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学勇:什么是有效的法律规范?——法学中的融贯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2 次 更新时间:2014-11-16 21:31:38

进入专题: 法律规范   融贯论   法律论证  

侯学勇 (进入专栏)  

   摘要:什么是有效的法律规范?法唯实论坚持符合论的立场,主张某一法律规范之所以有效,在于"该规范为它所处的职业共同体接受为有效的法律规范"这一事实。但是,规范命题具有无法单纯使用"真/假"标准予以判断的属性,法唯实论的立场忽略了人们在接受法律规范时价值因素的影响,因此,法律领域中,规范命题应当以"有效/无效"之标准予以判断,这一判断过程应当在融贯论的立场上予以讨论。对于融贯论在法律领域的作用,学者们观点各异,细致梳理他们的立场,有利于进一步理解融贯论在法律领域、尤其是法律论证框架下的作用。

   关键词:法律规范 融贯论 法律论证

  

   在一般领域,一个命题或陈述可以有"真/假"(true/false)之分,如"桌子上有一本书",如果桌子上确实有一本书,那么,"桌子上有一本书"这一命题就是真的,反之,则是假的。在法学领域,如果涉及到的是简单的事实命题,如"张三杀了人",仍旧可以根据其与事实是否符合予以判断真假,但若涉及的是规范命题,就很难单纯用真或假来表示了。

   一、从命题之"真"到法律规范的"有效性"

   在法学教育中,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所授相关内容无不是以"法院为中心"的,即以训练能够适应法院活动的律师、法官人才为主,大部分的教学内容,都是以"现行有效的法律规范"为主,并且讨论这些法律规范在实践个案当中如何进行操作。那么,作为法学教师的我们,在教学过程中,不仅要告诉学生在某某法律有一关于某某内容的法律规范存在,而且还要澄清这一规范的意义、并进而讨论如何将其适用于个案纠纷的解决。

   这一过程,依照Aarnio的看法,实际上涉及了关于法律规范的两种表达方式:规范陈述(norm statement)与解释性陈述(interpretative statement)。〔1〕规范陈述就是关于某一法律规范之存在的一种经验性考察,比如对刑法中"故意杀人,应处以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一规范,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中国的有效法律体系中,有一条内容为"故意杀人,应处以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规范。这样一个表达方式,是一种规范陈述,即对某一规范在经验上存在与否做出一个陈述,严格地讲,就是当我们说"规范N是某个法律秩序或法律体系的一部分"时,我们是在表达一个"规范陈述"。这样一种陈述方式,能够用经验来检验其存在与否,所以可以用"真/假"来表示。与此相关的是解释性陈述,它主要在于表达某一法规范所含内容的意思是什么,其目的在于让含义广泛的文本变得更精确,如"所谓的武装抢劫是指……而不是指……"等表述方式。在解释性陈述中,如果加入某种判断,认为应采取某种解释方式,而不是另一种方式,则是一种"解释性立场",如:对于法律文本Li,表述(expression)E1的意思等同于E2的意思。相对于规范陈述的纯描述性而言,解释性陈述加入了某种立场性的判断。

   这两种表达方式的区别在于,规范陈述讨论的是"真与假"的经验问题,而解释性陈述讨论的是非经验性的问题,即"正确与否"的问题。〔2〕这里所涉及的实际是一个伦理学上的基本争议:一个应然命题到底是一个"描述性"(descriptive)的概念还是一个"规范性"(normative)的概念,如果是一个描述性的概念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用"真"或"假"来表示,但是如果是一个规范性的概念的话,那么就不见得是根据所谓的"真假",而是根据"正确、错误"来表示。〔3〕

   在法律解释或法律论证的框架下,规范陈述与解释性陈述是一种"一体两面"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在讨论法律规范时,必然会提及"现行法律秩序下的某个法律规范",此时我们是在做"规范陈述";但我们也会发现,在法学讨论中,大多数的争议都是对法律规范的意义内容的争议,也就是采取哪种说法、或者哪一种解释方式是正确的,这些都是一种"对规范内容诠释"的问题,也就是一种"解释性陈述"。虽然两者的基本取向不同,但最后都面临"这条法律规范的意思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同时包含了对规范及其意义的陈述。所以,无论是规范陈述还是解释性陈述,都必须以有效的法律规范体系为对象,也就是"要求它们在有效法秩序的框架内能够被理性地加以证立"〔4〕。

   二、符合论意义上的法律规范之有效性:法唯实论进路批判

   法学中的争议,尤其是在法律解释学或法律论证理论框架下的讨论,几乎都是关于"采取哪一种说法正确"的问题。这一问题,实质上也就是关于"法律效力"的这样一个老问题,即我们应该采取哪种效力观点。不管我们对法律规范采取那种表达方式,必定是基于"有效法"基础上的;对于某一法律规范,如何能够得到一个"正确"的解释,并且认为这一解释在某一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是"有效的",其中涉及到的关键概念,还是法律效力。

   关于法律规范的哪一种说法是具有法律效力的,理论上的争论大致沿着两个方向展开的:唯实论(realism)与非唯实论(non-realism)。唯实论的基本特征是"企图将(法律的)效力与经验上可证明的社会现象相结合,精确地说,就是可以与人类行为的概念有所联结。"〔5〕也就是说,法律效力的有无纯粹是个经验上的问题,我们应当避免用其他非经验的方式,如自然法的观点,去看待法律效力问题。现实主义法学的立场可以说是法唯实论的典型例子,他们采取较为极端的观点,认为法律规范的效力根本没有规范性意义上的"正确性",只有经验意义上的"真实性";当然也有弱意义上的唯实论立场,如实证主义法学认为,法律规范效力的最终确认与法律规范在经验考察当中的"真实性"是同义的,而所谓的"正确"解释也只是处于附属的地位。〔6〕在这里,我们主要借助Aarnio对现实主义法学立场的批判,以指出唯实论在法学领域所持有的符合论立场的不足。

