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对私塾与读经的忧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9 次 更新时间:2017-07-20 19:44:22

进入专题: 私塾   读经  

安希孟  

  

   当前,复古风已不是可能,而是现实。奇怪的是,亡国灭种意识很强的中国人喜欢跟风,喜欢揣摸来头:有人认为这是中央精神,不敢碰,也有人据此大肆宣传过头复古理论,有人主张以孔教为国教。我们中国无奇不有,当代有人开办私塾,同时为科举制度平反昭雪。友人蒋庆主张读经。最近他提倡立孔教为国教。下一步我们要皇帝登基复辟了。果然,我们临汾建了天安门,某县领导检阅游行队伍。私塾在我国现行教育体制中合法吗?强令儿童读经合法吗?教育法和教师法对办学和师资资质有一定要求,必须备案。我国旧时代行医,无须执照,现在的药方和处方权则要有资质要求。驾驶员有驾照——可是我爷爷驾马车则无须执照。教师有资格证书——古人闻所未闻,今人则不可或缺。屠宰要定点,屠夫有资质——有些乡村仍旧随便操刀宰杀,另作别论。餐馆服务员要体检——保姆家政服务业要上岗证。最近的医疗纠纷常常和无照行医联系在一起。家教在家庭内,但若办“学”,比如收费,就要立案。教师要有教师证——私塾有吗?私塾增加了学生课外负担。私塾是古代教育机构,而不是教孩子认字。家长送孩子学钢琴,绘画,我不知道“有司”怎么办。但是私塾,既然称作学校和教育机构(这是他们说的,因为这本来就是古代教育机构),就要依法备案立案,因为中国毕竟制定了教育法,现代法治文明社会的确有执照资格要求,不能说有的行业还很混乱,就说私塾也可以自作主张自行其是。如果说苏州的私塾是在学校教育以外办学,校外有校,又没有注册商标,那肯定是非法。北京“打工子弟学校”被依法取缔(这学校和家教不同)。我们很同情打工者,电视报道后,当地并没有恢复民工子弟学校,而是减免民工子弟借读费使其就近上公办的学校。辛亥革命后保留了一段时间的私塾,这正好说明它是残渣。我们断不可以说,没有人主张恢复科举。主张恢复皇帝世袭制度的大有人在。有人穿长袍马褂——当然,他们的子女仍然要出洋赚洋钱住洋楼,吃麦当劳的。他们自己一点也不拒绝西方文明,他们只是希望别人吃忆苦饭穿忆苦衣戴忆苦帽唱忆苦歌坐忆苦车。我国还有一些贫困地区孩子们上不起学,贪官们却关心起世界革命到国外办孔子学院。还是省些钱给乡村孩童盖教室吧。

  

   上海圣约翰大学,北平辅仁大学,系教会大学,但不是神学院,名称中不包含宗教性质。这些学校同名的只有一所,可是孔子学院却和神学院一样,有统一的名称,要办100所。有人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文化学院。但是,我们不赞成拿孔子作中国文化的代表。难道反对孔子的不是中国文化人?中国人喜欢100这个数字。百城万店无假货、211等,已成笑柄——难道100个城市以外和10000个商店以外可以有假货?“无假货商店”常常有假货——他们和官员开玩笑呢。他们喜欢拿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蒙人。官员们闲来无事,每天琢磨打100分(扑克牌)——但是可能第20个孔子学院刚开张,前面的孔子学院就谢幕了。又一个58年大跃进!孔子学院具有教派教义宗派性质。中国人民大学开办国学院,即儒学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以儒学为指导吗?

  

   2005年12月17日“第一届中国儒教学术研讨会”在广东从化召开(看来还得开下去),蒋庆发表了《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的发言,如此看来,儒学是不是宗教的争论的实质是:孔子的信奉者认为儒学是宗教。既然他们信仰儒教,所以,我们就可以在此基础上说,我国不是一个宗教立国的国家,不能在读宗教经典和宣扬教义的意义上,强令儿童读经。宗教必须和教育分离。蒋庆提出,儒教要重回国家文化权力中心。这问题当然非常严重,因为这涉及国家体制和性质,需要召开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共产党必须无条件下野。国家主席必须是孔子万代孙。蒋先生近乎说梦话,但梦话不负法律责任,大可胡说下去。但文人们似乎也一“文”不名了。认为儒教不是宗教的人们,应当和蒋庆打官司。

  

   有人建议以孔子诞辰为“全球教师节”,理由很多很多,可我认为这得和列国教育部(如果它们居然也有教育部的话)商量。该文依据的是美国《名人年鉴手册》列孔子为世界十大思想家;其次,1988年在法国(肯定在外国)召开的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说人类必须吸取孔子智慧;再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孔子教育奖”。什么东西如果都往综合国力上扯,就有点武化热,而不是文化热。这可能是挟洋自重吧——我也学会了扣帽子。哈哈,对了,原来如此:老外要是夸咱们,就是好人,若是反对我们,就是坏人。可是我更倾向于以马、恩、列、斯、毛、刘、周、朱(革命导师也)的生日为教师节——我于是感到教师肩上的担子太沉重。

  

