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玉:梦的案例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59 次 更新时间:2019-01-13 21:43

进入专题: 弗洛姆    

郭永玉 (进入专栏)  

1.看是无“意”却有“意”


在弗洛姆看来,梦都是有意义的。有些梦看上去毫无意义,但细细思量却有深意。例如有一位年轻女子,她对梦的分析问题很感兴趣。一天早餐时她对丈夫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说明有些梦是毫无意义的。我梦见早餐时给你端来了草莓。”她丈夫笑道:“你似乎忘了,我最不爱吃草莓。”


显然,这个梦绝非毫无意义。她给丈夫端上他不爱吃的东西,而且她知道丈夫不爱吃草莓。这个梦可能表明她具有一种挫折性人格,专爱给别人提供人家不喜欢的东西;也可能表明这对夫妇的婚姻中潜藏着深刻的冲突,这冲突是由于她的性格而她自己又未觉察到;还可能是由于做梦之前一天丈夫曾使她不快,从而使她在梦中以这种报复的方式来作出反应,以发泄她的愤怒或不满情绪……我们若不更深入了解这位女子及其婚姻状况,就无法确定这些解释那些是正确的。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个梦不是无意义的。


2.乱伦欲望满足的梦


有些梦可以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解释。例如,一位30岁的未婚男子,多年来一直充满焦虑和罪恶感,甚至经常陷入自杀的幻想之中。他感到有罪是因为他怀有所谓的邪恶动机,幻想着毁灭一切,并且有杀害小孩的冲动。在他的幻想中,自杀似乎是使世界免遭他的罪恶并为他赎罪的唯一道路。不过,这种幻想还包含另一层意思:在他死后,会再生成为一位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受人尊敬的、对所有人都仁慈为怀的、充满智慧的完人。他曾做过如下一个梦:“我沿着一条山路爬上去,路两旁尽是尸体。当我到达山顶时,看见母亲坐在山头上,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婴儿,投向母亲的怀抱。”他从梦中惊醒,感到万分恐惧。他在梦中充满焦虑,以致后来无法联想起梦中的其他景象,也记不起做梦的前一天所发生的任何具体事件。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他在做这个梦之前所怀有的那些思绪和幻想,这个梦的意义也就清楚了。


他是长子,有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父亲严厉、专制,对这位长子、或对任何人都没有爱,只知道教训、责备、警告和嘲笑。他十分害怕父亲,以致于当他的母亲说这样的话时,他也相信:若不是她的阻拦,他父亲就会杀了他。他母亲对自己的婚姻很失望,除了儿子,对其他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与这位长子的关系尤其密切。她常给他讲鬼神的故事使他感到恐惧,然后自称是他的保护神,为他祈祷,给他指路,使他强壮起来,认为总有一天他会超过那位可怕的父亲。


当弟弟出生时,他曾表现出明显的不安和嫉妒。恰恰他父亲又格外喜欢小儿子,这使他的嫉妒越来越强烈。其父为何如此,不得而知,也许因为那次子酷似其父,也许因为他妻子过于溺爱长子。她把长子看成是她的,他就把次子看成是他的。这位长子四、五岁时,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双亲之间的对立体现在两兄弟之间,这成为做梦者后来患神经症的根源。他对弟弟怀着强烈的敌意,极想证明自己胜过弟弟;他对父亲恐惧万分,暗中想超过父亲的欲望日益增强,这欲望又引起了他的罪恶感。他母亲又加剧了他的焦虑、罪恶和无能之感。如前所述,她甚至向他灌输更多的恐怖信息,还向他提供一种具有诱惑性的解决方法:如果他永远做她的宝贝孩子,为她所专有,对别的东西都不感兴趣,那么她就会使他强大,从而超过他的对手。这既是他那伟大的白日梦的基础,也是与母亲密切相联的纽带的依据。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这是人格发展中的固着以至退行,即不让自己长大,拒绝接受已长大成人的现实,以便沉溺于母亲温暖的怀抱中。


根据这种背景,我们就很容易理解那段梦。“他爬向山顶”——表示他的超越所有人的野心,也就是他的努力目标。“路两旁尽是尸体”——象征着他的消灭一切对手的欲望。由于他自觉十分无能,所以唯有这些人都死去他才感到安全。“当他到达山顶时”——当他到达目的时,“他发现母亲坐在山头上,他突然变成婴儿,投向母亲的怀抱”——他与母亲重新合为一体,成为她的宝贝,接受她的庇护。一切敌人都不复存在,唯有他俩在一起。然而他却满怀恐惧地惊醒了。因为这种欲望的满足是非理性的,是对理性的、成熟的人格的威胁。儿童式的欲望满足的代价是永远作为婴儿,永远依赖母亲,不能考虑自己,也不能爱别人。这种愿望的实现,自然是令人恐怖的。


