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昕:试论动物民事主体资格的确立——人类中心主义法理念及其消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49 次 更新时间:2007-03-06 11:22:41

进入专题: 民事主体  

徐昕 (进入专栏)  

  

  摘要:从逻辑上讲,并非不能将法律人格赋予动物。动物权利的保护,不应作为客体保护,而应作为主体来保护。主体的产生,乃是根源于社会利益和权利保护的需要。而主体在形成后也在不断扩张,诉讼实践就是主体扩张的重要动因之一。本文从主体、法律主体、民事主体、诉讼主体而及动物,以动物的生命权为核心,力图确立确立动物的民事主体地位。通过对动物主体地位及动物权利的论证,对人类中心主义法理念予以解构。

  关键词:动物 民事主体 人类中心主义法理念

  

  万物相形而生,众生互惠而成。——歌德

  

  一、引子:动物死了

  

  尼采说,上帝死了。福柯说,人死了。

  动物也死了。

  我国动植物种类中已有15-20%受到威胁,高于世界10-15%的平均水平。在国际公认的640个濒危野生物种中,中国占156个。如青藏高原的藏羚羊由几百万头锐减为十来万头;南方的穿山甲和大兴安岭的花尾锦鸡成为稀有之物。据统计,在今后的20-30年中,将有1/4的物种灭绝。今天生物受到的威胁,不是自然界的客观影响,恰恰是人类自身的行为。人为因素使物种灭绝的速度,是自然因素的100倍。[1]人类对自然的侵害会导致自然的惩罚,并祸及自身。

  动物的死因主要在于人,在于人的思想和观念,在于人类中心主义。

  人类中心主义在哲学上与非人类中心主义或者说自然中心主义有着长期的争论。人类中心主义,即人是中心,一切为人而存在;人是目的,不能把人当作工具;人是具有自由意志的唯一动物,人与自然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的意识,“意识”能意识到人拥有主动性、主导性、能动性和创造性;人不仅能够认识世界,还能创造和改造客观世界。总之,人是主体,自然是客体,人类可凌驾于自然之上。基于人类中心主义的法理念,动物不享有“人权”,就主体制度而言,就是只承认人的法律主体地位,不承认任何非人类的其他动物之主体地位和权利。

  本文拟就动物的主体性、是否具有法律主体地位以及动物权利之视角,力图对人类中心主义的法理念进行解构。

  

  二、关于主体的词源概念及认识方法论

  

  据海德格尔考证,“主体”(subjectum)这个词源出古希腊语“根据”(υποκειμευου)。“这个希腊词语指的是眼前现成的东西,它作为基础把一切聚集到自身那里。主体概念的这一形而上学含义最初并没有任何突出的与人的关系,尤其是,没有任何与自我的关系”。

  哲学上的主体和客体,是从本体论以及认识论的角度提出的。法律上的主体和客体,是就法律关系而言的。然而,法律主体一旦确立了法律地位,其存在的正当性就不以具体、特定的法律关系为依托了。正如人,在法律关系中他是主体,没有参与法律关系时,他不也是主体吗?

  概念一旦形成,概念便拥有了其本身的力量,正如在后现代语义学中的语言一样,语言也成为了主体。正如维特根斯坦指出,语言只是约定俗成的符号,词义的赋予具有相对任意性,语言之意义就在于其用法。[2]因此,本文并不严格区分法律主体与其他主体的区别,事实上这些区别我们也并不清晰。可是,难道一定要区别吗?

  超越民事主体、超越诉讼主体、超越法律主体的概念和视角,而从大历史的进路、从宇宙的广阔视野来认识什么是主体,这就是本文主要的方法论。

  本文论证的逻辑结构大致从主体、法律主体、民事主体、诉讼主体而论述动物,对动物权利的论证主要从人类中心主义法理念的消解入手,二条论证进路交叉进行,为的是同一个目的。对动物主体的论述,以确立其民事主体地位为目标,在此并不奢谈动物的政治、言论等其他权利(不论述并不表明不存在,而只是让人类能更容易接受而已),故本文仅以动物的生命权为核心,姑不论及发展权问题。

  

  三、主体是怎样形成的?

