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西西弗斯的胜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 次 更新时间:2018-07-06 20:04:04

安希孟  

  

   悲情悲切悲哀悲伤不是悲剧.悲剧的英雄在失败中欣赏到胜利的愉悦.悲剧的英雄如鲁迅如受伤的野兽自己躲到深山秘洞舔干净血迹重又走向搏斗的战场.他不自欺.他没有小人得志的手舞足蹈.他独自欣赏血色黄昏.他没有成群结伴的趾高气扬.

  

   凡是合理的都不存在,凡是存在的都不合理.这就是存在哲学的新“两个凡是”.这是就人的生存而言.人生就是荒谬,如同加缪的西西弗斯推石上山.西西弗斯推石上山不同于吴刚伐树:吴刚是个谪仙,他没有把伐树当作命运.他反抗,不是出于对于暴虐的抗议,而是基于狡诈和淫逸。

  

   月中吴刚,本为樵夫,醉心于仙道,不专心学习.天帝震怒,把他拘留在月宫,令他在月宫伐桂树,并说:“如果你砍倒桂树,就可获仙术。”他是为了获得仙术,为求一官半职,职务升迁。又据传说:南天门的吴刚和月亮里的嫦娥私会,因而疏于职守。总之这吴刚弗值得尊重.

  

   西西弗斯(Sisyphus)以机智手段作弄诸神小官吏著称.他在死神塔纳托斯(Thanatos)来到之前,诱导塔纳托斯令死神自己带上手铐,结果地上就再没有人死亡,人们终结了对冥王哈得斯(Hades)的献祭.这是戏谑死神.宙斯(Zeus)命令战神阿瑞斯(Ares)去西西弗斯那里解救塔纳托斯,塔纳托斯立即摄走西西弗斯的灵魂.西西弗斯临死时叫妻子不要对冥王作献祭,冥王哈得斯和冥后佩尔塞福涅(Persephone)便得不到献祭.西西弗斯被罚将巨石推上高山。

  

   吴刚伐树的故事没有悲剧的胜利法则.那不是失败的英雄.然而西西弗斯的故事却不尽然.他是悲剧的英雄,失败的胜者,是胜者无所得(Win  nothing),虽失犹得,虽苦犹乐,虽辱犹荣,虽败犹胜.西西弗斯是胜者.他神勇无比.他不惧怕命运,同命运抗争,与神灵争战,虽败犹荣.他把徒劳无益的苦役当作自身命运的一部分,而非负担和重荷.他乐于这样做.吴刚却是被罚做徒劳之举,梦想逃避这命运劫数!

  

   西西弗斯的全部快乐就在于:他的命运是属于他自己的。岩石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苦役是他生存的内容和重要部分.反抗暴政强权,抵抗魏阉强梁,与众神搏斗,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和基本内容.被罚苦役也是他生命的法则.他不拒绝苦役,不放弃与至高无上的强权斗争并且甘愿承担者后果,即使坐监系狱阿波成囚徒遭遇流放亦在所不辞.推石上山不是求得怜悯缓解惩戒.他苦苦力推顽石,就是蔑视神灵.这不是顺服,不是屈服,而是轻蔑.我不下地域谁下地域!!在地狱的入口处,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和犹豫都无济于事.

  

   天上的神国权威和地上无赖组成的班子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衙门朝南开(南开大学)。对于他们,刺激和不刺激,一个样。景阳冈上的老虎总是吃人的.武松于是没有退路,路漫漫,夜沉沉,与老虎没有讨价还价的可能.

  

   人生就是徒劳地做苦役----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他是自己生命的主人。最高的虔诚是否认诸神并且搬掉石头。他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对他来说,在这个从此再没有主宰的世界上,虽没有荒漠,但也没有沃壤。这块巨石,这块黑石,对西西弗斯就是唯一的世界。他永不停息地返回山头,就足以使他感到充盈踏实(加缪).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打拼杀胜利凯旋的愉悦,而是在苦难中看到生命的力量的心灵安宁。即使失败,难酬蹈海,亦为英雄. 西西弗斯的石头,是悲惨的渊薮,也是重获幸福的源泉。

  

   在西西弗斯身上,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一个紧张卷曲佝偻的躯干千百次地重复着一个单调的动作.我们看到的是紧贴在巨石上的一张痛楚而扭曲的脸颊,那抖动的双肩,那沾满泥士的双脚,那僵直的胳膊,那坚实的双手。

  

   西西弗斯是个荒谬的英雄。他之所以被说成荒谬,是因为他全身心地致力于一项没有成果没有成就不能获得高额创新人才奖励不能成为学科状元的事工。这是他对大地的无限热爱所付出的代价。

  

   西西弗斯是个荒谬的悲剧的英雄。他藐视神明,仇恨死亡,对生命充满喜悦和渴望.他以自己的身心进行着没有成效的事业。他自觉承受命运.我们的时代以成败论英雄,成者王侯败者贼.金钱地位名誉贵重而气节胆量则等而下之!西西弗斯的悲惨结局是对大地的热爱而付出的代价。我们面对的是那重复单调的苦役和那饱经磨难而刚毅不屈的面孔!

  

   这个故事是悲剧的。进行无效劳役的反叛者西西弗斯完全清楚自己所处的悲惨境地。在某些人看来,他是痛苦的.然而他也却是欢乐的。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一旦明白了真相,自觉承担起命运,悲剧也就开始了:"尽管我历尽艰难困苦,但我年逾不惑,我的灵魂深邃远大,因而我认为我是幸福的。"俄狄浦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基里洛夫都提出了荒谬胜利的法则。先贤的智慧与现代英雄主义汇合一处。

  

   幸福与荒谬是同一大地母亲的双胞胎儿女。俄狄浦斯说,"我认为我是幸福的",这说法颇为神圣。它回回荡在疯狂而又有限的人的世界上。西西弗斯的全部快乐也同样在于斯。他的命运属于他自己。他的巨石是他的事业。太阳总是伴随着阴影和黑夜。所以他的努力日复一日永不停息。只有一种命运,这就是被看作是宿命的和应受的蔑视。此外,荒谬的人知道,他是自己生活的主宰。

  

   西西弗斯的命运是他自己选择和创造的。他无怨无悔.他愿意如此. 我们只看到他的重负,却看不到他的幸福.在某些人的看来, 西西弗斯推石上山是痛苦的.但是,这个工程也可能是欢乐的。这并非言过其实.这是西方对于痛苦的看法.这类似于约伯.那奥林匹斯山上凶恶的众神,那些制造错案草菅人命的法官和公安,那些贪得无厌的昏庸官员,那些权力炙手可热的小二杆子,那些仅仅认知权力的认知宗教徒,才是失败者.

  

   一个人必须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即使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也无怨无悔.敢同恶魔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把苦难当作学校和教室课堂,不是忏悔而乃默默嗜干血迹,对于背叛自己的学生弟子,回过脸去,不再理会计较.蔑视此等趋炎附势之徒.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8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