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指纹隐私保护:公、私法二元维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7 次 更新时间:2015-05-22 00:29:31

进入专题: 指纹隐私   人格尊严   信息自主权   私法   公法  

张红  

   摘要:  指纹是重要人体生物信息,具有人别辨识之功效,极具私密性,是现代社会中一种重要的隐私信息,其事关人格尊严维护,符合个人信息自主权之意旨,属于隐私权的保护范围。指纹隐私在现代社会中经常遭受来自私人与公权的多重侵害,对其保护是公、私法共同的使命。私法上对指纹隐私的保护在于防止他人对隐私的非法侵害与非法利用,界定合理使用的范围和主体授权的尺度。公法上对指纹隐私的保护在于防止国家高权对指纹隐私的不当侵害。国家高权使用私人指纹应遵循比例原则、合目的性解释和法律保留等原则而审慎为之。现代社会中的人因个人信息被不当泄露和利用而不堪其扰,应加强对个人信息的保护,适时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确保个人在浮躁的社会中保有安宁的生活。

   关键词:  指纹隐私;人格尊严;信息自主权;私法;公法

  

   一、问题

   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修订《居民身份证法》第3条第3款规定:“公民申请领取、换领、补领居民身份证,应当登记指纹信息。”此即表明,不同意留存指纹者,公安机关得拒绝发给居民身份证,这一规定形同强制录入指纹,以作核发居民身份证之要件。2013年换发身份证已经实施。[1] 对此,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解释称:

   “在居民身份证中加入指纹信息,国家机关以及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可以通过机读快速、准确地进行人证同一性认定,有助于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有效防范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以及伪造、变更居民身份证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并在金融机构清理问题账户、落实存款实名制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登记于居民身份证的指纹信息,是数字化的指纹特征点,不能还原成指纹图像,能够有效保护公民的指纹信息安全。”[2]

   可见,主事者不但强调身份证录入指纹之必要性,并认为录入指纹不会侵害个人隐私及在更大范围内威胁国家公共安全。但是强制录入指纹以作核发居民身份证之要件的规定,实属公权力对个人隐私的重大侵害,国家机关对这一规定的解释理由是否周全备至,容有疑虑。在信息化的时代,对个人信息的侵犯方式和手段渐趋多样化,个人信息经常面临着被侵害的风险。[3] 指纹等人体生物信息的提取和留存,关系到公民重大隐私利益,在不当处理的情况下,可能会严重侵害公民的基本权利,损及人性尊严和人格权利。[4] 比较法上关于指纹隐私话题的讨论并非新近才产生,[5]但自从2001年美国“9.11事件”之后,世界各国(地区)纷纷利用指纹等个人生物特征,加强对个人的人别辨识和行踪监控,使得各国(地区)学界又重新重视起对指纹隐私问题的研究。[6]相对于其他国家对该问题的重视,我国理论与实务两界,对这一问题都采取了漠视态度。通过检索北大法意案件数据库,包含“指纹信息”关键字案件共28件,其中刑事案件24件、民事案件1件、行政案件3件,[7]这些案件均为将指纹信息作为识别当事人身份之证据案件,未有一件为因侵害指纹隐私而引起诉讼的案件。同样,在理论界,通过检索中国知网发现,专门探讨指纹信息的论文只有三篇,[8]且无一篇文章深入探讨指纹隐私之基础理论问题。案件的空缺并不等同于矛盾的空缺,相反,从北大法益搜索“个人信息”关键字,共出现案件1373件,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件4件。[9]此足以证明,包括指纹信息在内的个人信息被侵犯已经成为了我国当代社会中一个重大问题。侵害个人信息的行为广泛存在,而指纹信息作为个人信息中重要的一种,甚至是个人最敏感的信息之一,其案件的空缺,只能说明立法对此尚无应对之策,大量案件被法院拒之门外。同样,理论研究对此的漠视亦并非说明于此无研究之必要,相反这种本应该启蒙先行的工作缺位,导致了国家、社会与个人皆对指纹隐私保护变得集体无意识。这与建设人权、法治国家的要求是极不相称的。

