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玉:弗洛姆分析弗洛伊德的悲剧性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 次 更新时间:2019-01-13 21:36:51

进入专题: 弗洛姆   弗洛伊德  

郭永玉  

  

   在弗洛姆看来,弗洛伊德是一个悲剧人物,而他的悲剧性格是造成他的悲剧命运的主观原因,他总是陷入二元对立的冲突中不能自拔。这些无法解脱的矛盾冲突是其悲剧性格的主要方面。

  

1.独立与依赖


   弗洛伊德是一个依赖性很强的人,但他从来不愿意承认,这是一种“深深的但又无意识的依赖性。”(尚新建译,1986, 第60页)。在意识中,他有极强的独立性。他说,他对充当别人的被保护人的角色极为反感。他一直怀有强烈的愿望,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强人。强烈的依赖性与强烈的独立性的矛盾贯穿着弗洛伊德的一生。在一定的意义上,可以说弗洛伊德苦苦奋斗的一生正是他克服依赖性,确立性格的独立性的过程。

  

   通过分析弗洛伊德与父母、妻子、师友和弟子们的关系,就可以发现其性格中的这一对矛盾的形成和表现。

  

   母亲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这不仅是因为母亲在一个人年幼无能的时候养育了他,并且是使一个男子接受爱抚的最早的异性。更重要的是,母亲无条件地爱护、肯定、赞许是一个人确立自信心和力量感的基础。但弗洛伊德从来不承认这一点,因为这会给人一种依恋母亲的印象。

  

   弗洛伊德是母亲的宠儿。也许是基于一种无法言说的直觉,他的母亲似乎预感到弗洛伊德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为了不打扰弗洛伊德的学习,竟然把家里的钢琴搬走,因为弗洛伊德不喜欢音乐,就放弃了对其他子女进行音乐教育的计划,也放弃了自己对音乐的爱好。

  

   母亲特别赞赏和偏袒弗洛伊德,弗洛伊德也特别依恋母亲。他是个十分勤奋的人,除了与他的事业有关的人外,他几乎不把空余时间留给任何人,甚至他的妻子。但他每星期日上午都去看望母亲,并请母亲去他那儿用晚餐,一直到母亲去世。弗洛伊德的母亲很长寿,去世时儿子已经成名,这是她的一大幸运。母亲在他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对他性格发展的重大影响,他是意识到的。他曾谈到母亲在一个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对人的性格发展的重要影响。他说:“一个无可置疑地深受母亲宠爱的人会终生保持胜利者的感觉,保持经常导致真正成功的成功信念。”(尚新建译,1986, 第15页)。弗洛伊德的坚定的自信心就是以母亲的无条件的赞许和肯定为基础的。

  

   但弗洛姆认为弗洛伊德似乎有一种隐瞒对母亲的热切依恋的倾向。他在自传中很少提到母亲,在《释梦》一书中记述了30多节自己做的梦的片段,其中只有两节涉及他的母亲。弗洛姆推断,弗洛伊德是一个多梦的人,他必做过许多关于母亲的梦,但他没有记录下来并写进他的书里。而这两个梦却都表现了他对母亲的强烈依恋。在弗洛伊德的学说中,恋母情结又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上述现象背后必有深意。

  

   本来,弗洛伊德发现了人的一种基本的深层愿望,即渴求母亲的照料、保护、赞许和无条件的爱。但弗洛伊德极力把人对母亲的依恋限制在本能欲望的狭小领域,他严格规定了俄狄浦斯情结的含义,不能容忍任何对这个概念的修正和批评。从个体发展看,人离开子宫,来到陌生的世界,就意味着失去了安全感,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失去了母亲的照料,而来自各方面的威胁往往越来越多。为了克服不安全感的袭击,母亲就成为一种精神上的避难所,人又渴望回到子宫,回到母亲的怀抱。从类的发展看,人类是通过与自然作斗争而建立起文明社会的,文明程度越高,人离自然越远。但人类普遍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愿望。这与个体依恋母亲的情感是一致的。这种情感是基于“对天国般乐境之渴求”(申荷永译,1986, 第35页),是为求得安全感而对家园的一种追求。

