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国滢:佩策尼克的法律转化与证成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 次 更新时间:2020-04-04 22:32:14

进入专题: 佩策尼克   法律论证   法律转化  

舒国滢 (进入专栏)  

  

   对于汉语学界而言,瑞典隆德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历山大·佩策尼克(Aleksander Peczenik, 一译“佩岑尼克”,1937—2005)并不是特别有名和熟悉度,他的法学著作也鲜有中国学者进行专业的讨论。实际上,他几乎与德国基尔大学公法与法哲学教授罗伯特·阿列克西(Robert Alexy, 1945—)同一时间进入法律论证理论领域,而且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与阿列克西以及当代芬兰法学家奥利斯·阿尔尼奥(Aulis Aarnio, 1937— )等人在法律论证理论的研究方面有过多年密切的学术合作。近年来,他因为在这一领域提出了独特的理论而受到国际学术界(包括汉语学界)愈来愈多的关注,其中有不少有关其法学理论的专门研究。本文重点评述佩策尼克的法律转化与法律证成理论。

  

一、亚历山大·佩策尼克的生平与著作


   佩策尼克于1937年11月16日出生在波兰的克拉科夫(Kraków),1955年进入克拉科夫的雅盖隆大学(the Jagiellonian University)学习法律,师从法哲学教授卡齐米尔兹·奥帕莱克(Kazimierz Opalek,1918—1995)。1960年获硕士学位,1963年获博士学位,1966年取得法学教授资格,受聘为克拉科夫大学(the University of Kraków)法学方法论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Methodology of Law)教授。1969年,他离开波兰,担任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法哲学助教,并开始学习瑞典法律,于1975年通过瑞典法国家考试,受聘瑞典隆德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1978年,接替托尔·斯特龙伯格(Tore Str?mberg, 1933—1993)和卡尔·奥利维克罗纳(Karl Olivecrona,1897—1980)的教席,担任隆德大学法理学与法律-计算教授(professor of Jurisprudence and Law-and-Computing)。从2003年起,担任隆德大学塞缪尔·普芬道夫研究教授(Samuel Pufendorf Research Professor in Lund),并兼任国际法哲学与社会哲学协会(IVR)主席,2005年于隆德去世,享年68岁。

   佩策尼克一生研究重点在于法律论证理论和认识论、特别是法律与正义上的融贯理论,著有专著多种,其中包括:《法教义学的科学价值》(Wartosc Naukowa dogmatyki prawa, 1966),《法理论论集》(Essays in legal theory,1970),《法律方法问题:法律渊源与法律解释》(Juridikens metodproblem : r?ttsk?llel?ra och lagtolkning,1974),《原因与损害赔偿》(Causes and damages,1979),《有关法律推理的推理》(Reasoning on legal reasoning,1979),《法律论证基础》(Grundlagen der juristischen Argumentation/ The basis of legal justification,1983),《理性与经验主义法学》(Rationalitet och empiri i r?ttsvetenskapen,1985),《法与理性:一般法教义学教程》(R?tten och f?rnuftet : en l?robok i allm?n r?ttsl?ra,1986),《法律规范》(R?ttsnormer,1987)、《法律与理性》(Ratten och fornuftet, 1988),《论法律与理性》(On Law and Reason,1989),《法律论证》(Juridisk Argumentation, 1990),《什么是法?论民主、法治、道德与法律论证》(Vad ?r r?tt? : om demokrati, r?ttss?kerhet, etik och juridisk argumentation,1995),《法学研究的理论与方法:一般法教义学导论》(Juridikens teori och metod : en introduktion till allm?n r?ttsl?ra,1995),《司法民主的问题解决了吗?》(L?ser juridiken demokratins problem? 1999),《法律科学:作为法律知识和法律渊源的法教义学》(Scientia Iuris: Legal Doctrine as Knowledge of Law and as a Source of Law, 2005),等等。另外,他在国际专业刊物发表论文119篇(截止1999年,篇目从略)。

   佩策尼克自己承认,他的法律论证理论在理论来源上主要受耶日·罗布列夫斯基(Jerzy Wróblewski, 1926—1990)、奥利斯·阿尔尼奥、罗伯特·阿列克西以及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法理学教授雅普·哈赫(Jaap Hage,也可为“雅普·哈格”,或“亚普·哈格”,1956—)等人著作的影响,其所关注的焦点是法律推理的融贯性重构及其哲学反思,其理论的旨趣不仅是描述法教义学(legal doctrine/ legal dogmatics),而且也强调理论的规定性和规范性(他也主张,法教义学上的进路选择应基于某种规范性观点)。在知识论上,他赞同苏珊·哈克的一般知识论立场,认为知识是一种与经验证据相关联的融贯体系,而论证就像“解字谜”,经验证据就像这些字谜的线索。法学研究者的任务在于把“法律数据”(legal data,即,法律知识的“输入”,比如,法律的字面规定、政治上相关事实的描述以及司法判决等等)编织成 “一个信念和偏好的融贯体系”(a coherent system of beliefs and preferences)。这意味着法学研究者应当“以最理性的方式重新加工法律”(re-work the law in the most rational manner),因为只有遵循理性的要求,法律推理才能够达到和谐、正义,也只有按照这种方式,它才能促进社会稳定,后者乃进步和经济增长之必要条件。

