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动因及局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3 次 更新时间:2021-05-21 15:56

进入专题: 法俄关系   法国外交   俄罗斯外交   俄美欧三边关系  

张红  

内容提要:近年来,法国与俄罗斯两国高层互动频繁,重启外交与国防“2+2”战略对话机制,围绕如何增进经济往来及解决地区热点问题加强协调。法国接近俄罗斯,旨在提升其国际影响力、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和建立欧洲的战略自主。俄罗斯改善与法国的关系,旨在缓解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推动国内经济转型、抑制美国霸权和推动世界多极化发展。对两国战略关系重启构成制约的主要是美国的钳制、欧盟内部的意见分歧及法俄双边关系不对称等因素。

关 键 词:法俄关系  法国外交  俄罗斯外交  俄美欧三边关系


建立“特殊伙伴关系”曾是后冷战时期法俄两国关系的基调之一。乌克兰危机重创法国对俄罗斯的政治信心,以“西北风”战舰军售合同的中止及法国参与对俄制裁为标志,法俄关系跌入低谷。马克龙执政后,在延续奥朗德“强硬与对话并举”路线的同时,对俄政策更趋务实和灵活,力求开启法俄关系的新时代。而俄罗斯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从未放弃缓和与西方关系的努力,法国是它实现欧洲乃至西方突围的重要着力点。考察法俄战略重启对进一步理解俄欧乃至俄美欧关系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一、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

在马克龙和普京的亲自引领和推动下,法俄两国关系日趋回暖,在高层互动、安全防务、经济及地区合作方面均取得新进展。

(一)高层互动频繁

自马克龙执政以来,法俄两国高层互动频繁。截至2020年9月27日,在不到三年半的时间里,两国元首会面共十四次,其中,普京访法五次,马克龙访俄三次,国际会议期间及非正式场合会晤共六次。2017年5月,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全面恶化、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给国际局势增添不确定性的背景之下,马克龙邀请普京访问法国,两国元首就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及双边关系等议题进行交流。2018年5月,继法国因斯克里帕尔事件①参与欧盟驱逐俄外交官、英法联军突袭叙利亚之后,马克龙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强调在国际热点问题上需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2019年8月,在法国会同其他欧盟国家投票延长对俄制裁之后,作为七国集团(G7)轮值主席国主席,马克龙与普京在G7峰会召开前举行“夏宫”会晤,就国际及地区热点问题进行讨论。2020年6月,受疫情影响,法俄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议,就双边及国际热点问题进行讨论,决定在双边关系领域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势头,在健康、环保、生物多样性和文化领域加强合作,增进两国民间往来。②

在元首互动频繁的同时,法俄两国政府首脑间、部长级对话也显著增多。2018年以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两次访法与法国总理菲利普会晤,恢复因乌克兰危机而中断的总理间对话,围绕两国在贸易、能源、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合作进行磋商。2020年4月,法俄德乌四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议,就2019年12月巴黎四方会谈成果的进展情况及新冠疫情影响下的乌克兰东部局势进行讨论。此外,2020年法俄两国外长还多次就联合抗疫、军控等议题进行电话交流。

(二)重启安全对话机制

法俄两国重启安全对话机制,在传统安全及非传统安全领域谋求合作。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两国间的外交与国防“2+2”战略对话机制被迫中止。2019年9月,法俄两国召开第12届法国-俄罗斯安全合作委员会(Cooperation Council on Security Issues,CCQS)会议。两国对此次会议高度重视,俄罗斯前驻北约特使罗戈津(Dmitry Rogozin)、法国负责国防及国家安全事务的秘书长朗代(Claire Landais)以及两国参谋总长均出席。两国防长和外长就乌克兰、叙利亚、伊朗、朝鲜等地区热点问题以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欧洲的战略稳定进行讨论,并对马克龙提出的欧洲安全新架构、重启与俄罗斯对话的具体路线图进行交流,商讨避免在东地中海及网络安全领域冲突升级的有效途径。在北极安全问题上,两国军队计划交换海上信息。2020年,两国恢复军事互访,继续推进“2+2”战略对话,就地区及国际安全问题进行讨论。

在欧洲安全问题上,马克龙在2019年10月给普京的亲笔信中提出,应“详细研究”克里姆林宫关于暂停在欧洲部署中程核导弹的提议。③在联合国安理会,法俄两国的默契度有所提升。2020年1月,在出席第五届世界大屠杀论坛时,普京提议召开五常峰会,当场即得到马克龙的响应,体现出两国元首的统一立场。④在军事合作方面,马克龙执政以来,两国侦察机进入对方领空执行侦察任务的频次增多,⑤两国高级别的军事交流活动也有所增加。在非传统安全领域,2019年11月两国召开“国际情报安全机构间磋商会议”;在网络安全及毒品贸易领域,两国也积极合作、加强打击力度。面对2020年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两国首脑互通电话,共商在联合国框架下合作抗疫事宜。