  

   一般学者总是力求扩展和深入挖掘自己提出的概念的含义和意义。从总体上看(就其对精神分析的态度而言),弗洛伊德也不例外。但对俄狄浦斯情结这个概念,他却限制和歪曲了自己的发现,他只允许在性的意义上使用这个概念。

  

   弗洛伊德之所以把恋母情结局限在性的范围内,在弗洛姆看来,是因为他不愿意承认这种依恋。因为母爱可能使人增强信心,也使人产生依赖感。弗洛伊德有强烈的依赖感,但他不愿意承认,他压抑了这一方面。依恋母亲使人联想到儿童,这对一个成年男子是令人难堪的。

  

   弗洛伊德的依赖性的突出表现是,他总是避免单独旅行。乘火车旅行,为了确保不误车,他往往要在开车前一个小时就到达车站。弗洛姆认为,这有很深的象征意义。因为旅行意味着“离开母亲和家庭的保护,无依无靠,断绝了根基”。(尚新建译,1986, 第19页)。

  

   弗洛伊德在他的理论中把男人的恋爱和婚姻看成是恋母情结向其他异性的转移。从他和妻子的关系来分析,他这个观点是有自己的生活基础的。他和妻子的关系表现出他对母亲形象的依赖,而他的男子优势理论和在家庭生活中对妻子的控制所体现的“独立性”则是对这种依恋的反动、克服和补偿:尽管我离不开你,要依赖你,但我比你强,并且能够控制你。

  

   弗洛伊德婚前是一个狂热的恋人。他在热烈的追求和征服过程中充分释放了爱的能量、满足了一个男人的自豪感,一旦得到了所爱的女子,主动的爱和热情便大大减少了。婚姻中的妻子的最重要的职能是母亲的职能。她不仅是孩子们的母亲,也是丈夫的母亲。“她必须无条件地献身于丈夫,关心他的物质财富,永远服从他的需要和愿望,她自己永远是一个一无所求的女人,一个侍奉别人的女人——也即是说,必须是母亲。婚前,弗洛伊德陷入热烈的爱情——因为他必须征服他所选择的姑娘,以证明自己的男人气概。征服一旦由结婚所证实,‘可爱的心上人’就变成了强烈地爱着的母亲,尽可以依赖她的照顾和爱,对她则无须给予主动的、热烈的爱。”(尚新建译,1986, 第26页)。

  

   在这样的关系中,一个在社会上有能力有地位的独立的男子在家庭里要依赖一个没有独立性的女子。在弗洛伊德的观念中,男人是强者,女人是弱者。但他这个强者强烈地依赖着一个被他征服了的弱者,这又是他不愿意识到的。……这是“一种无意识的依赖关系,其中居主导地位的人要依赖那些依赖他的人”(尚新建译,1986, 第56页)。

  

   弗洛伊德对母亲形象的依赖以及对这种依赖感的压抑和否定不仅限于他与妻子和母亲的关系中,这种关系也体现在他与师友和弟子们这些男人的交往中。这些人可分三种:师长和同事,如布洛依尔(Breuer);同代人和朋友,如弗利斯(Fliess);弟子,如荣格、阿德勒。他与这些人的关系的发展有很大的相似性:热烈的友情、完全的信任、深深的依恋、敞开心怀的倾诉,后来变为怀疑和憎恨以致关系破裂。分析弗洛伊德与这些人的友好关系破裂的原因,可以使我们发现他的独特的矛盾人格。弗洛姆认为弗洛伊德与这些人的友情是建立在“接受性的欲念”之上的,或者说是一种“口腔感受依赖性”。他特别需要有人支持他、安慰他、鼓励他、倾听他的话,甚至供养他。一旦他的这些需要的满足遇到挫折,他就断绝和那个人的关系,憎恨他,把他从自己的生活中清除出去。弗洛伊德与这些人关系的破裂的直接原因主要是学术观点上的分歧,这似乎超出了人之常情,而弗洛伊德最需要的恰恰是忠实的听众和拥护者。也许是他受到的指责太多了,所以他尤其不能容忍朋友的批评。弗洛伊德的这种独特的个性依然是基于独立性与依赖性的矛盾。当依赖性得到无意识的满足时,关系是亲密的;当这种满足遇到挫折时,过分敏感的要求独立的自尊心就活跃起来。所以,强烈的独立性恰恰是强烈的依赖性的补偿。

