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登高一呼,众商皆应的近代商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 次 更新时间:2018-01-22 00:00:56

朱英 (进入专栏)  

   明清时期的中国虽仍未走出传统社会的基本格局,重本抑末也即重农抑商的传统也没有根本改变,但在思想和经济等许多领域都呈现出一些新的发展趋向。随着商品经济的初步发展,在中国形成了令人瞩目的十大商帮,其中尤以晋商和徽商最为著名,他们的商业活动独具特色,影响也几乎及于全国各地,在中国古代商人发展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不过,包括晋商和徽商在内由明清时期商人成立的社会团体,主要还只是会馆或公所等具有较多局限性的传统组织。

  

   尽管会馆和公所这些传统商人组织在当时也发挥了值得肯定的作用,但随着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其局限性日益明显,已不能适应时代的变迁。特别是中国进入近代之后,民族资本主义开始产生,而会馆、公所的行会特征在某些方面却阻碍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到20世纪初的清朝末期,作为近代商人新式社团组织的商会应运而生,很快就成为数量最多、影响最大、存在时间也最长的商人团体,而明清时期兴盛的十大商帮,包括晋商和徽商在内其影响则日渐式微。因此,谈到近代中国的商人、商业乃至社会经济变迁,不能不提及商会。

  

   商会诞生一波三折

  

   1905年,孙中山领导革命党人在东京成立了同盟会,辛亥革命从此得到迅速发展。但或许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年,在国内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抵制美货运动,更不知道诞生仅仅一年的商会作为这场运动的领导者“登高一呼,众商皆应”,使之很快发展成为一场全国规模的反美爱国运动,产生了广泛影响,新生的商会也因此而开始受到国内外舆论的关注。

  

   其实,商会在近代中国能够诞生并发挥重要作用与影响,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此之前的19世纪末叶即维新变法时期,就有一些维新改革派人士呼吁设立商会。

  

   以提出“商战”论而著称的郑观应,曾撰写文章介绍欧美和日本商会的作用,认为中国要振兴商务就必须设立商会;康有为等人在《公车上书》中也特别强调成立商会是致富图强的一项重要举措。工商界代表人物张謇在当时曾专门写过一篇题为《商会议》的文章,从商人的角度阐述了成立商会的意义。甚至有些开明官员如汪康年,同样也提出中国商业的发展依赖于成立商会。不难发现,设立商会的呼声在19世纪末已经产生。

  

   1898年的“百日维新”期间,主张变法的光绪皇帝接受康有为的建议,更发布上谕要求各地创办商会和农会。这时候,商会作为近代中国的一个“新生儿”似乎眼看就要顺利地呱呱坠地了。

  

   然而,没等商会这个“新生儿”正式诞生,昙花一现的维新变法即陷于失败。随着变法的失败,处于襁褓中的商会也宣告夭折。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近代中国商会的诞生虽然一波三折,但设立商会的舆论呼吁却并未因此而中止。

  

   具有一定代表性的舆论呼声,在1900年上海《江南商务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得到集中体现,该文阐明“欲兴商务,必以各设商会,始行之有效;各商会再联一大商会,庶由点成线,由线成面,内可与政府通商人之情况,外可与各国持商务之交涉,非设商会不为功也。”

  

   另有一事对于促进商会的诞生也产生了某些影响。1902年,盛宣怀作为清朝指派的商约大臣赴上海参加中英商约谈判。令盛宣怀感到奇怪的是,英国的首席谈判代表马凯居然对中国商务的熟悉程度远甚于自己,经过了解得知,原来是英商在上海设立的英国商会为马凯充当了参谋。于是,盛宣怀也迫切希望能够获得中国商会的类似支持,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当时的中国并没有成立商会,所以他只能要求上海各商帮紧急商议,然而,仍只有“一二帮商人来辕陈说”,使其头绪茫然,颇为被动。为了应付商约谈判,盛宣怀临时决定饬令上海绅商成立了一个商业会议公所,以便为商约谈判提供参考意见。有学者认为这就是中国近代最早成立的商会,但严格说来它还只是商会的前身。

  

   盛宣怀后来还向朝廷上奏折说明商约谈判情况,强调设立商会已是刻不容缓。刚好在这个时候,清朝政府开始全力推行“新政”改革,其经济改革的主要内容是振兴工商,奖励实业,而成立商会也被看作是达到这一目标的首要举措。1904年初,清朝新设立的商部上奏了一道“劝办商会酌拟简明章程折”,说明“今日当务之急,非设立商会不为功”。朝廷竟然也前所未有地对设立商会十分重视,很快就谕批颁行商部拟定的《商会简明章程》。这样,朝野官商虽然出发点不完全一样,但在设立商会这个问题上却难得地达成了基本一致的意向,这也是商会能够得以诞生并很快达到普及程度的主要原因。

  

   1904年,上海、天津等通商大埠的商人率先成立了商会,随后在全国各地的府厅州县也相继设立。据不完全统计,到清朝灭亡时全国各地除西藏之外都成立了商会,其中有商务总会50余个,商务分会近千个,商务分所则难以统计其数量。

  

   1912年,民国政府工商部在北京召开临时工商会议,各地商会和工商界代表应邀出席,遂借此机遇讨论通过成立中华全国商会联合会的议案,并得到工商部批准。于是,全国性的商会组织也终于得以诞生。1931年2月,国际商会中国分会宣告成立,5月该分会正式成为国际商会的成员之一,从此登上国际商会的舞台。

  

   商办新式社会团体

  

   商会的诞生虽然得益于清朝政府的“劝办”支持,但成立之后的商会并不是官办或半官方机构,而是具有明显独立性和自治特征的商办新式社会团体,有时甚至还由于为商请命,与各级官府发生矛盾和冲突。商会为什么能够具备“登高一呼,众商皆应”的巨大号召力,它具有哪些不同于明清时期传统商人团体的组织特点与近代特征?