(三)推进经济合作

马克龙执政以来,一方面维护欧盟的对俄制裁立场,另一方面又努力绕开制裁,恢复和推进与俄罗斯的双边经贸合作。普京依托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索契投资论坛⑥推进两国经贸往来,定期与法国大企业高层会晤。在双方的推动下,法俄经济互动稳步上升,⑦双边投资贸易额缓步增长,大公司成为推动双边经济关系的发动机,两国合作领域更趋多元化、地方合作显著增多。

马克龙积极推进政府间对话,为法俄两国经济往来创设交流平台;法国大公司积极参与俄罗斯项目建设;在法国政府的引领之下,两国地方合作得以推进。2017年5月,两国元首确立“特里亚农”市民论坛框架,下设“特里亚农初创企业国际论坛”等多个活动。⑧2018年5月,马克龙率商业代表团访俄,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达成合作项目多个。2019年6月,两国总理会晤,商谈两国经济合作蓝图。在能源领域,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及Engie均参与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天然气项目和北溪-2项目的建设。⑨法国施耐德电气公司、法国国家投资银行Bpifrance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在节能领域进行三方投资合作。全球最大的土木工程公司法国万喜集团(Vinci Group)与俄罗斯当地企业合作,建设莫斯科至圣彼得堡的高速公路。此外,两国也在恢复地方的经济往来,比如圣彼得堡-尼斯友城合作⑩及2021年将举行的跨年度地方合作(11)等。

俄罗斯政府高度重视与法国的经贸关系,在元首的顶层设计之下,依托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和索契投资论坛等平台推进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全方位合作。2018年俄罗斯经济发展部与法国经济金融部发表“致力于未来经济的法俄新型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12)2019年俄罗斯总统及副总统会见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委员,就俄法两国间重大贸易和投资问题进行磋商。2019年在第25届俄法经济财政与工商业委员会会议上,俄法两国在旅游、人工智能、能源效能、绿色金融以及医药领域共签署7份合作文件。在2018年和2019年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与法国签署多份合同,包括俄罗斯经济发展部与法国兴业银行间的合作等。在2018年和2019年索契投资论坛上,俄罗斯接待了庞大的法国代表团。与此同时,俄法两国在第三方市场上的销售也取得良好业绩,俄法共同参与的亚马尔等液化天然气项目确保了五大洲天然气的供应;俄法两国还联手在保加利亚等第三国建设核电站。俄罗斯已成为法国雷诺汽车公司的生产基地和销往蒙古和波斯湾国家的转销基地。

在两国政府的共同推动之下,法俄双边贸易额稳步回升,两国经贸合作空间广阔。2017年以来,法俄双边贸易额逐渐回升,2018年涨幅达27%,增至172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8.02%。(13)在双方的贸易构成中,俄罗斯对法出口最大的部分来自矿产品(包含石油及相关衍生品),占比接近90%。而法国对俄出口的产品构成较为均衡,占比超过10%的三大门类为化学制品、机械产品(含汽车)和食品(含农产品)。

(四)围绕地区热点问题加强协调

围绕地区热点问题,法俄两国根据问题的层级和性质采取不同的合作形式。在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采取“协调人-利益攸关方”的合作形式。在非洲,创新合作方式,包括联合反恐和及时沟通对话。在伊核问题上,两国在联合国的框架内积极合作。

在乌克兰问题上,法俄依托诺曼底模式(14)和三方联络小组的模式寻求乌克兰局势的降温。两国对乌克兰的特殊敏感性有着共识,均认为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不应成为俄罗斯与西方较量的前沿。马克龙抓住泽连斯基上台的机会窗口,推动恢复诺曼底四国领导人会晤机制,于2019年12月召开巴黎峰会。包括普京在内的四国领导人就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达成多项共识,包括俄乌承诺在2019年底实现全面停火、释放所有战俘;乌方承诺落实新明斯克协议,各方达成永久停火协议,给予顿巴斯地区特殊的自治地位。2020年,法德俄乌四方努力将12月峰会达成的共识落到实处,(15)7月27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开始全面停火。(16)

在叙利亚问题上,法俄之间保持密切沟通,通过阿斯塔纳进程以及由当事各方组成的联络小组的形式予以推进。马克龙一改奥朗德时期的强硬态度,改变了阿萨德下台是解决叙利亚问题先决条件的立场。两国均强调设立宪法委员会的重要性,并为叙利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比如两国共同为叙利亚东古塔(Eastern Ghouta)运送44吨的救援物资。(17)在叙利亚战后重建问题上,法国提供金融援助和专业知识,俄罗斯参与工厂建设,两国形成相互补充的格局。(18)针对当前伊德利卜局势恶化的情况,法、俄元首多次通话,并与德、土两国召开视频会议共同寻求政治解决途径。

