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近代商人与慈善义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 次 更新时间:2018-06-14 10:10:41

朱英 (进入专栏)  

   考察中国历史上的商人,不难发现其中为数众多的著名商董在经商致富的同时,均曾积极从事各类慈善活动。而揆诸浩瀚纷繁的慈善文献史料,也会屡屡看到记载商人们的活跃身影。各地善堂、善会等慈善团体中的主导者,基本上也都是商人。毫无疑问,商人与慈善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商人之所以热衷于从事慈善活动,虽主要取决于商人自身的经济条件与思想观念,但从另一角度看也与中国“重本抑末”的历史传统与社会风气不无关联。20多年前笔者在评介唐力行《商人与中国近世社会》时曾经指出:“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中,历代统治者都程度不同地奉行抑商政策,加之社会风尚盛行贱商,商人一直处于四民之末的卑微地位。”(朱英:《近世中国商人发展历程的新探索》,《历史研究》1994年第6期,第156页)因此,商人始终处在财富与地位不可同时兼得的两难困境,自卑情结也难以解除。他们可以经商致富,但却无从改变自己的低下社会地位,于是不得不想方设法跻身地主、士绅阶层,同时通过积极从事各类慈善活动,借以赢得荣誉和尊敬,改变自己的社会形象。

  

   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传统的慈善事业不断拓展扩充,商人在其中的作用与影响也随之更为多样化。例如到近代,著名商董经元善于1878年在上海创办新型民间慈善机构协赈公所,使传统的个人慈善义举发展成为群体公益慈善事业。大生资本集团的创立者张謇更是将慈善与实业和教育作为地方自治的三大主要内容,并指明“以国家之强,本于自治;自治之本,在实业教育;而弥缝其不及者,惟赖慈善”(张謇研究中心等编:《张謇全集》第4卷,南京:工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406页)。这是将慈善公益事业提升为整个社会改良系统工程和国家强盛的重要举措,视之为具有深远政治意义的一项活动。另外,受西方慈善理念等外来因素影响和近代新兴媒体的呼吁,慈善义演在晚清上海和京津等都市也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慈善公益行为。有学者指出《‘慈善义演是近代中国新出现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主要是通过演艺筹集资金用于社会慈善活动。慈善义演承载着多重社会信息,营造了近代都市的慈善氛围,为近代慈善事业转型的一个重要体现。”(郭常英、岳鹏星:《寓善于乐:清末都市中的慈善义演》,《史学月刊?2015年第12期,第61页)另还有学者认为,“慈善义演最初兴起于上海地区的近代演戏助赈,剧资兴学则促发了其在京津地区的发展;后期针对清末徐海水灾的慈善义演在南北方均有举办,实现了南北联动与并举”(李爱勇、岳鹏星:《演戏助赈:上海地区慈善义演的出现》,《音乐传播》017年第2期,第64页)。

  

   对于慈善义演这一新型慈善公益性社会活动,商人也以较大的热情给予了积极的支持。19世纪晚期慈善义演在上海初兴,商人即热心相助。据《申报》报道,1887年12月河南发生严重水灾,民不聊生,上海新丹桂戏院“于二十八日日间演剧,尽以此一日之所人,捐归赈所,用助赈项”(《梨园助赈》,《申报》,1887年12月11日,第3版)。对于这次慈善义演,“上自王公卿相,下逮富商巨贾,墨客文人,咸能通大义,发慈悲,故一闻诸善士之孤诣苦心,即各尽己力以襄助耳”(《广梨园助赈说》,《申报》,1887年12月12日,第1版)。又如在天津,商董郭捷三素来“热心公益”,“二十九年提倡城隍庙等五处学堂操衣一百身,及三十年修茸水会房屋,三十三年提倡捐助皇姑庵官立第六女学开办费,热力热心,洵堪钦佩”。1907年京津发生水灾,郭捷三又与另一商董朱景沂发起“筹办直隶水灾赈捐,同各商家踊跃担任分售戏票,并自捐款,极为出力”(《商界热心》,天津《大公报》,1907年9月12日,第6版)。此处所言之“分售戏票”,即是指水灾发生后举行戏剧义演,将售票所得作为赈灾捐款,商董则承担分售戏票义务,号召和动员广大商人积极购票观演,以帮助义演能够顺利进行而达目的。由于商人的经济条件好于一般下层民众,所以在慈善义演兴起之后,由著名商董发起承担并在商人中分售义演戏票,在近代工商业较发达的都市中非常普遍,这也是商人支持慈善义演的一种重要方式。