3.权力欲满足的梦


有一位律师,28岁。有一次他“梦见自己骑在一匹白色的战马上,检阅着成群结队的士兵,他们朝我狂热地欢呼致敬。”


分析家(analyst, 指精神分析治疗医生)问道:“你认为这是什么意思呢?”他答道:“毫无意义! 你知道我很讨厌战争和军队,我说什么也不愿当将军,也不喜欢成为众人注意的焦点,更何况被成千上万个士兵所注视和欢呼。”


“不错,这是很正确真实的。但它并没有否定这是你的梦。不论这一切矛盾是如何的明显,这个梦一定含有某种意义,而且一定表示着什么。让我们以你对这个梦的内容的联想作为开始吧。你集中注意力于梦的景象:你自己、白色战马以及军队的欢呼。请你告诉我,当你看见这些景象时,你心中在想什么?”


“真有意思,我看见一张在我十四、五岁时非常喜爱的图画。这是一张拿破仑画像。的确如此,他骑在白色骏马上,正在他的军队前驰骋。它与我梦中所见的非常相似。”


“这回忆的确很有趣。关于你对那幅画的喜爱,关于你对拿破仑的兴趣,你一定还能告诉我更多的事。”


“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不过我觉得难为情。我十四、五岁时,很害羞,那时我的身体不怎么棒,很害怕那些健壮顽皮的孩子。噢,我记起了一件事:我曾经非常喜欢一个健壮的孩子(tough kid),希望成为他的朋友。我们很少交谈,但我希望他也会喜欢我。有一天,我鼓起很大的勇气走近他,问他是否愿意去我家,我有一架显微镜可以让他看到许多有趣的东西。他凝视了我一会,突然大笑起来:‘你这笨蛋,为什么不邀请你妹妹的小朋友呢?’我眼眶里满含泪水地走开了。从那时起,我开始狂热地阅读有关拿破仑的书,收集他的图像,沉醉于白日梦中,幻想自己能像拿破仑一样,为全世界所敬仰。他不是身体矮小吗? 他不也曾是个害羞的年轻人吗? 我为何不能变成他那样? 我花费许多时间做白日梦,很少具体地考虑达到目标的方法。我总是幻想功成名就:我‘是’拿破仑,为人敬仰、羡慕,但又宽宏大量,宽恕那些诽谤我的人。当我上大学以后,我才克服了英雄崇拜和关于拿破仑的白日梦。事实上,我已好多年不再想这段时期的事情,并且从未向别人提起过。即使现在告诉你时,仍然使我感到难为情。”


“你忘记了它,但另一个你,那决定你许多行为和感受的、并且在白天清醒时隐藏得很好的另一个你,仍然希望成名,希望为人敬仰,希望拥有权力。那另一个你就在昨夜的梦里说话了。不过让我们来了解为什么刚好在昨夜梦见这些。请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对你而言是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也没有,就像其他日子一样平淡无奇。我到办公室,去收集诉讼的一些法律资料,下班回家吃晚餐,然后去看了一场电影,回家后就上床。”


“这似乎没有说明你在晚上为何会骑在白色军马上。请讲详细一点,例如你在办公室的事。”


“噢,我记起来了……不过这不可能与梦有任何关系。上班时,我去见我的老板——他是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大股东——我替他收集法律资料,他发现了一些错误,严厉地盯着我说:‘我确实很惊讶,我以为你可以比这做得更好。’当时我感到很震惊,同时一个念头在我的脑子里闪过:他不会再留用我了。我不愿被解职,不过我告诉自己这只是胡思乱想而已,任何人都会犯一点错误,他只不过是在气头上,这段插曲不会对我的前途有什么影响。当天下午,我就忘了这件事。”


“你后来的心情如何? 是否感到不安或有些沮丧?”


“不,一点也不。我只是感到疲倦想睡觉。我觉得工作非常吃力。但快到下班时,我感到很高兴。”


“那么当天最后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去看电影了。你愿意告诉我是什么片子吗?”


“好的,那部电影名叫《贾来兹》(Juarez)。我很欣赏这部片子,说实话,我还哭了呢。”


“为什么会哭呢?”


