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战争的另一种想象

——《战争的面目》书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4 次 更新时间:2019-01-21 17:55:22

进入专题: 战争   基根   弗洛姆   克劳塞维茨  

杜君立 (进入专栏)  

   《战争的面目》作为基根的成名作,写作时间应该在《战争史》之前。但《战争史》在前几年就已经出版,我当时看了以后,非常喜欢,写了一篇长文,即《人为什么打仗》,将基根关于战争的思想进行了归纳。

  

   《战争史》从思想史角度,讲述了世界不同民族和国家、在不同时期的战争,也包括军事对政治和社会的影响。当然,其视角是西方式的,作者基根对蒙古征服的评价,大概也代表了今天西方对东方世界的理解和想象。在他们看来,整个东方完全是蒙古征服的产物,专制是根深蒂固的。

  

   相比《战争史》,《战争的面目》完全着眼于西方世界,准确的说,是以英国为中心。全书由五篇长文构成,第一篇是对一般军事史和战争史著作的对比解读,最后一篇是战争发展演变和未来的各种可能,另外三篇分别是关于阿金库尔战争、滑铁卢战争和索姆河战争的军事专业讲述。

  

  

  

   美国军事史学家汉森曾经写过一部《杀戮与文化》,他认为从马其顿方阵到罗马军团。从中世纪骑士到西班牙火绳枪,西方人比东方人更嗜血好战,但他不认为这是坏事,他称之为“杀戮的艺术”、“文明的暴徒”——

  

   相比其他文明,西方文明在军事领域中,乃是唯一能够在纪律、土气方面达到如此高度,同时在技术上取得高深造诣的文明体系,也只有这样的文明会在凡尔登会战里将杀戮的艺术推向疯狂的极致一一工业文明下永无止境的杀戮远比部落时代最血腥的屠场来得可怕。无论是来自北美印第安部落的武士,还是祖鲁族的军人,在组织、后勤与武备方面都无法达到现代西方军队的水准一一他们也无法杀死或者替代一一数以十万计的西方士兵,这些人花费数年时间浴血奋战,只为了民族国家所秉持的一条抽象的政治路线而已。

  

   这段话完全可以作为美国南北战争和西班牙内战的一个简练总结。

  

   关于西班牙内战,这两年国内已经翻译引进了许多这方面的研究著作。这场战争也为许多文学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创作源泉,而经历过战争的西班牙人则希望忘却它。

  

   如果说大多数战争都是内战,那么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似乎都是西方人的内战,当然,在西方人看来,中日之间的战争也是东方人内战,甚至在战争爆发很久之后,西方国家都作壁上观。

  

   关于战争的起源,弗洛姆在《人类的破坏性剖析》一书中认为,战争是经济社会出现以后一种长久的建制,他说:

  

   战争建制,就像王国与官僚政治一样,是人类的新发明,约产生于公元前30年左右。那时和现在一样,战争的起源并不是人类的心理因素(如人类的侵犯性),而是外在处境使战争变得有用。当然,这里面夹杂着国王和官僚们的权势欲与荣耀心,战争的产生则激发并扩张了人类的破坏性与残忍行为。

  

   对于大众而言,关于战争的理解,主要是来自文学作品和历史作品,前者包括小说、电影、诗歌,此外,现代纪录片出现以后,也有一些战争参与者个人的回忆录或访谈。相比之下,来自军事学家的作品并不多见。

  

   基根在本书中,并没有将自己完全局限在一个专业军事学者的位置上,他采用了不同视角和不同层面的记录和观察,并以三场战争来解读战争的发生过程,试图最大可能的进入战争现场。当然,对于战争,一个从未经历过战争的普通人只能依靠自己的想象,但基根在此为我们提供了更可靠更清晰也更全面更真实的想象空间。

  

   人们常常以为参与过战争或经历过战争的人可能更了解战争,尤其是那些指挥或发动战争的将军、国家元首,更是如此。但基根在这本书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在许多战争中,作为个体的人往往渺小到虚无,即使指挥战争的将军们,也往往只能看到战争的一部分,而作为战争的参与者和牺牲者的士兵,他们更是只能看到战争的一个小小细节罢了。即使对于同一场战争,每个人的观察和了解都是不同的,不仅是敌对双方,即使同处一方的人也是如此。

  

   基根的写作方法如同电影摄像所采用的多镜头拍摄,既有远景的大场面,也有近拍的特写。概括起来,战争可以从很多方面去分析,比如军队、武器、战场(地貌与天气)、兵种(军官与士兵)、战术(指挥策略)、士气(意志)、个人视角、后勤供应、俘虏伤员处理、后果影响等。

  

   战争不仅是政治的延伸,也是关于死亡的一种社会文化。政治与死亡,都是最令人兴奋的话题,再深一步,必然进入人性探讨的层面。从这个意义上回顾战术与武器的配置,就会发现战争其实并不像许多军事家和将军所标榜的,仅仅只是一种技术,或者科学。基根的价值就在于对战争进行兼顾广度和深度的复原,以揭开战争的面纱,让战争在我们面前露出它真正的面目,用他的话说,就是看到“战争的本质”。

  

   战争的本质是意志的较量。基根用登山这种“勇敢者的游戏”对战争进行了类比,他说:登山运动一直是对胆量和体能的考验,但是极限登山者的疯狂已经将其变成一种消耗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意志力和耐力。在此过程中的伤亡人数也能和消耗战相提并论。从1935年至1958年,共有70位登山者挑战艾格峰,其中17人遇难在1941年德军入侵克里特的战斗中,800名士兵伤亡了150人,伤亡率为18%,而对艾格峰最早的13次挑战中,伤亡率为24%。可见,最危险的战争也不见得比那些勇敢的人进行的消遣更危险。

