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金林:朱自清日记中的沈从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93 次 更新时间:2015-04-27 20:33:51

进入专题: 朱自清   沈从文  

商金林  

    

   【专题名称】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研究

   【专 题 号】J3

   【复印期号】2011年12期

   【原文出处】《汉语言文学研究》(开封)2011年3期第15~20页

   【英文标题】Shen Congwen in Zhu Ziqing's Diary

   【作者简介】商金林,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代文学。

   【内容提要】 朱自清日记大部分是用英、日两种文字写的,还有一小部分写的是当时的国语拼音符号,为了练习英文和日文,更熟练地掌握当时的"国音"和纠正自己的某些发音,朱自清把写日记作为学习英语、日语和普通话的一个途径,这在我国现代作家中还不多见,同时,也说明朱自清的日记的确是写给自己看的,是相当真实的。日记中有关沈从文的记载,是沈从文研究重要的史料,弥足珍贵。

   【关 键 词】朱自清/朱自清日记/沈从文EE5349921UU1913238

   江苏教育出版社1987年11月出版的12卷本《朱自清全集》中,第9、10两卷是日记,写日记的时间分别为1924年7月28日至1925年3月底,1931年8月22日至1940年2月22日,1941年2月1日至1941年6月13日,1941年11月9日至1948年8月2日,前后大致有16年,共约70万字。这些日记,大部分是用英、日两种文字写的,还有一小部分写的是当时的国语拼音符号。为了练习英文和日文,更熟练地掌握当时的"国音"和纠正自己的某些发音,朱自清把写日记作为学习英语、日语和普通话的一个途径,这在我国现代作家中还不多见,同时,也说明朱自清的日记的确是写给自己看的。也正是因为是给自己看的,写的都是他周围的人和事,以及他的看法和感受。这些日记原本是不准备发表的,朱自清的夫人陈竹隐在朱先生逝世后的三十多年里,都只是把这些日记保存着,直到出版《朱自清全集》时才拿了出来,因而显得特别珍贵。

   朱自清日记中第一次记到沈从文是1933年1月1日:

   赴今甫招,座有沈从文君,又有梁思成君夫妇。①

   今甫,即杨振声,原是清华大学教务长、文学院院长兼国文系主任。1930年6月任国立青岛大学校长。1933年受教育部委托,到北平主编《高小实验国语教科书》和《中学国文教科书》。沈从文原是青岛大学讲师,1933年8月辞去教职来到北平,协助杨振声编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杨振声离开清华后,朱自清接替他担任了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杨振声非常欣赏朱自清。朱自清在到清华任教之前,曾在江浙一带的中学和师范学校担任语文教员,中学语文教学经验相当丰富,到清华后又很快适应了大学教学,学术成就斐然。杨振声称朱自清是朋辈的"益友"、青年的"导师",是"领导中国文学系所走的一个新方向"的"一座辉煌的灯塔"②。梁思成和林徽因也都是杨振声的朋友。杨振声这回宴请,大概是朋友间的应酬,与编教科书的工作无关。朱自清在这之前当然也见过沈从文,但在日记中留下记载的,这是第一次。

   1934年,杨振声邀请朱自清协助他主编《中学国文教科书》,从这之后,朱自清与沈从文见面的机会就多了。朱自清1934年12月14日日记中写道:

   沈从文先生来访,给我看杨的信。信中说当局已同意我协助编辑中学语文课本。……他说他曾与冯友兰磋商,根据冯的意见,他们只能每月付我一百元,每周工作半天,张子高已有先例。我告诉沈我将于下周进城与冯商谈。③