  

   民国时期有的商董还曾主动发起义演活动,例如1917年5月,因“北京孤儿院以及天津恤嫠会办理慈善,成绩良优,筹款颇艰”,即有天津绅商赵善卿、张月丹、刘渭川、杜筱琴等,“热心提倡,函请正乐育化会,拟定月之十四日(即星期一)约集全体艺员,在第一台演剧一日,是日所得戏资,充作会院经费,以襄善举”(《绅商界热心善举》,天津《大公报》,1917年5月12日,第2张第7版)。北平绅商对慈善救济也十分关注,并通过发起义演尽力相助。如“城南贫民煖厂,为城南一带绅商所主办,每届冬令,即在前门外万明路开办煖厂,每年投宿之贫民异常踊跃”。1936年深秋,当地绅商“筹备煖厂事项,即将着手进行,曾于日前向平市慈善团体联合会提出商讨,经决议除按往年旧例续办外,并拟在本市适当地点另设数处,惟并不支搭席棚,俾免发生意外。关于开办之经费,刻正筹划中。并闻慈联会方面,拟邀请梅兰芳在第一舞台演义务戏,俾将所得款项,悉数办理粥厂、煖厂之用,以资救济穷苦贫民”。显而易见,慈善义演兴起之后,同样也成为绅商筹款从事慈善活动的经费来源之一。《京报》在发表这篇报道时,还特地引述创办煖厂的商董王秀亭所言:“年来因社会经济恐慌,贫民日渐增多,对于社会秩序,及市面观瞻,关系甚重。本厂办理以来,每年投宿之贫民,均极踊跃。故本拟计划,再设粥厂数处,俾能普遍救济。按贫民每人月需二元,若有二万元即能救济一万穷苦同胞。如此义举,需款虽为数甚微,但际此市面不景气,筹款极感困难,望慈善家踊跃助捐,实为平市贫民之幸。”(《平绅商着手进行将添设粥煖厂》,《京报》,1936年9月14日,第6版)这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告诉我们,尽管当时市面萧条,商业不振,筹款艰难,但热心的商董仍坚持通过义演等各种方式,筹集经费继续开展慈善活动。

  

   除一部分商董热心善举,支持义演,20世纪初近代商会、商团、同业公会等新式商人团体诞生,使商人在赞助慈善公益方面的活动及其影响又有所变化,对慈善义演的支持也加大了力度。如所周知,近代商人发展的一大特点是组织程度的增强,成立了商会和同业公会等新式商人社团。过去虽有会馆、公所等传统工商团体,但由于受乡缘或行缘限制,各自壁垒森严,其慈善活动也大多限于各团体内部成员,主要为同乡或同业办理善举,提供救济。而新成立的商会不同于会馆和公所,其成员突破了乡缘和行缘的限制,其宗旨为联络工商各业,“保护营业,启发智识,维持公益,调息纷争”。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商会其实并未将开展传统意义的慈善活动作为其职责,有的甚至还在章程中明确规定不从事此类慈善活动。例如苏州商务总会成立时就曾在试办章程中写明:“一应善举,无关大局、无关要义者(如布施、周济、养而不教之类),本会经费虽裕,概不担任,亦不得于会中提议。”(章开沅等主编:苏州商会档案丛编》第1辑,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1页)但是,对于很多近代新型慈善及社会公益类活动,商会实际上多有参与。对于新出现的慈善义演,商会也从多方面给予了较大支持。

  

   有些商会是主动出面组织义演活动,募集善款用于救灾。据天津商会档案文献记载,1907年年初发生的“江北浩灾,为数十年来所罕见,小民之荡析离居,哀鸿遍野,闻之不胜恻然”。于是,天津商务总会由总理王贤宾和协理宁世福出面,召集各业商董创办公益善会,并“定于正月初十日起,在李公祠开演电影新戏七日,散票敛资,借以助赈”。所谓“开演电影新戏”,显然即是新型义演募款方式。对此,“我津绅商赞助者,颇不乏人,计七日共得七千元之谱”。天津商务总会考虑到“灾区甚广,数尚微鲜”,另又“复商于诸善士,共捐四千元,共计一万一千元,交由户部银行汇寄灾区,随时散发,俾灾民稍沾实惠,我津绅商亦得尽同胞之情”(天津市档案馆等编:《天津商会档案汇编(1903—1911)》下册,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2134?2135页)。1917年5月,天津龙泉寺孤儿院和青年恤嫠会希望以“演剧筹款”的方式,弥补其善款之不足。天津总商会积极支持,主动予以帮助,邀集相关人士“假商会会场继续开议”,确定力争“津埠全体男女名角认可,假第一台早晚演剧一日”,俟总商会“将一切手续办毕,再定开演日期”《演剧筹款之续议》,天津《大公报》,1917年5月11日,第2张第7版)。