  

   对战争的研究总是对恐惧的研究,通常是对勇气的研究;总是对领导艺术的研究,通常是对服从的研究;总是对强迫的研究,有时是对反抗的研究;总是对焦虑的研究,有时是对欢欣或宣泄的研究:总是对动摇和怀疑、误报和误解的研究,通常是对信仰的研究,有时是对远见的研究;总是对暴力的研究,有时是对残忍、自我牺牲和仁慈的研究;最重要的是,它总是对团结一致的研究,通常也是对分崩离析的研究,因为战争的目标就是使团体瓦解。

  

   在索姆河战役中,英军一共损失了6万人、其中2.1万人阵亡,大部分是在发起攻击后的第一个小时,可能是最初的几分钟。基根引用了一句话,“战壕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集中营。”

  

   那些温顺的年轻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穿着粗制滥造的军服,背着沉重的负担脖子上挂着身份脾,拖着沉重的步伐,穿过毫无特色的地形,走进铁丝网内部,走向自己的灭亡。对于读者和听众来说,对索姆河战役的讲述所引发的情感和对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描述差不多,有内疚,有着迷,有难以置信,有惊恐,有厌恶,还有怜悯和愤怒,不仅性情温和者和慈悲心肠者如此,军事史学家也如此。

  

   战争是电影的一个重要主题,战争电影有两种,一种是美化战争的,让人觉得战争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尤其是让敌人家破人亡地惨死。一种是反战的,展现战争中人性的扭曲和丑恶,以及血肉横飞下各种恐怖和死亡。

  

   实际上,战争最恐怖不是死亡,而是对身体的各种损毁。虽然现代战争让战争医疗技术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相比冷兵器时代,现代战争对人的身体的伤害程度也更加可怕。滑铁卢战争中,隆隆的炮声让很多士兵失去听觉,索姆河战争时,毒气弹和泥泞让长期匍匐在战壕里的士兵精神崩溃。从古代到现代,战争持续的时间越来越漫长,空间也被无数倍的拉大,身处战争中无可逃避的战士,其命运并没有本质的改变。无论随军牧师还是战地医生,都不是无所不能的拯救,一个士兵的灵魂和身体,最后变成战争的纪念碑。

  

   基根从身体杀伤角度描述战争的一个演变:

  

   滑铁卢战役留下的伤口虽然不会马上致命,但是在很多情况下会造成极其不愉快的后果,其中最明显的是致命的败血症和腹膜炎。但是,总体说来,滑铁卢战役的伤口(除了炮火伤口之后)很单一,只有长矛或低速子弹造成的穿透伤和刀剑造成的切割伤。如果它们造成的出血不太严重,如果泥土没有进人伤口,没有伤害到内脏,伤员的生存概率比我们想象的要高。索姆河战役留下的伤口更加多样得多,也更加严重得多,是滑铁卢战役中的医生所没有见过的。尖利武器造成的伤口已经几乎消失,因为虽然在一些尸体上发现了刺刀留下的痕迹,通常被认为是在受害者死亡之后留下的。现有的最佳数据显示,尖利武器留下的伤口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所有伤口的1%。子弹伤口要多很多,占所有新伤口的30%左右,但是在索姆河战役的第一天其比例可能更高,因为士兵们成为机枪手的活靶子。因为同样的原因,炮弹和炸弹所造成的伤口的比例可能被降低,但是通常占到所有伤口的70%左右。炮弹导致的伤口最可怕,因为炮弹爆炸会对人体造成多种伤害。最糟糕的情况是将人炸得粉身碎骨,什么都无法辨别出来,有时什么都不会留下。

  

   索姆河战争是也是马克沁战争。基根在《战争史》中说,“马克沁机枪的枪手实质上不过是穿军装的工业流程操作工人,因为他做的事只限于扣动机关枪的扳机,再就是使用机械装置把枪口转来转去进行扫射。”在本书中,基根进一步强调了工业化对战争的介入和影响,他说:

  

   机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是一部机器,一部相当先进的机器,它在有些方面类似于一台高精度机床,在其他的方面类似于一台自动印刷机。和机床一样,它需要设定,这样才能在期望的、预定的范围内工作。和自动印刷机一样,只要简单的触发,它就开始不断地执行其功能,只需要很少的注意力。它会自动提供动力,只需要持续不断地供应原材料和一点常规的维护,它就能够在整个工作时间高效运转。总之,最好将机枪手看作一种照看机器的人,其主要任务就是:为机枪喂弹,而这是可以在机枪火力全开时进行的;为水冷套筒加水;在射击平台设定的范围之内左右来回移动机枪。机枪的出现,与其说对杀戮行为进行了管理,不如说使其变得机械化或者工业化。

  

   虽然普通人厌恶战争,爱好和平。但对人类来说,战争并不太像是毒药,倒像是一种毒品。事实上,在战争中,毒品往往比食品更受欢迎。在战争时代,不仅需要大量的外科医生,也需要许多牧师和心理医生。战士作为一个人,他常常是勇敢的,但也是懦弱的,面对战争的焦虑和恐惧,会让人精神崩溃,失去四肢行动能力、语言能力或视力,军队方面称之为“炮弹休克症”。在一些战争中,最高会有30%的人精神崩溃。

  

战争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固然它会使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并且要经受肉体上的许多痛苦,但它仍旧是兴奋刺激的东西。如果我们考虑到般人的生活多么无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战争   基根   弗洛姆   克劳塞维茨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09.html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