“开始是因为贾来兹的贫困和痛苦,然后是为他的胜利而感动。我以前还没有看过这样令我感动的电影。”


“然后你就上床,入睡,并且梦见自己骑在白色的军马上,接受士兵的欢呼。现在,我们可以比较清楚地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个梦了。你小时候很害羞、腼腆,不受人欢迎。根据我们的临床经验,这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你父亲的影响。你父亲曾以他的成功而自傲,但对你缺乏亲近,缺乏鼓励。你的自尊早已被深深地伤害了,你说的被那健壮的孩子拒绝的事,只是段插曲,使你受伤害的自尊心火上加油,使你更加确信永远不会有父亲那样的成就,永远不算什么,永远会被你所仰慕的人拒绝。你有什么办法呢? 只好逃入幻想中,你幻想能获得成就,但这成就在现实人生中不能达到。在那幻想的世界里,没有人能进来,也没有人能否认你是拿破仑、伟大的英雄,为千百万人所赞扬和敬慕。更重要的是,也为你自己所赞扬和敬慕。只要你能保留这些幻想,就能避免由于你与外界现实发生抵触时而从自卑感中产生的痛苦。后来,你进了大学,开始较少地依赖父亲,并对自己的学业感到满意,你觉得可以重新开始。更有甚者,你为自己少年时代的梦想而感到羞耻,因此你不再梦想,以为自己正朝着成为男子汉大丈夫的道路走去……然而,这种新的信心,含有自欺的性质。你在每次考试前都非常恐惧;你感到只要世界上有其他男人存在,就没有一个女孩子会真心关心你;你总是害怕老板的批评。在你做梦的那天,你努力避免的事又发生了,你的老板责备了你,使你再度感到那种不如人的滋味。但是,你把它搁在一边。你没有感到不安和沮丧,而是感到疲倦。然后你看了一场电影,它触动了你少年时代的梦想,银幕上的英雄以前是一位被人轻视的年轻人,最后成为为人赞颂的国家救星。你把自己当作那位为人敬仰、为人欢呼的英雄,正如你少年时代所做的白日梦一样。这说明了你并没有真正放弃那种退缩到荣耀的幻想中以求得安慰的方式。你并没有把那使你退回幻想王国的桥烧掉,相反,只要在现实中感到失望和恐惧,你便退回到幻想之中。”


弗洛姆说,这个梦很简单。这个梦体现了梦者对名望和声誉的非理性欲望的满足,这种欲望的形成是由于做梦者的自信心受到打击后而产生的反应。他事实上对军事不感兴趣,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为成为将军而做任何努力。梦中的形象只是象征,只是他的白日梦的继续。这段梦中所用的象征是普遍的象征。骑在白马上为士兵所欢呼,一般而言象征荣耀、权力和受到敬仰。从他对拿破仑崇拜的联想,我们能更进一步理解这象征的意义,透视它的心理功能。假如没有这些联想,我们只能说他有成名和权力方面的欲望,但联系到他过去曾崇拜拿破仑以及受屈辱的经历,我们就明白了这段梦是以前幻想的再现,它具有对受挫及无能之感的补偿作用。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也明白了梦与前一天的经历之间有着重要的关系。做梦者把他受老板批评所产生的失望感和恐惧感置之脑后。通过对梦的分析,可知那批评再度击中了他的内心隐痛,激起了他的不如人之感以及对失败的恐惧感,并再次使他走向那逃避的老路——成名的幻想。这梦早已潜藏在他的内心深处,但只有在现实中发生实际的相应的事件时,才会显示出来。还有做梦前所看的那场电影,这场电影与做梦者过去的幻想十分相似。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梦如何成功地把许多不同的丝线织成一幅图景。在梦中,过去与现在、性格与现实事业被织在一起,成为一幅图画,从而告诉我们许多有关做梦者的内心生活,包括他的动机、他应该明白的危险以及他努力追求的目标。


4.恶梦


根据弗洛伊德的观点,恶梦、焦虑性的梦也是非理性欲望的满足。这似乎不合常情:如果我梦见自己下地狱,恐惧万分而惊醒,醒来后也恐惧万分,怎么能说这是满足了欲望呢? 欲望的满足应导致快乐才符合常情。


其实,人的有些欲望本身是扭曲的,它们的满足不仅导致快乐,而且导致焦虑。这些欲望往往是由焦虑导致的,而满足的结果也是焦虑。例如,我们有时很想得到某个东西,明知得到以后会遭到憎恨,并受到社会的惩罚和自己良心的谴责,但还是被驱使着去满足这种欲望,而满足的结果是焦虑。恶梦似乎有这样的作用:我们的罪过已(在梦中)得到了惩罚,那么我们就应该安心一些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消除了焦虑。


