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少颖:戈尔巴乔夫的“共同欧洲家园”外交构想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9 次 更新时间:2018-05-24 00:24:51

进入专题: 戈尔巴乔夫   共同欧洲家园   苏德关系   俄欧关系   俄罗斯外交  

田少颖  

  

   【内容提要】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中期,苏联与西方各国关系缓和的进程,因“欧洲导弹问题”等危机的发展而受挫,东西方之间形成所谓“第二次冷战”局面。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决策层赋予“共同欧洲家园”概念以新的内涵,通过降低对西欧的军事威胁,使苏联与西欧政治、经济联系最大化,以襄助自身改革,使本国回归欧洲。戈尔巴乔夫等按这一构想推动“全欧进程”,谋求苏联对全欧洲的影响力。首先是转变态度,接受美国在欧洲的存在;其次,在对两德关系上,外交重点转向西德。然而,两德统一问题重上国际议程,打破了这一渐进构想,凸显出对德国问题缺乏整体战略是其重大失误。两德统一快速实现,东欧各国剧变同时加速,对苏联内部动乱产生很强的“溢出效应”。苏联进入解体过程,戈尔巴乔夫等让国家回归欧洲的努力功败垂成。近年来,俄罗斯以构建共同人文、经济和能源空间对欧盟展开外交,与戈尔巴乔夫时期相比,其对欧洲前景的判断和俄欧关系战略已大异其趣。这一战略方向转变,可给我们提供很多思考和借鉴。

   【关键词】共同欧洲家园构想  苏联外交  苏德关系  俄欧关系  俄罗斯外交

   【中图分类号】D815;I512【文章标识】A【文章编号】1009-721X(2018) 02-0044(35)

  

  

   苏联自成立以来,其与西方的关系是长期对抗。为反击后者的压力和威胁,苏联发展出一套反联盟战略来反制对手。冷战时期,苏联一直试图在美国和其西欧盟国间打入楔子,扩大北约内部裂痕。[1]1950年代,苏联推动“全欧进程”时即是如此:呼吁建立全欧集体安全体系,在西欧提倡中立,促动各国放弃美国核保护,希望以此削弱北约,直至驱美离欧。[2]

   从1970年代后半期到戈尔巴乔夫上台前,苏联和西方国家关系的缓和进程,因“中程核导弹[3]危机”、苏军入侵阿富汗、波兰团结工会危机等问题而受挫。美国总统里根上台后,对苏强硬,经常对其进行率意抨击,两国间爆发了所谓“第二次冷战”。1970年代中期后,苏联在东欧部署SS—20中程核导弹,本来是想利用西欧各国对美国核保护伞效力降低的担心,在美国和西欧间打入楔子。然而,对外过度扩张,反而使苏联自身在国际上极为孤立。同时,过度的军事开支消耗了大量经济资源,再加上其国民经济社会体制僵化,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状态。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开始内外改革,提倡外交“新思维”:降低对西方的军事威胁,通过推动“东西方接近”,加强对西欧的政治、经济联系,更好地利用西方,尤其是西欧提供的经济、技术资源,来辅助本国改革。为此,苏联决策层重新定义了“共同欧洲家园”概念,把它发展成一套对欧洲构想,以此来指导对“全欧进程”的推动。按照这一构想,苏联对反联盟战略做出重大修正。首先,面对西欧一体化对苏联、东欧集团的压力,及西德实力和地位的上升,苏方转而接受了美国影响力及美军在欧洲的存在,要拉着美国共同面对西德崛起。“全欧进程”中开始有美国的位置。其次,苏联对两德三角关系的重点发生转移,要以西德为首要伙伴。这一重大战略转变,是冷战末期东西方关系演变的重要方面,也是面对东欧各国政治剧变、两德统一等重大事变时,苏联选择和平应对、最终妥协的重大原因。

   为推动外交新思维,使“共同欧洲家园”构想得以落实,苏联大力提倡所谓“全欧进程”,外交上仍取攻势。根据这一设想,北约和华约两大集团要化入全欧集体安全体系。在这一体系中,苏联的影响将扩至全欧洲。1980年代后半期,在欧洲存在多个政治、经济和安全进程。其中,在东西方关系框架下,有美苏核裁军、欧洲常规裁军和欧安会进程;在西欧,欧共体各国经济一体化强劲重启。对这些进程,苏联或置身其间,或改变了态度,但“全欧进程”对苏联来说更为根本,苏方或者要将其他“进程”纳入其中,或要为其所用,以推动东西方接近。

