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农村村名和宗教信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 次 更新时间:2018-08-03 18:40:16

安希孟  

  

   本文属于村庄名称和宗教社会学、社会民众心理学,富含社会批判成分,对旧制度疾首蹙额。村庄,人类聚落发展中的一种低级形式。村庄聚落约起源于旧石器时代中期。自然村名的一端和原始自然宗教、血缘纽带、偶像崇拜、个人迷信、圣人崇拜有关。这一切停留在自然崇拜的宗教初级阶段,没有迈出一步,进入超验、超凡、纯精神的绝对宗教。一神信仰和绝对宗教标志着人类信仰发展的至高点。但有些自然村落名称,离不开与寺庙观庵的密切关系。佛道二教推崇自然,具有原始自然宗教、天人合一的倾向,停留在经验世界。这就有了在凡间、在乡野、在草庐、在茅屋、在尘世、在乡村家门口进入佛国和道家长生殿。

  

   村名学发凡

  

   中国宗教属于世俗化信仰,缺乏超性,这比诸西方现代世俗神学要早得多,也世俗得有些儿离谱。信财神鬼神牛神马神山林草泽之神,这也进入村庄名称里。圣俗不分,仙凡一体,神魔一家,混乱不堪。现世利益,物欲横流,亵渎侮慢圣灵神仙大不敬之事,屡有发生。鄙陋雅俗凡圣混杂,土地、财富、玛门、草泽、山林,也是神圣处所。村庄和村名成宗教圣物,足资证之。中国流俗宗教,现世追慕多于来生希冀,当下急务大于未来企盼,功利庶物高于精神不知几许远矣,缺少属灵性。中国宗教即使讲来生末世,也还停留在原始朴野现世物质境界。中国宗教缺乏超验精神和属灵追索。中国村庄名,属于空间物质文化,没有对于未来的企盼,缺乏时间流逝。逝者如斯,本是正道,却成为哀叹。村落乡间代表僵固文明。时间停滞了。圣俗不分的宗教影响村庄名称。圣经则不同。圣经说,这民这国,他们各样的工作,他们坛上所献的,都不算为圣,必算污秽。(该2:10-14)。

  

   中国村落更多体现华夏原始农耕文明的自然状态。农耕文明的农民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形成一种适应农业生产和生活需要的社会制度、礼俗习惯、村落结构、家族形式、民间信仰、礼拜仪式等文化集合。这里的信仰多为自然宗教,崇拜自然事物和自然力。传统中国社会最初的宗教以自然崇拜为主。自然宗教观念和崇拜形式包括万物有灵论、拜物教、图腾崇拜、崇拜山神、海神、河伯、日神等自然神。日月星辰、山川河岳、草木房舍、风雪雷雨等被视为神圣存在,因而产生敬畏和依赖感,甚至影响村庄命名。中国神祇属于农耕自然、闭关自守、僵化封闭、关起门来称王称霸的土皇帝。这和村落的自闭症是统一的。

  

   山川大地上星星点点布满村落。每一个村名,都有一段动人心弦的历史趣闻和神奇传说,都有一段奇特的厚重历史,都有各自瑰丽的人鬼、人神、人妖、人畜、人禽不了情。村名秤佛道,欲借神佛之助力以惩治、恐吓妖氛鬼域,用幻想的力量驱妖伏魔祛病除灾。村名的命名与思想观念也有关,融入民众的价值取向。村名体现宗教文化,寺、庵、庙、佛、殿、龙、塔、观、祠、香坊等字,不胜枚举。

  

   二、  村名与民间杂祀原始神话

  

   有的村名和原始宗教、自然崇拜、图腾禁忌有关。洪荒远古,自然经济、自然村落、自然状态、自然宗教、自然神灵、自然崇拜、自然哲学、自然亲情、自然伦常、自然道德,天人合一,没有历史,缺乏演进,封闭僵化,以农为本,重农抑商,安土重迁,年湮(yān) 代远,是中国村庄的特点。村名中的宗教因素寄托先民祈福禳灾、人寿年丰的美好祈昐。

  

   中国传统村落聚族而居,同姓同族,形成村庄。同姓之人有共同祖先,同属一个家族,通过祭祀活动联络感情,强化宗族意识。族际械斗,时有发生。因而多有祝家庄、张家坡、李家屯、刘庄。这与中国宗法制度传承有密切联系。许多村名以姓氏命名,有共同祖先,有祠堂聚集,祭拜祖先。同根同源意识,至今左右社会行为。祭祀祖先、祭祖、祭黄帝、炎帝、祭孔、祭尧舜禹关公属于宗法观念。这是一种无奈的行为,虚饰和粉饰表面团结。同一姓氏子孙以共同传人自居,其实内部纷争不绝如缕。古代,家便是国,国便是家,家国一体。宗庙也就成为国家象征。宗庙祭祀,就是祖先祭祀。以姓氏为村名,因而就具有宗法宗教意义。“中国家族制度长盛不衰的显著标志,是族权在社会生活中的强大影响。”。

