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一狐:吾离,吾离(外五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3 次 更新时间:2014-04-17 00:13

进入专题: 诗词  

彦一狐  

《情人节的猫》

然后,她越过夜市

古老的铜镜

怀揣爱情若隐若现的痛

在霓虹的屋顶,发出春的叫声

像一个魑魅

站在街的正中

此时,她需要牛磺酸,带血的咸腥

而绝非玫瑰

风,在枯枝上,奏出浪漫的声响

让她忍不住,虎的欲望

在靡靡之中

挣脱城市的豢养

今夜,都市里的情人节

一只黑猫,在无边的黑里弹跳

她的目光

成为夜的唯一利器

2014.2.15於狐义轩

《吾离,吾离!》

故园里的风

有些轻飘。我身上每一个毛孔

瞬时,呼入了春秋

龟背上的文字划过眼角

我看到铸造的锋刃上

开垦出农桑

吾离!春雷还没有响起

我只能携一场雨来

一场雨当然冲刷不了什么

但云朵已经醒来

她流着泪,一头扎进

冰封的麦田

吾离,我终于趟过那条河

回到远古营帐

你不必披甲相迎

我们隔着死生

就能看到彼此的忧伤

墓草已经荒芜到我的发际

孤独,是光阴散落的词语

这么多日子,我陪着一条河浪迹

一直无暇找回

多年前走失的童年

很多时候

我们遵从一种莫名的逻辑

让不可预知的幻想

隐匿在强化的机制里

形成漫天雾霾

挥之不去

吾离,我只剩下尖锐的疼痛

从姓氏的脉络

触摸一个遥远故国

宿命里,我是你孤独的背影

你是我一世的茔冢

2014.2.27於狐义轩

《与君书》

题记:尼采说:“真正的哲学家,是死后才出生的”。而诗人,必须以死的名义,换取生。

自此,我便用余下的人生

兑换,半杯尘埃

这是我用模糊的概率做出清醒的换算

你说,要活过一百五十岁

遗落于我足下的影子

随乱云飞去。而我的灵魂执着于灵魂之上

满天星灿,滞留在梦中楼阁

亲爱,这余下的时光

蝴蝶也冷了

我这一生,活得非常糟糕

因为生命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孕育的过程

我住着很小的房子吃着简单的食物

像稗草一样

等待死亡如期临盆

这样昏沉沉睡去

我便从死的那一刻活下来陪你

罂粟花发出铜板的气息

拿什么相依

爱多好啊,它不需要算计

任何利息

在北方,一条冻僵的马路上

许多孩子,一出生就成为了孤儿

井盖下的老人如今睡在哪里

浮世里,连上帝都死了

我活成了一种羞耻

上帝造人时,原本没有贫富之分

只因为,我做了一个诗人

无名指上虚拟的指环

与爱情无关,它只属于缪斯

见证唯一的真相

我活不过你的一半

如果衰草、墓碑中能够蹒跚一顶华发

在多于我的岁月里

你可以逢人就说:这里葬着一位诗人

我和她相爱过

2014.3.13於狐义轩

《沉淀》

为了神的许诺

我身上挂满哭泣的词语

和雪花银器。蚁族们在喧嚣中

梦寐以求地迁徙

我为此不停地击打自己

我用很少的食物

喂养诗歌瘦弱的身体

在一座城市,紧缩成一颗低矮的沙粒

我种下的每一个谷粟

都需要以血和泥

有多少黑

在太阳底下飘来浮去

长成不朽的词语

用来遮蔽,关于真理的强盗逻辑

而诗歌,需要沉淀

多少个世纪

2014,2,12於狐义轩

《车站》

——在中山与友人告别

车站上 骏马踏上时光的跑道

我们紧紧拥抱

聆听白昼与黑夜,悄悄

交替的声响

一个人的名字,血色烙印

漫洇过长亭短亭

这个充盈了幸福感的城市

我们必须交出最柔软的翅膀

印上番号和姓名

当我转身的一瞬

才看到伶仃洋上紧握的拳头

击打着不朽的骨头

每一个节奏,都是离愁

2013.2.5於狐义轩

《切肤之痛》

黑蝙蝠夜间出动

潜入花茎中的春城

从古兰经卷

抽出冷硬凶器。血洗

三月的昆明

我们头戴盔甲

望着圣人们日渐远去的背影

以为小心翼翼就可以苟且偷生

北方的白发

挂满血色冰凌

古兰经昭示:凡枉杀一人者,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者,如救活众生。

在信仰的迷宫

我要诵读哪一部圣经

才能超度39个无辜的亡灵

143个切肤之痛

2014.3.3於狐义

    进入专题: 诗词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诗词 > 新诗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40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