   苏联领导人提倡“共同欧洲家园”理念,对西欧展开外交,收获的多是冷淡反应。苏联在“第二次冷战”中的作为、苏军的强大军力以及戈尔巴乔夫外交上的攻势面目,使西欧各国仍对其心怀疑虑。美国看到了苏联新构想的危险性,担心它以此拉拢西德,破坏北约。布什总统提出“完整而自由的欧洲”构想,对“共同欧洲家园”倡议提出挑战,要求消除东西欧界线,实质上是要求苏联放弃控制东欧。

   “共同欧洲家园”构想所设想的东西方接近,是一个渐进过程,最终苏联将“回归欧洲”。然而,柏林墙倒塌及两德统一启动,打破了此构想。大墙倒塌促使东欧各国政治剧变骤然加速,危机迭起,还传导到苏联内部,立陶宛等波罗的海三国要求独立,诸多危机使苏联左支右绌。戈尔巴乔夫等面临重重内外困难,希望至少保住华约框架,挽救“全欧进程”,但东德很快崩溃,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要求苏联撤军,华约很快名存实亡。美国和西德为实现两德统一,一方面让苏联面对既成事实,另一方面又不断进行劝说、利诱、让步、援助。在这样的背景下,戈尔巴乔夫接受了统一的德国参加北约,未坚决以建立全欧集体安全体系作为要价。华约式微,统一后的德国参加北约,北约得到加强,“全欧进程”终成泡影。戈尔巴乔夫转而把希望寄托在苏德建立特殊关系上,要依靠统一的德国在欧洲代表苏联的利益。

   这段历史距今已有40年之久,各国档案大量解密,政治家及助手们的回忆录也多已出版,相关研究极为丰富,我们已有条件深入历史,展现其复杂图景,以便加深对戈尔巴乔夫外交构想与冷战终结关系的认识,在此基础上,对他的历史性抉择做出客观评判。

   俄罗斯独立之后,对欧盟提出建立“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共同空间”的倡议,在乌克兰危机后,仍予坚持。这一倡议和戈尔巴乔夫的“共同欧洲家园”构想有何区别?俄罗斯今日如何认识西方,并构建对西方、欧盟的战略?这些问题,可借助对“共同欧洲家园”构想的研究,使相关认识深化。

  

一、“中导危机”时期的东西方斗争与欧洲安全格局

  

   战后,冷战格局逐渐形成,美苏构建了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政治集团,以分裂的德国为前沿尖锐对峙,期间,曾爆发两次柏林危机。1958-1961年的第二次柏林危机和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甚至一度使世界面临核战风险。此后,美苏英三国开始核军控谈判。到1972年,美苏之间签署了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reaty,SALT1)。1973年,北约和华约23国开始进行中欧裁军谈判(Mutual and Balanced Forces Reduction,MBFR),两大集团自此开始了长达15年之久的扯皮,也未能达成实质性裁军协议。裁军谈判反而成了美苏在欧洲争夺军事优势的工具。

   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核武器条约的达成,和中欧裁军谈判的开启,都是勃列日涅夫执政前期苏联实施缓和对西方关系外交政策的结果。在对西欧关系上,对西德关系是重点,苏方推动对西德关系,希望能引进其技术和贷款,帮助本国解决经济困难,开发资源,推动经济现代化。西德勃兰特政府推行新东方政策,事实上承认了东德,以及战后欧洲各国边界,承认了苏联对中东欧的控制权。勃列日涅夫还大力推动“欧洲安全会议”的召开,1973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终于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召开,并于1975年达成了《赫尔辛基最终文件》。苏联得到了西方各国对战后边界和政治现实的承认,这成为其缓和政策的重大成就。然而,苏联在推动政治缓和的同时,一直在大力建军,不仅在核武器爆炸当量、核弹头数量上超过美国,还在欧洲驻扎了令人生畏的常规军力。