   日记中的"杨"就是杨振声。冯友兰是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杨振声邀请朱自清编《中学国文教科书》的事得征得冯友兰的同意。朱自清是清华的"全聘"教授,外出"兼职"事前得向校方申报,时间上也有限定,这是"民国"年间的规矩。一周后,朱自清开始接手,12月20日日记中写道:"进城。沈给我看编教科书的计划。我未作认真考虑之前,提不出什么意见。"④ 沈从文除了协助杨振声编辑中小学教科书,还和杨振声一同编辑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朱自清是《大公报·文艺副刊》的编委。1937年1月,朱光潜主编的《文学杂志》创刊,朱自清和沈从文都是编委。朱光潜在主编《文学杂志》之前,曾在他家里--慈慧殿三号组织过"读诗会"。沈从文在《谈朗诵诗--一点历史的回溯》中谈到"读诗会"的背景时说:《晨报·诗刊》结束十余年,"当时的诗人如徐志摩、朱湘、刘梦苇、朱大柟、杨子惠、方玮德、刘半农诸先生都死了。闻一多先生改了业,放下了他诗人兼画家的幻想,诚诚恳恳地去做他的古文学爬梳整理工作。北平地方又有了一群新诗人和几个好事者,产生了一个读诗会。这个集会在北平后门慈慧殿三号朱光潜先生家中按时举行,参加的人实在不少。北大有梁宗岱、冯至、孙大雨、罗念生、周作人、叶公超、废名、卞之琳、何其芳诸先生,清华有朱自清、俞平伯、王了一、李健吾、林庚、曹葆华诸先生,此外尚有林徽因女士,周煦良先生等等。这些人或曾在读诗会上作过有关诗的谈话,或者曾把新诗、旧诗、外国诗当众诵过、读过、说过、哼过。大家兴致所集中的一件事,就是新诗在诵读上,究竟有无成功可能?新诗在诵读上已经得到多少成功?新诗究竟能否诵读?差不多集所有北方新诗作者和关心者于一处,这个集会可以说是极难得的"。⑤

   慈慧殿三号的"读诗会"始于哪一年,现在已无从考证。朱自清1935年1月20日、1935年2月16日、1935年3月25日、1937年4月22日、1937年4月24日的日记,以及顾颉刚1936年4月25日日记中都有"读诗会"记载⑥,虽说很零碎,但说明抗战前朱自清与沈从文交往较多,同属"京派文人"。

   北平沦陷后,朱自清随清华大学南迁,先是到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后来去了昆明。沈从文也按教育部的通知,和杨振声、梅贻琦等人同行,到武汉和长沙继续编教科书工作。国立长沙临时大学转移昆明时,编教科书的办事处也向昆明转移。1939年3月起,编书工作逐渐结束。是年6月,沈从文到西南联大任教,与朱自清成了"同事"。沈从文在1948年8月写的《不毁灭的背影》⑦ 一文中说:

   我认识佩弦先生本人时间较晚,还是民十九以后事。直到民二十三,才同在一个组织里编辑中小学教科书,隔二三天有机会在一处商量文字,斟酌取舍。又同为一副刊一月刊编委,每二星期必可集会一次,直到抗战为止。西南联大时代,虽同在一系八年,因家在乡下,除每星期上课有二三次碰头,反而不易见面。

   "编辑中小学教科书"期间,"隔二三天有机会在一处商量文字,斟酌取舍",同为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和《文学杂志》编委,"每二星期必可集会一次",见面的机会可真不少。在西南联大的八年间虽说"不易见面",但"每星期上课有二三次碰头",也比现在的大学教授彼此见面的机会多得多了。也正是因为朱自清与沈从文比较熟,他日记中写到的沈从文引起了我的注意,最值得说的有六处:

   一是有关沈从文的交游。朱自清1938年9月20日日记中写道:"沈从文来访,他的一位友人刚从红都回来。此君系一热情奔放的共产主义者,但他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弱点,他们没有专家,甚至连军火专家也没有。整个组织的核心较弱。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知识,党外人士去而复回,因不论他们的名望和经历如何,都得受党内日常训练。"⑧

   "红都",应该是延安。众所周知,沈从文当年对共产党是有偏见的,他访朱自清与他谈"红都",这件事让我们有些意外。可见,沈从文还是关心政治和时事的,并不像有些研究者所说的那么"超脱"。作为"自由主义者"的沈从文的朋友中也有"奔放的共产主义者"。

