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兵:改革要从司法突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7 次 更新时间:2016-06-15 23:59:45

进入专题: 法治   司法改革  

何兵  

   目前中国法治是什么状况?我觉得形势非常严峻。严峻到什么地步?窦娥也好,杨乃武与小白菜也好,他们的冤案,是因为法官把案子办错了,但判案时法官并不知道是错案。而现在,很多是明知道是错案或者存在重大疑点,还是硬给判了。比如福建念斌案,还有内蒙古的一个案子——18岁青年呼格吉勒图报案后被认定为凶犯而被判死刑,后来真正的罪犯供认的作案时间、地点都非常清楚,但五年了都还没有平反。所以,第一是错案性质极其恶劣。

   第二是错案率相当高。我们看到的这些冤案是死刑案件,在其他案件如民事案件里很常见。我们的错案率是相当高的,没法进行统计。律师们说,以前办案,看到证据材料后,对案件结果可以进行判断,现在,什么案子都没有把握,不敢判断。从反面看,四中全会以法治为突破口,选得准、选得好。如果选民主为突破口,民主怎么推进?从上面往下推,还是从下面往上面推?都有争议,从法治角度推进,是很好的。

   第三是四中全会《决定》出台后,平息了意识形态领域里不必要的争议。比如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怎么专政?无产阶级上台后,生活改善了,有钱了,不是无产阶级了,还继续专政吗?还有宪政。只要严格执行宪法,就在推进宪政。一旦严格执行宪法,宪法存在的问题,马上就暴露出来了。现在大家觉得宪法没什么问题,是因为没实施,实施后就能感觉到。再是设“宪法日”,很好。每年有那么一天,提醒大家,这个国家是有宪法的,我们国家是执行宪法的,换言之宪法要对我们负责。这几年,从重庆到周永康案,可以看出整个社会法律意识极其淡薄,从政府到民间都是如此。所以在文件里,强调要进行法治教育,都是非常好的。

   我具体讲讲司法改革。

   中国改革是从立法突破、从行政来突破还是从司法来突破?我想,最终一定是从司法来突破。从文件来看,关于行政法治化方面,四中全会文件与《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有许多共同点。在法院这方面,有一些新的举措,可能要从司法突破。如果法院能够严格依法,政府必然要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政府怎么可能执法?所以政府是否依法行政,主要看人民能不能在法院,把政府告赢了。我们国家每年案件1300万件左右,行政诉讼多少?只有10万件!10年来基本保持不变,去年还下滑。为什么下滑?因为打不赢,赢了也执行不了。执行了,还要给你穿小鞋,这是大问题。只有把法院改好,依法治国才有可能。

   四中全会《决定》里提到,法院将来立案,采取登记制,而不是审查制。老百姓拿着材料告状,在法院登记,只要符合形式要件,案子就立了,法院不再进行立案审查。这会发生什么问题?原来通过上访渠道解决纠纷,以后都会到法院。现在全国法院每年约1300万件案子,法官已经喘不过气。不敢说别的,单是行政诉讼,以后每年可能新增500万件案子。那样合计就有1800万件案子,法院怎么解决?法院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依法治国还是空的,所以法院要再造。

   《决定》里面关于法院构造方面的内容,有些学者说这是亮点。这可不是亮点,会出大问题。顶层设计出问题,下面肯定出问题。关于最高法院设巡回法庭,古代有这种做法吗?西方各国有这种做法吗?最高法院设巡回法庭,全世界都没有。新中国成立初期,最高人民法院设华北、西北、中南等分院,后来撤销了。我们没有把最高法院的功能搞清楚。最高法院为什么要搞分院?因为案子多,一年10000件左右的案子,要做出8000份左右的判决。美国最高法院是多少?一年才80个左右的判决。最高法院的功能是解决重大法律政策争议,不主要解决公正性问题。最高法院一年8000多份判决,如何避免判决相互冲突?我以前代理山东的一个案子,标的3个亿。我们分成两个案件打,每个1.5亿。结果,一个在最高法院赢了,另一个在最高法院输了。如果把最高法院分成华北、西北、西南等分庭,它们都是最高法院的窗口,怎么保证华北的判决跟西北的判决、西南的判决一致?最高法院是中心,中心不稳还行?所以这个不应该马上实施,建议最高法院好好论证。

   可以把省高院的法官中央化,由全国人大任命,最高法院多余的法官,派到省高院巡回去办案。法官巡回,就是法庭巡回。法官不巡回,就不是巡回法庭。现在最高法院的法官,有500人有审判资格,设计出了大问题。最高法院改革如果出错,司法改革就会失败。最高法院搞巡回分庭,又要设跨区的法院,各省高院、各地中院是否保留?我们的诉讼法,都要进行相应的修改。

   四中全会《决定》中,还有个重大改革是陪审团制。《决定》提到,陪审员只审事实,不审法律。这是转向英美的陪审团制度。我国的诉讼制度和证据制度,主要是参照大陆法系国家。如果现在转向英美陪审团制,诉讼法、证据法要做很大修改。什么是法律问题?什么是事实问题?法官怎么来引导陪审团?等等。我觉得,中国应该坚持完善大陆法系的参审制,而不是搞英美的陪审团制,现在这样设计容易出大问题。

   陪审制改革,是件大事,直接涉及审判能否独立。《决定》里提到法院独立,而不是法官独立,让人很纠结。法院外部不能干预办案,那法院内部能不能干预办案?按现行制度是可以的。《决定》说要“建立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但记录制度如何落实?领导可以说:下面的话不要记录了。谁敢记录?这不是自欺欺人吗?政法委还是会跟院长通气。正式场合不让通气,非正式场合也可以通气。我们现在就有记录制度,案件都是内部签批的,管用吗?

   我的一个同学,在某市中院当院长。他说,他当院长后,审判委员会不讨论案件,不干涉法官,让法官独立办案。我问:成绩怎么样?他说,还不如我管案子。我说,这就对了。法院院长不管案子,审判委员会不管案子,政法委不管案子,法官就公正了?很可能有些法官胆大包天,为所欲为。职业法官一独立,法官自然而然就会公正,这是非常浪漫的想法。不让政法委管案子,是对的;不让院长管案子,也是对的。问题是,谁来替代他们?如何监督法官?我一直强调,必须要靠陪审团制度。

   陪审制的核心是“随机挑,当庭判”。只要陪审制度落实了,那么审判委员会一定虚化了,院长虚化了。审判委员会实了,或者院长权力实在化,陪审就一定是虚的。两者之间,不可调和。陪审员说了算,院长说了就不算。院长说了算,陪审员说了就不算。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进入专题: 法治   司法改革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02.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2014年第12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保卫共和11 2016-06-16 08:04:01

  宁可相信十二位陪审员,不管他们有怎样的偏见,也不愿意相信法官,我认为民主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有了更多的判断,错误的发生率会更低。1978年芝加哥论坛杂志

保卫共和11 2016-06-16 08:03:59

  宁可相信十二位陪审员,不管他们有怎样的偏见,也不愿意相信法官,我认为民主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有了更多的判断,错误的发生率会更低。1978年芝加哥论坛杂志

保卫共和11 2016-06-16 00:51:11

  即便是日本这样的大陆法系国家,检察机关每年选举出十一名检察委员会委员做出的逮捕或者起诉的决定有法律效益,实质相当于大陪审团。如果审判的陪审团必须由12名陪审员做出决定,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提供多样化的见解和解决办法。当然这是一审。一个陪审员就决定对错本身就违背了陪审团的民主决策,是非常危险的。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