   从现行法上看,我国法上无个人信息保护的专门立法,《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二款首次将隐私权列为民事权利之一种,但指纹信息是否为该款所称隐私权之客体,尚有疑问。如能将指纹信息作为隐私之一种,则可将指纹信息保护纳入现行法,但这仍需要法解释上作出妥善说明。为了应对上述种种问题,本文拟将建构指纹隐私保护之基本理论,并力求在现行法上找到解决方案。具言之,将围绕以下三个问题展开:第一,在事实层面,什么是指纹,指纹是否是隐私,其具有何种特性?第二,在法律层面,寻找指纹隐私法律保护的理论及价值基础,并且该如何透过这些保护指纹隐私?第三,在操作层面,于公、私法领域,有哪些侵害指纹隐私之行为,如何应对?

    

   二、从指纹到指纹隐私

   (一)指纹之内涵

   人类对于指纹的利用由来已久,早在我国唐代,贾公彦就著文指出指纹可做人别鉴识之用。其实,更早追溯到商周时期的陶器上就有人类指纹印记留存,德国指纹学家罗伯特·海因德尔博士(Robert.Heindl)在其《指纹鉴定》(DAKTYLOSKOPIE)一书中写道“在华南,一本折叠式的书落入我手中……这本书上的指印无疑是作鉴定用的。”?[10]这本商周时期的古书,证明了中华指纹利用走在世界的前端。而据考证,诞生于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更是有将指纹印于自己制作的产品之上,以代商标之用的做法。[11]指纹的传统用途多半是用来代替签名,而系统的指纹鉴识科学研究,则肇端于1982年指纹鉴识学之父英国弗朗西斯·高尔顿(SirFrancis.Galton)所著《指纹》(FINGERPRINT)一书,他在书中首次阐明了指纹鉴识学的统计学基础,以及指纹的特征、分类、建档、鉴识方式等,开启了现代指纹鉴识科学研究。[12]

   指纹是人类特有的皮肤纹线形态,是典型的遗传性状。[13]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人类认识程度的不断加深,指纹的内涵也随之不断丰富,指纹的定义不再局限于指纹本身,在内涵上逐渐有了狭义指纹与广义指纹的区分。狭义的指纹指的是“人类手指的第一指节内侧(最末指节内侧),皮肤组织上凹凸起伏的复杂纹线图案。”[14]具言之,包括三项内容:第一,狭义指纹是指第一指节纹,人类手指通常分为三节,每一节均有指纹可供鉴定,而通常所谓之指纹是指第一指节内侧的手指纹线图案;第二,指纹纹线形同贝壳,呈圈状环绕,上有汗孔,形成各个不同之指纹图案;第三,指纹存在“阴纹”“阳纹”之分,人类手指凸起的纹线称为“阳纹”,反之则为“阴纹”,因此,我们通常所称之指纹为“阴纹”“阳纹”的组合图案。广义指纹是从刑事侦查领域发展而来的概念,学术界对广义指纹的解释存在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手纹,即人类手掌的纹线图案,包括手指第一、二、三指节纹线以及掌心纹线,同于民间传统所说之手相;第二,糙纹,是指人类身体上与指纹有同样功能的部分,如足纹、趾纹等;第三,体纹,这也是为了回应当今社会发展的需求,而将人类身体上所有具有类似纹线特征的皮肤纹路都称为指纹,包括:手掌纹、下巴纹、膝盖纹、趾纹、额纹等等。

   对于指纹内涵的界定,究采广义、狭义何者更为妥当,本文认为,应采狭义指纹概念。首先,从刑事侦查领域而言,虽然不论广义、狭义之指纹均属人体生物特征,都可以作人别辨识之用,但如膝盖纹、手腕纹等广义指纹,其采集相对于狭义之指纹而言殊为不易,为侦查犯罪效率之考虑,狭义指纹概念更为合适。其次,从比较法上来看,英美法系国家认为如以建立指纹数据资料库为目的,采广义指纹概念,有违效益原则,也会增加收集难度。而我国台湾地区《各级警察机关办理指纹作业规定》第2条明确指出,指纹之范围,限定在十指纹和单指纹之上,换言之,系应指人第一指节内侧凹凸起伏之复杂图案。[15]最后,基于实际运用中狭义指纹之运用几率远高于广义指纹,而文献所称之指纹也多指狭义指纹,[16]因此,本文亦从之。