  

   1920年苏州总商会也曾组织义演赈灾。苏州商会档案中保存有苏州商会与道厅县往来的公函,透露了这方面的信息。苏州总商会致函道厅县称《‘敬启者:此次全浙会馆开演昆剧,前经绅郡面请展期,均邀核准在案。开演以来,秩序安谧。现因北地灾情,由会商承各界热心善士,拟在本月十七日起,即假该会馆地方客串五天,所有券资,悉数助赈。”[《为全浙会馆演剧助赈事致道厅县函K1920年12月12日),苏州市档案馆藏,苏州商会档案,档号《14-022-0163-077]道厅县对苏州总商会此举予以大力支持,“准函全浙会馆开演昆剧,售券助赈,等因。准此。查事关善举,深为赞同。”另外,在苏州总商会的申请之下,官厅还准允义演免交房金,认为此举“既专为赈务而设,事属公益,应缴房金,自应蠲免充赈”[《为准全浙会馆演剧助赈事复苏州总商会》(1920年12月23日),苏州市档案馆藏,苏州商会档案,档号《14-002-0163-078]。

  

   类似的事例并非少数,可以说具有相当典型性和普遍性,而且也不仅仅限于清末民初这一历史时段,至民国中后期也仍然如此。例如在1935年,北平商会“为募集水灾捐款”,召开执委会商议具体办法,同样也是“决定演剧募捐”,并由该会执委魏子丹出面,与章遏云等演艺界坤伶接洽“代演义务”。由章遏云率先“演唱一日,除去开支,净收到捐款七百余元”,颇收成效,随即又“约妥坤伶孟小冬演义务戏一日”。除此之外,《京报》还报道《‘该会为积极募捐,昨并决定筹演大规模义务戏,推魏子丹等分别约请名伶杨小楼、程砚秋、谭富英等,俟接洽妥善,本月内即可演唱。同时,该会水灾捐款,现收到三千余元,决定再函各公会积极筹募,俾早日凑足万元,送市府寄往灾区施赈。”(《市商会募集水灾捐款筹演大规模义务戏》,《京报》,1935年9月18日,第6版)由此不难看出近代商会组织慈善义演的积极性与号召力。

  

   除直接出面组织义演之外,为赈灾义演申请免交捐税,是商会更为常见的一种支持慈善义演的方式。由于商会自清末诞生之日起,即具有“通官商之邮”的独特功能,所以工商各业遇有需与官厅交涉事项,一般都是经由商会出面。由商会向官厅申请义演免税,不仅更为便利,也更为有效。1935年9月北平剧场业同业公会为山东、河南、湖北、江西等省水灾募捐,连续举办义演,即是通过北平总商会向各级官厅申请免税。该同业公会向总商会致函说明:其会员吉祥戏院孟小冬偕春庆社全体人等,在本戏院演全国水灾义务戏,“所筹之款,除前后台少数开销外,悉数送交总商会水灾捐款委员会”,请总商会“分行函呈社会、公安、财政、印花四局,以便豁免捐税,而利进行”。该同业公会另一会员哈尔飞戏院同时发起义演,同样也请求北平总商会出面为其免税。为此,北平总商会多次与各官厅公函往来接洽,最终帮助剧场业同业公会组织的义演免除了各种捐税[《北平市商会为剧场业同业公会救水灾募捐义演请免戏捐等给社会局、财政局、公安局的呈及社会等局的批》(1935年9月),北京市档案馆藏,档号J071-001-00123]。

  

前已提及,一些商董承担了分售义演戏票的义务。商会诞生之后,向各业商人派销赈灾义演戏票,也成为商会支持义演的另一种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英 的专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468.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8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