在非洲,法俄两国合作反恐、寻求对话。非洲在法国全球战略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是法国争取“大国作用”的重要依托。(19)自新世纪尤其是乌克兰危机以来,随着俄罗斯与西方地缘政治关系逐渐恶化及非洲国际地位的迅速上升,俄罗斯逐渐重返非洲。(20)马克龙执政以来,针对法俄两国在非洲利益的交汇点,两国积极开展合作,包括在北非和萨赫勒地区联合反恐;2020年,两国成立双边委员会力促利比亚问题在联合国框架内的和平解决。对于两国在非洲的利益摩擦和冲撞,法国努力谋求与俄罗斯的对话和沟通,比如,自2017年以来,在中非共和国,俄罗斯频频触及法国利益,法国努力寻求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和联合国(UN)框架下与俄罗斯的对话。(21)

对于伊核问题,法俄两国力求在多边框架中予以解决。自2018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全方面协议》、恢复对伊制裁、伊朗宣布提高浓缩铀丰度以来,法国在美、伊之间积极扮演调停人,尝试将美、伊拉回谈判桌。(22)2019年以来,法国外交部政治处主任与俄罗斯同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23)力求通过俄罗斯劝说伊朗在多边框架中解决危机。(24)俄罗斯支持法国、欧盟提出的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以维护法俄在伊朗企业的利益,2020年7月,俄罗斯副外长、副防长与法国同行就伊核协议交换意见。(25)对于2020年8月普京提出的召开有德国和伊朗参加的安理会五常峰会,马克龙持开放的态度。(26)

二、法俄重启战略合作的原因

法俄重启战略对话与合作,既源自两国的战略考量,也与变化的国际秩序密切相关。马克龙奉行“戴高乐-密特朗主义”,独立自主、立足欧洲的对俄政策有利于维护欧洲安全,提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俄罗斯重建与法国的“特殊伙伴关系”是基于国内经济转型及改善外部环境的考量。国际秩序的深刻转型在客观上也推动了两国的战略重启。

(一)法国的动机和考量

法国推行对俄缓和政策,旨在建立欧洲战略自主、谋求欧洲安全和战略稳定,并缓解地区紧张局势、充实双边关系。首先,马克龙认为,欧美同盟关系不应是欧俄对话的障碍。2017年10月,法国国防部出台《国防及国家安全战略评估报告》,(27)明确指出法国的战略目标是实现战略自主和欧洲雄心。基于此,马克龙奉行立足欧洲的平衡外交,周旋于大国之间,推进欧洲经济、金融及防务自主。2019年8月在法国外交部举行的驻外使节年度例会的讲话中,马克龙强调改善对俄关系是法国的外交重点之一。(28)这是因为一方面,马克龙视欧洲安全架构的调整为优先任务,俄罗斯是有效解决欧洲安全困境的良方;另一方面,法国代表欧盟与俄罗斯对话可塑造欧盟的战略自主性。

其次,与俄罗斯合作既可有效反恐又可避免地区局势升级。2019年5月,中东事务经验丰富的博纳(Emmanuel Bonne)取代欧洲事务专家艾蒂安(Philippe Etienne)成为马克龙的外交顾问,体现出中东事务在马克龙外交中优先级的上升。近年来,俄罗斯在中东和非洲的影响力显著增强,(29)与俄罗斯对话既可在反恐问题上寻求俄罗斯的支持,又可借力俄罗斯以缓解地区紧张局势。

再次,与俄对话可增进法俄在多边机构的合作。法国努力在国际组织中获得俄罗斯的支持,比如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俄罗斯表示支持法国有关数字税的提议。(30)军控也是一个重要考量。作为核大国的法国希望在美俄之间扮演调停角色,以便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恢复核武器控制体系。(31)

最后,改善法俄关系在法国国内得到相当广泛的支持。在美欧关系疏离的背景之下,法国政治光谱中几乎所有的政党均在转向积极看待俄罗斯。(32)根据民意调查,法国民众对俄罗斯和普京的好感在回升,已超过对美国和特朗普的好感。另据莫斯科旅游委员会的统计,2019年法国赴俄罗斯的游客人数达到15.4万人次,较2018年增加32.4%。(33)2019年12月,到访莫斯科的法国游客数量位居该市国际游客的第四位。(34)而就法国国内经济及安全而言,重启法俄战略关系有助于缓解因对俄制裁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法国大企业尤其是能源巨头道达尔向马克龙持续施压,要求解除对俄制裁并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此外,无论是在铁路运输领域还是在旅游度假区建设方面,法俄两国都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35)

(二)俄罗斯的动机与考量

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急转直下。为拓展战略空间,俄罗斯推出“东向”战略,提出以中俄伙伴关系为基础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同时也向欧盟和东盟开放。与法国重启战略关系,既可促进俄罗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实现,又可提升俄罗斯的国际地位,抑制美国霸权,推动世界的多极化发展。

