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洲:从混合政制理论视角看美国民主制的危机及变迁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4 次 更新时间:2018-06-02 22:05:14

进入专题: 美国民主   代议制   自由民主制   民主危机  

刘晓洲  

  

   摘要:美国民主制是一种综合了人民主权与贤能政府的制度安排,可以视为西方政治传统中古代混合政制的现代变种。混合政制通常被认为不容易蜕化变质,具有均衡、稳定等优点。不过,混合政制同样存在制度衰败的可能。美国民主制今天正遭遇明显的危机,面临分权制衡制度成本显著上升、作为治权受托者的政府与作为主权者的人民之间关系失调、社会基础分化等重大挑战。美国民主制的演变趋势与古代混合政制类似,同样是贵族制(贤能制)因素逐渐削弱,至于以后会演变为何种政制形式,取决于美国面临危机的发展变化、美国如何应对这一危机以及某些不可预知也不可控制的因素。

   关键词:美国民主;代议制;自由民主制;混合政制;政制腐化

   刘晓洲,政治学博士,任职于国家某部委。

  

  

美国向来被视为实行民主制度的典范,这一制度已经存在了200多年,其间经历了不断的微调,也经历了南北战争和罗斯福新政带来的重大调整,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活力。二战之后,美国实至名归地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并习惯于为其民主制度而自豪。但在今天,美国的民主制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其未来演变趋势值得关注。

  

   一、美国民主制的危机日渐显现

  

   自21世纪第一个10年中第二代互联网(web2.0)兴起、金融危机爆发、非裔总统奥巴马执政等标志性事件以来,美式民主的缺点越发充分地暴露出来,引起诸多学者和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

  

   2006年,美国著名民主理论家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在《民主的精神》(The Spirit of Democracy)里只是说,“美国人日益感到自己的民主体制的运作方式出了什么问题” ①,并希望美国能够专心管好自己的事情,让美国民主运转的更有效率,更好地服务于公民权益和公共利益。

  

   2010年,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法律经济学家理查德•波斯纳(Richard Posner)出版《资本主义民主的危机》(The Crisis of Capitalist Democracy)一书,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显示出美国政治结构内在的低效、分裂与冲突,美国金融危机不仅是经济危机,更是美国民主的危机。

  

   2014年3月29日,牛津大学退休教授斯特恩•雷根(Stein Ringen)在《华盛顿邮报》上所发表文章的标题已经振聋发聩——《美式民主在走向灭绝吗?》(Is American Democracy Headed to Extinction?)。雷根提醒人们,古代雅典城邦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民主制度是一种必须受到精心呵护的政治制度,否则它将是一触即溃的沙上楼阁,今日之美式民主,由于金钱政治、治理低效等原因,则已到了岌岌可危的临界点。

  

   同年,著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外交事务》杂志9/10月号上发表《衰败的美利坚——政治制度失灵的根源》(America in Decay: 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一文,并出版《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一书,宣称美国受到“否决政治”(vetocracy)、代表性危机(crisis of representation)等问题的困扰,其政治弊病顽固不化、“死路一条”,美国将持续衰败。福山曾经认为自由民主制是历史的终结,现在他已部分修正了自己过去过于乐观的观点,转而认为自由民主制只对处于现代化阶段的社会构成普遍适用的政府形式,而且这种政府形式也会发生衰败。②

  

   到了2016年9月,乔治敦大学政治学者詹森•布伦南(Jason Brennan)则出版了一本直接命名为《反对民主》(Against Democracy)的书,认为民主体制使得人们更加非理性、偏执和刻薄,现在该是实验和发现一个贤能政制(epistocracy, the rule of the knowledgeable)的时候了。虽然这本书从政治哲学来看并无多少新意,但显然折射出当前美国人对本国民主政治现状非常不满的普遍心态。

  

   在受到高度关注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毫无从政经验且言行风格极端的大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更造成相当多美国人强烈的不满、忧虑和恐惧。唐纳德•特朗普执政一年多来,一方面,美国民主体制的基本架构继续维持,对唐纳德•特朗普将瓦解美国民主制度的担忧有所缓解;另一方面,唐纳德•特朗普虽然力图推动大规模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改革重塑美国,但改革困难重重,已经实施的改革收效有限,部分施政举措甚至进一步激化了某些社会矛盾,美国民主治理的困境未有明显改善,唐纳德•特朗普本人的政治素养和执政能力依然受到极大质疑。

  

   当前,美国民主制面临危机已经成为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相当普遍的看法。对于危机的理解,则既有共识,也有分歧。美国是具有重要的全球影响力的超级大国,美国民主政治的变迁不仅关系到美国的命运,也会深刻影响世界政治的格局和其他国家政治文明的发展。怎样理解美国民主制度的危机及其未来变迁趋势,因此需要更多角度和方位的思考。