  

  人类祖先在距今约35000年时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整个进化过程,而转变为“能进行思维的人类”。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之时,人身上的体毛刚刚裉去三分之二(就外表而言,也许这就是从类人猿进化为人的标志吧),依人类中心主义观点,此时的人能否作为主体?这一点有待考古学和法史学等诸多学科通力合作以探求之。(不过,现实的经验表明,学术界的合作即学者的合作、文人的合作,所形成的合力未必是1+1=2,更不用说是1+1>2了。)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按人类中心主义的理念,人从非主体到主体,一定是一个过程,而且漫漫的、长长的,从史前到原始社会,因为从非人到人就是如此之过程。在此忽略而过吧。

  随着私有制的产生,人类进入阶级社会,许多法律的概念也是随私有制而形成的,比如所有权、债权、债务等一切财产权的概念。在奴隶社会,人们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级,奴隶主、平民和奴隶,奴隶属于奴隶主的财产,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作为主体。在早期罗马法中,生物意义上的人(homo)并不当然适用罗马法,唯有代表家族的家父才作为法律主体,享有家父权,甚至包括卖子权(jusvendendi)和生杀权(jusvitaeacnecis),而家子、家庭内的妇女、卑亲属、奴隶、共同体以外的个人均无法律主体身份。随着社会发展,罗马法逐渐确认一些有关奴隶解放及主体性部分承认制度,包括自愿解放和法定解放。自愿解放方面,早期市民法确认了诉请解放、登记解放、遗嘱解放;后来的裁判官法认可了不具形式的解放。[3]直致资本主义殖民时期,奴隶都不具备法律主体资格,或者说不具备完全的、平等的主体资格。因奴隶制与自由劳动制之间尖锐矛盾引发的美国南北战争后,黑奴在美国法律上的主体地位得以承认,但尽管如此,对黑人和有色人种的人格歧视仍无法在文化上消除,至今遗风尤在。在中国古代,子女并不具备独立的法律人格,诸如婚姻等重大民事事项皆由父母决定。在历史上,许多国家并不视妇女为有完全、独立权利能力的法律主体。“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和百余年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中国妇女曾经有过长期受压迫、受屈辱、受摧残的悲惨历史。”[4]

  奴隶成为主体,子女成了主体,妇女成了主体,一切的人都成为生而平等的主体,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成为主体的呢?主体的产生,不过是根源于社会利益和权利保护的需要罢了。

  “历史上的法律总是基于立法者的政策立场推行某种主体观……在某个时代法律奉行的主体结构在另一个时代却会被认为是一种不明智的主体结构。”[5]因此,何种实体、何种生命应成为法律主体,是一个历史的且伴随法律未来的法律命题。

  

  四、主体是怎样扩张的?

  

  所有人成为平等主体,就足够了吗?民法学短短的发展告诉我们,人作为主体在不断地扩张,从存在的人往前延伸至未出生前的胎儿,往后延伸至已死亡的人之名誉。而就环境权而言,它不光是现世的所拥有,未出生的子孙万代皆享有环境权,菲律宾高等法院的一项判例确立了子孙万代享有环境权,具有诉讼资格(standing),也成了民事权利之主体。

  诉讼实践可以成为主体扩张的重要动因之一。普通法国家在诉讼创设权利及权利主体方面步伐很大。而在美国,甚至树林、动物、文物皆成为诉讼主体。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位84岁的老妇人西达·戴顿死后,其尸被其所喂养的猫吃掉了,法官最后判了这猫死刑。美国普林斯顿市有一条叫波的狗,常欺负别的家犬,导致3位居民联名起诉到法院,经过陪审团两天的审判,波被无罪释放。美国学者克里斯托弗·斯通在1974年发表的题为《树林应有诉讼资格:自然体的法律权利》的论文中,表达了自然或无生命体的法律权利和无生命体诉讼资格的主张,他认为,“像河流、森林、海滩和原生地等自然的无生命的物体应该有保护它们自己利益的诉讼资格,就像公司和自治地区等无生命物体也被法律给予它们的诉讼资格一样。”他进而论证说,既然法律可以赋予不能说话、没有意识的国家、公司、婴儿、无行为能力人、自治城市和大学等的法律资格,可以设定它们请保护人或代理人,为什么法律不能赋予自然物体以法律资格,不能设定它们请保护人,代理人?这样的主张在司法实践中,首先为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道格拉斯所理解,他认为,当代公众对保护自然生态平衡的关心,必然导致对那些就环境问题提起诉讼的人授予诉讼资格,以便为了公众自身的保护而就环境问题提起诉讼。[6]