   (二)作为人别辨识工具的指纹

   指纹被称为“上帝赋予的身份证”,其作为最佳的人别辨识工具,具有如下几个特征:第一,人皆有之,人各不同。作为人类生物特征的指纹,除非由于受伤或残疾等原因,每个人手指第一指节皆有特殊之纹路图案。而法国巴黎大学医学教授勃太柴研究发现,人类于50位数长的世纪才可能出现重复的指纹,故在世的人类根本没有出现相同指纹的可能。从遗传学上来说,即使拥有相同DNA 的双胞胎也不存在相同的指纹。[17]

   第二,损而复生,终生不变。人类手指的皮肤具有再生的能力,一般伤及表皮、真皮的伤害,经过一定时期之后都能再生,指纹形态能够恢复。人类指纹形成于胎儿在母体内9至10周时,第17周时指纹形态就发育完成,第24周指纹细部特征亦已成型,终其一生,指纹只会有纹路粗细、间距大小的差别,而其基本特征点不会再有改变。[18]

   第三,触物留痕。人类的手指皮肤为糙皮,在手指皮肤上存在汗孔、汗腺,接触物体时汗液和其他物质就会附着于该物体之上,并由于汗液中存在水分,与空气中的粉尘接触后就会留下痕迹,肉眼难以察觉,但在刑事侦查等特殊情况下,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就可以采集人体指纹。[19]

   第四,人别辨识。根据英国政府的说明,人别辨识有三种基本要素(three basic elements of identity),分别是:生物特征之辨识(biometric identity);因出生而被赋予之辨识(attributed identity);以及经历之辨识(biographical identity),指纹当属于生物特征之辨识的范畴。[20]指纹作为人体生物特征,其直接与人身相联系,在这点上它不同于签名等其他人别鉴识手段,它在防伪、鉴别以及与人身联系紧密性上更具有优越性。当然指纹也并非唯一的具有生物特征属性的人别辨识手段,我们同时还有相貌、虹膜、DNA等生物信息人别辨识工具,但相较于这些工具,指纹仍然以其突出的优势成为最佳人别辨识方式。[21]

   (三)指纹隐私

   指纹信息系指个人资料(信息),是法律所保护的重大利益。我国香港地区个人资料保护办公室在针对某一案件的处理意见中指出“指纹是识别自然人的生物特征,属《个人资料保护法》保护的个人资料。”[22]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解释释字第603号也强调“指纹乃重要之个人信息”。[23]我国大陆地区虽无法律及司法解释明文规定指纹乃法律所保护之公民个人信息,但于司法实践中也不乏法官将指纹论述为受法律保护的个人信息的案件。[24]可见,指纹信息属受法律保护的个人信息当无疑虑。

指纹信息不但受法律保护,且为人之重大敏感信息。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解释释字第603号指出:“指纹系个人身体之生物特征,因其具有人各不同、终身不变之特质,故一旦与个人身份连接,即属具备高度人别辨识功能之一种个人信息,由于指纹之触物留痕之特质,故经由建档指纹之比对,将使指纹居于开启完整人格档案锁匙之地位。因指纹具有上述诸种特性,故国家籍由身份确认而搜集指纹并建档管理者,足使指纹形成得以监控个人之敏感信息。”[25]可见,国家建档管理指纹信息,足使指纹成为个人之敏感信息。而同样,就指纹本身而言,其也属于个人敏感信息的范畴。林子仪大法官在释字603号大法官解释的协同意见书中指出:“盖指纹有许多用于人别鉴识与认证的特性,如行政院一再指出之‘终身不变’、‘触物留痕’、‘人各不同’等,而且其判读结果的证明力往往获得高度的信赖,故指纹数据一旦遭到篡改或盗用,受害人将承受不可言喻之损害。而国家亦得借由指纹掌控国民巨细靡遗的行踪,原本匿名进行的事物可能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显名化,因此指纹是为敏感之个人生物信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指纹隐私   人格尊严   信息自主权   私法   公法  

本文责编:zhaokeca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60.html
文章来源:《法学评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