首先,缓和与法国的关系有助于俄罗斯减少因制裁蒙受的经济损失,加快国内经济现代化及数字化的转型,并实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俄罗斯受到来自欧盟的经济制裁,缓和同法国的关系有助于减小制裁的影响。根据2018年5月俄政府颁布的“新五月命令”以及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出台的“七月政令”,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人力资本的质量和实现数字化转型已然成为俄罗斯坚定不移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与法国缓和关系,发展经贸往来,推进文化、教育及科技的合作,无疑契合俄罗斯的这些目标。俄罗斯希望借助法国的资本和技术来推动其经济的现代化、多样化发展、数字化转型及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后疫情时期,原油价格暴跌加剧俄罗斯财政困难,使其更需推进经济多元化发展。同时,俄法两国在高等教育及科学研究领域的合作,将为俄罗斯提升人力资本质量助力。此外,作为俄罗斯的第三大科技合作伙伴,法国在民用核能、绿色能源等领域的先进技术也吸引着俄罗斯。

此外,依托俄法关系缓和,俄罗斯可以更好地抵制美国的全球霸权,构建泛欧洲安全体系及新型国际秩序。新世纪头十年尤其是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逐渐拒绝认可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欧洲不再被视为榜样而是邻居。法国是西方特殊的一员,同时也是外交强国。重启与法国的战略关系,有助提升俄罗斯在欧洲的地位,为改善俄与欧洲甚至西方的关系提供突破口,同时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分化欧洲乃至西方。在2018年法俄两国议会共同起草的文件中,俄罗斯对法国作为欧洲政治领袖的地位表示尊重和欢迎;(36)在2020年两国议会共同起草的文件中,俄罗斯构想在解决乌克兰问题后,通过与法国乃至欧洲的合作来实现欧亚经济联盟与欧盟甚至“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37)在安全议题上,俄罗斯恢复与法国的双边“2+2”战略对话,而非在北约或者欧安组织的框架内进行对话,有助推进法国的战略独立性,稀释北约和欧安组织的影响力,推动泛欧洲安全体系的构建。(38)面对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威胁,与法国加强对话、增进互信,还有助于减少战争风险、防止核扩散并推进军控体系的现代化。此外,在俄罗斯外交新思想中,成为“新不结盟”的保障者(39)是俄罗斯对其在新型国际秩序中的角色定位,重启与法国的战略关系可以充实“新不结盟”力量,壮大中间地带。

(三)国际地缘政治深刻转型的影响

当前,国际地缘政治形势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在特朗普时代变本加厉,美国从一系列协议的退出破坏着西方阵营的团结和稳定。(40)中国经由40余年的改革开放,正日益成为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参与者。中美之间的争议和摩擦迫使法俄两国做出自己的思考。

面对中美摩擦升级,自视为欧洲领袖的法国一直在思考应对之策及欧洲的定位。无论是2017年的索邦讲话还是在2018年法国外交部举行的驻外使节年度例会的讲话中,马克龙都明确指出,法国要巩固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永久席位,奉行“平衡外交”,在中美之间开辟“第三条道路”以提升法国的国际地位。乌克兰危机是美国打入欧俄之间的楔子,尽快解决危机、将俄罗斯拉回到欧洲的怀抱,既可让欧洲突破安全困境,还可宣示欧洲对于美国的战略自主。对此,法俄关系总统特使维蒙(Pierre Vimont)在出席法国参议院外交、国防和军队委员会听证会时进行了深度的阐释。(41)

自乌克兰危机尤其是2017年以来,俄罗斯日益呈现全球强势复归的态势:提升与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进与日本战略接近,(42)加强与印度、南非和巴西的合作,推动上合组织扩员,并加大参与北极治理的力度。俄罗斯奉行的“东向”战略,从根本上改变了西方在政治和心理层面认为俄罗斯从属于欧洲的认知(43),促使法国寻求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当然,俄罗斯也清醒认识到其经济力量的不足,与实力相当、需求接近的法国进行战略重启,无疑能补充短板、有效增强欧洲力量,从而形成制衡中美两极的“第三极”。

三、法俄战略重启的制约因素

自马克龙执政,尤其是2019年8月他与普京“夏宫”会晤及9月两国重启战略对话机制以来,在两国元首的共同引领和推动之下,法俄关系稳步回暖,然而,2020年8月的纳瓦利内“中毒”事件(44)却给两国关系带来严峻的考验。尽管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及法国驻俄大使莱维(Pierre Levy)均公开表示将坚持既定的“强硬与对话并举”的对俄政策,但一些重要的制约性因素将影响两国战略重启的进度和深度。

(一)美国的钳制

在法俄战略重启中,美国是最为重要的第三方。特朗普上台以来,尽管在马克龙的精心运作下,法美关系相较于德美关系略近一筹,但随着特朗普执意奉行单边主义,法美关系不断走低。无论在多边层面还是在技术领域,法国都体现出抵制和批评的态度。针对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却仍想主导谈判,法国宣布退出WHO改革谈判。法国与德国联合推出“欧洲云”抗衡美国,(45)批评美国退出国际数字服务税谈判的行为。(46)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法美龃龉不断,但无论是作为欧洲安全的提供者还是关键性地缘政治盟友,美国对法国的影响力均不可低估。(47)