  

   作为传统商人团体的会馆与公所,我们一般又称之为行会。会馆的成员有乡缘或地域限制,是由在外地经商的同籍商人,即俗称的老乡联合组成,所以又兼有同乡会色彩;公所不依赖于乡缘或地缘关系,但其成员却限于同一行业的商人或手工业者,所依靠的是行缘关系。也就是说,只有从事同一行当的商人或手工业者,才能组成某个公所。会馆和公所大都制定有严格的行规,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垄断利益。各个会馆和公所之间互不相连,具有排他性特点,而且内部壁垒森严,体现出封闭保守的传统特征。广大的工商业者也因此而被分散隔绝在各个会馆和公所之中,无法形成一支统一协调的整体社会力量。

  

   不仅如此,如有成员违反了行规将会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黄钧宰的《金壶七墨》一书中就曾记载了一个败坏行规的商董遭受严厉处罚的事件。虽然,这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事例,但反映了行会保守落后甚至无人道的一面。

  

   新诞生的商会则是由所在地区不同籍贯和不同行业的商人共同组成的新式社会团体,而且具有开放性、自愿性原则。

  

   商会不同于会馆和公所的独特组织系统,则为其奠定了通过联动机制组织商人开展大规模社会活动的基础与条件。前面我们已提到,商会在诞生之初就形成商务总会、商务分会、商务分所层层相连的三级组织体制。民国建立之后,中华全国商会联合会正式成立,商会又在全国范围形成层层相连的四级组织体制,联动机制更加广泛。

  

   商会引人瞩目的是不仅组织系统独具特色,而且具备了明显的近代特征。商会不仅实行选举制度,清末的商会还制定了类似监督与弹劾制相似的规定,以及具有现代意义的开会议事制度。以上种种都说明新诞生的商会具有完全不同于传统会馆和公所的组织特点和民主特征,是名副其实的近代新式商人团体。

  

   促进民族工商业发展

  

   确切地说,商会只是一个经济团体,其主要职能简单地说就是维护商人的利益,促进民族工商业发展,这也是商会的宗旨。那么,商会主要通过开展哪些具体活动来达到这个目的呢?

  

   联络工商。中国工商各业向来行帮壁垒,“声气不易通,群力不能合”,针对这一弊端,各商会无一例外地将联络工商作为重要职责。比较常见而固定的形式,是定期召开有各业会董和会员参加的会议,相互之间随时接洽聚议,商讨各项有关兴利除弊的措施。

  

   调查商情。商会之所以积极开展调查商情活动,是为了使各行各业为数众多的工商业者,对何地产销何物以及行情涨落趋势等许多方面的情况,能够及时有所了解,进而明了商务盛衰之故和进出口多寡之理。商情调查分各业调查、特别调查和寻常调查三类,不少商会为此专门拟订了商情调查表,由所属分会、分所组织工商各业配合进行。这些调查不仅有利于工商业者从整体上了解各行业的有关情况,采取有效的改良措施,而且也为我们今天研究有关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兴办商学。不少商会意识到“商业之发达,由于开商智;商智之开通,由于设商学”,故而积极致力于开展兴办商学活动。不仅商务总会直接出面集资创设各类商业学堂,而且有些分会也克服困难创办商业补习学堂,还有的商会积极倡导和鼓励一些较大行业的商人创办实业学堂。这一举措也受到广大商人的称赞与好评。

  

   创办商品展销会。传统行会为了维护同业的垄断利益,一般都通过行规的严格规定限制竞争,在资本主义产生之后明显不适应时代发展。商会则与此不同,在清末即有不少商会通过创办具有商品展销会、博览会性质的商品陈列所、劝工会、奖进会、劝业会等,培养工商业者的竞争意识,以促进实业发展。天津商务总会每年定期举办两次劝工会,“远近客商,闻风趋至”,不仅工商各业增进了联络,而且通过比较鉴别提升了竞争意识,“各商受益,诚非浅鲜。”除自办各种展销会,商会还曾全力协助官府举办更大规模的相关活动。

  

   受理商事纠纷。这也是近代中国商会保护商人利益的一项重要活动内容。商会诞生之前,除行会性质的公所依照所定行规对本业违反行规者予以处罚外,商事纠纷的裁判一般都是由官府衙门定夺。工商业者遇有钱债纠纷,只能求助地方官府,而官府要么讯结无期,随意拖延,要么敲诈勒索,使商人不堪重负,“故商务之中一涉官场,必多窒碍”。商会成立之后,在商部的支持下承担了受理商事纠纷的职责,许多商会还设立了商事裁判所,使工商业者“免受官府之讼累,复固团体之感情”。商人们表示“遇有亏倒情事,到会申诉,朝发夕行,不受差役需索之苛,并无案牍羁绊之累,各商藉资保护,受益良非浅鲜。”后来,受理商事纠纷仍是各个商会所从事的一项主要活动,而且制度更趋完善,越来越受到商人欢迎。

  

协调捐税。出于种种原因,近代政府都面临着十分严重的财政困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英 的专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002.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光明讲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