   战后之初,在欧洲人看来,苏联在欧洲的常规军力优势,被美国的核武器优势抵消了。但苏联核武力量一直在增长,全力追赶美国。1972年美苏之间达成的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被欧洲人看成是美苏之间出现了核均势,美国的核保护伞“穿孔了”,而苏联的常规军力优势更为凸显。1976年下半年,苏联开始在欧洲部署SS—20中程核导弹,此型导弹相当先进,最远可从西伯利亚打到英国,使苏联在常规军力和战区核武器系统上都有了优势,北约落了下风。北约中的西欧成员对此极为忧虑。[4]它们认为,这打破了欧洲核平衡,使北约的核威慑力量,包括英法独立的战略力量在内,都面临危险。1977年10月,西德总理施密特在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演讲,提出北约必须对SS—20导弹采取战略和外交步骤加以应对。[5]施密特除担心SS—20的威胁,还担心卡特政府急于和苏联达成核裁军协议而忽视欧洲的安全利益,“欧洲导弹问题”这一政治战役自此开始。[6]这一政治外交斗争的发起,实际上体现了美欧因为面临苏联中程核导弹的威胁程度不同,而出现利益分化。苏联正是要对此安全心理和政治分歧加以利用。北约集团内部经过复杂的争论,终于在1979年12月作出了“双轨”决策:既与苏联进行谈判,争取削减、销毁中程核导弹,也准备谈判失败,在西欧部署美国产中程核武器。

   面对苏联的政治攻势,美方于1981年11月提出“双零”方案——美方取消在西欧部署中程核导弹方案,换取苏联销毁在欧亚的所有该类导弹。[7]里根的提议和西欧左派的想法合拍,受到欢迎,暂时缓解了紧张局面。[8]此后,美苏之间开始了历时两年、但毫无进展的中导谈判。

   1981-1983年,北约在西欧部署中程核导弹问题引发美苏关系紧张,西欧舆论界为此产生极大争论,和平运动、反核武器运动更为高涨,大规模示威游行不断,形成所谓“中导危机”,使美欧政界面临很大政治压力。西欧民意左倾,又受到苏联所称的美国在西欧部署中程核导弹目的是要使核战争“欧洲化”这一宣传攻势的影响。民意成为北约面临的最大困难。以西德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SPD)为代表的西德左派,反对北约如谈判不成功就部署导弹的“双轨”决策,反对美国在西德部署中程核导弹,主张在美苏之间搞“等距离外交”。[9]西德社会民主党左翼更认为,美国在西欧部署中程核导弹,是把德国当人质,如果真的爆发核战争,美国不会为保护德国承担本土被核大战摧毁的风险,德国反而会成为“有限核战争”的战场。[10]

   1983年,在西德国内就是否接受部署美国核导弹激辩时,苏联发起强大政治宣传攻势,鼓动和平运动,试图分裂北约,阻止美国在西欧部署中程核导弹。事实证明,苏联用中程核导弹对西欧进行威胁和恫吓,用宣传攻势离间美欧,用笼络西德社会民主党等手段,都难以达到使西德在东西方间中立化的目的。1983年11月22日,西德国会历经37次激烈辩论后,作出决议,允许在西德部署美国中程核导弹,同时敦促美国继续对苏谈判。次日,苏联代表退出了日内瓦中导裁军谈判。美国中程核导弹在西欧数国,尤其是西德实现了部署,中导危机结束了。

   “中导危机”迁延数年,期间,苏联于1979年入侵阿富汗,团结工会危机1980年在波兰爆发,里根1981年在美国上台,对苏持强硬立场。这些变动的合力使美苏间爆发了“第二次冷战”,苏联开始面临多年未有的挑战和压力。[11]

苏联对欧洲政策的核心,是如何处理德国问题及对两德关系。在欧洲,能对苏联在东欧霸权提出挑战的并非美国和北约,而是西德。西德的挑战主要不是军事,而是政治上的。从60年代末期开始,西德推行新东方政策,与东欧各国关系正常化,并开始和东德直接打交道。西德要在欧洲促进互信,希望借此在未来解决民族统一问题。西德的武器是广泛合作,其经济实力对东欧各国产生很大吸引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戈尔巴乔夫   共同欧洲家园   苏德关系   俄欧关系   俄罗斯外交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0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