美俄关系仍紧张。特朗普一直力推改善对俄关系,连续三年邀请普京重回G8,并于2020年4月与普京为纪念“易北河精神”发表联合声明。俄罗斯也向美国提供抗疫物资,并尝试恢复两国对话。尽管如此,美俄关系仍在低位徘徊,具体表现包括美国考虑发展核动力武装破冰船以制衡俄罗斯在北极的战略能力,(48)北约如期举行针对俄罗斯意味浓厚的“波罗的海行动-2020”军演,(49)美国增加在波兰的驻军和挑唆乌克兰对俄示强(50)等。

拜登当选后,美国将努力修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加强北约组织,美欧将更密切协调对俄政策。美国对俄政策如转向强硬,法国为维护西方的团结,可能跟随美国。这意味着,俄罗斯可能将再次面对较稳固的西方联盟,政治运作空间将受限。

(二)来自欧盟内部的质疑和反对

法俄战略重启牵动着欧盟内部反俄、疑俄国家的神经。对于波罗的海国家以及前华约国家而言,历史记忆叠加21世纪以来的俄格战争以及乌克兰危机,使得他们的疑俄情绪强烈。尽管马克龙和默克尔在努力推进明斯克进程,寻求乌克兰危机的解决,但如不能同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达成协议,法国与乌克兰、波兰、罗马尼亚和巴尔干国家之间的关系将陷入紧张。2019年12月,克里米亚大桥铁路的开通无疑让乌克兰以及欧盟东部成员国更为疑惧,同时给希望缓和欧俄关系的法国出了一道难题。(51)尽管诺曼底模式在逐步推进,乌克兰东部冲突问题可能取得进展,但在撤出重型武器等方面仍陷僵局,彻底解决危机困难重重。(52)2020年7月,波兰、乌克兰和立陶宛外长宣布将建立“卢布林三角”的新机制以对抗“俄罗斯侵略”。(53)2020年8月的纳瓦利内“中毒”事件更是给法俄战略重启带来巨大冲击,9月的“2+2”战略对话会议及马克龙访俄行程均被推迟。同时,一些疑俄国家给法俄战略重启也带来了不小的阻力,中欧和北欧国家尤其怀疑法国的外交新倡议。(54)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考验着欧盟的团结。分裂的欧洲很难形成统一、温和的对俄政策。而且,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使欧洲出现更多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对法俄战略重启将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另外,在硬安全领域,美国协同欧盟和北约中最倾向于大西洋主义的中东欧国家一起施加压力,将阻碍法俄之间的对话进程。对于德国及大多数欧盟成员国来说,大西洋联盟仍是欧洲安全的主要支柱,尽管马克龙有着将欧洲纳入法国核保护伞框架下的意愿,欧盟内部却应者寥寥。

(三)合作基础存在的问题

法俄战略重启还受到双边关系本质属性的制约。法俄双边关系更多关注于实现多边目标而非双边的关切。两国在国际上相互借重,法国借俄罗斯制衡美国和德国,而俄罗斯则借助法国削弱北约和动摇西方联盟。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如后疫情时代德俄关系回暖或美俄关系改善,均会对法俄战略重启的力度和深度产生影响。

其次,两国相互认知存在显著差异。第一,两国精英对民主和专制的认识迥异。针对普京修宪,法国精英认为这是俄罗斯政府专制本质的赤裸裸的表现,并陷法国对俄外交于窘境。(55)第二,两位总统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立场迥异。在欧盟问题上,法国积极促进欧盟整合,而俄罗斯并不乐见强大的欧洲;在中国问题上,马克龙希望“拉俄入欧”以制衡中国,但俄罗斯并不认同。(56)第三,在国际及地区安全问题上,法俄两国的认知存在较大的差异。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法俄两国对于冲突根源、行动者的性质、它们所在的区域联盟及危机的规制都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最后,法俄双边关系存在不对称性。第一,马克龙任期已过半,而普京可能长期执政。新冠疫情给马克龙执政带来较大冲击,(57)2022年的选情将比2017年更为胶着。(58)俄罗斯的修宪公投,为普京长期执政铺平道路。第二,在地区热点问题上,俄罗斯居于主导地位。无论是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冲突还是利比亚问题,法国均是顺势而为。(59)在非洲事务上,俄罗斯近年来逐渐占据优势,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之下,非洲国家包括马里的反法情绪高涨,迫切希望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60)法俄两国在中非等地区问题上的矛盾是否会激化,乌克兰问题、(61)叙利亚问题、(62)利比亚问题(63)是否会节外生枝,中东难民是否会更多地涌入欧洲等,这些都可能影响法俄战略重启的进程。

