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一狐:老鹰之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4 次 更新时间:2014-08-11 11:29

进入专题: 诗词  

彦一狐  

沉闷的天空

再也听不到万钧雷霆

每一天都是最后一日

每一日都是最后一天

太阳,一直缓缓西沉

沉默的一切,一切都在沉默

往事,已经远去

河流摸不到山的根系

大地的魂魄,正一步步接近乌云

我的呼啸苍凉凄厉

进化史上的弱者

不容置喙

当然 到此刻

我仍然爱着

我依然爱着波澜壮阔的生活

爱你羽毛的斑斓

如簧的巧舌

你的唾液,将时光轻柔地淹没

40年风起云涌,一泄千里

翼下,孤独的悲鸣

泪水滑落,山欲来风

亲爱的,我已决定放弃所有的虚拟

从此,不再爱你

这次第,隐隐作痛

驻足吧,先别走

悉数悬崖上的脚印

烙下多少一日千里的春梦

做一颗石头穿越太空

痛击乌合之众

我是鹰啊

我是老鹰,我在天上遇到过圣人

在巨浪之上搏击大鹏

翼比垂天之云

载不动,远去的帝国

梦。在太阳之上

而垂老,像这残破的风

不要,你缤纷的羽毛

再次植入我的梦中

150天修行

我是在炼狱中死去

还是在浴火中重生

老去的身体,极近僵硬

昔日的雄风,成风,成风,成风,成风

绝壁,敲出胸腔的空鸣

我每一块骨胳都在经受削指的疼痛

而。一只鹰的巢穴

拒绝哭声

哪来的萧声

把冷冷的夜空吹得更冷

苦行的僧,没有木鱼

没有圣经。一再反刍流血的过程

空,空,空。悬崖之上

寂寥的困兽,犹斗,犹斗,犹斗,犹斗

无边的黑暗,啄出火星

在敲破岩石之前

敲碎自己每一根神经

蜕去,你这亵渎英雄的质鞘

昂首,和恐龙一样

绝死的过程

当垂老,成为一种宿命

诺言,是你随口吐出的流星

越来越黑的宇宙笼罩着整个天空

这厚重的羽翼

再也无力打开远古的记忆

苟延里,一丝丝残喘

40年脱毛换喙

五千年苦难

巢穴已远,鸟兽,困倦

流浪的枭雄

绝望中,将自己撕成碎片

背向,一万个梦想

行囊里装满世俗的泥泞

一个人朝圣

悲伤,来势汹涌

我的体内,咆哮着被一只鼹鼠咀嚼的疼痛

去吧,我的爱情

当我爱上你时爱已成空

与石俱碎吧!老鹰

决绝地咬断。咬断自己之前

咬断这座苍茫的大山

要得怎样

才能盘起千丝万缕的羽绒

用我钝笨的残喙

缝合历史的碎片

擦亮你至高无上的铜像

咒语嗡呛,我在商秧车裂的地方

笑看你满嘴自虐的溃疡

河流养大的舌头

在水草上发出寒光,眼鬽

涉越的繁华,闪动着你要的辉煌

凸凹的山川,飞满羽片

是我绝世的忧伤

在接近神灵的地方

匍匐下多少欲望的虫豸

黑,铺天盖地

模糊着青草地上一次次长出的真相

历史,披着发霉的盛装

那座纪念碑一再弯下腰身,捡拾

自己散落的尸骨

捆扎的绳索,弥天大谎

这千年的羽毛,一片,一片

从自己身上拔光。到此时

子夜喷薄而出,一轮

泣血的太阳

2011.10.28.18:00於狐义轩

注: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可谓高寿。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又十分重要的决定。当老鹰活到40岁时,它锋利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抓猎物。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膛,不再像昔日那般灵活。它的翅膀开始变得十分沉重,因为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使得它飞翔十分吃力,昨日雄风不再。

它不得不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等死,另一种是须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150天漫长的“修炼”。它必须费尽全力奋飞到一个绝高山顶,筑巢于悬崖之上,停留在那里,不得飞翔,从此开始过苦行僧般的生活。老鹰首先用它的喙用力击打岩石,这个过程无疑是十分痛苦的,也是个反复流血的过程,但它有着强烈的再展雄姿的意志,所以再痛再苦,它依然坚持到底,直至它的喙完全脱落。然后,老鹰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新喙长出后,代表着老鹰已经成功了一半,真可谓万事开头难。之后,老鹰就用它新长出的喙把脚指甲一根一根的拔出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过程的滋味。当新的脚指甲长出后,老鹰再用它们把那些沉重的羽毛一根一根的拔掉,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用力拔光头发的感觉。以上自我“虐待”、自我“煎熬”的过程,老鹰须持续5个月。5个月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老鹰一生一次“脱胎换骨”的工程便告结束。老鹰又开始飞翔,无限广阔的大地,再次成为它的天堂。它“重生”后,寿命可再添30年!

    进入专题: 诗词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诗词 > 新诗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69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