   二是沈从文为人低调。朱自清1939年6月6日日记中写道:"今甫提议聘请沈从文为师院教师,甚困难。"⑨ 前面已经说到,1939年3月编书工作逐渐结束,杨振声不得不为沈从文的工作考虑(当年是他把沈从青岛大学调到北平编教科书的)。朱自清感到"甚困难"。朱自清办事素以稳健和认真著称,他先是与罗常培商谈,6月12日日记中写道:"访莘田,商谈以从文为助教。"⑩ 罗常培是联大中文系主任,"商以从文为助教",这"助教"与上面的"教师"是有出入的。"教师"这个称谓可以指讲师,也可以指副教授或教授;而"助教"指的是"助教授",即副教授,也就是说杨振声的"提议"在朱自清和罗常培这里打了折扣。然而,就是这个打了折扣的"助教",还是没有争到。朱自清6月16日日记中写道:"从文同意任联大师院讲师之职务。"(11)

   杨振声当时是西南联大常务委员、《大一国文》的主编,他出面举荐沈从文,按说是不成问题的,身为清华国文系主任的朱自清觉得"甚困难",这倒不是"编制紧",而是与沈从文的"学历"有关,清华重学术,朱自清是深有体会的。朱自清是新诗人和散文大家,到清华后讲起了古典文学,由新诗人和散文家转向了"学者"。虽说出身书香门第,自幼饱读典籍,国学根基深厚,但在清华的国学圈内还是"小媳妇",朱自清总爱说"我什么学问也没有"(12)。为了教好古诗词,他拜古文学家黄节(晦闻)为师,练习写旧体诗词。朱自清生前亲自编定的《敝帚集》中汇集的一百多首旧体诗,许多是拟古诗词。《敝帚集》的扉页上写有:"诗课 谨呈 晦闻师 教正 学生朱自清"。黄晦闻批语:"逐句换字,自是拟古正格。"从《古诗十九首》到唐、宋许多名家的作品,朱自清都虔诚不苟,仔细揣摩,重新拟作,达到"自是拟古正格"的境地,这也可以看出朱自清的"学术道路"走得十分艰辛。今天谈及文学史研究,我们都会惊异朱自清的学术成就。他对旧体诗以及中国古典文学的解读相当精辟,其文学史研究真正到了"独领风骚"的境界,古今融会贯通,深入浅出,富有开拓性与前瞻性,但朱自清还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且看1936年3月19日日记:

   昨夜得梦,大学内起骚动。我们躲进一厘如大钟寺的寺庙。在厕所偶一露面,即为冲入的学生们发现。他们缚住我的手,谴责我从不读书,并且研究毫无系统。我承认这两点并愿一旦获释即提出辞职。(13)

   连做梦都是学生"谴责我从不读书,并且研究毫无系统"。可见压力之大。虽说沈从文是小说大家,又有在上海吴淞中国公学、武汉大学和青岛大学任教以及编纂教科书的资历和经验,但因只有小学学历,到联大任教是肯定会遇到阻力的。朱自清与罗常培商议聘沈从文任"副教授",可最终只是"讲师",这固然出于朱自清的预料,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沈从文居然"同意"。"从文同意任联大师院讲师之职务",这"同意"二字也说明沈从文的低调,应聘过程自始至终他本人没有出面,可见他不愿求人。现有的研究文章和相关史料都说沈应聘的是"副教授",与朱自清日记中的记载有出入。笔者认为当以朱自清的日记为准,应聘时只是"讲师",后来才晋升为"副教授"、"教授"。

   三是沈从文与"高原文艺社"的交往。朱自清1939年9月5日日记中写道:"下午在从文家遇李霖灿、李晨岚。李本月中旬回去。看很多写生画,喇嘛庙及点苍山风景画甚美。"(14)

   李霖灿,1912年生于河南省辉县。1938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1939年,由昆明北上经大理到丽江调查边疆民族艺术。1941年7月就国立中央博物馆之聘,从此就一直在博物院中工作,曾经担任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并在台湾大学、台湾师大等校任教,讲授中国美术史及古画品鉴研究等课程。李霖灿是在沈从文的启发下到丽江去进行边疆民族艺术调查的。2004年8月5日《光明日报·书评周刊》刊登的杨福泉写的《沈从文留在玉龙雪山的惆怅》,为研究沈从文与李霖灿、李晨岚的交往提供了鲜为人知的资料。

1939年,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从杭州搬迁到湘西,不久又从湘西搬迁到昆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朱自清   沈从文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1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