尽管存在困难和制约,但受重要战略利益的驱动,法俄两国仍会继续努力,推进在安全领域、地区热点问题以及经济合作方面的对话,重建两国的特殊伙伴关系。在不针对第三国的前提下,法俄发展双边合作关系,对于改善目前的欧洲安全形势、构建长远的欧洲安全保障机制以及增进全球和平前景,都可能产生积极的影响。

在此特别感谢匿名评审专家及编辑部老师提出的修改意见和建议。

①“斯克里帕尔事件”系指2018年3月俄罗斯前情报人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遭遇疑似神经毒剂攻击的事件。英国指责俄罗斯与此事有关,俄罗斯坚决予以否认。此后,西方多个国家驱逐共逾百名俄外交人员。

②“俄法领导人视频会晤讨论双边和国际问题”,新华网,2020年6月27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6/27/c_1126163845.htm。(上网时间:2020年7月9日)

③"France's Macron Denies Accepting Putin's Anti-Missile Proposal," Reuters,November 28,2019,https://www.themoscowtimes.com/2019/11/28/frances-macron-denies-accepting-putinsanti-missile-proposal-a6895.(上网时间:2020年3月12日)

④"Macron Supports Putin's Proposal to Hold Summit of UN Security Council Members,"TASS,January 24,2020,https://tass.com/world/1112413.(上网时间:2020年3月12日)

⑤参见俄罗斯国防部官网:https://eng.mil.ru/en/results_of_search.htm,以"observation flight"为关键词可搜到多条相关记录。

⑥"Press Review:SPIEF's Global Guest List Grows and Sanctions May Hurt Butina's US Lawyers," TASS,June 7,2019,https://tass.com/pressreview/1062442.(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⑦The European Commission,"Trade with Russia,Total Goods:EU Trade Flows and Balance,2008-2018," https://webgate.ec.europa.eu/isdb_results/factsheets/country/details_russiaen.pdf.(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⑧"The Trianon Startups International Forum was Held in Moscow," The Munich Eye,February 7,2020,https://themunicheye.com/the-trianon-startups-international-forum-was-held-inmoscow-3778.(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⑨Arnaud Dubien,Pascal Lorot,"France-Russie:faire vivre l'esprit de Versailles," Les Echos,le 14 décembre,2017,http://archives.lesechos.fr/archives/cercle/2017/12/14/cercle_177187.htm.(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⑩Consulat général de France à Saint-Pétersbourg,"Première visite de l'Ambassadeur Pierre Lévy à Saint-Pétersbourg(7-9 fevrier)," le 21 avril,2020,https://ru.ambafrance.org/Premiere-visitede-l-Ambassadeur-Pierre-Levy-a-Saint-Petersbourg-7-9-fevrier.(上网时间:2020年5月13日)

(11)Pоссия и Фрaнция в 2020 гoду провeдут гoд мeжрeгионaльнoгo взaимoдeйствия.//TACC.5 июня 2019,https://tass.ru/politika/6509641.(上网时间:2020年3月13日)

(12)Kimberly Marten,"Russ-Afrique? Russia,France,and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PONARS Eurasia Policy Memo,No.608,August 2019,p.2.

(13)2017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双边贸易额情况,可参见俄罗斯外贸网:https://russiantrade.com/reports-and-reviews/2018-02/torgovlya-mezhdu-rossiey-i-frantsiey-v-2017-g/https://russiantrade.com/reports-and-reviews/2019-02/torgovlya-mezhdu-rossiey-i-frantsiey-v-2018-g/,https://russiantrade.com/reports-and-reviews/2020-02/torgovlya-mezhdu-rossiey-i-frantsiey-v-2019-g/,https://russiantrade.com/reports-and-reviews/2020-05/vneshnyaya-torgovlya-rossii-s-frantsiey-v-1-kv-2020-g/。(上网时间:2020年8月6日)

(14)“诺曼底模式”创立于2014年6月,当时法国借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之机,邀请俄罗斯、德国、乌克兰三国首脑在诺曼底就乌克兰局势进行磋商。此后,四国多次举行“诺曼底模式”的各层级磋商。

(15)French Embassy in London,"Special Envoy Explains French Approach to Russia," February 19,2020,https://uk.ambafrance.org/Special-envoy-explains-French-approach-to-Russia.(上网时间:2020年8月2日)

(16)祝洁:“乌东部全面停火仍存变数”,《中国国防报》2020年7月31日,第4版。

(17)Ministère de l'Europe et des Affaires trangères,"War in Syria:Understanding France's Position," https://www.diplomatie.gouv.fr/en/country-files/syria/war-in-syria-understanding-france-sposition/.(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18)Margaux Nijkerk,"France's Role in Syrian Reconstruction,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Israel," Strategic Assessment,Vol.21,No.4,January 2019,https://israeled.org/frances-role-in-syrian-reconstructionand-the-implications-for-israel/.(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19)张宏明主编:《大国经略非洲研究》(上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第2页。

(20)李新:“俄罗斯重返非洲:进程、动因和困境”,《当代世界》2019年第11期,第32页。

(21)Kimberly Marten,"Russ-Afrique? Russia,France,and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p.1.