   最近,有人反对大学四六级英语考试,反对高考和晋升职称外语考试,反对中文夹杂外文字母(可是新版的汉语字典里就有几百个洋文字母词),反对发表学术论文附有英文提要,反对央视节目说英语(但CCTV就是英文字母,又阿Q),制造排外观念。有人认为学中医不应当学化学,学解剖,学习医疗器械。这观点与教育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观念大相径庭。我们的教育方针面临挑战.。复旦大学百年校庆铭文云:“科举既废,新学昌明”。今天的教育是19世纪晚期故国神州风雨飘摇中的产物。没有新式教育,不可能有今日的中国。最近中航机票上的英文惹官司,法院判决中航免责。不认得英语的乘客因为延误,自己负责。因为这符合国际惯例。好好学英语吧,孩儿们。顺便告诉大家:据报道,美国开始启动系统学习汉语项目,汉语从幼儿园学起,2400所中学要求增加汉语课。你不要自满:你看人家多开放!怎么没有人忧心如焚!他们为何不抵制汉语!不爱国?我们今天正面临着全球化和多样化。坐美国波音飞机、唱卡拉OK,乘德国大众汽车、吃麦当劳、汉堡包、喝法国波尔多葡萄酒,这多惬意。

  

   中国学者有一种跟风的传统。台湾王财贵先生这回在大陆找到了用“文”之地。他竟说,“儿童读古代经书,时间越早越好,文本越文言越好,内容越深奥越好”。我不由相信,王博士的儿子或女儿现在正在读经上私塾说文言文。他认为,小学阶段读经,犹如开掘文化河流。王博士抨击五四运动提倡白话文“破坏了中国文化传统”,他说,文言文有着“舍我其谁”的宏大气魄(其实是狭隘气质),“让文言文东山再起,重现光彩”。我们面临着一个考验:文言文和白话文孰好孰坏?据报载,北京海淀有一个儿童读经导读中心。王博士因而备受鼓舞,下决心在世界各地推广读经。同一天的《中国教育报》还有一篇文章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推广儿童读经。唉!娃娃何辜,遭此荼毒!中国的娃娃肩上的担子特重!他们要在寒风中护国旗,要在马路上指挥交通,五八年要上山大炼钢铁拍苍蝇,更早些年还劈山救母砸缸放人七步赋诗卧冰求鱼穷人的孩儿早当家仇恨入心要发芽!!现在有人残害少年,强令他们读古经。大人们为何不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囊萤映雪攻城不怕坚地读经?报载,春节临近,孩儿们“倡议”:“爸爸妈妈酒后别驾车”!这分明是大人作修!大人们别打孩儿们的歪主意!社会没治,就有官员夫人吹枕头廉政风和娃娃们反腐大出兵!我安希孟正打算编五十卷本《老人读经蒙学读物》!

  

   有人说中国的象形文字是No.one,Only one,好得不得了。可是前些年一位先生考证出英语单词也是象形文字。如今这本书被人忘记了。我们新当选的科学院院士美其名曰新“科”院士―――新“科”状元年年岁岁县县乡乡都有!最近还有报道说私企老板上北大国学班,颇为得意。不过我想这可能又是记者炒作。最近有人对私企老板上中央党校的动机提出质疑。我认为这无非是为了官商勾结,岂有它哉!官学结合,读点国学,可能这帮不了国学的忙。

  

   我认为,我国目前初等教育属公共教育和义务教育与公民教育。国家教育的最重要目的,是培养负责的公民。新型学校与科举制度的区别,犹如现代邮政与古代驿站的区别——不知道富于想象力的人们何时恢复驿站、清朝发辫、邸报和八股文——这可与现代邮局及论文等不同,大家不必写内容提要和关键词了。1905年,清朝政府正式下令废除科举制度,这与兴办现代学校是同步的。私塾教育的目的是应对策试,中举上榜,朝为田舍朗,暮登天子堂。我国早已废除封建制度,按苏州私塾创办人的观念,他们培养的学生将来要登天子堂,可到哪儿去登呀!我们要培养与世界教育接轨(也就是与西方教育接轨)的人才,私塾肯定达不到这个目的。我们今天的大学动不动就和世界的大学(西方的大学)接轨。我们的中学生志存高远,做梦也想着出国或到外国公司工作。让他们读四书五经,进私立学堂,肯定和这目标相违背。大人们不要误人子弟。

  

   倒是另外一则消息使人振奋:中国有十所小学开始使用美国教材,简称STC(面向儿童的科学和技术,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Children),包括生命科学,地球科学,物质科学和技术科学,它包含了先进的教育理念。它注重培养学生观察,实验,逻辑思维的能力,注重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培养“十”字型人才。它贯穿的是素质教育,具有先进性,科学性,适用性。我也高兴看到,一流大学的毕业生纷纷走出国门:中国科技大学第一批少年班88名学生如今分布在四大洲,七种国籍,一般在国外学成移民,这多好哇。振兴中华的排球女将在国外效力,振兴人类,就比较好。

  

   中国现在正面临着全面的反动的封建主义复辟。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精神被阉割。私塾所表征的是中国(家族)族权至上,中国父权夫权和神权,都和族权有联系。中国神也是家族神、土地神、财神、门神、灶王神、看风水、算命卜卦。政权乃是家族天下也。中国所有节日皆和农业宗法制度下的家族有关。私塾叫family  school,而不是西方的private  school。中国私塾大都设在家庙或曰“祠堂”里,没有国立或公共性质,带有家族宗族宗法性质。中国现在有了私人保镖。这完全违反现代法治精神,完全不同于社区保安和警察局。这是封建时代的家丁民团地头蛇狗腿子私人保镖团练镖局漕运黑恶势力团伙政治师生联袂同窗结党地方武装军阀政治。“私人富翁取钱,民间镖师护驾起争议”。保镖手持盾牌,盾牌上却赫然是中英文“警察”。南霸天七侠武义又要上演全武行了。我们还嫌封建主义势力不够强大吗?我们的小学生读物中甚至还歌颂武松怒杀潘金莲及宋江怒杀阎婆惜,编者的评注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可是有人指出,阎婆惜罪不至死!该杀也应当由官府衙门有司和手起刀落的刽子手来杀或由虎头铡狗头铡“嚓”的一声结果她卿卿性命。!

  

    进入专题: 私塾   读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1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