  因此,有必要对民事主体与诉讼主体的关系作一简要考察。一般而言,实体法律关系的主体都可成为诉讼主体。就民事法律关系而言,民事主体皆可成为民事诉讼当事人,原则上当事人以实体权利义务为基础。民法上将民事权利义务归属主体所必要的能力称为民事权利能力,民事诉讼法则将当事人接受诉讼法上的法律效力所必要的诉讼法上的权利能力。有民事权利能力的人就有当事人能力,当事人能力的有无,原则上应以该主体是否具有实体法上的权利能力为基础。但两者并不完全一致,如非法人团体虽有当事人能力,但没有民事权利能力。消极确认之诉(如确认合同关系、婚姻关系不存在)中的当事人并不拥有实体权利义务,财产争议中的当事人如遗产管理人、遗嘱执行人、破产管理人(清算组)等,亦并非财产的权利人。当事人概念因此演变为一个纯粹诉讼法上的概念,即当事人确定的根据不是依据该当事人是否是实体权利义务关系的主体,以及当事人是否客观上实际享有实体权利承担实体义务。只要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请求权,主张人就是原告,相对人就是被告,至于原告是否的确有实体上的请求权与当事人地位没有关系,即当事人具有形式性和程序性。

  当事人的概念应是指形式上的当事人,并非实体意义的当事人,亦非当事人适格或正当当事人。正当当事人,是指有要求法院对作为本案诉讼标的的权利义务关系作出判决,并取得该案诉讼程序上主体地位的资格,即对于具体的诉讼有作为当事人起诉或应诉的资格。当事人适格的标准,一般认为当事人对诉讼标的具有法律上的利益或者说具有管理处分权。

  从诉讼过程和诉讼结果来看,在作出实体判断前,无从知道争执双方是否真正为权利义务主体,更不可能得知是否拥有胜诉权。即使当事人之间的争议法律并无规定,除适用诉之利益原理外,法院不得拒绝裁判。许多实体权利就是通过诉讼产生的,比如日照权的产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7]有学者主张,民事主体必须为法律规定。[1]笔者以为,这一命题不能成立,从诉讼法来看,当事人就是不断发展的,即使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只要存在法律纠纷,司法一般都要解决,从而形成了新的诉讼主体制度,进而可能产生新的民事权利,权利主体也应该如此。奴隶,开始法律并未确认为主体,但可以起诉,作为诉讼主体,在诉讼中逐渐确立了民事主体地位。

  

  五、人是宇宙主宰、万物灵长吗?

  

  人类中心主义的主张归结起来包括:人是中心;人是目的;人具有自由意志,人才有意识;人有主动性、主导性、能动性和创造性。

  1.人是中心、是目的吗?就宇宙而言,人是一种极其渺小的存在物,所居住的地球在宇宙中的存在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区区五尺凡身。宇宙既然是无限的,就不可能存在着什么终极目的, 人怎么可能成为宇宙的目的?自然只是为人提供了一个可供栖息的场所而已,自然的存在并非为了什么目的,只是存在着罢了,更谈不上为了人而存在。目的性并非人类所独有的特征,自组织系统普遍具有目的性。[8]而且,地球和太阳系迟早都会消亡,人类也会灭亡。

  2.惟有人才有自由意志、才有意识吗?人类以为只有人才有目的、才有思想、才有感情、才有意识的。人类竭力想知道却无法触及的外星人呢?他们也许进化的时间比我们长10亿年?在他们面前,也许人类蠢得猪狗不如。以人类中心主义的逻辑,他们就是主体,人就不是了吧?人的确有比动物聪明之处(但绝非全部,人能象鸟一样飞吗?人能酿蜂蜜吗?人敢和老虎打架吗?),但这决不能成为确定人主体性、人作为主体的正当性、剥夺不聪明的动物主体性的理由,正如无意识的婴儿、精神不健全的人,甚至比不上大猩猩聪明,何以成为主体呢?人的智商更不能成为人类肆意残害和灭杀动植物之借口,自然赋予人类的优越性一旦违背其目的或超越其范围滥用,人的聪明就变成了愚蠢。况且,从自然的角度看,人并不比动物更优越, 一切动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在自然界的特定位置,一切存在物都生而平等。不能用人类中心主义和实用主义的观念来看待它们,以它们对人类是有用还是有害加以取舍。除智商以外,动物丰富的感情世界是我们所不能忽略的。

  我们还可以注意到,人类的行为也远不是自觉的、有意识的,实际上人的大部分行为是无意识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欲求潜意识地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事主体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3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