  

二、《法律论证基础》的结构


   笔者重点讨论佩策尼克于1983年出版的著作《法律论证基础》(Grundlagen der juristischen Argumentation, 1983)之核心观点(间或以他的其他著作的新论述作为补充)。

   按照佩策尼克自己的理解,《法律论证基础》一书的标题或许可以称为“法律证成的证成”(Die Rechtfertigung der juristischen Rechtfertigung),更确切地说,应为“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的深度证成”(Die tiefgehende Rechtfertigung der im Rechtskontext hinreichenden juristischen Rechtfertigung)。在他看来,法学结论、司法裁决等等既可以在法律语境之中(即法律推理的框架之内)充分证成,也可以在它之外加以证成。前者为“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之所以说是“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乃在于这种证成是在法律推理的框架之内进行的,它讨论的是被接受为法律材料的内容,论证者或解释者不需要提出当前的法律渊源类型为什么必须、应当或者可以被运用,为什么我们必须遵循这样的解释或论证规则),其建立在既有的法律传统之上,而法律传统本身具有不同的目的和不同的语境,这就需要“其他类型的证成”,即,“深度证成”(“根本证成”,或“证成的证成”,比如,历史的证成),它们作为商谈之最佳化条件下尽可能根本的证成而为法律人视为正当的前提提供某种支持或者批判。

   借用图尔敏图式,这两种证成(图式)可表述如下:

   《法律论证基础》共有7章:第1章简要地概括非演绎推理的一般理论,其中探讨识别一个法律体系之必要的非演绎推理步骤,并为该法律体系提供法律的“应然”-性质;第2章对法律语境(法律“范式”)中的充分法律证成加以归类;第3-4章将法(法律“范式”)或法律推理的深度证成作为对象(也就是说,此处不是讨论法律“范式”的证成,而是将法律“范式”本身作为证成的对象):第3章将法律论证/推理与某些科学论证/推理(道德论证/推理)进行比较,第4章讨论法律论证/推理的“理性”(Rationalit?t);第5章阐述源自人类生活方式之理性的限度;第6章概述法律领域之深度证成的规范理论;第7章比较法律论证/推理与科学论证/推理,揭示出前者的某些特殊性。

   总体上看,这7章的内容主要围绕下列5个主题加以展开:

   (1)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与科学证成在一定程度上既相区别、又相类似;

   (2)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的深度证成很难达到,因为非演绎推理在这个领域比在科学证成中所起的作用更大;

   (3)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是法律渊源的描述与其在评价方面创造性应用之间的一种“折中”(Kompromi?,妥协),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法律上有数量惊人的非演绎推理;

   (4)法律渊源的描述像其他科学一样是一种深度证成,其具有科学理论可资利用的手段,最终受真理(真值)性之调整观念(die regulative Idee der Wahrheit)所决定;而(在评价方面)创造性应用则类似于规范的道德理论(即,通过不同观点之间的反思平衡)可以得到深度证成,最终受实践正确性之调整观念(die regulative Idee der praktischen Richtigkeit)所决定;

   (5)(法律语境内充分证成上的)描述与评价之间的“折中”(妥协)可以利用某种规范的道德论得到深度证成。从这一角度看,法律论证的评价部分是“最深度的”(tiefgehendste)。不过,道德论本身又是无数个人和超个人之实践正确性的指导观念(Leitidee,比如,有用性,正义,文化的进步,等等)之间的一种“折中”(妥协)。也就是说,假如描述与评价之间的“折中”(妥协)是理性(合理)的、可接受的,那么它就得以证成,而理性和可接受性的标准则由我们人类的文化和我们的生活形式所决定。

  

三、法律转化理论


在讨论论证/证成过程问题时,佩策尼克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人类的认识和被证成的评价(gerechtfertigte Wertungen)经常依赖于从一个(认识)层面到另一个(认识)层面的“跳跃”(Sprüngen/jumps)或者“转化”(Transformationen),这些层面有“感知”(比如,亲眼看到一块有色彩和形状的场地)、“命题”(涉及个别事实及其价值)和“一般理论”(建构一般理论、自然法则、规范体系、价值体系)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舒国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佩策尼克   法律论证   法律转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33.html
文章来源: 艺术法学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