  

   但弗洛姆没有进一步分析弗洛伊德的这种性格。弗洛伊德显然有一种很深的孤独感,因为他的学说常常要面临各种学术的或非学术的指责。弗洛伊德的孤独感是他人格的深层内容。他对亲友的依赖包含着一种消除孤独的愿望,一旦这个愿望不能满足,他就痛苦莫名。但他宁愿忍受孤独,也要固守自己的信念。

  

   如果说弗洛伊德在同母亲、妻子、朋友和弟子们的关系中依赖性更深刻更占优势的话,那么,他同父亲的关系则突出地表现了他的独立性。弗洛伊德似乎在很小的时候就把父亲视为对手,他把父亲作为一种权威的象征,通过向这个权威挑战来确立自己的独立性。弗洛伊德两岁的时候还尿床,正是他的父亲而不是母亲训斥了他。他的反应是“别担心,爸爸,我会到新提辰(Neutitschein)给你买一条新的、漂亮的红床褥的。”(尚新建译,1986, 第64页)。这件事他记得特别牢,也许对他的恋母仇父学说的形成有影响。还有一件事,弗洛伊德7、8岁时,曾故意到他父母的卧室里小便,以示对父亲的挑战。父亲大发雷霆:“这个孩子决不会有什么出息。”这句话给弗洛伊德很深的刺激,他时常暗暗发誓要用自己的成功和成就报复父亲:“你睁眼看看吧,我毕竟成了个人物。”其实弗洛伊德的父亲并没有经常批评和贬损自己的儿子,相反,他常常以自己的儿子为自豪。上面所说的那样的事十分少见,却给弗洛伊德以很大的影响。这似乎可以通过分析俄狄浦斯情结这个概念来加以理解。弗洛伊德认为,儿子憎恨父亲,因为父亲与他争夺母亲的爱。但弗洛姆说,与依恋母亲的情形一样,用性来解释这种竞争掩盖了真正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希望得到母亲的爱护和赞许,同时希望成为征服世界的英雄,正是这种矛盾才导致了弗洛伊德对父母的态度上的矛盾。父亲是社会权威和传统的代表,一个男人要确立自己的独立人格和价值,首先要敢于向父亲挑战,进而向权威和传统挑战,父子之间的冲突确实很普遍,弗洛伊德首先把它纳入心理学的研究范围,这种研究又以自我分析为基础。由于不敢正视自我分析的残酷性,弗洛伊德就把它推给了人的自然本性。弗洛姆认为父子之间的冲突是传统父权制社会的特有现象。这种冲突是建立在父亲对儿子的控制以及儿子反叛父亲的愿望之上的。这种冲突在现代商业社会大大减缓了(申荷永译,第36-37页)。由于弗洛伊德因袭了父权制社会的传统偏见,所以他不可能认清这种冲突的本质。

  

2. 热情与冷漠


   弗洛伊德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冷漠的人,缺乏热情,在日常生活中显得缺乏乐趣,除了散步和旅游没有其他的娱乐方面的爱好。他通常是忧郁的,很少有明朗和热情洋溢的时候。但他对真理、对他的事业及与他事业有密切关系的人却倾注了全部的热情。

  

让我们先看看他的感情生活。上文已经提到,他对妻子的态度婚前婚后判然有别。婚前,他是一个狂热的恋人,他用很多时间写情书,从定婚到结婚的4年3个月间,给未婚妻写了900多封情书。婚后,他当然依然深爱他的妻子,他们的婚姻是白头到老的,而且没有发现强烈的冲突和不愉快的事情的记载。旅游度假尽管不带妻子,但他几乎每天发电报或寄明信片给她,每隔几天还有一封长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弗洛姆   弗洛伊德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5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