  

   二、美国民主制:古代混合政制的现代变种

  

   我们习惯于将美国的政治制度贴上“民主”的标签,但实际上美国政治体制是一种复杂的制度安排,非“民主”一词所能完全概括,这一体制可视为西方政治传统中古代混合政制的现代变种。混合政制的观念起源于古代希腊,人们普遍认为柏拉图是较为清晰成型的混合政制思想的创始人,亚里士多德是古代希腊混合政制思想的集大成者。古罗马政治思想家波里比阿(Polybius,一译波利比乌斯)和西塞罗则以罗马共和国为典范,对混合政制的特征和优点做了论述。

  

   根据混合政制思想,任何单一政制都是容易腐化的:“君主制首先变为它的腐化形式,僭主制;接下来,两者的废除产生了贵族制。贵族制自然蜕变为寡头制;当被愤怒驱使的平民报复这种政制的不义统治时,民主制产生了;到一定的时候,民主制会因其放纵和无法无天蜕变为暴民制,从而完成整个系列政制形式的变迁。”③混合政制的特点在于它混合了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三种因素,以古罗马共和国为例,执政官体现了君主制的因素,元老院体现了贵族制的因素,公民大会和保民官则体现了民主制的因素。

  

   混合政制具有两大优点:首先,它将不同的政治权力分配给不同的社会阶层,从而尽可能满足了各个阶层参与政治的愿望,并获得他们广泛的支持;其次,在混合政制中,三种权力既相互制约,又彼此支持和合作,不使任何一种权力过于强大,这就使混合政制具有一种自我矫正机制,也就抑制了权力腐化的倾向。因此,混合政制通常被认为不容易蜕化变质,具有均衡、稳定的特性。混合政制思想在古代和中世纪长期占据西方政治思想传统的显赫地位,混合政制被认为是现实中可行的最佳政制,民主制则被认为是一种劣等政制。

  

   西方近代兴起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虽然主张人民主权原则,但却认为多数人民由于能力不足等原因,并不适合直接治理国家,因此,国家的治权只能赋予少数贤能之士。就现实层面而言,由于大型民族国家的政治共同体形式成为历史主流,受国家规模的制约,直接民主缺乏技术上的可行性。在美国,对最佳政制的构想落实为自由民主制或者说代议民主制的制度设计,这一政制设计的智慧主要表现在从当时的特定历史情势出发,通过复杂的制度安排实践了混合政制的理念,并做了必要的变通,建立了综合人民主权与贤能政府的政治体制。戈登·伍德(Gordon Wood)的美国建国史研究认为,在制度设置的层面上,当时的美国革命者普遍相信,君主制是不可接受的,唯有民主共和属性的政治制度最适合美国,而这种政治制度实际上是混合政制的共和版本,其基石和轴心是代表制;由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界限己被打破,政府不再专属某一阶层,而成了超脱于社会之上的利益调节器,因而须以功能性分权取代等级分权,以实现对人民代表权力的防范和制约。④作为混合政制的现代形式,美国自由民主制在主权意义上是民主制,在治权意义上是贤能制(或者说选举贵族制),这是第一层次的混合;美国政府中对体现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特征的不同权力机构的设置与均衡(总统、参议院、众议院),是第二层次的混合。⑤

  

   总统体现了美国政府制度安排的君主制因素,总统一旦当选,具有广泛的权力和很大的独立性。总统握有行政大权,拥有立法动议权和否决权,还可以通过任命大法官影响司法部门。总统的权力行使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可以绕开国会,通过签署行政令方式推行自己的政策主张,公共舆论虽然是总统决策需要考虑的因素,但不能直接改变总统的决策,而且也只是在现代通讯信息技术兴起以后才变得颇具影响力;在军事和外交等对外事务方面,总统拥有更大的独立决策空间。

  

   参议院体现了美国政府制度安排的贵族制因素,其设计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罗马的元老院。参议员每州不论大小均为2名,最初由各州议会选举产生,直到1921年才改由公民直接选举产生。参议员每届任期6年,允许连选连任。参议员地位很高,从历史上看是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重要来源。很多参议员长期任职,影响力很大。因此,参议员既不惧怕总统,也不需要刻意讨好选民,能够独立发挥作用,在美国政治中的地位相当于没有贵族头衔的贵族。

  

   众议院体现了美国政府制度安排的民主制因素。众议员议席分配与各州人口数量成正比(每州保证至少有1个议席),众议员由公民直接选举产生,每届任期只有2年。将众议员任期规定的很短,是为了让议员与人民保持亲密的联系,更频繁地受到“它对人民的依赖的约束”,从而更好地反映选民的利益和愿望。⑥因此,从政治制度设计看,众议院比参议院更为贴近平民大众,更能反映平民大众的意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民主   代议制   自由民主制   民主危机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2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