  

   家族观念、祭祀祖先等, 至今仍左右中国人的生活。这里,宗族和宗教信念,就拉扯关系。“中国农村村名和宗法宗族关系”就是题中之义。宗法制度、祖先崇拜、宗族祭祀,亦为远古初民时代中华宗教士特产。中国传统旧宗教集父权、神权、皇权、族权、夫权于一身。家族聚居,李庄张村,刘凹赵坡,重血缘。家族制度、祠堂,乃有国家,但不是成熟国家。早熟文明即未熟文化,属于前现代亚细亚生产生活方式。宗族宗法制度,属前现代。村名与宗法制度有联系,说明没有成熟完备法律体制,一切处在探索中。冤假错案,屡见不鲜,层出不穷。前现代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不值得称颂。温情脉脉的面纱之下,是勾心斗角。勾斗也可以,但也要有拳击摔跤规则。贫穷饥饿疾病愚昧松散集权压迫蹂躏,是前现代主题曲。传统村落的衰落,是历史必然。

  

   四、  村名与佛教

  

   佛教虽非中国本土宗教,但国人并不拒斥。汉唐气象,雍容恢弘,不惧洋教,反而赴西天取经。许多村名受佛教浸润,民众习焉不察,或欣然接受。本文涉及农村自然聚落称谓中含有佛道二教及民间杂祀崇拜的词缀现象。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平常心是道。在吾国,普通村庄的名称,也显示佛教道教民间杂神文化的遗留。佛教是出世的宗教,离世修行。但佛教信众又生活在现世。所以许多村名带有佛教印记。重要的是,村名属于民间戏谑,不很严肃,属于俗文化。另一方面,村名取佛教语汇,受佛教影响。

  

   五、  村名与道教

  

   道教信仰神仙,本为民间信仰,清末再次成为民间宗教。道教在社会上层的存在形态与社会下层的存在形态,有明显差异。我国民间,佛教、道教庙宇寺观,星罗棋布。以宗教庙宇为地名,遍布山野水乡。有的村名不叫村、寨、庄、屯,而只取或直呼宗教圣地名称,以代表村落名称。如,佛头寺、玉皇庙、三佛殿、道庵、巩家香坊等。

  

   六、  村名与民间丧葬陋俗

  

   七、  结语

  

   传统原生态村名是自古既有、经久流传的。村名可以说是社会历史的缩影、活化石,承载着历史文化内涵,折射一个地域的文化传承,象征一种特定宗教情怀和因缘。村野匹夫,无意识深处,潜移默化,积淀着传统教化。村名蕴含了丰富的文化意蕴,是文化的根系所在。村名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明遗存,承载着逝去岁月的文化信息。地名村名对研究地理、历史、交通、经济、风俗有助。随着历史的发展,村名经历急剧演化。村名记载着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艰辛奋进。通过了解村名渊源,可以加深对故乡的挚爱。

  

   长期文化积淀形成的心理定势仍然存在。但大部分人不明白庙中神灵的确切含义,一味焚香叩祷,只求保佑平安、却病延年。所以,村名里的宗教杂神名称,其实更多地无关乎信念、信仰,无关乎超验追求。宗教性质的村名不表明任何宗教情怀和笃信虔诚。它是经验世界的俗事庶务。说是闹着玩儿,娱乐,也不为过。有人俏皮地说,佛教兴盛的“后果”,连村名都这么有文化。

  

   宗教地名,数量众多,并不就表明信仰虔敬笃诚,也不是信仰多元宽容、异见争鸣。杂乱不是宽宏大量。中国乡间,县县有文庙,村村有武庙。民间百姓见佛磕头,逢庙烧香,对于教义信条反不上心。圣俗不分、仙魔同源、官匪一家。此乃多神崇拜的实用社会心态。当今之世,传统民间信仰、自然宗教意识回归,积重难返的农耕文明之牛头马面、雷公电母、灶君财神、老树成精、狐仙蛇精、山神水怪、巫医卦师、物质崇拜的痼疾复发。佛教圣地香火昂贵、赚钱牟利、腐败庸俗、信仰失真,村名之宗教真谛和意义逐渐淡化。这引起广泛关注。

  

   2018.8.1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3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