(22)John lrish,"France Gives One Month to Get Iran-U.S.to Negotiating Table," Reuters,October 4,2019,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iran-france/france-gives-one-month-to-getiran-u-s-to-negotiating-table-idUSKBNlWI20C.(上网时间:2020年3月11日)

(23)French Embassy in London,"Special Envoy Explains French Approach to Russia".

(24)王鲲:“马克龙执政以来法国对外战略特点探析”,《当代世界》2020年第1期,第60页。

(25)Pоссияя и Франция пpовeдут конcультации по стpатeгичeской стабилъности.//PИAНовости.15 июля 2020,https://ria.ru/20200715/1574381114.html.(上网时间:2020年9月20日)

(26)"U.S.Loses Iran Arms Embargo Bid as Putin Pushes Summit to Avoid Nuclear Deal Showdown," Reuters,August 14,2020,https://www.nytimes.com/reuters/2020/08/14/world/middleeast/14reuters-iran-arms-putin.html.(上网时间:2020年8月16日)

(27)Ministère de la Défense,Revue stratégique de défense et de sécurité nationale 2017,p.60,https://www.defense.gouv.fr/dgris/presentation/evenements/revue-strategique-de-defense-et-desecurite-nationale-2017.(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28)Eglantine Staunton,"Macron's Risky Quest for Equilibrium via Rapprochement," The Lowy Institute,September 2,2019,https://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macrons-riskyquest-equilibrium-rapprochement.(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29)Dominique Moisi,"What's Right about France's Overtures toward Russia?," Project Syndicate,September 27,2019,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emmanuel-macronfrance-russia-reset-by-dominique-moisi-2019-09?barrier=accesspaylog.(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30)Benjamin Quenelle,"Pour relancer les relations économiques avec Moscou,Paris veut contourner les sanctions américaines," Les Echos,le 28 décembre,2019,https://www.lesechos.fr/monde/europe/pour-relancer-les-relations-economiques-avec-moscou-paris-veut-contourner-lessanctions-americaines-1159309.(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31)ukasz Jurczyszyn,"Risky Strategy of Rapprochement:Russia in France's Foreign Policy," Bulletin No.149(1395),The Pol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October 24,2019,p.2.

(32)Lara Marlowe,"France's EU Partners Question Macron's Rapprochement with Putin,"The Irish Times,November 13,2019,https://www.irishtimes.com/news/world/europe/france-s-eupartners-question-macron-s-rapprochement-with-putin-1.4081913.(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33)Число инострaнных туристов в РФ в 2019 гoду вырocлo нa 20%.//TACC.17 фeврaля 2020,https://tass.ru/obschestvo/7776951.(上网时间:2020年3月5日)

(34)"Les Franais parmi les touristes les plus nombreux à visiter Moscou durant les fêtes de fin d'année," Sputnik,le 31 décembre,2019,https://fr.sputniknews.com/russie/201912311042687325-les-francais-parmi-les-touristes-les-plus-nombreux-a-visiter-moscou-durant-les-fetes-de-fin-dannee-/.(上网时间:2020年1月3日)

(35)"Coopération dans le domaine économique," l'Ambassade de la Fédération de Russie en France,https://france.mid.ru/fr/countries/bilateral-relations/trade-economic-cooperation/.(上网时间:2020年8月3日)

(36)Conseil de la Fédération et Assemblée Fédérale de la Federation de Russie,Rapport Conjoint,N°387 SNAT RPUBLIQUE FRANAISE,Session Ordinaire de 2017-2018,le 28 mars,2018,p.22.

(37)Conseil de la Federation et Assemblée Fédérale de la Federation de Russie,Rapport Conjoint,N°484 SNAT RPUBLIQUE FRANAISE,Session Ordinaire de 2019-2020,le 3 juin,2020,p.25.

(38)谢尔盖·卡拉加诺夫、德米特里·苏斯洛夫等:“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俄罗斯研究》2020年第4期,第109-110页。

(39)在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2020年发布的研究报告“维护和平、地球和所有国家的选择自由: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中,卡拉加诺夫等提出后疫情时代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的核心内容之一是成为“新不结盟”的保障者,即面对中美冲突加剧,俄罗斯积极支持各国自主选择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而非在中美之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参见:谢尔盖·卡拉加诺夫、德米特里·苏斯洛夫等:“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第89-116页。

(40)Yasmeen Serhan,"Is the U.S.Bringing Europe and Russia Closer Together?," The Atlantic,May 25,2018,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8/05/is-the-us-bringing-europeand-russia-closer-together/561008/.(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41)French Embassy in the United Kingdom,"Special Envoy Explains French Approach to Russia".

