平生事,岂逐流风偶一为!(《割草赠莫言》第七、八句)

  额汗桃花同雨坠,千间广厦有来时。(《脱坯同林义》第七、八句)

  我本杞人爱天坠。(此句出自聂写给某医生的一首古风,诗题为“头痛答医”,全诗不存)

  卅年慷慨轻狂地。(《旅舍侯胡三流不至》原创首句。这首诗后改为《广州调三流》,首句另写)

  圣朝愁者都为罪,天下罪人竟敢愁。(约写于一九六五年,全诗不存)

  不怕脸红牙慧拾,最医喉鲠耳光挝。(只此一联,未见全诗)

  

  “小人顽劣谁知罪,感恩但洒相思泪。”这是写给香港友人梁诏(聂称诏兄)的一首长诗中的两句。一九六四年九月三一日聂绀弩致高旅信中,曾说到为梁诏寄诗一事,然全诗未详。从相关资料中可知,这首长诗的内容是说诏兄是一个奇人,满肚子马列主义,又能自己制出油印的油墨,时代变迁使他留在了香港,这几年内地发生饥荒,“我”(聂用第一人称)又是一个罪人,偶然机会诏兄得知“我”在北京潦倒穷愁的情况,便寄来油、糖、肉罐头等等,使“我”绝处逢生,一家戴德。诗中有“人生最贵是交谊”一句。聂绀弩当时对人解释“小人顽劣谁知罪”时说:“我们这些‘小人’确实到现在还不知道罪在何处,但是得到朋友寄来肉罐头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世界还值得活下去。”

  

  周文老舍都成鬼,汉武秦皇转笑人。

  几曾地主悲殃马,不见田单罪火牛。

  (此两联,都是从聂绀弩一九六六年写的草稿中检出,似无全诗完成)

  

  卅年及时雨,二月轰天雷。

  (怀念夏衍的诗,一次友人谈话中只提到这两句,全诗不详)

  

  田园鸡犬桃千树,蓑笠楼台水一方。

  我指新村向人论,此间人事最沧桑。

  (这是《疍户》另稿中的后四句。《疍户》是一首写潮汕一带水上人家的诗,收在聂著《南山集》。但现在从诉讼档案中发现的这首诗的手稿,与已入书的诗作对照,只有前四句相同。手稿的后四句便也成了轶句。)

  一首诗有前后字句不同的稿本,甚至差异很大,如《遇狼》和这首《疍户》,这种情况在聂诗中可谓屡见不鲜。除了作者不断修改旧作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因为身处形势动荡之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聂绀弩   告密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049.html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二OO九年第二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