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宏 苏小利:“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说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5 次 更新时间:2021-11-24 11:38:51

进入专题: 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     先秦思想     非历史主义  

李振宏   苏小利  

   内容提要:最近一些年来的思想文化史研究中,“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一语被赋予了过多的现代意义。在战国时代的语境中,这个思想的基本意涵,大概有五种情形。一是认为天之所以立君,是出于社会管理的需要;二是认为国君应该以民为本,是民本思想的表达;三是认为国君应该出以公心,是贵公思想的表达;四是认为天下非一姓之世袭,有德者居之;五是针对不道之君的偏私行为而发出的批评声音。这五种情形,都和现代民主思想没有相同之处。离开历史分析的逻辑演绎,是犯了非历史主义的错误,此种风气不可助长。

   关 键 词: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  先秦思想  非历史主义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最为活跃的时期,各种思想的竞相绽放,奠定了后世中国文化的根基。每当历史发展到转折关头,人们都会高举返本开新的旗帜,从该时期的百家争鸣中,为当下的时代寻找历史凭借,并且总是会有所收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随意解释百家争鸣所提供的思想资源,可以不顾诸子思想的原本意涵而随意发挥。对历史的基本尊重,对诸子思想作符合历史时代的合逻辑的解释,从来都是历史研究的基本要求。最近一些年来,当人们论证中国古代有所谓民主思想的时候,有一句话被赋予过多的现代意义,而离开了诸子思想的本来面貌。这就是对战国时期一度流行的“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思想的理解。

  

   譬如有论者这样认为:“中国古代的政治实践是封建专制,但在思想观念上,却一直涌动着天下属于人民的民主性思想,它以天下为公相标榜,反对君主私天下;它以主权在民为诉求,认为民心向背是政权转移的决定性力量;它以‘立君为民’为鹄的,宣扬‘民享’观念。”“这些声音折射出一种民主的政治诉求。”①也有论者认为:“‘天下为公’故可以理解为天下为所有人共有共享。”“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的思想,“似乎明确了‘谁之天下’的问题,即天下不是任一人的天下,而是天下所有人的,这应当是就‘所有权’而言”②。那么,战国时期类似“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思想里,是不是包含有主权在民、人民拥有天下之“所有权”这样具有近代意味的民权、民享之类的民主意涵呢?此类思想是否具有今天我们所言的民主性的成分呢?这实在是一个需要辨析的问题。

  

   笔者之一曾经在一篇关于战国时期禅让说问题的论文中,提出过一个“原始民主思想”概念,并对此做过意义限定:“本文提出的‘原始民主思想’是一个特定概念,既不是政治学范畴中的民主集中制的民主,也不能理解为强调公民权利的现代民主,是指与主张君主专制相对立的一种社会思想,或曰是一种粗放的非君思潮。”③这段话的表述也不是十分确切,严格地说也不是与“主张君主专制相对立的一种社会思想”,而仅仅是具有与主张绝对君主专制相对立的属性,或曰是不承认君主权力绝对性的思想,说它是粗放的非君思潮则或许是恰当的。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将战国时期的非君思潮与现代的公民权利思想联系起来。如果那样,我们将会陷入非历史主义的泥潭。

  

   具体考察战国秦汉时期“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之类的说法,其基本意涵大概有五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是,认为天之所以立君,是出于社会管理的需要。此类说法如:

  

   《慎子·威德》篇:“古者立天子而贵之者,非以利一人也。曰天下无一贵,则理无由通,通理以为天下也。故立天子以为天下,非立天下以为天子也;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君也;立官长以为官,非立官以为官长也。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所以一人心也。”④

  

   《慎子·德立》篇:“立天子不使诸侯疑,立诸侯不使大夫疑……疑则动两,动两则争。杂则相伤,害在有与,不在独也,故臣有两位者国必乱。臣两位国不乱者,君在也,恃君不乱矣,失君则乱。”⑤

  

   《淮南子·修务》:“古之立帝王者,非以养其欲也;圣人践位者,非以逸乐其身也。为天下强掩弱,众暴寡,诈欺愚,勇侵怯,怀知而不以相教,积财而不以相分,故立天予以齐一之。”⑥

  

   《汉书·谷永传》:“臣闻天生蒸民,不能相治,为立王者以统理之,方制海内非为天子,列土封疆非为诸侯,皆以为民也。”⑦

  

   慎到认为立天子是为了让他来为天下立法,“通理以为天下”,天下有了统一的管理标准,就可以实现社会秩序的统一与稳定。即使所立之法不够尽善尽美,也可以解决没有统一理法的混乱。刘安的《淮南子》说,立帝王是为了解决天下“强掩弱,众暴寡”的混乱,并达到有智者推广教育,积财者均分于广众,创造秩序、文明、平均的理想社会。帝王的使命就是使社会能够实现均衡且文明的发展。这些讲的都是帝王的社会管理使命问题。

  

   类似的说法,还有《墨子·尚同中》:“古者上帝鬼神之建设国都,立正长也。非高其爵,厚其禄,富贵佚而错之也。将以为万民兴利除害,富贵贫寡,安危治乱也。”⑧此语虽然没有使用“为天下”的句式,但也明显地表达了建都立长的目的,在于治理天下万民,是出于天下治乱安危的需要,语意非常明确。