(42)阎德学、孙超:“日俄接近新态势评估”,《国际问题研究》2017年第5期,第75-87页。

(43)谢尔盖·卡拉加诺夫、德米特里·苏斯洛夫等:“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第96页。

(44)纳瓦利内系俄罗斯反腐基金会创始人,于2020年8月20日乘坐俄罗斯国内航班时感到不适,飞机紧急降落后,他被送往当地医院接受救治,随后被送往德国柏林接受治疗。德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纳瓦利内中了“诺瓦乔克”类型的神经毒剂,欧盟和北约盟友决定对此事采取集体回应措施。

(45)Janosch Delcker and Melissa Heikkil,"Germany,France Launch Gaia-X Platform in Bid for 'Tech Sovereignty'," June 4,2020,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germany-france-gaia-x-cloudplatform-eu-tech-sovereignty/.(上网时间:2020年9月6日)

(46)Véronique Le Billon,"Taxe numérique:les Etats-Unis stoppent les négociations,le Maire denonce une 'provocation'," Les Echos,le 17 juin,2020,https://www.lesechos.fr/monde/enjeuxinternationaux/taxe-numerique-les-etats-unis-evoquent-une-impasse-1216000.(上网时间:2020年9月19日)

(47)周琪:“欧美关系的裂痕及发展趋势”,《欧洲研究》2018年第6期,第100页。

(48)张亦驰、柳玉鹏:“美考虑发展核动力武装破冰船?”,《环球时报》2020年6月11日,第8版。

(49)"Russia,NATO Conduct Parallel Wargames over Baltic Sea," The Associated Press,June 11,2020,https://www.militarytimes.com/news/your-military/2020/06/11/russia-nato-conductparallel-wargames-over-baltic-sea/.(上网时间:2020年6月18日)

(50)张宁:“美挑唆乌克兰对俄示强”,《中国国防报》2020年7月13日,第4版。

(51)"Putin Opens Railway Bridge to Crimea," The Associated Press,December 23,2019,https://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wireStory/putin-opens-railway-bridge-crimea-67892609.(上网时间:2019年12月25日)

(52)Conseil de la Fédération et Assemblée Federale de la Fédération de Russie,Rapport Conjoint,N°484 SNAT RPUBLIQUE FRANAISE,p.40.

(53)于洋、青木:“波兰成为美俄对抗桥头堡?”,《环球时报》2020年8月5日,第16版。

(54)Dominique Moisi,"What's Right about France's Overtures toward Russia?".

(55)Sabelle Lasserre,"L'infructueux 'reset' de Macron avec Moscou," Le Figaro,le 24 juin,2020,https://www.lefigaro.fr/international/l-infructueux-reset-de-macron-avec-moscou-20200623.(上网时间:2020年9月25日)

(56)Vladimir Frolov,"Macron is 'Ours'-but Does Russia Need Him?," The Moscow Times,November 14,2019,https://www.themoscowtimes.com/2019/11/14/macron-ours-does-russia-needhim-a68156.(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57)法国民众对马克龙抗疫的满意度较低,仅为39%。参见潘亮:“《纽约时报》批法国百姓不知足”,《环球时报》2020年6月11日,第4版。

(58)"Présidentielle 2022:un sondage place Macron et le Pen au coude à coude," Le Point,le 22 juin,2020,https://www.lepoint.fr/politique/presidentielle-2022-un-sondage-place-macron-et-le-penau-coude-a-coude-22-06-2020-2381146_20.php.(上网时间:2020年9月24日)

(59)Ivan Timofeev,"Onslaught of French Diplomacy," Valdai Discussion Club,September 19,2019,https://valdaiclub.com/a/highlights/onslaught-of-french-diplomacy/.(上网时间:2020年1月2日)

(60)"The Great Anti-French Revolution in Mali:Franafrique Fails," United World,June 12,2020,https://uwidata.com/11630-the-great-anti-french-revolution-in-mali-francafrique-fails/.(上网时间:2020年9月14日)

(61)在乌克兰问题上,法国并不满意于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采取的“俄罗斯化”举措,包括发放俄罗斯护照、禁用乌克兰车牌等。参见:Conseil de la Fédération et Assemblée Fédérale de la Fédération de Russie,Rapport Conjoint,N°484 SNAT RPUBLIQUE FRANAISE,p.40。

(62)比如,在为叙利亚提供跨境人道主义援助问题上,法俄两国持有不同的观点,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对法国提出的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参见:"Syria-Security Council Vote on the Renewal of Cross-border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July 8,2020,https://www.diplomatie.gouv.fr/en/country-files/syria/news/article/syria-security-council-vote-on-the-renewal-of-cross-borderhumanitarian。(上网时间:2020年10月2日)

(63)在利比亚问题上,法国主张有欧盟国家及非洲域内国家参与的和平进程,而俄罗斯则主张建立全面、包容的利比亚内部对话机制。参见:Conseil de la Féedération et Assemblée Fédérale de la Fédération de Russie,Rapport Conjoint,N°484 SNAT RPUBLIQUE FRANAISE,p.43,p.48。


    进入专题: 法俄关系   法国外交   俄罗斯外交   俄美欧三边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26631.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国际问题研究》2020 年第 6 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