结合弗洛姆的性格理论,我们知道,受虐狂者希望自己遭受痛苦;有破坏倾向和恋尸癖的人会被自己驱使着走向自我毁灭,他似乎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要去报复和毁灭,而报复和毁灭的对象是他自己。上述病态欲望往往使人格的另一部分感到焦虑和恐惧,但那些欲望并没有消失,所以欲望的满足导致焦虑或恐惧并非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例如:“当我走过一片果园,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这时跑来一条大狗并朝我扑了过来。我害怕极了,大呼救命,惊醒过来。”做梦前的当晚,梦者曾遇见一位少妇并被她迷住了。那少妇也似乎在鼓励他、挑逗他。他幻想着与她发生关系,逐渐睡着了。


我们不必追究他在梦中所感到的焦虑,是因为良心受到谴责,还是害怕舆论的谴责,基本的事实是,这焦虑是愿望满足的结果,是由于他吃了偷来的苹果。


以下是另一个恶梦:“我正在一座绿色的房子里,突然看见一条蛇要咬我。母亲站在我身旁,正朝我不怀好意地微笑着,然后她走开了,一点也不想帮助我,我跑向门口,却发现那蛇早已在那里挡住了去路。我十分恐惧地惊醒了。”


做梦者是一位45岁的妇女,被严重的焦虑所苦恼。长期以来,她与母亲之间相互憎恨。母亲嫁给一位她不爱的人(梦者的父亲),她恨这个头胎子女(梦者),认为正是由于她的出生才迫使她继续这种婚姻。当梦者3岁时,她向父亲告状,使他怀疑妻子有外遇,于是母亲更恨她。这女孩越长大,就越想激怒母亲,而她母亲就越惩罚她甚至想毁灭她。她的一生充满了不断的反抗和攻击。偏偏她父亲很怯懦,怕妻子,不敢帮助和支持女儿。致使这位骄傲的很有才能的女儿,渐渐从人群中退缩,觉得被她母亲的“胜利”所打败,并希望有一天会转败为胜。她生活在一种不间断的憎恨与焦虑中,无论在觉醒时还是在睡眠时都经受着这种折磨。


她从“绿房子”开始联想,这房子是她父母的财产。她常常单独去那里,从未同母亲一起去过。在梦中,危险的不是她母亲而是蛇。这是什么意思呢? 很明显,她内心希望有一位母亲能保护她,使她免受伤害。她有时会幻想母亲改变了,乐于帮助她了。所以她在梦中遇到危险时,母亲正在身边,这说明她希望母亲能帮助她。然而,母亲却不怀好意地笑着走开了。母亲显示了真实的面目。最初,她试图区分坏母亲(蛇)与好母亲(会帮助女儿)。当母亲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并拒绝给予帮助时,她的幻想破灭了,母亲与蛇是一样的、一体的,是带来毁灭的力量。于是她想跑出房门,希望能够逃离,但是太迟了,出路已被阻断,她只有绝望和恐惧。


在梦中,梦者经历了她在白天被笼罩的同样的不安,而且更强烈更明显地涉及到母亲。这梦是否体现了愿望的满足呢? 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的。她有一种愿望,希望有一位好母亲能保护她。同时,她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欲望,即报复,她要使父亲明白她的妻子是邪恶的,她希望把母亲从父亲身边赶走。这倒不是因为她很爱父亲,也不是因为她固着于童年的恋父情结,而是由于早年的挫败所产生的深刻的羞辱。她感到只有她母亲的毁灭,她的骄傲和自信才能复原。


最有意义的梦是那些反复做的梦。据说,有人长达数年甚至从记事时就反复做同一个梦。这种梦往往体现了一个人一生的主题和基调,也是了解其神经症或人格的关键。


有一位15岁的少女,从小生长在残酷的、毫无人性的环境中:父亲酗酒、粗暴、常常毒打她;母亲经常与别的男人私通;家中缺吃少穿,肮脏不堪。她10岁时就想自杀,后来又有5次自杀未遂。她说自从记事起,就常常做这样一个梦:“我陷身于一个坑底,想爬上去,好不容易爬到坑边,双手抓住了坑沿,可是有人走过来踩我的手。我只好松手,又掉回坑底。”


这个梦几乎不需要任何解释。它充分体现了这位少女的悲剧,她的遭遇和感受。如果这个梦只出现一次,那我们就断定它表达了梦者一度因特殊的困境而引起的恐惧。但它不断地出现,就说明这个梦体现了这位少女的人生主题。梦中表现了一种深刻而持久的感受,使我们得以理解为什么她一次又一次地想自杀。


(选自郭永玉著《孤立无援的现代人》,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81-290页。)

参考文献链接:http://www.personpsy.org/Info/Index/145?pageIndex=1


进入 郭永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弗洛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145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