  

   先秦诸子的君主论思想中,关于建国立君的合法性问题,给予它的第一个解释,就是赋予它社会治理的使命。社会治理的需要,是君主至尊的最重要的前提。立君为国,立君为民,并非立国为君,所强调的即是君主的使命问题,职责问题。

  

   《墨子·尚同中》:“方今之时,复古之民始生,未有正长之时,盖其语曰:天下之人异义,是以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其人数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是以人是其义,而非人之义,故交相非也。内之父子兄弟作怨仇,皆有离散之心,不能相和合。至乎舍余力不以相劳,隐匿良道,不以相教,腐余财,不以相分,天下之乱也,至如禽兽然。无君臣上下长幼之节,父子兄弟之礼,是以天下乱焉!明乎民之无正长,以一同天下之义,而天下乱也。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⑨

  

   墨子认为,所以要“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就是要他肩负起一统天下之义,治理“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父子兄弟作怨仇,皆有离散之心,不能相和合”的混乱局面,立天子不是为了天子,而是为了天下的治理。

  

   《管子·权修》篇:“万乘之国,兵不可以无主。土地博大,野不可以无吏。百姓殷众,官不可以无长。操民之命,朝不可以无政。”⑩

  

   《管子·七臣七主》篇:“故一人之治乱在其心,一国之存亡在其主。天下得失,道一人出。”(11)

  

   《管子》这两段话,也是从国家治理的角度,讲述立君的意义。

  

   《荀子·王制》篇讲圣王之制可以做到什么,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社会境况,实际上也是讲君主的职责和立君的合法性问题。他说:

  

   故人生不能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离,离则弱,弱则不能胜物,故宫室不可得而居也,不可少顷舍礼义之谓也。能以事亲谓之孝,能以事兄谓之弟,能以事上谓之顺,能以使下谓之君。君者,善群也。群道当则万物皆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长,群生皆得其命。故养长时则六畜育,杀生时则草木殖,政令时则百姓一,贤良服。圣王之制也,草木荣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污池、渊沼、川泽谨其时禁,故鱼鳖优多而百姓有余用也;斩伐养长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12)

  

   荀子认为,因为社会的纷争离乱,社会需要礼法管理,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需要有秩序地运行,百姓需要余食、余用、余材而过上殷实富足的生活,所以才需要有圣王之制,要有圣君的管理。所以,荀子这段话实际上讲的也是一个所以立君的君主论问题。

  

   战国秦汉时期有过丰富的君主论思想,而“立天子以为天下”正是君主论思想的一种表达,一种明确的强调性的说法。慎到的“立天子以为天下”,谷永的“非为天子……皆以为民也”,墨子的“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刘安《淮南子》说的“立天子以齐一之”,是同一个道理。在这一语境中,“为天下”三个字,和民的权利问题没有任何关系,它们不属于同一个范畴。当“为天下”与民众的权利进而个人权利没有关系的时候,也就和民主问题无关了。

  

   第二种情形是,认为国君应该以民为本,是民本思想的表达。

  

   《荀子·大略》篇: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故古者列地建国,非以贵诸侯而已;列官职,差爵禄,非以尊大夫而已。(13)

  

   《春秋繁露》:天之生民,非为王也,而天立王以为民也。故其德足以安乐民者,天予之;其恶足以贼害民者,天夺之。(14)

  

   这两段话中的“天之立君,以为民也”,包含有民权、民享、人民是国家主体的民主性思想成分吗?其实,它的含义很简单,无论是荀子的立君为民,还是董仲舒的立王为民,都仅仅属于民本思想的范畴。张分田曾经分析过民本思想以立君为民为出发点而展开的思想逻辑。他写道:

  

   民本思想就可以概括为一个核心理念与三个基本思路。核心理念是“以民为本”,基本思路是“立君为民”“民为国本”“政在养民”。由这三个基本思路可以涵盖民本思想的全部内容。

  

   在民本思想体系中,“立君为民”这个命题处于极其重要的理论地位。从历史过程看,“立君为民”观念的产生早于“民为国本”观念;从理论价值看,“立君为民”是“以民为本”的终极依据;从思维逻辑看,“民为国本”“政在养民”是“立君为民”的推论、引申和落实;从影响范围看,“立君为民”比民本思想的其他命题获得更广泛的认同。在中国古代,“立君为民”属于“设君之道”,它还有“立君为公”“立君为天下”等不同的表述形式。它从政治本体论的角度论证了民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即国家、社稷、君主皆为民而设。一般说来,只要认同“立君为民”,势必认同“以民为本”。(15)

  

   张分田坚定地认为“立君为民”不属于民主思想的范畴,而是中国古代统治思想体系中的民本思想的核心内容。

  

民本思想是我国古代思想史上优秀的思想文化传统,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民本思想发端很早,在先秦时期的早期文献中多有反映。《尚书·泰誓》篇曰:“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左传》桓公六年载:“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诸如此类的说法,都为人们所熟知。民本思想高举着“民”的旗帜,很能迷惑人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     先秦思想     非历史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86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2021年第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