   现实主义法学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美国的现实主义法学(American legal realism)与斯堪的纳维亚的现实主义法学(Scandinavian legal realism)。

   1.美国现实主义法学

   美国现实主义法学的主要观点,借用霍姆斯的话说,"法律就是对法院事实上将做什么的预测"〔7〕,Aarnio认为这种看法存在几个问题。第一,这是一种规范虚无主义(norm nihilistic)的观点,它会导致我们在判断一个规范陈述的真假时,缺少相应的基础。第二,这一观点完全没有考虑到普通民众(执法者以外的其他人)的立场,这会产生如下的问题,如果某一共同体内的民众都不遵守某一规范,而法官却要惩罚违反规范的民众,那么这一规范到底是有效还是无效的?〔8〕第三,法院所具有的裁判权都不是针对特定人的,但却没有多少人认为由这些制度产生的规范是无效的,现实主义法学的"预测说"和"法院活动说"是无法解释这一现象的。第四,如果法院枉法裁判,尤其是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时,这一裁判的效力在上述标准下还有没有?〔9〕

   另外,美国现实主义法学还存有方法上的问题,即到底"有效"的"机率"标准是多少?这也是整个实证主义法学面临的主要问题。当我们说对法官将要做什么的"预测"时,必然以当前的、过去的经验资料为根据,而后再判断法官在遇到具有某种类似特征的案件时,有多大的机率做出类似的裁判。这种归纳法首先面对的是波普尔"证伪"理论的质疑,其次是我们如何去判断哪些案件事实是属于同一类的,如果某一案件包含许多事实,我们到底如何预测?最后也就涉及到法官判决与"预测"一致的机率究竟有多少?〔10〕

   2.斯堪的纳维亚现实主义法学

   对于斯堪的纳维亚现实主义法学,Aarnio主要批评了Alf Ross和Ilkka Niiniluoto的观点。

   由于受到逻辑经验主义理论背景的影响,Alf Ross认为法学或法律规范的研究,可以采用经验科学的方式进行,在这个意义上,他的看法比较接近于美国现实主义法学的看法,所以前述对"预测说"的批评也适用于此。但与美国现实主义法学不同的是,Alf Ross并不强调对"审判结果"的预测,而是对属于某个规范性意识形态(normative ideology)之规范的预测,强调该规范是否对法官的看法产生约束力,也就是说,他讨论的是规范在事实上的作用,而不仅仅是事实或结果的问题。他比美国现实主义法学的进步之处即在于此,不再将法院的裁判仅归责于规范以外的偶然性因素,而是接近于对规范或规则的意识形态的讨论。但是,Aarnio认为,这与美国的现实主义法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们预测之前首先要知道法官脑袋里有什么,用Alf Ross的话说,就是研究者必须理解"法官的规范意识形态",即预测者必须掌握该法律共同体的权威对法律规范的理解。所以,这里的"预测"也是运用法律共同体内的法律规范进行关于个案的讨论。所以,Alf Ross的现实主义法学还是一个关于预测机率的考察。〔11〕

   斯堪的纳维亚现实主义法学的另外一位代表人物,芬兰哲学家Ilkka Niiniluoto,对Alf Ross的实证主义法学观点做了改造,Aarnio对他的批评,主要是关于规范陈述的真理性如何判断的问题。Niiniluoto认为,规范陈述是"对于社会状态(social state of affairs)的陈述,因此一个规范命题之所以为真,当且仅当该命题表达了一个社会事实。"〔12〕他的看法实际上就是借用了塔尔斯基的"真理符合论"的观点,其逻辑关系可以用以下陈述予以表示:〔13〕

   规范N在社会C中是有效的

   规范N是社会C中法律秩序(legal order)的一部分

   社会C中的法律共同体接受规范N是法律秩序的一部分。

   在这里,规范有效与否取决于某种社会状态,就是该社会中法律共同体对某一规范在"事实上"的接受,即一方面我接受这个规范是有效的,另一方面我也相信其他大部分人也同样接受它是有效的。Niiniluoto理论的进步之处在于,他扩张了"法律共同体"的范围,不再像美国现实主义法学那样将其局限于"法官"的观点,而是包括"法律专业人员以及与法律有关职位的行动者",如法官、律师、立法者、以及行政人员等。

   Aarnio认为Niiniluoto理论的一个重大弱点是,他没有意识到,人们对于法律规范的接受还涉及到一个价值判断问题;〔14〕另外,Niiniluoto理论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当一个法律共同体"误认"了一个规范,尤其是在一个有权威存在的共同体中,共同体的接受往往被某些权威意见所左右的,此时我们很难说明对某一规范所采取的规范陈述中,到底哪一个才是有效的或真的。Aarnio还提出了Niiniluoto理论必须面对的两个重大缺陷:〔15〕

   (1)一个规范命题之为真假的基础,并不是确定无疑的。一方面法律规范的效力无法仅用经验的方式加以界定,另一方面以经验方式得出的效力判断标准,会产生许多理论问题。

   (2)原则上有可能以"接受"的方式在一个社会当中界定法律规范,但由此得出的结果在法律教义学中很少被使用;而"规范命题"在法律教义学中并不是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规范论点"在法律教义学中成为了最重要的陈述方式。〔16〕

三、法律规范之有效性的非唯实论进路:进入融贯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侯学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律规范   融贯论   法律论证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1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